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看出来你还有两手嘛。”

    威尔卡斯听取了我的任务报告,对我的手段表示了赞赏。

    “这种死脑筋再怎么揍也没用,所以我从他的思考方式入手,事半功倍。”

    “唔,实际上我要应付的大都是不要脸的恶棍,而不是发春的呆子。对付装睡的人还是用拳头揍醒比较方便。”

    “与这类人打交道听起来不像是很美好的事。”

    “还不错,只要别让我跟艾拉一样整天活得像头野兽就好。”

    任务报酬是一把铜币,毕竟我解决的不是什么大事儿,但这终归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亲手赚得的第一桶金。

    我心里对此十分满足,继续向威尔卡斯询问下一步的行动。

    “厄伦德给我打造了一把新武器,去给我取过来。”

    ……

    “威尔卡斯?他怎么不自己来拿?”

    我这次前来的原因让厄伦德很无语,但他还是从武器架上取下了一把长剑。

    “他让我替他跑腿。”

    “战友团是人人平等**自主互不干涉的,你完全可以拒绝他的要求,尤其是这种跑腿的无聊事儿……嗯?拿着啊?”

    “我看起来像是个跑腿的吗?”

    “呵……你倒是现学现卖了。”

    我俩相视而笑。

    --------------------------------------------------------

    在蜜酒大厅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后,我来到为我分配的房间。

    我的舍友阿蒂斯是一个黑暗精灵,就是今早被尼加达·石臂痛殴的那位。团员间的切磋在这里是家常便饭,黑暗精灵并未因为早上的失利显露出什么不自然的地方,他躺在chuang上,醉眼朦胧。

    看着他与众不同的肤色,我忍不住把心中的疑惑向他提了出来。

    “阿蒂斯大哥,冒昧地问一下,我很好奇,为什么一个黑暗精灵会加入战友团这样的诺德人组织?”

    “在我加入战友团时,他们评价我‘连一个精灵也可以生来就具有诺德之心’,我认为这是对我的赞扬。尊严、战斗、荣誉,这些诺德人的美好品质让我无比向往,在追寻真正的天际精神的道路上,我视……死……如……归……”<g打开房门,决定在外面走廊上转悠转悠。

    正巧,克拉科的书房仍然亮着,我决定进去找他聊聊。

    ……

    “今天感觉怎么样?”克拉科看到我前来,开门见山地向我询问初入战友团的感受。

    “像是个佣兵组织一样。我听说战友团最初好像不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建的吧?”

    “精灵纪元最后的千年时间,诺德人不断从阿特莫拉大陆移民来到泰姆瑞尔,建立了自己的城市。泰姆瑞尔的精灵对诺德人的发展壮大表现出强烈的不满与敌意,在一天晚上,他们突袭了诺德人聚居的城市,杀死或俘虏了绝大多数诺德人,只有伊斯格拉默和他两个亲人逃回了阿特莫拉大陆。伊斯格拉默在阿特莫拉重新召集了五百名勇士搭乘一批船只回到泰姆瑞尔大陆向精灵复仇。这就是战友团的前身。”

    “阿特莫拉大陆?据我所知人类是在世界之喉由吉娜莱丝创造,但按您的意思他们都来自阿特莫拉大陆?”

    “所以某种说法将这段历史称为‘大回归时期’。”

    原来如此。大概是说吉娜莱丝在世界之喉创造了诺德人的祖先,人类之后向北渡海前往阿特莫拉大陆,在精灵纪元的晚期又回归了泰姆瑞尔。

    “噢,我记起来了,月瓦斯卡就是五百勇士们渡海时驾驶的船只之一。泰姆瑞尔还有其他的类似建筑吗?”

    “我没有听说过。与其他船长致力于在征战中走向辉煌不同,月瓦斯卡的船长‘河之伊克’更倾向于带领那些不善征战的人们守卫家园。正是因为如此,雪漫城才被建造起来,战友团也拥有了最初的驻地。”

    提到战友团的历史,克拉科来了兴致,他继续为我讲述起这些年战友团经历的风风雨雨。

    “在伊斯格拉默死后数百年,精灵彻底从我们的家园销声匿迹,战友团也因此失去了为之奋斗的目标。我们可以被雇佣去参加领主之间的战争,但这些为个人荣誉奋斗的成员们经常不得不在战场上兵戎相见。这种对于荣誉的追求将战友团冲击得四分五裂,直到一位先知明智地决定战友团将不会再为任何政治冲突所用。”

    “难怪你们没有参与风暴斗篷与帝国的战争。那帝国与精灵的战争算是政治冲突吗?”

