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体会到这样无助的感觉还是在海尔根刑场的时候。那时我被牢牢按在断头台上,静待死亡的降临。尽管奥杜因的来袭让我幸免于难,当时的情景却一直让我刻骨铭心。

    现在我正被一只狼叼在嘴里。周围一片黑暗,死一般的寂静中只有狼的脚步声和我的心跳呼吸声历历在耳。

    当这只淡蓝色身体影子般透明的狼将我按倒在地时,我无法做出任何反抗。我的肢体软弱无力,我的声音细不可闻。我冷漠地等待着接下来的命运。

    但这只狼没有选择吃掉我。它想把我带到哪里去?它的巢穴吗?还是一个未知的乐园?

    我既期待着,又不安着。

    ……

    “你做噩梦了吗?”

    我睁开眼,艾拉站在我的面前,用略带关切的口吻地询问我。

    斯科月的死亡没有使她对我的态度产生变化,甚至她还向克拉科隐瞒了这件事。是因为她和斯科月的关系比较一般?是因为常年向往野兽的生活让她将生死看得很淡吗?还是说我能够做到斯科月难以做到的事情?

    无从得知。但这至少让我从之前的噩耗中安定了下来,尤其是不久之前还和她达成了一个协定。

    “唔……我梦见一只狼叼着我乱跑,大概是因为那些血液的缘故吧。”我用力甩了甩头,尝试清醒自己的意识。

    “那么我想你可以开始履行我们的约定了。”

    “我会的。这是我唯一能够作出的补偿。”

    ---------------------------------------------------

    绞岩架要塞,我第一次以狼人身份大开杀戒的地方,银手们很早就将这里作为了他们的据点。雪漫是天际省的经济与交通中心,正适合他们把物资流往黑市。

    上次整个要塞的上百人被我屠戮一空,但短短两天这里又重新恢复了运作。银手无法容忍这样一个重要的据点被摧毁。

    此时我和艾拉伏在高地的草中,在夜色下观察墙内的一举一动。之前的乱像依旧,战斗的痕迹仍然清晰可见,但已经有人开始清理它们了。

    严寒的气候让尸体不会太快**,它们暂时被堆积在石墙角落,等候下一步处置。大概是因为上次杀了太多人的原因,这里显得人手不足,夜里的警戒力量主要由猎犬负责,为数不多的几个活人则围在火堆边上休息。

    “他们难道不会吸取教训?”

    “雪漫的贸易份额非常大,这个据点哪怕只荒废一天,都会给他们的组织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那我们怎么办?”

    “重新消灭他们。”

    营火边上只有四个人,睡着了一半,剩下两个都处于强支着眼皮的状态。

    猎犬毫无威胁。我使用吉娜莱丝的低语让它们离开这里,与艾拉一起蹑手蹑脚爬上了城墙。现在的目标是暗杀掉那四个守卫,不能让他们把敌袭信息传达到要塞内部。

    艾拉从背后抽出一根箭矢搭在弓上,猫着腰在城墙下移动,寻找最佳的出手位置。箭矢命中目标时会有不小的声音,为了不把潜入搞成闹剧,不出手则已,出手则一发入魂。

    “啾~~~~~~”

    干净利落的弦动之声在我面前响起。我低下头望向声音的源头时,艾拉已经抽出了第二根箭搭在弦上,蓄势待发。

    “啾~~~~~~”

    很快,当我意识到镜头不应该切在这边时,第二根箭已经全速射出。

    我望向了营火旁的两名死者。艾拉的第一箭选在了最合适的角度,一击便命中了一个未入睡的守卫,箭透过人体后气势未尽,将后方的另一个目标再度贯穿。

    这支箭还未飞到尽头,第二根箭也匆匆赶到,射穿了一人的脖颈。他当时正靠在木桩上熟睡,完全没有意识到死神的袭来。

    艾拉的策略非常明智。两箭射杀三人,更出色的是所选角度非常巧妙,箭透过人体之后仍然有足够的飞行距离,不会早早撞在石墙或者地上发出太大声响。

    所以,当最后一名守卫从睡梦中警觉地爬起时,第三根箭又将他送回了梦乡。

    接下来,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时间。

    ------------------------------------------------------

    我用力拉着门把手,同时使用侦测陷阱法术对门后的势能分布进行观察。毫无疑问,那根承受力量最大的木板就是门闩。接下来是俗称的“隔空取物”,隔着大门引导门闩绕转轴上旋。

    没有发出任何动静,我独自一人潜入到了要塞当中。没有让艾拉跟随,那样的错误我不想再犯下第二次。

    要塞的防御在于据守坚固的城墙和掩体,它的内部空间则修建得十分规整,使我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去辨识方向。

