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令人震惊。”

    黑夜的迷雾下,一场无情的杀戮正在进行。双方的意志分别被恐惧与疯狂所支配,只有远处的两双眼睛能够清醒地旁观这里发生的一切。

    “我早就发现了他的天赋秉异,但没想到竟然能达到如此地步。与渴求着前往海尔辛猎场的我们不同,他就像是刚从那个猎场出来一样。”

    “恐怕我们两个人加起来……不,甚至是圆环的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幸好及时把他引到了银手的基地,否则真不知道该怎样消耗掉他过剩的精力。”

    “正好借他的力量把这根钉子拔掉,对我们的计划将会有很大帮助。”

    “可是你觉得克拉科会怎么想?他一定有自己的打算,你这样自作主张会把你们的矛盾正式摆上台面。”

    “所以我不会再回去见他。告诉他们,我已经死了,死在银手手里。”

    “银手人多势众,就这样挑起战争没问题吗?”

    “跟他相比,银手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看向远处战场上那台逞凶肆虐的绞肉机,斯科约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首演即将谢幕,是时候为他收尾了。看完他的精彩表演,我也有些跃跃欲试。”

    ……

    正当狼人锋利的兽爪即将贯穿最后一个活人的胸腔时,一只同样长满毛发的粗壮胳膊拦住了它。

    被按在墙面的那名女性银手没有因为刚刚的变故获救,她仅仅是幸免于开膛破肚的死法,最终还是有一张血盆大口突破阻拦咬断了她的咽喉。与此同时,狼人反手抓住伸来的手腕,把这个试图阻止它的家伙扔出了十米开外。

    白色雾气不断从狼人的口鼻中喷出,它察觉到刚刚解决掉的猎物还不是最后一只。是谁打扰了自己的盛宴?狼人将冷峻的仇视目光锁定在刚刚挑衅自己的家伙身上--一个独眼的同类。

    同类?可笑,谁特么跟你是同类?你只有作猎物的资格!

    “吼!!!”

    狼人狂野地朝着新目标奔跑,眼中的杀戮之火再度燃起。

    --------------------------------------------------------

    之前血淋淋的屠杀已经充分展现了对方的实力。对方是一个值得一战的对手,也是一个值得教导的后辈。

    面对来势汹汹的同类,刚刚吃到的小亏已经给出了警示,独眼的狼人丰富的战斗经验让他没有选择直面其锋芒。他堪堪避开对方的猛扑,顺势压下重心握住对方的脚踝,准备将其甩到前方坚硬的石墙上。

    “嗯?!”

    独眼狼人仅余的一只瞳孔猛然收缩,剧情没有按照自己的设想发展。他将七成的力量聚集在臂膀上,而对方竟然纹丝不动!

    限制住了自己的双手却没有达到应有的目的,反倒是对方毫不在意,转瞬间便做出了下一个动作。它将被钳住的后脚抡了一圈,把自己甩向空中。

    难以置信。仅仅是一回合的照面,久经战场的老将竟然拱手就把主动权送到面前这位初出茅庐的后辈手中。

    这同时让自己更加难以接受。外表同是狼人,内在的强弱差别竟然大到这种地步,大到自己精心抓住了一处弱点竟然也无法撼动对方分毫。下限尚且如此,那它的上限得是什么高度?

    独眼狼人想象不出,他的大脑难以装下对手急剧膨胀的影子。原来跟它比起来,自己辛辛苦苦追寻力量花费的数十年岁月是如此渺小,如此可笑。

    但眼前的局势让独眼狼人也笑不出来。被抛到空中后,四面八方暴露在外,对方可以从任意一个角度向自己发动进攻,难以防范。

    事实上独眼狼人甚至连防范的念头都难以生出,浓厚的杀意似乎凝结成了实体,将被抛在空中的自己牢牢捆住,无法动弹一下。

    彻彻底底的压制。

    致命的接触即将发生,独眼狼人甚至已经失去了斗志,好在突生的变故把他从绝望中拉了回来。

    附有魔法效果的银质箭头在黑夜中闪烁着格外耀眼的光芒。一支利箭从对方毫无防备的胸膛透出,将必有一死的结局改写为两败俱伤。

    独眼狼人仍然受到了非常沉重的一击。他不断地后退以保持与那个恐怖存在间的距离,眼中的惊惧还未完全消散,但刚刚的突变至少让他心中即将崩断的弦舒缓了下来。

    另一方的状况则不像绝处逢生的前者一样轻松写意。尽管银质箭头命中了十分接近要害的位置,可在场没有人认为它会因此受到致命伤害。反倒是受此精准一击后,它的气势逐渐开始分崩离析。

    疼痛,混乱,矛盾……理智的河堤渐渐浮上水面,将暴涨的野性之潮排斥在外。

    “可恶,这种感觉……”

    意识即将苏醒,却又不堪重负。一股比夜色还要浓密的黑烟自他身上涌出,掩埋住了一切。

    ……

    “什么时候才能收敛下你的性格?这次差点就把命搭进去了,希望别在你心里留下阴影才好。”

    一切结束后,女猎手赶到了现场。她看向刚刚射中的目标,向独眼狼人询问:“他为什么能拥有连你都能轻松击败的力量?要不是知晓他的身份,我还以为他是海尔辛在现世留下的子嗣。”

    独眼狼人默不作声,没有理会身旁女猎手的一连串言语。他聚精会神地处理着自己的伤势,却又有股心不在焉的味道。看到同伴的反应,女猎手摇了摇头,不再刺激他。

    “好吧,不说这些了。亲自上场确认了他的力量之后,你还得出其他信息没有?”

    “有这样强的助力,计划的成功率和完成速度必将大大提高。但是这种可怕的存在,必然会被斯丹达尔的狂信徒们注意到,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独眼狼人扶住他摇摇欲坠的右臂缓缓站起身。临走前他神色复杂地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年轻人,丢下了一句话。

    “我认可你了。希望你能成长到足以让我仰望的高度。”

    ===================作者的话======================

    感谢书友惘灵天神的打赏!谢谢您对作者的支持!

    ---------------------------

    上次的投票,中午党和晚间党不相上下,那基于作者的生活习惯,更新就设在晚间了。作者没啥强迫症,不可能跟新闻联播一样准时准点,实际上更新时间会在晚6-9点间,偶尔早几个小时更新读者也不会亏吧。如果不是停电被喊去玩忘带钥匙等特殊原因,9点前肯定更了。

    今天5-1,大家节日快乐。作者也是要过节的,不过存稿还是照发无误。反正存稿是越来越少了,不知道五个月后的10-1,作者会不会休假=。=

    想到几天后的s4全明星赛,存稿目测又要少一截,哎……伤感。

    另:新开了一置顶帖,挑错的内容,小到错别字,中到日历错误,大到剧情硬伤,请在那里指出。作者会经常查看、回复并且送经验。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