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仅仅停留了一晚上就离开了,说是去寻找施法材料。或许很快我就能开启卷轴的通道来往于两个世界之间了吧?

    昨夜和马斯克讨论了些与梅法拉相关的事情。马斯克感觉的到,在龙霄宫地下封印着一件梅法拉的器物,不知什么原因,梅法拉的气息冲破了封印,流淌到了宫殿外面。

    “隐秘、欲*望、谎言与杀戮的织网者……这件‘神器’厉是厉害,但对持有者肯定有负面效果吧。”

    “嗯。根据一些书籍的记载,梅法拉曾经制作或者附魔过一把乌木刃。这把武器的持有者需要杀死自己身边亲密的人来开锋,同时持有者会慢慢被武器操控,成为一个杀戮狂。”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如何处理这件邪恶的武器?”

    “从龙霄宫取出来,拿在自己手里就行了。”

    “你在逗我么?”

    “你是一名龙裔,体内流淌着神性的血,那些魔族器物不会对你产生任何不利影响。更何况依你现在的体质,能用一把没开锋的剑砍谁?我,还是你那个武技出众的护卫?”

    “这种理由还说服不了我。”

    “我希望你借这件器物与迪德拉君王尝试进行一次交流。你是龙裔,将来少不了跟迪德拉君王打交道,早早做些准备是应该的。放心吧,不会出任何问题,与那些总想着入侵泰姆瑞尔的魔神不同,梅法拉是一位很和蔼很低调的女士。”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我去看看就是,希望如你所说是一位慷慨的雇主。”

    --------------------------------------------------------

    翌日早晨。

    “法仁加先生!”

    “哦,是月下啊。”

    龙霄宫天台上新摆放了一具完整的巨龙骨骼,法仁加·秘火正高兴地围着它转悠,同时在一本笔记上写着什么,想来这些天他从巨龙骨骼身上获得了很多乐趣。

    “龙霄宫下面是不是封印着一件邪恶的器物?”

    “嗯!?”法仁加停下笔,惊诧地抬起头,迅速将我扯到一边的角落,“你怎么知道的?”

    貌似我问得太直接,还是说这件魔器太过于惊世骇俗,“呃,我只是感觉到了,毕竟龙裔应该有着超越常人的感官嘛。”

    “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这件事情,就是现在。”

    ……

    法仁加带着我来到巴尔古夫的房间,他向巴尔古夫告知了我的情况。

    “法仁加,你确定我们的龙裔朋友能够处理这个问题?”

    “如果说龙裔的阿卡托什血脉也无法抵抗那件邪器,那我们就真的束手无策了。”

    “好吧。自从海尔根要塞的事件发生后,一切都开始变得不正常。亡者之厅的尸鬼,云区广场的金树,现在连地窖里封印的那把乌木刃也一反常态变得咄咄逼人起来……前两件你处理得很好,这个麻烦恐怕也得靠你解决,男爵阁下。”

    我将手搭在胸前向领主微微鞠躬,“义不容辞。”

    “我的儿子奈尔基尔,虽然性子有些野偶尔会欺负别人家的小孩,但总归比较听话。可他这几天突然变得不对劲起来,嗜血而暴力,连我们这些大人也不放在眼里了。我想和他谈谈,但他一句话也不肯和我说。侍卫们发现,他最近经常朝地窖跑。我知道地窖里关着什么东西,你也感觉得到。”

    “为什么不阻止你的儿子靠近那里?”

    “我尝试过了,没有任何作用。我曾派侍卫堵在地下室的门口,但奈尔基尔不知道用的什么法子进入,总是能大摇大摆地开门从地下室走出来。”

    唔……梅法拉的神职跟谎言与隐秘有关,糊弄几个守卫还是绰绰有余的。

    “用木板把入口钉上?”

    “房间上过锁了。这是钥匙。”

    --------------------------------------------------------

    在龙霄宫正厅二楼的长廊上,我遇到了这个名叫奈尔基尔的小屁孩。

    “又一个无所事事的废柴,来拍我父亲的马屁?”

    “你现在这么diao,你父亲知道吗?”面对小学生亲切的问候,我礼貌地还以颜色。

    “是那头肮脏的猪猡派你来的?总有一天我要把他的熊脸撕个粉碎,这样他才能离我远远的。”

    我现在倒是很想把你那张自以为是的熊孩子脸撕下来,看着真令人不爽……算了,说正事儿。

    “你这个年龄段用不出这些词汇,想必在地窖里你学到了不少东西?”

