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为它而生的。”

    斯科月为什么这样说?很明显的话中有话。但我现在连狼人的血统都未获取到,根本没有任何线索能拿来分析。

    好吧,也用不了多久了,明早我将在月瓦斯卡的训练场上正式加入战友团。到了明晚,我则被斯科月邀请前往天空熔炉的地下空间,那时候应该就可以洞悉一切秘密了吧。

    我很期待,也有一些不安。虽然我很向往这股力量,但这些天以来一直被牵着鼻子走的经历还是让我难以真正放下心来。

    总之还是先把这股力量弄到手为好,以后遇到危险时我就不用指望他人来给我提供庇护了。

    ---------------------------------------------------------

    考虑到今早的入团仪式,天还未亮我就爬了起来。

    蜜酒大厅里灯火通明,法卡斯和威尔卡斯兄弟放下酒杯,望向走上来的我。

    “呃……我就说你们俩怎么都有黑眼圈,从过去开始就一直睡不着觉?”

    “野性之血令我狂躁,无法安睡。”回答的是法卡斯。

    “艾拉和斯科月他们似乎没受什么影响?”

    “他们俩心安理得,而克拉科已经老了……”

    “好了,哥哥,怎么能再大厅里讨论这个问题?再说克拉科还没……噢~噢~~~停下~~~~”

    威尔卡斯抓起一个鸡腿塞进法卡斯的嘴里打断了他的话,作为回应法卡斯拧住了他弟弟的耳朵。

    看着兄弟俩的嬉闹,我将被塞进我嘴里的另一只鸡腿取出吃了起来。他们的失眠想必是精力太过旺盛的缘故,三十岁的人了,还这么爱玩。

    ……

    “战友团的兄弟姐妹们,今天,让我们欢迎一个新的灵魂加入我们的组织!”

    克拉科站在我面前正式宣布了仪式的开始,法卡斯威尔卡斯兄弟俩、艾拉和斯科月四名圆环成员分列左右,其他人则聚集在我的身后围观。

    “这个男人忍耐过,被挑战过,并证明了他的英勇与能力。谁愿意为他发下誓言?”

    克拉科正在朗诵着古老的战友团入团誓言,每一位新加入战友团的战士都会经历这个激动人心的过程,而我的心里却异常平静。

    因为我既没有忍耐过,也没有挑战过,英勇和能力也无从提及。这些话语听入耳中只会让我感觉到讽刺,我只是因为洞破了某个秘密才能走后门加入,就像地球上的封口式保研一样,毫无光彩可言。

    但仪式仍然会继续进行下去。法卡斯正式迈向前一步,他将用来持剑的右手握成拳状,贴在胸前,用庄严肃穆的语气回应克拉科,让作为听众的我无比心安。

    “我亲眼见证了一个勇敢的灵魂。”

    “你愿意为他举起盾牌吗?”

    面对克拉科的继续发问,法卡斯语气没有任何变化,他走到了我背后,以彰显他的回应。

    “我会永远站在他身后,让这个世界永远没机会偷袭我们。”

    ……

    “你愿意为他的荣耀挥剑吗?”

    “它时刻准备饮下他敌人的鲜血。”

    “你愿意为他举杯吗?”

    “我要让凯旋之歌像蜂蜜酒一样在他的故事里令人着迷。”

    眼角有些湿润。谢谢法卡斯,尽管我的加入并不光彩,但我一定会在未来证明自己的英勇和能力,总有一天我会无愧你们的认可与赞美。

    “那么圆环的裁决结束了。战友团古老的愤怒与勇敢和他的心脏一同跳动。敲响我们的战鼓吧,群山的回响将让敌人在恐惧中战栗!”

    掌声从我的身后响起,那是战友团成员们的善意与热情。

    维吉纳·灰鬃首先从我的面前走过。

    “既然你加入了战友团,那么,作为一名长者,一位曾经的英勇无畏的战士,我有必要告诉你一些人生经验:别想太多,好好战斗,其他的水到渠成。”

    接下来是曾经对我恶语相向的诺德女人尼加达·石臂,“不要因为你这么快被接受,就以为你能为所欲为。好好战斗,不鲁莽行事,你就会过得很不赖。”

    然后是黑暗精灵阿蒂斯,“我相信你也有着一颗诺德之心。”

    ……

    人群在向我表示了祝贺后散去,纷纷回到月瓦斯卡中,只留下克拉科与我两人。

    我跟在克拉科的身后,老人毫无目的地在空地上漫步着。两人都若有所思,但都没有开口说话。

    最终还是克拉科打破了沉默。

    “我老了。我一心向往着地平线的方向,向往着松加德。野兽般的生活让我的灵魂更加接近海尔辛,我担心舒尔不会把荣耀赐给一个动物,而对真正的诺德战士置之不理。”

