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鬃,还是战狂?”老铁匠问出了一个似曾相识的问题,“或者说你更偏向于哪一边?”

    原来找我的人就是铁匠本人,但我相信他找我来肯定不是为了问我这个问题。

    “我对你们两个家族的内斗知之甚少,但你可以参考领主目前的态度。”

    “嗯……你是领主的男爵,现在与雪漫的其他势力并无太大瓜葛。这么说你是最好的选择了。”

    厄伦德将工具放回原处,将手在湿毛巾上仔细擦拭干净。

    “可以来我家坐坐吗,如果你愿意帮我一个小忙的话--和打听消息有关。”

    我将兜帽重新戴上,跟在了铁匠的身后。铁匠是雪漫城中少有的让我感觉不错的人,我很愿意帮助他。

    ---------------------------------------------------------

    “父亲,他是谁?”一个双手持斧的灰鬃人警戒地封死了我的退路。

    “住手,阿武斯特恩!别惊吓到我请来的帮手。”

    “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战狂的人?太草率了!我们不能相信任何人,如果我的行踪泄露出去,天知道那些战狂会干出什么。”

    好在这只是他一个人的想法,白天在街上遇到的妇人听到了动静,从里屋走出来为我解围,“不找帮手难道靠你自己吗?你连公开出现在城里都不行,还想怎样打探索拉德的下落?”

    灰鬃和战狂,看来又是一起牵涉甚广的事件。

    “我不会向任何人泄露有关今天的事情,你们大可放心。”

    ……

    “这是我的妻子法利亚·灰鬃,平时在平原区出售我制作的饰物。还有我的儿子阿武斯特恩·灰鬃,他加入了风暴斗篷,前两天因为一些消息才赶回来。”

    “索拉德应该就是你的另一个儿子吧。我白天听说他已经……嗯,看样子你们还有其他的信息。”

    “确实如此。”铁匠向他的大儿子使了使眼色。

    阿武斯特恩·灰鬃接过话,“我得到的消息很清楚,帝**团只是俘虏了他,把他关在某处,战狂家族却声称索拉德已经战死。我想去他们家中搜集证据,但他们也想抓我。如果我失手,就再也没有人能救我的兄弟了!”

    “所以你们希望我帮忙打听一下索拉德的消息?”

    “就是这样,战狂家族是帝国在雪漫的代言人,他们手里一定有索拉德还活着的证据。听父亲说你是雪漫的男爵,你有的是办法可以打听到。”

    “既然索拉德还活着,为什么帝国声称他死了?”

    “一定是战狂把他监禁在某处,借此报复我的家族。他们一个个都鲜廉寡耻,毫无荣誉感,我毫不惊奇他们会用出这样的手段。”

    “唔……既然战狂今天白天才向你们通告,那我现在就去看看,说不定还能来得及收集到一些关键信息。”

    --------------------------------------------------------

    在天际省钟表还是一件奢侈品。如果按照地球的时间,现在可能刚过零点。

    黑影在夜色下一闪而过。

    我目睹了他使用抓钩攀上城墙最终翻进战狂家宅窗户的整个过程。很高兴能在这里遇到同行,在他的牵制下我成功的几率会大大提高。

    等待了一会儿,我追随着他的足迹来到窗边,握住乌木刃尝试确认屋里的状况。

    战狂家的地下室里,两个人正在密谈。一个粗重的中年人声音,是奥弗瑞德·战狂。还有另一个模糊的男子声音,想必就是刚才的黑衣人,因为我没有察觉到此外还有什么窃贼翻箱倒柜的动静。他们谈论的内容似乎涉及商业方面,和货物交易与账目收支有关,没有提及任何有关灰鬃囚犯的事情。

    撇开他俩与我无关的谈话,我决定再深入一些。我轻轻打开黑衣人之前翻过的窗户,观察起屋内环境。

    奥弗瑞德的卧室看上去很符合他的身份--雪漫显赫家族族长以及帝**团在雪漫的代言人,甚至比起巴尔古夫领主的卧室,还要多出不少稀罕物,至少书桌上那个黄金船模的精致做工就令我叹为观止。

    但我此行不是为了财宝,书桌上的各种文件和笔记是我的目标。我施法将它们的内容复制到我提前准备好的一叠纸上,关上窗子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

    “奥弗瑞德:索拉德·灰鬃已被俘获。由于他的敏感身份,他被相关势力押往了北塔要塞。此外我听说有人在寻找他的下落,制造他已经死亡的假相,放弃追查对我们都有好处。--落款:图留斯将军。”

    “这是我从奥弗瑞德卧室中一份官方信函上转录下来的,信息的真实性应该没有问题。索拉德还活着,你们大可放心。”

    “活着确实很好,但北塔要塞……这比我想象还要糟糕。”

    我注意到阿武斯特恩拿纸的手略有些颤抖。

    “那里有什么问题吗?”

    阿武斯特恩焦急地踱了一会儿步,最后向我解释道:“那是梭莫在天际省的两个驻军点之一!索拉德去了那里恐怕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你准备怎么办?”

