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我努力克制着,让自己能够按照大脑中的想法行动,但六罐油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通道中的战况很激烈,不断有恐怖的嘶吼和凄厉的惨叫从门外传进来--这至少说明法卡斯还在坚持着。

    “吼!!!!!!”

    又是一声长啸,面前的铁栅栏也在微微抖动,我的心情也一样。不知道外面的境况怎样了。我把眼睛凑到铁条之间的孔洞前,向外看去。

    这下倒是让我看到了令人震撼的一幕。

    一个浑身长毛的黑色类人型怪物,体型魁梧,尖牙利爪,粗大的膝关节反向弯曲,让人望而生畏的野兽面孔……那是狼人!

    周围的刀剑不断地砍在狼人身上,但是作用甚微。只有部分人的银色武器可以造成一些伤口,可他们不会有挥出第二剑的机会。

    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台不知疲倦的杀戮机器。不断有肢体从原主人身上被扯下,他们看似强壮的胸膛难以逃脱被洞穿的结局。法卡斯的实力远远超出我的想象,也超出了对手的预料。如同死神收割一般,门外的形势如摧枯拉朽,很快就尘埃落定。

    狼人回到铁栅栏边,将长有利爪的手指塞入铁条缝隙当中,握紧,拉扯。铁条随之变形,断裂,被扔在一旁。

    铁栅栏惨遭暴力扭曲摧残,抬头看着狼人一步步踏向我,我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舔了舔因长时间紧张而发干的嘴唇。

    一阵黑雾从狼人身上散去,浑身是血的法卡斯现出身形,赤身**的他坐在了地上。

    那天晚上的渴望……原来是这股野性的力量。这就是斯科月说过的能让我留下来的理由?这股原始而狂野的力量让我即心悸又心动,刚刚学到的烈焰吐息龙吼也顿时显得存在感薄弱起来。

    “希望没有吓到你。”

    法卡斯一边安抚我,一边从敌人身上扒下衣物套上。他最开始的衣物甚至钢甲因为变身狼人的原因,如今已成地上的碎片。

    “刚才,那是什么?”

    “海尔辛的祝福。我们可以拥有比猛兽还要狂野的力量,令人恐惧。”

    祝福……看上去很恐怖,但的的确确是个祝福。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强大的力量总能令人趋之若鹜,更何况是对我一个弱小的外来者。至于海尔辛,可能是一位迪德拉君王吧,就像赐予我乌木刃的梅法拉女士一样。

    但与梅法拉女士的乌木刃不同,海尔辛的力量可以用在正面的战场上,这恰好是我所缺乏的。要知道,那可是足以正面硬撼巨龙的力量,西部哨塔的事件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战友团的人都是这样子吗?”

    “只有圆环的成员是。”

    圆环的成员,法卡斯和威尔卡斯兄弟,女猎手艾拉,独眼剑客斯科月,再加上战友团的现任先知克拉科·白鬃,一共五人。

    有着这样强大的阵容,难怪战友团的盛名能够持续数千年经久不衰。对了,我记得伊斯格拉默创建战友团时好像和狼人的力量扯不上关系啊,吉娜莱丝的子民明珠暗投去信仰一个魔神实在很没道理……

    “借助魔神的力量会不会有些……偏离了战友团的宗旨?”

    一个奇怪的问题突然从我口中蹦出,但说出来后我立刻就后悔了,且不说我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想法和理由,连我自己都是一个魔神的选民,又有何资格说他们。

    “……猎人的目标是猎物,而不是地平线。”

    似乎法卡斯觉得我的提问听起来有点带刺儿,沉默了一小会才低着头冷冷地给了我一个答复。

    “不好意思,我不是在指责什么,而且……我个人并不排斥这种力量,甚至还有些羡慕。”

    “我在你这个年纪也是这样想。”

    法卡斯穿好衣服站起身,示意让我一个先出去在外面等他。

    ……

    过了一个小时,法卡斯才从墓穴中出来。经过一番收拾,法卡斯将肢体上的血迹都遮掩了起来,只有从臂膀上的若干道伤痕才能看出他刚刚经历过一番血战。

    “死掉的那群人是什么来历?”