    “人生不如意十有**,难免会有不能两全的选择。所以能够问心无愧就好,舒尔会将一切都看在眼里。”

    “有些事情你还不明白,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起……”克拉科叹了口气,可能在他的心中有着什么难言之隐吧。但接下来他的情绪很快又恢复稳定,开始向我加油打气起来,“总之你没必要为一个老兵担心,今天本该是你为自己欢呼的日子,你会开创属于自己的时代。”

    ---------------------------------------------------------

    “当那场在荒原关隘的战斗结束时,融化的雪水将精灵的血迹冲入大海,一部分人的队伍与我们国王麾下伟大的战士们最终分道扬镳。其实分别对他们来说并不是损失,反而可以让他们明白谁才是可以患难与共的人。”

    “我们向东方行进,一路搜寻大海。一座石冢被修建在我们的旅程之中,以纪念由于吉娜莱丝的反复无常而牺牲的伊斯格拉默之子。当我们的君主再一次看到它时,这一刻犹如重新揭开了往日的伤疤。”

    “他把目光投向一条汇入大海的河流,他决定在那里建造一座伟大的城市,以纪念人类的光辉历史。他希望挚子永眠的山头从他的宫殿就能远远望见。并且他希望子民们在这个新家会感受到来到新大陆后前所未有的安宁。”

    “精灵俘虏被驱使来回搬运石头,以建造征服者的家园。由于之前抓获的俘虏有很多在押送至目的地前就被杀死,伊斯格拉默奴役了更多的精灵族人修建更加高大的城市,以此宣示任何人踏入河流内的疆域前都必须先向伟大的统治者表示真挚的敬意。”

    “巨大的桥梁建成了,直达云霄的宫殿穹顶显示出了其主宰的地位。精灵将永远不可能越过河流潜入城堡为他们无耻卑劣的族人复仇。”

    “此外,一座伟大的墓穴同样修建完毕,以待君王伊斯格拉默,人民的先驱君受到高贵的沉睡净土召唤之日。他选择埋于海边,面朝阿特莫拉大陆,即使他的身体死亡了,他的灵魂仍然活在这座新的土地上,也会永远向往着充满安宁的绿色故土。”

    “这就是众王之城——风盔城的建立,她的荣耀将与伊斯格拉默的丰功伟业一起,永远流传于世。”

    ……

    我合上了《归来之歌》卷十九,同时将身上的各类物件解下放在柜中。约定的时刻在即,踏着满月的银辉,我来到了指定地点。

    盘腿坐在石壁外侧的斯科月缓缓站起,他在壁上的不起眼处按了下,带我走入一个刚刚显现出来的秘密洞口。

    穿过狭窄的小道,我们最终来到一个略显开阔的地下空间。借着火把的灯光,我看到密室的正中间立着一个小祭台。祭台中间向下凹陷,成为容器的形状。

    之前见过了法卡斯的狼人形态,我现在已经不会对面前的狼人大惊小怪了。面前应该是艾拉,因为这只狼人的身形比法卡斯变的要纤细不少。

    对了,变狼人需要爆衣,那我现在岂不是在看她的**……不过她似乎不在意这些。

    但我还是在意的。我把目光从艾拉充满野性风情的狼人躯体上移开,看向即将有所动作的斯科月。

    斯科月走到艾拉身边,抓住了艾拉的一只狼爪,“你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吗?接受野性之血馈赠的准备。”

    “是的。这里就只有我们三个人?圆环的其他人员呢?”

    “你应该知道,克拉科认为这是一种诅咒。但我们其实是得到了庇佑。蕴含如此巨大的力量,怎么会是诅咒呢?”

    斯科月说得没错。从之前跟克拉科的谈话来看,他对诺德人的传统情有独钟,因此对野性之血有着不小的抵触。我虽然对诺德人的文化也深有不少感触,但毕竟不是土生土长,没那么多条条框框约束。

    “从克拉科的角度来看,我理解他。但从我自己的角度,我愿意接受这种力量。”

    “愿意接受就好,我还特意为你安排了一场有助于适应新身份的活动。”

    斯科月把艾拉的手臂放在祭台正上方,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将狼人的腕部割开,暗红色的血慢慢流下,在祭台上汇成一滩。

    “喝下去。”

    喝?也罢,毕竟是妹子的鲜血,我不反感,而且我已经迫不及待想饮下这滩充满诱*惑的血液了。

    我忍住要像小狗一样舔盘子的冲动,用手捧了满满一份托在嘴边,将这些粘稠的红色液体吸入口中。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