    “我很想带一批人去把我弟弟救出来,但深入敌后同时与梭莫和帝国狗们作战,这完全没有意义。”他沮丧地坐回板凳,低下头看向火坑中跳动的火苗,“也许我只能为他复仇了。”

    ---------------------------------------------------------

    回到风宅,我查阅起从战狂家得到的其他文件。

    这一份,是“战争少女”与帝**团的武器供应合同,署名双方是伊多拉夫·战狂和阿德里安·阿文西。龙霄宫总管曾经自豪地向我介绍过他的女儿,从小就喜欢舞刀弄剑,因此得了一个“战争少女”的外号。

    这一份,是某个名叫“公会”的组织给战狂家族的供货表,具体的货物一概用代号称呼,且价格不菲,大概跟走私或者黑市有关。奥弗瑞德在地下室好像就谈论着这方面的内容。

    这一份,与城外某蜂蜜酒庄的订货合同,唔,战狂家族的酒量看上去真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一份……好吧,剩下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鸡毛蒜皮事儿或者是驻军调动等常规行为。

    我把这些纸投进火坑烧掉,“莱迪亚,说说梭莫在天际省的近况,就你所知道的。”

    莱迪亚向来都要在我睡下之后才休息,所以我很快从她口中听到了想要的答复。

    “前些年梭莫的部队遵照白金条约的内容进入天际省,推动条约执行。他们的高层人员驻扎在梭莫大使馆--位于独孤城附近,部队驻扎在北塔要塞--具体位置不大清楚。马卡斯城也有一批精灵进驻。佛克瑞斯城和莫萨尔城规模不大,不被精灵重视。东边风暴斗篷的四块领地不欢迎精灵,巴尔古夫领主也一样。”

    “这么说独孤城已经成为了梭莫的傀儡?”

    “不,梭莫在天际没有根基,相对来说很守本分,至少就目前所知的信息而言,他们的动作仅限于清除塔洛斯信仰以及‘反梭莫份子’,此外没有任何破坏条约的出格行为,平时就在大使馆开开宴会。”

    开开宴会?莱迪亚的经验还是太少,宴会上可是能发生很多事情滴。

    “你也早点休息吧。”

    “是,大人。”

    这件事暂且到此为止,明天……好像现在又闲了下来,那就去战友团拜访一下吧。

    要知道,对一名穿越者来说,在一个没有互联网与手机电脑的世界,闲下来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

    街边摆摊的法利亚·灰鬃穿着一身黑色衣物,神情低落,看来已经接受了儿子的“死讯”。平原区的市集一如既往,一位妇女一边出售着面包蔬菜,一边告诉她的女儿什么作物在寒冷天气里长势会更好;“酩酊猎手”掌柜的兄弟,一个木精灵猎户在吆喝着他“刚刚猎到的鲜肉”。路边的小学生们正在讨论奇怪的话题,什么“自由偷取翅膀羊,制裁闪现爆出翔”等等。

    我踏上云区,走到了醒目的船底状建筑月瓦斯卡正门前。战友团,听起来感觉里面会住着一大帮强悍而勇猛的战士,必须要慎重一点。

    第一次拜访很紧张啊,进门的方式是“推”还是“敲”?要不假装在这附近溜达一圈,看看别人怎么进去?

    突然想起来灰鬃铁匠就在旁边,我顺着旁边的石阶上行,来到了天空熔炉。雄鹰雕像下有两人,除了铁匠厄伦德外还有另一个灰发中年人。

    “厄伦德大叔,您好……”

    铁匠注意到了我眼神的朝向,立刻向我介绍:“这是我的兄弟,维吉纳·灰鬃,战友团成员。维吉纳,你知道的,这就是那个布莱顿男爵,我刚才说的索拉德下落也是靠他帮忙才打听到。”

    “索拉德……三十年前帝国向先祖神洲投降已经令所有人为之蒙羞,如今又纵容梭莫在天际省胡作非为,可恨!”

    铁匠似乎提到了维吉纳的痛处,他简单地向我致谢后,便气愤地丢下一句话离开。

    “维吉纳大叔很痛恨梭莫?”

    “天际没有人不恨,我的兄弟更甚。他三十年前作为诺德军团的一名指挥官参与红环战役,将梭莫赶出了帝都。”

    难怪,向自己的手下败将投降,如今还被蹬鼻子上脸。我会意,表示理解他的心情。

    “今天你怎么过来了?”

    “我想打听下战友团的情况,法卡斯邀请了我。”

    “关于战友团我很难比其他人知道得更多,我不是战友团的成员,只是他们不知道怎么操作这个熔炉而已。但是……”灰鬃铁匠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你真的确定法卡斯邀请了你加入战友团?”

    “没说这么详细,说不定只是邀请我喝两杯。”

    “唔……你以为他们平时都会和什么人喝酒?**不离十了。”

    “好吧,我会跟他们好好聊聊,这种事儿需要好好考虑一下,”想到腰间悬挂的乌木刃,“正好我也想学习剑术。我应该去找谁?他们的头领?”

    “战友团不是一个官僚机构,人人平等互不干涉。”

    “总得有个管事儿的吧?”

    “准确来说自伊斯格拉默之后就再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领袖了,现在则是靠着克拉科说服这群热血男儿不偏离正道。克拉科·白鬃是这一代的先驱者,战友团的顾问,他最像你说的老大。”

    ===================作者的话===================

    感谢书友朝阳一气的打赏!谢谢您对作者的支持!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