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刚刚记事的时候,父亲还没有离开我们去参加世界大战。他强迫我日复一日地对着木桩挥动拳头,将年幼的狼崽抓来与我搏斗,让赤*裸身子的我在寒风中奔跑,一切只为把我训练成一名战士。”

    “……我的弟弟对我们的父亲没有任何印象,当时他连站都站不稳,只能像条小乳狗一样围着大人们的膝盖打转。幸运的是,他也因此少了许多负担,能够活得更加开朗与热情。”

    “……父亲离开之后,我很迷茫,就像失去了方向一样。他的鼓励与鞭策从此在我耳边消失,我所能依靠的,只有克拉科。也正是他,代替我的父亲继续抚养我,教导我,指引我,一直到现在。”

    法卡斯对战友团的记忆深刻而清晰,言语中蕴含的情感也相当朴实真挚。他从四五岁起就呆在战友团耳濡目染,维吉纳大叔对战友团的记忆恐怕都没他那样刻骨铭心。

    战友团的战士们都有着属于自己的过去,不知道他们回想起这些年来经历过的风风雨雨时,又会有着怎样的感触。或许就如法卡斯所说,“只可惜那段时光再也回不去了。”

    ……

    “唔,十分锋利,更重要的是坚固,没有丝毫损毁。”

    当我挥动乌木刃把天空熔炉产的钢剑砍出一个个缺口后,法卡斯将我的乌木刃要来仔细把玩。可是上面毕竟寄托着梅法拉的力量,我不大清楚普通人拿着会出现什么后果。

    “这把武器拿在你手里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吧?”

    “奇怪的地方?确实是乌木矿的材质,但它的重量却轻得超出常识。这导致它完全不适合正面战斗。”

    法卡斯发表起对它的评论,没有显露出任何不妥的样子。难道乌木刃真如法仁加所说,在龙裔的血脉下变得乖巧温顺了起来?

    整个下午我都在法卡斯的指导下学习剑术。好吧,说是学习剑术,实际上更像是瞎比划。

    乌木刃重量太轻,与法卡斯乃至整个战友团的风格都不沾边。如果要我拿他们的钢质双手武器,以我现在的小身板,耗费体力不说,抡一圈就有五秒钟的前后摇。

    于是法卡斯只好教给我一些战斗经验方面的知识,比如怎样处理三五成群的狼、如何在骑马的时候甩掉身后跟着的巨魔、遭遇巨人的时候如何避免激怒它等等。

    “看来你唯一像个战士的地方只有吼声。”法卡斯无奈道。

    不久之前我收集的龙魂大部分都被腰间的乌木刃吸走,现在的威力已经大不如前。好在用来展示没有问题,否则在法卡斯眼里我就真的一无是处了。

    “那么你会怎样考核我?”

    “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克拉科要求,我不会去管这些琐碎事儿。我会问问其他人的建议,明天再通知你。”

    ……

    <g上躺着的是一个白皮肤的诺德人,而房间号告诉我并没有走错屋子。

    <g。”

    “呃……你们很喜欢喝酒吗?”

    “能做的事情太少,除开训练就是喝酒。酒越放越醇香,利刃放久了却会生锈啊。为什么克拉科不让我参加风暴斗篷?伊斯格拉默最初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召集起五百英豪吗?”

    ……

    舍友喋喋不休的抱怨影响到了我的情绪。如同昨晚一样,我离开寝室来到克拉科的书房,寻找感兴趣的东西。克拉科告诉我书房里有一些记载战友团过去的书籍。

    若干本名为《归来之歌》的书籍并列在一起。这几本书籍看上去十分老旧,兴许是珍贵的古董货色,标题也与不久前了解到的“大回归时期”有着极高关联性,值得一看。

    卷二?唔,我得从卷一看起。

    我将卷二插回书架,取出了旁边的一本翻开。

    卷七?书架上一共就五本《归来之歌》,怎么会有卷七?

    接着我依次翻开了剩下的三本。卷十九、卷二十四、卷五十六。

    好吧,看来是珍贵的孤本,至少五十六卷的文集在克拉科的书房里只剩下了五卷。<爱的两个儿子寻找大陆上最勇敢的战士,满载他们而归。”

    “哥哥是位睿智的军事家,他将所学知识用于指挥战斗时,敌人总被打得措手不及。弟弟是名无畏的勇士,战争中他总能凭借个人勇武创造超人的功绩。二人结合了智慧与力量,使他们能摧毁面前所有强敌。”

    “弟弟前往造船厂租用了两艘船只,哥哥将这两艘船用天空中最闪亮的两颗星星的名字命名。他们分头前往阿特莫拉著名的士兵学院,寻找最值得信任的伙伴和顾问。泰姆瑞尔发生的一切足以吸引最杰出的勇士放下自己原本的事业去跟随他们的脚步。”

    “因此他们召来了著名的战士,有的武技出众,有的膂力惊人,有的口能吐火,有的目光如炬。这些人的名字当时还不为人所知,但是他们中的一些人将来注定会扬名于世。”

    “当远方处于绿色夏季的阿特莫拉大陆消失在海平线时,勇士们的船只迫切地向着泰姆瑞尔大陆驶去。弟弟等待着与哥哥重逢的那天,他发誓要让背信弃义的精灵在他们自己的土地上血债血偿。”