    借着魔法,我摸清了要塞中的人员分布状况。我用同样的方式打开了面前的房门,蹑手蹑脚走到了一个敌人的床前。

    “抱歉。”

    锋利的匕首隔着棉被刺入了他的心脏,这是我目前唯一愿意使用的方法。说起来真是可笑,我已经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人了,竟然还是如此矫情。赶在血液渗透出来之前,我离开了这个房间,向着下一个目标走去。

    ……

    “抱歉。”

    手起匕落,又是一条人命。我不想看到任何鲜血喷涌而出的场景。这可能会让我痛苦,杀戮会摧残我的理智与情感。这也可能让我兴奋,因为鲜血是野性最好的催化剂。

    ……

    “抱歉。”

    尽管银手中的大部分人都是窃贼、强盗与走私贩,尽管我不动手他们今晚也会死在艾拉手里,尽管我需要用他们的命来换取艾拉的谅解与保守秘密,但我还是没法坦然面对这一切。

    ……

    “抱歉。”

    这次我道歉的目标并非银手,而是刑讯室中那些血淋淋的已死去多时的狼人。它们被剥下了皮,裸露在外的肌肉上伤痕累累,看来在死前受过不少折磨。我不知道该把它们看作是怪物还是同类,甚至不知道面对眼前的一切应该想些什么说些什么。

    ……

    时间过得无比漫长。随着视网膜上的印记越来越少,我来到了最终的大厅之外。

    房间内有七个人,两天前发生的事件让他们现在不得不熬夜处理事务。解决掉他们,这次的目标就算完成了吧。

    ----------------------------------------------------

    这是我第一次在拥有自我意识的前提下变为狼人。

    那天野性之血被我饮下后,它就在我的体内生根发芽,最终成长为一头饿狼的灵魂。我将理智的枷锁从它身上取下,它立刻开始接管我的身体。

    毛发疯长,血液沸腾,肌肉膨胀,骨骼变形……但我却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痛苦,有的只是对力量的喜悦与满足。每当强劲的心脏跳动一下,就有无数活力涌向我的全身,让我忍不住想把眼前的一切全部撕碎。

    我很想召唤出镜像术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但狼人状态下的我没法释放魔法。就把这股力量发泄在敌人身上吧!

    “木已成舟。”

    右脚使劲跺向地面,几道裂纹如蛛网一般从脚下向四周延伸。借助巨大的反冲力,黑色的烟雾中蹿出一只矫健的狼人迅猛奔跑起来,挥爪将前方的木门拍成粉碎,冲进房间扑向了第一个倒霉蛋。

    ……

    我的利爪穿透了一个敌人的胸膛。血液喷溅在我脸上,让我稍微清醒了一些。

    敌人毫无防备,在我第一波疯狂攻势下,房间中的七个人已经倒下了四个。接下来……

    “嗷!!!”

    在我分神的瞬间,背后吃到一记重劈,突如其来的疼痛使我大声吼叫。我回过头,看到一个银手双手举起长剑,准备再次向我挥来,镀银的剑上还沾着我的血液。

    我从面前尸体的胸腔中掏出右爪,将握住的一颗鲜活心脏用力掷在那人脸上。心脏虽然很有弹性,但人类的颈椎骨无法承受狼人掷物时施加的狂野力道。

    紧接着,我猛扑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防御薄弱的家伙,上下颚爆发出惊人的咬合力……不,在能够自我控制之后,我很厌恶这种时不时会冒出来的狂野习性。我强迫自己将獠牙收回,转而用利爪划破了他的喉咙。

    镀银武器造成的创伤大大减缓了自我愈合的速度,血液从伤口不断流出,染湿了我后背一大片毛发。我把摸过伤口的左爪举到面前,伸出舌头舔了舔。

    这个举动促使我刚刚压下去的凶性重新被激发出来。

    我把杀意投向了角落旁的最后一个敌人。他将镀银长剑立在胸前,汗珠不断从他的额头留下,汇聚在下巴一点点滴落。从他写满恐惧的表情,我可以想象到我现在的样貌该有多么狰狞。他握剑的双手禁不住地颤抖,我与他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灵敏的嗅觉传来了奇怪的味道。我将视线下移……呵呵,这家伙吓尿了。

    心中的冷笑同时表现在我的脸上。一个狼人笑起来会是什么样子?恐怕我现在笑起来连自己都会害怕。

    看着面前已经吓晕过去的敌人,从他身上传来的臭味让我厌恶地皱起眉头。我从地上捡起一把剑,贯穿了他的胸膛。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