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卡斯与我各骑着一匹马,顺着大道向雪漫城西边前进。

    “你也睡不着觉?”

    也?看到法卡斯的黑眼圈,我从他的问题中读出了一些其他信息。

    “是啊,我也睡不着。法卡斯大哥你也有什么烦心事儿吗?”

    法卡斯没有回答,似乎是我问到了不该问的地方。于是我赶紧转移话题,顺便询问起我昨晚遇到的那个人。

    “那是斯科月,圆环的五名成员之一。”

    “昨天和他见了一面,印象很深刻。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他年龄比较大,有着出众的智慧,如同克拉科一样--如果他能把自己的狂热收敛住的话。”

    “让他为之狂热的东西是什么?”

    “你自己去问他吧,我不会告诉你。”

    “好吧,那你可以告诉我这次出行的目的吗?”

    “获取巫斯拉德的一块碎片。”

    巫斯拉德,据法卡斯说是一把武器,持有者就是当年大名鼎鼎的伊斯格拉默,他在大回归时期用这把双手斧杀死了无数的精灵。

    这把武器随着他的持有者被一同葬在伊斯格拉默的墓穴中,但也有若干碎片曾经在激烈的战斗中从武器上脱落。伊斯格拉默将一些碎片与五百勇士中的战死者葬在一起,比如我们此行的目的地--达斯特曼石冢。

    达斯特曼石冢看样子也是一处古诺德墓穴,如果要取回那什么碎片,该不会得跟一个尸鬼领主打起来吧。

    “你是要我来完成这个任务?”

    “不,寻找碎片是这些年克拉科交给我的职责。这次顺便把你一起带上,正好借这个机会看看你有什么本领,也能照应好你的安全。”

    四个圆环成员能击败一头巨龙,那么法卡斯单独应付一个尸鬼领主想必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法卡斯已经点明了要看看我的能力,所以我必须拿出点手段出来才行。

    ---------------------------------------------------------

    达斯特曼石冢地处雪漫领地西北边境的荒野上,北边巍峨山脉的另一头则是莫萨尔城的地盘。

    墓穴其貌不扬,无愧于“拾荒者”的命名。石基平地上凹下了一个圆柱形大坑,坑内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就是它的入口。

    我们把马匹拴在墓穴外的石柱上。法卡斯用武器砸开了紧锁的大门,带我走进了这个古代诺德人的地下遗迹。

    “法卡斯大哥,巫斯拉德的碎片有什么用?还是说仅仅只有象征意义?”

    “这几年我一直都在寻找巫斯拉德的碎片,克拉科需要它。我从未问过克拉科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大概找齐所有的碎片就可以把伊斯格拉默的灵魂从松加德召唤过来吧?”

    “这听起来太玄幻了。”

    ……

    墓穴中点亮的灯火宣告着尸鬼的存在。我轻车熟路地准备好魔法,为我的深入开道。法卡斯跟在我身后,与我维持着一小段距离,保证既能放任我独自行动,又能在我陷入危险后及时出手搭救。

    可法卡斯完全没有预料到接下来的状况。

    “真是见尸鬼了!为什么都冲着我来?难道它们没看见前面还走着一个大活人吗?”

    尸鬼们完全无视了走在前方的我的存在,它们从壁棺中爬出后反而纷纷涌向法卡斯身边。这些尸鬼对法卡斯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但难以理解的状况还是让他忍不住抱怨起来。

    “大概他们希望与强者过招吧。”我微微一笑,继续向墓穴内部走去。从天花板上吊下来几只寒霜蜘蛛,也加入到对法卡斯的围攻当中。

    我一直不紧不慢地走着,保证身后的法卡斯清完小怪后依然能跟上我的脚步,同时不断思索该如何对付那个可能存在的尸鬼领主。

    ……

    最终的大厅规模就要开放一些,分为上下两层,还附带有高高的穹顶。各式各样的器物陈列在房间四周,应该是墓穴主人生前的战利品,墙上的浮雕也在重现着此人的功绩。正中的平台逐步向上延伸,一个质地与大小明显不同的棺材摆放在平台正中,它的背后是一面龙语墙。

    “这里为什么会有龙语墙?”

    “原来这种墙壁叫做龙语墙啊,我之前一直不知道那是什么。”

    细细想了想,伊斯格拉默的年代是精灵纪元晚期,那时候诺德人还保持着对巨龙的崇拜,这里有龙语墙完全说得通。

    “法卡斯大哥,你能在门外等我吗?”

    “啊?”法卡斯一脸的不解,“你要一个人对付那个尸鬼头头?你没疯吧?”