    “银手。”

    “我看到了他们拿着镀银的剑。他们是干什么的?我们怎么会在这种荒郊野外的地方遇上他们?”

    “对我而言,他们是一个专门猎杀狼人的组织。至于他们为什么发现了我们……可能因为我们拴在外面的马匹暴露了行踪。”

    法卡斯走向银手的马匹放置处,将它们的尾巴依次点燃。马匹在烟熏火燎之下,哭号着向远方逃窜,逐渐不见踪影。

    “看起来我们好像是坏人。”

    “不要以为每一个猎杀狼人的组织会很正派。他们由强盗、窃贼、走私贩组成,并非斯丹达尔的信徒。他们猎杀狼人仅仅因为狼人的皮非常值钱,实际上他们无恶不作,手里的血债不比我们少。”

    看来是黑吃黑的节奏,我可不相信怪物一样的狼人在大众眼中会有好名声。果不其然,法卡斯立刻就向我叮嘱起来。

    “记住,回去之后有关狼人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点了点头。这种常识我自然知道,连心理承受能力足够强的我起初都会感到惊悚,更何况是那些没见过太多世面的平民。可我现在却想到了另一方面,我小心翼翼地把想法告诉了法卡斯。

    “你们会怎么处理我?我知道了你们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不像是能公之于众的样子。”

    “不要瞎想,克拉科会给你一个交代。”法卡斯翻身上马,没有多费口舌。

    唔……那我就放心了,事情肯定会往好的方向发展。

    “这次你对我的评价怎么样?”

    “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你到底对尸鬼领主做了些什么。虽然我脑子不太灵光,但你出剑的动作我全都看得一清二楚。或许你是个深藏不漏的强者吧,尸鬼领主见了你能害怕得不敢动弹。”

    “那你就是更强的强者,刚才我看到你的狼人样子也是这种感觉。”

    我一鞭抽在马股上,紧紧跟在了法卡斯的身后。

    ---------------------------------------------------------

    法卡斯正在克拉科的房间中报告这次试炼的过程,因为中途发生的特殊情况,其他几位圆环成员也在旁听。

    他们会怎样处理我?既然我已经安全回到月瓦斯卡,那么他们肯定不会对我实施灭口。让我签封口协议?这个也不太可能,他们的行事风格与商人或政客完全没有交集。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邀请我成为他们的一员。

    狼人,有点意思。想到接下来很可能会被赠予这种强悍的能力,有些激动的我开始在门外的走廊中来回踱步,直到一旁打扫卫生的女仆向我表达起了不满。

    ……

    “终于,精灵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了应有的代价,活下来的那些也被赶回了他们在高山中的城市。五百英豪中的幸存者们为艰难的胜利欢欣鼓舞,也为死去的同胞默哀悲痛。”

    “当声音渐渐弱下直到一切又归于沉寂时,所有人都看向了伊斯格拉默,等待他的下一个命令。伊斯格拉默的胸膛剧烈起伏,仿佛在发泄着他的愤怒。他下令所有人继续前进,让狡诈卑鄙的精灵们自尝苦果。”

    “‘继续前进!’他咆哮着,‘深入这片领土的腹地。把那些邪恶肮脏的生物从他们懒惰的巢穴中轰出来!强迫他们做奴隶、做苦工,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明白,背叛是多么大的罪行。不要心软,不要留情!因为他们没有给过我们这些!’”

    “一场盛大的晚宴在战场上举行,五百英豪中仍然活下来的勇士都重新立了誓言,他们的命运决定了他们将要重新踏上征途!”

