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重新点燃油灯,对着乌木刃回想起低语女士留给我的信息。

    “从和你最亲密的人中挑选,揭下他们伪装的面纱,用血来恢复它过去的荣耀。”

    说白了,就是用这把武器杀害自己的亲朋好友。

    我还不够丧心病狂,所以很显然我不会按她的要求做。但这并不妨碍我对此进行思考。假如真按低语女士的话去做,这把乌木刃会有什么变化?我倾向于神祗不会骗人,虽然她的神职里包含了欺骗,但一位神祗欺骗她的选民未免显得太掉逼格。再说了这把乌木刃这么钝,怎么杀……

    “嗯?!”

    我的手指被割伤了。乌木刃没有开锋,侧口看上去足足有两毫米厚,但我的手指确实被割伤了。

    只是轻微的割伤,就让我从刃上简单体会了一下“谎言、隐秘与杀戮”。

    还剩下一项“欲*望”,我也隐隐约约有所察觉。

    在我被割伤的一瞬间,身体里的一些东西迅速流向接触到伤口的乌木刃,好在我及时将手抽走,这股势头才停了下来。

    就像我在西部要塞屠龙的时候,龙的灵魂涌入我的身体内部。而现在正好反了过来,龙的灵魂从我的体内流向这把乌木刃。

    我赶紧尝试调起吐目的力量。不出我的意料,龙魂的大部分都被吸走,“不卸之力”龙吼能聚集起来的力量只有在西部要塞时的很小一部分。

    “哎。让你作死,这下……诶?”

    我还没来得及自嘲完毕,新的变故再次发生。

    也许因为乌木刃吸收了龙魂的力量,醒目的变化在它身上显现出来。

    侧面的刃口首先获得了与实际相吻合的视觉效果--锐利。紧接着,乌木刃开始失去存在感。

    失去的不是存在,是存在感。若不是之前一段时间我的思维自始至终保持连贯,我可能会突然意识到:咦,我手上真的握着什么吗?也许当我走向对方时,即将被暗杀的受害人完全无法察觉我手上拿着什么东西。

    ……

    “你常呆在领主身边,你必须多向他进言,我们要对风暴斗篷采取行动,那箱财宝已经体现了图留斯将军的诚意。”

    “我只是龙霄宫的总管,别把我掺和到战争当中,你自己去对他说吧!”

    ……

    幻听?不,我认得这两个声音是领主的总管普罗万图斯和领主的兄弟霍隆格纳。可我为什么会在这个地下室中听到他们的密谈?

    我将不知不觉中渗入我右臂的一些奇怪力量驱回乌木刃,耳边再次归于寂静。还是这把刃的功效,接受它的力量后,能够大大强化自己的感官,洞察一些发生在周围的隐秘事情。

    我带着乌木刃离开,密室里只剩下被劈成两半的桌椅,碎裂于地的油灯和一本被付之一炬的《封禁草案》。

    ……

    “你……”看到乌木刃重见天日,巴尔古夫的表情相当震惊,“你在地下室里是如何为它开锋的?”

    “西部哨塔那头龙的灵魂被它吸走了。龙裔的体内流淌着与巨龙相同的血脉,乌木刃认可了这种联系。”

    领主把头侧向立在一旁的宫廷法师,“法仁加,你怎么看?”

    “乌木刃的气息在龙裔的手中显得很乖巧。那么,我倾向于这桩事情可以就此了结。”法仁加丢下了这句话,离开了房间。

    巴尔古夫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他闭着眼睛思索了一会儿,挥手示意让我也离开。

    “尽管法仁加认为没有问题,但我还是要告诫你,这是一件邪器。”

    ---------------------------------------------------------

    在阴暗的密室中呆了许久,龙霄宫外的阳光让我感到格外亲切。

    龙吼的削弱使我现在失去了唯一的自保手段,我决定先把乌木刃配在身上,在接下来的时间挖掘它的用途。

    我已经慎重考虑过乌木刃会不会有什么隐患。那股渗入我手臂的力量大概就是书中所说的致人疯狂的力量。但马斯克和法仁加都提过,我也亲身体会过龙裔的血脉可以压制住迪德拉君王留下的气息,我可以确认,目前这把刃很安全。

    ……

    当我快要到达平原区的家时,街上的一起争吵吸引了我的注意。

    我向来对这种小市民之间鸡毛蒜皮的琐碎争吵毫无兴趣,但这次争吵的一方我认识,身穿帝**团军装的伊多拉夫·战狂,争吵的另一方是一个灰头发出售首饰的妇人摊贩,目测是灰鬃家族的成员。

    所以有必要看一看。

    “我绝不会承认他死了!我儿子还活着,我感觉得到!所以告诉我,他在哪儿?你把我的索拉德囚禁在哪儿?”

    “他罪有应得!如果阿武斯特恩敢出现在我面前,我会让他落得和索拉德相同的结局!”

    伊多拉夫最后放了一句狠话,只剩下灰鬃妇人独自坐在地上垂泪。

    “嘿,伊多拉夫,发生了什么事儿?”我追上他询问。

    “我把索拉德的死讯告诉了法利亚,法利亚认为她儿子的死是我们家族害的。呵呵,战狂的势力范围可没有延伸到那边……总之你最好别管闲事,这就是加入风暴斗篷的下场。我还有公务,改天再聊。”

    唔……旧恨未去,又添新仇。看着那位泣不成声的妇人,我能做什么呢?连具体发生过什么事儿都不知道。先回家吧,莱迪亚已经为我准备好饭菜了。

    --------------------------------------------------------

    “大人,今天有人送了一封信给您。”莱迪亚从身上掏出一个纸条递给我。

    “今日傍晚,天空熔炉,独自前来,有事相求……谁送来的?”

