依旧是灯火通明的龙霄宫。

    我来到了总管的房间。如果要对一个组织有所动作,事前最好先征求官方的意见。

    “普罗万图斯,你好。”

    总管正伏在书桌上处理事务。看到我的到来,他起身向我问好。

    “噢,月下,好久都没见到你了。这些天在战友团过得怎么样?”

    “还不错。这次我来是向你询问一件事,你可以给我一些有关银手的资料吗?”

    “银手?”普罗万图斯扶了扶眼镜,走到后方的书架上翻找起来,“你说的是雪漫最大的毛皮贸易组织克雷夫商会?银手应该是他们在黑*道上的称谓。”

    “是的。战友团准备铲除他们。”

    “什么?!”我的话把普罗万图斯吓了一跳,他不解地向我询问,“你们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

    “银手杀死了圆环的成员,这是在向我们宣战。看你的反应好像有什么不妥?我记得银手都是些强盗窃贼走私贩来着,你们应当很乐意看到他们消亡才对。”

    “克雷夫商会的贸易份额中走私占了相当大一部分,但除此之外他们在明面上也经营着好些正儿八经的生意。保持现状的话,虽然领主大人会损失很多税收,可终归是有的赚。取缔他们的话反倒是两败俱伤……唉,这帮家伙真是得寸进尺,平时干些打家劫舍的勾当也就罢了,现在居然动到了战友团头上。”

    看得出来,出于利益的原因,尽管普罗万图斯对银手的印象不佳,但他仍不希望就此取缔银手。好在我手里握有其它足够动摇普罗万图斯的筹码。

    “我还没有跟你说清楚。我的意思是取代,不是取缔。银手将被彻底毁灭,我可以找到其他人彻底取代银手在你们眼中扮演的角色。而且,我会比银手缴纳更多的税款,也会比他们更遵守领主的法律。”

    “你确定?”

    我的话听在普罗万图斯耳中就像是天上掉下来一块馅饼。看着他喜出望外的神情,我再次稳重地点了点头以示确认。不过普罗万图斯毕竟是个老油条,他很快平静了下来,询问我会开出什么条件。

    “那么你需要什么?如果是要我出动军队的话我可帮不了你,这会在雪漫的商人中造成恐慌。”

    “一切都会通过合法的手段进行。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克雷夫商会最近的违约记录应该会非常多,作为出手的借口这些已经足够了。”

    我的话勾起了普罗万图斯的一些印象,他从书桌里取出一个账本。随着一页页的翻阅,他先是皱起眉头,然后又点了点头,这意味着我的猜测准确无误。

    “确实是这样,光是领主大人的订单就被他们拖延了一个星期,用的是商队被人打劫的借口。我当时就很奇怪,他们不去打劫别人已是万幸,哪还有人会去打劫他们。这么说的话战友团已经开始动手了?”

    “是的。初步估计他们在雪漫至少已经折损了两三百号人手。”

    “这么来看战友团是志在必得了。好吧,希望一切能按照咱们约定的方向发展。”

    普罗万图斯将手中的档案合上,坐下来与我进行起下一步的探讨。

    ----------------------------------------------------------

    “伊索尔达,那几车毛皮和文件你都清点过了吗?”

    “是的,男爵大人。你真的想要我接管银手的那些生意吗?我的人手不够。”

    一块大蛋糕放在伊索尔达面前,可她的胃口显然有些小,这让她既兴奋又苦恼。

    “你手里不是掌握有一些虎人商队吗?”

    “虎人在天际没有地位,让他们抛头露面做生意肯定会受到本地人的排挤。”

    “你的担心不无道理,不过盗贼公会恐怕也不是什么抛头露面的组织。明面上的生意,我没有要求,你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剩下的我会另想办法。至于暗地里的路子,你必须全部掌握在手里。你应该知道怎样联系盗贼公会吧?”

    “天际省的经商者或多或少都与盗贼公会有着来往,我可能不会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没关系,只要你将我告诉你的情报转述给他们,他们必然会选择你。也许盗贼公会从你身上得到的好处不是最多,但选择你之后付出的代价肯定是最小的。”

    伊索尔达手里握有部分资源,但这些资源只能在限定的渠道使用,导致她缺乏一块雄厚的商业根基。另一方面,长期的韬光养晦让伊索尔达缺乏自信,一笔大买卖落到自己眼皮底,她首先担忧的却是自己吃不吃得下。

    在此之后,相信伊索尔达的情况会改善很多。纵观全局,她才是最大的赢家。

    ----------------------------------------------------------

    夜已经很深了,战狂家书房的灯却依然亮着。我敲开了战狂家宅的大门,迎接我的是战狂家族的族长奥弗瑞德·战狂。

    “战狂族长操劳了,这么晚还没睡啊。”

    “彼此彼此,男爵你不也一样嘛,里面请。”

    奥弗瑞德将我邀到了他的书房。

    “这次我是有事相商,”我一边浏览着战狂家宅室内的富丽堂皇,一边试探性地询问,“战狂家族在雪漫声名显赫,想必生意也做得很大吧?”