    “不,我有一种独特的方法可以和尸鬼交流,身边最好不要有人打扰。”

    法卡斯瞪大了眼睛,对我的说法表示难以置信,“你身上奇怪的东西还真多!那我就在门外看着,你要怎样从尸鬼领主那里把碎片骗到手。”

    ……

    好吧,其实骗的是我的傻大个队友,我可不会与尸鬼交流。在来之前的路上,我想到了一个可行的方法,说不定能让我通过取巧来击杀尸鬼领主。

    具体很简单。我径直走到了中央高台上的棺材前,将盖子轻轻挪开。

    如果换作旁人,生者的气息早就会把棺材内的长眠者惊醒,而笼罩在我身上的腐朽力量则起到了很好的掩饰作用,尸鬼领主依旧静静平躺着,沉睡在棺材内。它的双手交叠放在胸前握住先古诺德长剑的剑柄,剑锋指向足部。枯萎的眼部肌肤上隐隐透出着蓝色的光芒,彷佛随时都会苏醒过来。

    我拿出乌木刃,直直在它的脖子上划了一道。

    还没来得及回光返照,尸鬼眼中的蓝色光亮就一闪而灭。隐秘、欺骗、杀戮,梅法拉女士的力量真好用。不光是人,连尸鬼领主也无法自拔,棺材里那位就这样身首异处了。

    尸鬼领主身旁的那块金属疙瘩,想必就是巫斯拉德的碎片。不知道这把武器有什么样的特别之处,仅从这块碎片完全看不出来。

    至少碎片已经到手,尸鬼领主也被彻底抹杀,就别管这些了。我走到后方的龙语墙前,聆听起墙壁的赠言。

    “yo……”

    眼前突然一亮,差点吓得我咬到舌头。好吧,通过刚才那下闪烁我已经明白了这个龙吼是什么意思。

    “yol!”

    火焰。胸口暖洋洋的,面部也拂过一阵暖风,让我感觉十分舒适。

    “toor!”

    熔岩。火焰变得更加明亮、猛烈与精纯,似乎是有了形体,如汹涌的泥石流一样拍击着面前的石墙。

    “shul!”

    太阳。昏暗的大厅被照亮,长埋在地下数千年之久的阴霾与腐朽一扫而空。

    光亮逐渐暗淡下去,墙壁上的火把重新承担起照明的责任,我则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刚才的全力吐息耗费了我太多精力。

    法爷的龙息术吗?这种高富帅技能显然深得我心,只可惜现在的我仍然无法发挥出它的全部力量。西部哨塔得到的龙魂,还有面前尸鬼领主的力量,都被乌木刃吸走了。

    如果对方还活着,不知道他会怎样评价我这种近乎暗杀的手法。总归不是件光彩的事,我向着面前的棺材鞠了一躬,聊以自*慰。

    “以他的导师,伟大的巨龙罗迪诺斯特之名,此处埋葬着乌拉克,他的火焰仍在我们心中燃烧,永不熄灭。”

    ……

    “法卡斯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儿?”

    当我回到大厅入口时,发现已经有一道铁栅栏从通道顶部放下,将我所在的主墓室与法卡斯的外部空间分割开来。

    “你刚刚站在墙边发呆的时候,这道门突然就从天花板的缝隙中落了下来。不要担心,我会想办法把你弄出来。”

    大概是在我阅读完龙语墙的内容后,尸鬼领主会爬出棺木与我战斗,同时这道门自动上锁,等待我和它决出胜负。

    可能这道门还没意识到我已经将对手暗杀掉了吧。我将侦测法术全开,回头望向棺材的方向试图确认尸鬼领主的死活。

    一切正常。但当我把头转向法卡斯那边时,我却看到了不太对劲的状况。

    大批生者,二十人左右,正往我们这边赶来。来意无法得知,但在荒山野岭的孤坟当中,我宁愿那边来的是二十具尸鬼,活生生的人类出现在这种地方不像是好事。

    很快法卡斯也察觉到了异动。轻而嘈杂的脚步声逐渐清晰,他转过身,直面这批意图不明的人。

    “哈哈!找到了!杀了你应该能搞出一个精彩的故事!”

    为首的男子狞笑着,银白色的长剑色泽鲜亮,又不失内敛之感。

    糟糕,对方早早就开口挑明了目的,杀意已决。我十分担心现在的状况,虽然法卡斯拥有能够抗衡巨龙的强悍战力,但外面全副武装的二十来号人一点也不像是打酱油的,其中还有几个面容狰狞看起来比一般人更能打的兽人。战场也对法卡斯相当不利,通道狭小,没有退路,我必须想点办法。

    铁栅栏挡在面前,我完全无法提供给法卡斯任何帮助,更何况刚刚施展过烈焰吐息的我已经十分疲乏,即便能够加入战场,起到的作用恐怕只是拖累队友罢了。难道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法卡斯与面前的敌人死战吗?如果法卡斯失手了,我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之前要么靠诡计欺骗尸鬼,要么靠莱迪亚的武力扫清障碍,现在当庇护我的人陷入危险之时,我终于领会到了弱小带来的危机感。

    但我没时间为自己的弱小唉声叹气,也没法对法卡斯提供任何帮助,我至少得做最坏的打算。

    想到我刚刚学到的龙吼,我开始行动,大厅中那些盛有油料的陶制容器是我的目标。现在的我弄出点火星还是没问题的。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