    “不知道。我只发现这样一张匿名的小纸条。大人需要我在旁边照看吗?”

    “天空熔炉又不是什么阴暗的角落,没什么可照看的。我吩咐你的事情做了没?”

    “法仁加先生为龙骨龙鳞支付的五百金币我已经转交给了伊索尔达小姐,这是字据。”

    呃,居然有五百金币,这让我一下子没法接受……不过仔细想想,恐怕也差不多,巨龙可不是凡物,还在大陆上销声匿迹了一个纪元的时间。

    “你对伊索尔达怎么看?”

    “伊索尔达小姐是雪漫的本地人,靠经商为生,身家清白,知书达理。名声也不错,经常资助一些穷人。”

    “唔,难道是个腹黑型的?字据上没什么问题,那就这样吧。”

    ……

    天际省虽然环境严酷,但人烟稀少带来了物产丰富的好处。什么雪莓、架子湾葡萄、各种各样的蘑菇、禽类的卵……对了,早知道应该要几块龙骨回来熬汤?

    雪漫是一个繁华的商业地带,我手里也有充足的资金购买喜爱的食物,再加上屋子装修好时就已经自备了不少食材,所以饮食方面有着诸多选择。

    作为一名有过冒险经历的战士,出门在外都得靠自己解决吃喝,所以莱迪亚的烹饪手艺相当不错,甚至还能处理一些熊掌、猛犸象鼻之类的稀罕食材。出于强健身体与补充体力的原因,莱迪亚更加偏好肉类食品,这也正和我的胃口。

    铁架上的器皿不断从开口冒出热气,食物的香味弥漫着整个屋子。我将乌木刃取出,冲着柴火堆戳了几下,火焰立即变得微弱起来。

    “莱迪亚,你看这把武器怎么样?”

    “哪里?”莱迪亚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在我身上扫了几眼后把视线挪开尝试在我的周围继续搜索目标。

    “我手里。”

    “您手里什么都……咦?之前怎么一直……等等,我先加点柴火。”

    吃完饭后,莱迪亚对这把乌木刃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就是说这把武器能够抹消自己的存在感?”

    “没错。当我把刀刃贴在对方的脖子上时,对方可能只注意到我在向他微笑。”

    “一件很邪恶的武器,似乎生来就是为了杀死对自己没有敌意的人。”

    “喏,我不在乎这些。我只把它的情况告诉了你,因为我们彼此之间有必要互相了解对方的状况。”

    “是的,男爵大人。虽然这把武器很厉害,但您的剑术……”

    “我会找人学习的。”

    ---------------------------------------------------------

    借着夜色,我来到了天空熔炉。一件黑色斗篷披在我身上--与红卫人作交易的那夜我也披着它。

    天空熔炉一切照旧,老铁匠厄伦德·灰鬃借着旁边火盆的光亮鼓捣着他的工具,除此之外空无一人。

    大概是我来早了?先和铁匠聊聊吧。

    “厄伦德大叔,是我。”我将兜帽褪下,向铁匠打起招呼。

    铁匠从工作台站起身,看向我的腰间。

    “我认得你的佩剑。”

    “哦?你是怎么认得它的?”

    “大概五年前还是七年前,巴尔古夫和他的魔法顾问拿着这把武器来找我,要求我把它熔掉。但当我把这把诡异的武器扔进火坑后,煤堆反而冷却了,”厄伦德用铁钳把我扔进去的乌木刃夹了出来,“就像现在这样。领主告诉我不要把这件事对任何人说,但你现在既然拿着它,那就没有对你隐瞒的必要了。”

    “我就说你怎么一点也不惊奇,原来早已经历过。”我用手指感觉了下乌木刃的温度,将它收回剑鞘。

    “当时巴尔古夫和法仁加也没有露出惊奇的神色,就好像他们也早就知道结果一样。”

    “你知道这把武器的来历吗?”

    “不知道。但女神祝福过的火焰也无法将它熔化,想必是湮灭危机之后留在凡人世界的器物吧。”

    “湮灭危机?”

    “大约二百年前,第三纪元末期,梅鲁涅斯·大衮从湮灭位面入侵泰姆瑞尔大陆,一些材质与工艺令人惊叹的魔族器物在当时被遗弃在凡人世界。我猜这把武器有可能是那时候的遗物。”

    或许老铁匠说的不错,但这把武器实际上属于低语女士,而不是他口中的那个战犯魔神。

    “大概如此吧。此外还有别的魔族痕迹吗?”

    “自湮灭危机之后,人们吸取教训,多加防范未雨绸缪,因此第四纪元至今的二百年间魔族在大陆上无声无息。最近一次比较著名的事件……”老铁匠抚摸着下巴,努力地把当时的情况从记忆中翻找出来,“世界大战末期帝**团收复白金塔,将俘获的精灵君王钉在白金塔上,折磨三十三天后处以绞刑。第三十四天他的尸体被一个长着翅膀的迪德拉取走,当时造成了很大的风波--某种程度上也影响了双方决策,尤其是对帝国方面--这促使战争提早结束。”

    “帝国还真是命途多舛。”

    “是啊,就连最后一任具有龙裔血统传承的皇帝也在湮灭危机中身亡,帝国由此失去了合法王权统治的根基……好了,我们该说说正事儿了,关于我请你来这里的原因。”

    ===================作者的话======================

    4e201年hearthfire月5日,主角第一次和迪德拉君王建立了关系。感谢书友梦到前世的虫再次打赏!谢谢您对作者的支持!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