    “当东方出现清晨的第一缕曙光时,伊斯格拉默的五百勇士整装待发,挡在他们前方的有荒无人烟的沙漠戈壁、林叶飞舞的崇山峻岭、朔风凛冽的冰冷雪原。‘河之伊克’带领的小队则希望寻找一个适合居住的地点,他们将月瓦斯卡扛在肩膀上,朝着他们选定的方向进发。”

    “一路上遇到的精灵都被他们杀死或俘虏,没有人知道战况到底如何。月瓦斯卡从来不会减员,因为他们是如此的精通作战技巧,并且有着像他们的剑一般锋利的头脑。”

    “终于,当某天日落之时,侦查员在广阔肥沃的原野上看到了一座壮丽的神鸟纪念碑,那只鸟的眼睛和钩喙上似乎燃着熊熊火焰。他呼唤战友一同观看这个辉煌的画面,但他们却感觉到奇怪——因为在水平线上看不到任何一个精灵族村落。”

    “这很不正常。难道这片广袤的大地不肥沃多产吗?为什么这些卑鄙无耻到骨子里的精灵没有疯狂地开采使用呢?他们转过头,指望那些精灵俘虏能够解释这诡异的情形。”

    “精灵俘虏们望向那巨大神像的眼神充满了恐惧,从他们的胡言乱语中,月瓦斯卡号的勇士们明白了一件事:这神像的历史比精灵还要悠久。没有人知道神像从何而来,但人们却知道它承载着几乎与奈恩本身一样久远的古老意志。这是众神在洛克汗分崩离析前夕为凡间众生提供的避难所。”

    “勇士和他们的追随者们将把他们送往新大陆的船只拆卸下来,建造起新的住所,而这片平原则成了他们的领地,直到死去。就这样,伟大城市的建造开始动工,深受伊斯格拉默器重的22位光荣的五百英豪成员将附近的白河改道,使整个城市被河流所环绕。”

    ……

    “洛克汗是什么?”感受到身后的熟悉气息,我将手中的《归来之歌》卷七放下,向来者询问。

    “听起来像个人名,但我不认识。”

    斯科月邀请我到他的房间聊聊,我没有拒绝。经历过法卡斯身上的变故后,我对他的戒心也减小了很多。

    圆环的几名成员均有着自己的**寝室,克拉科比他们要多一间书房。不知道垂垂老矣的克拉科变成狼人之后是否还能雄姿英发?唔,至少我可以肯定他很久都没有变身过狼人了,上次对巨龙的围剿他也仅仅是旁观而已。

    斯科月的房间放置着很多骨头与毛皮材质的物品与装饰,显得粗犷而野性。书桌上搁着一面显眼的兽皮鼓,这大概是他闲暇时的娱乐吧。我望向兽皮骨的拥有者,他年过五十,发色灰白,前脑门微秃,左右颧骨处各涂了两道短短的棕色油彩。最为显眼的地方是他左眼没有眼珠,惨白一片,大概是一次惨烈战斗带来的结果。作为对比,他的右眼散发着十足的犀利与狂热,足以显现出年轻时的风采。

    斯科月注意到了我的视线正盯着他的眼睛,开始向我介绍起自己。

    ……

    “虽然我学到了不错的剑术,但在帝都外还是差点送了命--我的左眼就是这样瞎的。一切结束之后我回到天际省的家,但我发现自己不再适合战斗以外的生活。”

    “所以您就加入了战友团?”

    “不,是战友团邀请了我。那时我遇到了克拉科,他正陷入苦战,超过四十个兽人狂战士正在围攻他。我帮助了他,也看到了一些隐秘的事情,就像不久之前你跟法卡斯在一起时一样。”

    斯科月的意思……大概是说我将以同样的原因和方式加入战友团?那斯科月当时加入战友团是为了给克拉科保守秘密还是自愿地为了获取这种力量?

    根据我这些天和他不多的接触,我更倾向于后者。斯科月也肯定了我的猜想。

    “我曾经迷失了很多年,但幸运的是我在这里找到了自己一直苦苦追寻的东西,而你更加幸运。很快你就会拥有和我一样的想法,你就是为它而生的。”

    ==================作者的话===============

    4e201年hearthfire月8日,机缘巧合之下,主角发现了战友团的秘密,但未来还有更多的秘密在等待着他。

    另:目前还是准备跟起点签约了,因为只有签约才给上推荐榜单。至于会不会上架,问过编辑,编辑说得看书的成绩。上古卷轴已经够小众了,再加上作者坚持要写更加小众的第一人称,结果可以想象。

    感谢书友§有你有我&打赏10000起点币!谢谢您对作者的支持!土豪求交友!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