    “不知道。尽管三十年前战友团有很多人离开了这里去参加世界大战,但战友团发展到现在,已经很难界定什么样的冲突不属于政治冲突了。”

    “哦?”

    “时间能粉碎一切,精灵与人类最终都接受了共存的事实,甚至在泰伯·赛普汀之后精灵也成为了人类帝国的一份子,古老的仇恨逐渐被人们所遗忘,如果不是那场世界大战的话。战友团最初是为了抗击精灵而组建没错,但慢慢的开始有精灵加入我们的组织,甚至历史上还出现过精灵先知。”

    我的房间里就睡着一个黑暗精灵,虽然黑暗精灵和泰姆瑞尔大陆西南边的梭莫性质完全不同,但他确实和周围的人相处得不错。但在那个年代人类与精灵之间的血海深仇还未完全化解,一个精灵想要加入战友团,肯定得受不少的奚落与嘲笑吧?我把我的疑问告诉了克拉科。

    “确实如此,在他之前从来没有精灵被允许成为战友团的正式成员,甚至没有几个精灵见过战友团的殿堂。据说那位精灵前辈工作时非常低调,任何任务都接,到了晚上,他在院子里疯狂修炼,在第二天黎明到来之前只留下很短的时间休息。他就这样一直勤勤恳恳,从不停止,从不抱怨,将身体和思想保持在最佳状态,用漫长的生命让新的战友团成员逐渐接受了他。”

    我想到了舍友阿蒂斯之前所说的话:一个精灵也可以生来就具有诺德之心。诺德之心……从他的口中听来,应该就是对荣耀的追求和向往吧。而诺德人的荣耀究竟是什么,我还不太明白。

    “对了,一直都在听你说到这个词,‘先知’是什么?”

    “如果要推举一个首领的话,那他只能是伊斯格拉默。在他之后没有人能够以足够的力量和威望去驾驭战友团战士们熊熊燃烧的心。所以战友团没有首领,只有先知。先知起着顾问的作用,负责给予战友团成员们忠言、协调他们的矛盾并帮助他们解答关于荣耀本质的疑惑。”

    “那‘圆环’又是什么?听起来和先知一样,也是战友团中独特的位阶。”

    “战友团并非总是朝着正确的道路前进,总会有一些先知出于各种各样的目的带领战友团走入歧途,这就是‘圆环’被成立起来的原因。”

    君主和议会吗?听起来就像是现代政治的雏形。

    “在此之后战友团应当很难再偏离正道了吧?”

    “谁又有资格去定义何为正道?”

    ---------------------------------------------------------

    休息了一*夜,我重新回到了精力充沛的状态,来到气氛依旧热火朝天的蜜酒大厅。初来乍到的我似乎和这里的大多数人没有共同语言,好在威尔卡斯把我领到了一个熟人面前。

    ……

    “我和父亲一起在森林里狩猎,直到我的年龄达到试炼要求。我母亲没能活到我加入战友团的那一天,但是我为她的荣誉,以及所有盾牌姐妹的荣誉而战。”

    与我交谈的是女猎手艾拉,现在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墨绿色的油彩如同一道虎爪斜着从艾拉面部掠过,留下三条长长的面纹,散发出野性的风情。

    她简约的着装也十分符合这个风格,轻便,高效,还有……我尝试不让自己的视线落在她性感的大腿和腰腹上。不知道她在外面会不会感到寒冷。

    “听起来您对狩猎情有独钟?”

    “狩猎的快感令我陶醉。经常有一些猛兽对居民的安全产生威胁,我会亲自解决,有时也会主动去荒山野岭寻找乐趣。但那些小猫小狗实在是太软弱,我渴望更广阔的天地与更强大的猎物。”

    “可惜战友团被禁止参加政治纷争,否则你应该可以在风暴斗篷或是帝**团那里找到一展身手的机会。”

    “呵呵,希望在战友团置身事外时,不会有一群跳梁小丑抢走本该属于我们的荣誉。”

    从昨天与克拉科的交谈中我就看出了一些端倪。二十多年前世界大战结束,一切重新归于平静,战友团那些渴望追求荣耀与牺牲的战士们似乎也渐渐失去了用武之地。尽管这个世界上小的风波不断,但他们还是不得不面对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现实。如果说还有什么值得他们为之战斗的话……

    “巨龙回归了这个世界,它们应当可以作为你的猎物。”

    “那是属于龙裔的荣耀。”