    “吉娜莱丝可以唤来大风帮助勇敢的水手驶向命运之战,也可能吹破风帆将船只打散。当狂暴的飓风来临时,年轻的弟弟毫无畏惧,因为他的队伍能力强大且勇气非凡。他们的战舰径直穿越汹涌之森,就像被命运之绳所牵引一样。”

    “然而命运总是以不同的方式出现在每个人面前。当弟弟成功踏上泰姆瑞尔的大地时,他哥哥的船队则成为了五百人中牺牲的第一批成员,被首先铭刻在了神圣而受人尊敬的战友团名册中。”

    ……

    这部作品的卷一已然遗失。但我早已了解到故事的起源。精灵纪元的晚期,出于对人类移民日益壮大的担忧与恐惧,精灵对古诺德人在天际的定居点发动了灭绝性的清洗。由此引出了一段人类向精灵复仇的历史。

    诺德人的复仇?我有一些疑惑,好在身旁的克拉科给了我详细的解答。

    “也就是说因为与精灵混血程度不同的原因,来自阿特莫拉大陆的人类最终分为了诺德人、帝国人和布莱顿人三种类型?”

    “没错。被掳掠到赛洛迪尔的人类奴隶后来在诺德人的帮助下赶走精灵建立了自己的国度,他们现在被称为帝国人。高岩省的人类奴隶通过较为和平的方式,与当地精灵在血统上完全融合,面部特征相对帝国人要柔和一些,体质上也更加适合使用魔法,就是你们布莱顿人。”

    “那诺德人来到高岩发现人类在血统上与精灵融合后,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毫无疑问,他们很沮丧。仇敌的血统与阿特莫拉血统融合在一起,这让他们既不忍又不甘,但除了接受共存的现状以外,他们没有其他办法。”

    “阿特莫拉大陆是什么样子?我从未听说过。”

    “大概在伊斯格拉默的几百年后,阿特莫拉大陆就与泰姆瑞尔失去了往来,曾经有不少人想渡海回去看看,但他们再也没有回来过。”

    能看到极光的天际已经算是奈恩星的极北了,再往北的话……阿特莫拉大陆理论上应该位于另一个半球,古代诺德人可能是穿越奈恩星球北极的海洋后才来到天际吧。

    “那双方失去联系会是什么原因?”

    “没有人能说清楚。一般认为是某位迪德拉君王将大陆拉到了他自己的湮灭领域中。”

    “泰姆瑞尔大陆会不会面对同样的风险?”

    “不必担心,众王护身符的存在永远将泰姆瑞尔大陆与湮灭领域分割开来。”

    “那是什么?”

    “据说是‘奴隶女皇’阿莱西娅与时间之龙阿卡托什签订契约的见证物。只要这份契约还存在,阿卡托什将永远守护泰姆瑞尔大陆免遭迪德拉君王们的染指。”

    ……

    “感觉怎么样?”克拉科再次问起我对战友团的感受。

    “我不知道我来到战友团的目的是什么。之前我想在这里学习一些适合我的剑术以在天际省自保,现在我发现你们的战斗方式不太适合我。或许可以看看您的藏书,但我觉得我并不是因为这些才留在这里。”

    “当年我在落锤省为那些王公贵族们当护卫的时候,日复一日做着毫无价值的工作,那时的我哪会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我的前辈发现了我,他从我身上看到了男人的热血,将仍是一个孩子的我带到了战友团这个大家庭。我尽可能地旅行与冒险,同时学习各种战斗技巧,为战友团这个大家庭努力拼搏,最终获得了我自己还有所有人的认可。”

    战友团的战士们需要一次真正的战斗来证明自己,他们不断地训练着自己的力量磨砺着自己的意志,苦苦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如果我是他们中的一员,或许能从克拉科的话语中得到一份激励。

    可惜我不是。

    “这些天我会在您这里呆着。等我的叔叔来到雪漫后,我会回到我该去的地方。”

    ……

    在克拉科的叹息声中,我离开了他的书房。

    当我拒绝了克拉科的挽留后,他显得十分失望。不止这样,失望这个词远远无法完全描述他当时的样子,更准确来说就像是失去了希望一样。

    克拉科为什么这么强烈地希望我留在这里?我完全看不出我对他有什么重要意义,而我自认为有价值的地方他也从来没有在意过。他一定对我隐瞒了什么,甚至会让我卷入一起风波当中,我还是尽快离开这里比较妥当。

    “听说你需要一个留下来的理由?很快,你就会找到的。”

    “嗯?”就在我思考自己的处境之时,身旁传来了声音令我停下脚步。

    “克拉科的智慧正在随着他剩余的寿命一同削减,他已经看不清未来了。”

    这个人身上散发出危险却充满诱*惑的味道,令我生出一种发自本能的渴望。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具体形容这种渴望,它与正常的七情六欲格格不入,就像本不属于人类一样,但我仍然被其深深影响着。

    “我不认为只有一只眼睛的人能看得更清楚。”

    这股莫名的感觉让我产生了警戒。我压下心中的渴望,快步离开陌生男子身边。

    ===============作者的话=============

    准备进行第二次大修。哎,存稿越来越少了,好伤感……

    屏蔽系统真坑爹。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