    大半夜的跑到别人家串门,不可能只是为了将对方夸耀一下。奥弗瑞德肯定猜到了我有事相求,他捋着金色的胡须,简要地回复了我。

    “哈哈,说句略显狂妄的话,雪漫的农牧业这一块,我们战狂是老大。你也想进来掺和一手吗?”

    “您多虑了,我不过一介新人,哪好意思跟雪漫城的名门望族争利?我只是有些奇怪,既然战狂家族有着发达的畜牧业,为何族长没有想过进军毛皮市场?”

    奥弗瑞德的神情微变,这似乎正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他换了一个坐姿,向我解释道:“毛皮市场是克雷夫的,我和他井水不犯河水。”

    “那么您想取而代之吗?”

    “想”字写在奥弗瑞德的面部,但他没有直接说出来,反而先用了一出欲擒故纵的手法。

    “我与克雷夫也算是合作了多年,虽然和他谈不上惺惺相惜,但要我背叛他们却是不可能。”

    “不用担心,克雷夫商会即将被肃清,银手也将成为历史,我们只不过是继承他们的遗产而已。”

    我的话里包含了大量的信息。奥弗瑞德凝思半晌,突然笑了起来。

    “克雷夫商会家大业大,哪有那么容易被抹消掉?倒是你应该多多提防他们的反噬。土匪出身的他们报复起来可不会讲什么情面。”

    “他们不会有报复的机会,因为他们冒犯的是战友团。”

    “这……”本以为消灭银手是我的私人意愿,不曾料到又和战友团也扯上了关系,这让奥弗瑞德有些摸不着头脑,“克雷夫商会和战友团之间发生了什么误会?”

    “一名圆环的成员死在了银手手里,银手将为此血债血偿。战狂族长祖上也是五百勇士中的一员,您应该不会逆着战友团的意志去帮助我们共同的敌人吧?”

    “当然不会。”

    奥弗瑞德向我正式表明了他的态度,这意味着我的计划离成功又近了一步。我也向奥弗瑞德许下了一些好处,反正伊索尔达一个人也吃不下,就当是送他们个人情吧。

    “他们留下来的蛋糕,我会分您一半,以示对战狂家族的尊重;作为给我的回报,我希望您能帮助我消化好另外的一半。”

    ---------------------------------------------------------

    嗯?离开战狂家宅没多久,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一个新的谈话对象。

    “听说你要消灭银手?”

    拦住我的是一个黑色夜行服男子。之前在探查灰鬃铁匠儿子的下落时,我曾经遇到穿着这种服饰的人在战狂家出现过。随着在这个世界获取的信息越来越多,我现在已经弄明白了他的身份--盗贼公会的成员。

    “没错。”

    黑衣人听了我的话,如临大敌。如果这儿不是在雪漫城内,他恐怕早就把武器掏出来了。

    “阁下能给一个解释吗?”

    “我打算取代银手和你们做交易。以往的规矩将被继承下去,不会有任何改变。此外凭着我的官方身份,能够省去不少交易运营中的麻烦事儿,这对你们来说应当是个好消息。”

    尽管我晓之以理,但黑衣人仍不为所动,“我们有自己的立场,阁下与公会此前还没有过任何往来,公会不可能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放弃掉合作多年的伙伴。”

    “银手在裂谷的据点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摧毁。”看到黑衣人面色为之一震,我又补充了一句,“我派去的人手一路上马不停蹄,就算你现在回去报信也是来不及的。”

    “你到底想对公会做些什么?”

    “只是做交易罢了。”

    ……

    虽然我已经提醒过他回去报信是来不及的,但黑衣人还是急匆匆地离去了,甚至连挂在城墙上的钩爪也忘了回收。哎……就让他白跑一趟吧,艾拉的速度可不是一个普通人类就能追上的。

    支撑银手的骨架即将被偷梁换柱,在艾拉拔掉裂谷的据点后,等待银手的将是名存实亡的结局。

    夜已经很深了,街上能看到的只有手持火把的夜巡卫兵。正好今天就顺路回风宅休息吧,有些内容还要向莱迪亚交代交代。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