    “我想龙裔一定与愿意与你共同分享。”

    “那就提前为他的慷慨干杯吧。”

    ……

    仅仅是克拉科的推荐还不够,圆环似乎希望对我的能力进行一次完备的考核,他们计划着向我下达性质不同的多个任务来检测我的能力是否能达到战友团的底限。

    我能够理解他们的想法,但却隐隐感到有些奇怪。且不论克拉科为什么对我这么热情,之前寻找龙石时我跟那个诺德女剑士聊过,加入战友团只需要打一架来证明自己的勇武就够了。难道是因为我“龙裔”与“男爵”两个身份?可他们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到过这两个字眼。

    回到艾拉交给我的任务吧。雪漫大平原上的一家农场今早发现了一只剑齿虎,农场的主人或许外出了,或许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他的邻居替他向战友团申请了援助。

    剑齿虎……为什么这种食肉动物会守在农场里?难道它想换口味吃点卷心菜?呃,难道是战友团为了考察我的能力故意在那边放了一只?

    算了,不必关心它是怎么来的,我只关心怎么送它走。

    ---------------------------------------------------------

    这个农场我很熟悉,一个小丑的马车在它门前出过事故,那时我说服农夫帮忙为他修车。

    一只看起来刚成年没多久的剑齿虎正懒洋洋地躺在屋子的窗户下,偶尔会爬起来绕着房子转悠两圈,对着缝隙嗅嗅味道。看起来它对屋子里面的东西很感兴趣。

    古老闪光传授给我的低语使剑齿虎乖乖匍匐在了我面前。它对着农场的屋子努努嘴,用舌头舔了舔从嘴巴探出的大獠牙。

    剑齿虎表示它昨夜路过时恰巧闻到一股新鲜的血的味道,所以在这里停留了一晚,希望找到进入屋子的方法。

    血的味道……如果是屠宰牲畜的话不可能会在封闭的屋内进行,唯一的可能就是屋子里发生了命案。剑齿虎对味道的进一步辨认也证明了这点。

    我从隔壁农夫家买了一只鸡扔给小剑齿虎,剑齿虎用它毛茸茸的头在我手上蹭了一会儿便叼着鸡一路小跑,游过白河消失在了对面的原野上。

    “您好,请问罗瑞尤斯家这些天发生过什么反常的事情吗?”

    农夫从目瞪口呆中回过神来,他把视线从远处的剑齿虎收起,开始思考我的问题。

    “有吧。前段时间--大概半个月--一个小丑赶着辆马车从门前路过。马车正好坏在他家门前,然后罗瑞尤斯就向卫兵举报了那个小丑。”

    “举报?他为什么要举报?”事情竟然没有按照我定下的轨迹发展,难道其中出了什么变故不成?

    “我记得当时罗瑞尤斯拿着工具想给那个小丑修车,然后小丑絮絮叨叨说了好些话,好像提到了有关金币的事情。罗瑞尤斯听完不太高兴,径直就去找了守卫。”

    “后来呢?”

    “守卫听说里面装着军火,想打开箱子查看,但小丑说里面是他母亲的遗体,不同意。我不希望自家附近起什么冲突,就帮着小丑说了几句话劝走了卫兵。最后我给小丑修好了车,小丑和卫兵就都离开了。”

    我走到了罗瑞尤斯农场的菜地里,检查了那颗卷心菜,其中依然包裹着钱袋。具体经过我已经有了一个思路:小丑的话太多,把给我钱袋的事情说了出去,农夫认为自己受了欺骗,心有不忿违背了承诺。

    只是违约的结果……联想到腰间的乌木刃,这小丑可不是什么善茬儿啊。

    “你去找守卫报案吧,罗瑞尤斯一家被谋杀了。”

    “哦……啊?!!”

    -------------------------------------------------------

    “委托人死掉了啊,那就没有报酬了。”

    虽然有些惋惜,但艾拉还是认为我完成了这个委托。至于通缉凶手,这是治安官该负责的事情。

    “你竟然轻松解决掉了一只剑齿虎,这让我很吃惊。”

    “你怎么知道?”

    “你身上有剑齿虎的味道,却没有激烈的打斗痕迹。”

    “呃,这很正常,之前在西部哨塔我不也搞了个大新闻嘛。”

    “呵呵,克拉科说得没错,斯科月恐怕也是对的。加油吧,我很看好你能够成为我们的一员。”

    奇怪,不是说要考验我吗?为什么听起来我好像已经被你们内定了一样……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