    “没错。看来这座宫殿里只有我们俩不是傻瓜,”小屁孩用赞赏的眼光瞟了我一眼,继续说了下去,话语中还带着一股先知般的口气。

    “我的父亲对我一无所知。但是我了解他,也了解那场战争,我知道的超乎想象的多。我知道他仍然崇拜塔洛斯。他几乎跟风暴斗篷一样讨厌梭莫……他担心会被雪漫的人追捕。他……我……我跟我的兄弟姐妹同父异母……这城堡很古老,许多地方人迹罕至,很适合偷听与偷看……去地窖吧,在那儿能遇到低语女士,我听得到她在跟我说话,她告诉了我很多秘密。我打赌她会和你交谈,相信我,你会看到的……”

    我静静地听着。随着更多的信息被传达,这孩子的精神变得萎靡,说完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差点就要瘫倒在地上。

    我扶住他即将倒下的身体,让他靠坐在旁边椅子上。这孩子刚才透漏的信息量太大,甚至还有一些“细思恐极”的片段,但这些都不是目前的重点。

    我知道,小学生同样说不出这些话,是低语女士借着这个小孩向我发出了邀请。刚刚作为媒介耗费了太多体力,小孩看上去很疲惫。

    出于马斯克的保证,以及对领主的承诺,即使这位“低语女士”给我的印象再怎么糟糕与麻烦,我也必须接下她的邀请。

    于是我转身下楼,朝着地下室的方向走去。

    背后奈尔基尔无精打采却富有穿透性的声音再次响起,“房间钥匙保管在法仁加手里,我可以保证,没有人会关心宫廷法师是不是失踪了……”

    噗……我开始佩服起领主身边的黑暗精灵护卫了。

    ---------------------------------------------------------

    龙霄宫地窖入口位于大厅左侧的厨房内。

    地窖一般用来储藏酒、粮食、以及工具和杂物。根据巴尔古夫和法仁加的描述,我提着油灯来到一个木门前。

    米粒撒了一地,布袋中的卷心菜和番茄滚得到处都是,还有倒下的柜子。这座门本来已经被隐蔽起来,但还是让奈尔基尔找到并打开。

    走过一段狭窄曲折的小道,我来到最终的小门前。

    “我一直在等待合适的人来践行我的意愿。我的仆人不久前路过这里,从他的眼睛我看到了一个最合适的人选。那个小孩很有想法,但是缺乏能力。”

    一个阴森而空灵的女声直接出现在我脑中。与居心叵测的超自然神秘存在交流让我的内心很不平静,我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惊惧,“门后有人吗?”。

    “我不会怪罪你的无知,极少数人才有资格聆听我的低语。我是梅法拉,低语女士。我将凡人编织在网中,用爱与恨、真相与谎言、忠诚与背叛。”

    “我听到了您的低语,看来我有这个资格。”

    “那个男孩很擅长揣测秘密,而你,”低语中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欣赏之情,“我希望你能扮演更活跃的角色。”

    “如您所愿。”我将钥匙插入孔中旋转,打开了面前这扇门。

    房间里静得可怕。一桌一椅,一书一刃,只有这四样东西。不知道这扇门有多久没被打开过,桌椅和书本都蒙上了厚厚一层灰,地上甚至能踩出淡淡的脚印。

    我拿起书本,轻轻翻过盛着厚厚一层灰的外皮,借着灯火查看里面记载的内容。

    “致读到这段话的人,小心这把刃。”

    “……我本以为有正当权利进入这个房间的人只有雪漫的领主和他忠诚的宫廷法师。如果除此之外的任何人读到这张纸,请你一定要明白自己有多么愚蠢。转身离开!而且不要和任何人提起这间房间和这把刀!”

    “……它曾经诱使很多伟大的男人和女人堕*落,走上邪路。或许它有着无可匹敌的力量,但只有最卑劣的魔族才会造出这么一把邪恶的、变*态的武器。所有挥舞过它的人最终都会拥有一种癫狂的眼神,没有爱,没有信任,沉湎在无休止的猜忌与杀戮当中。”

    “……千万不要以为它是好玩的玩具。天空熔炉里最炽热的火焰也无法熔化它;当它进入熔炉时,反而是那些作为燃料的煤块被它冷却。我们无法毁掉它,我们也不能让它落入别人手中。所以我们保存着它,把它藏起来,藏在龙霄宫最黑暗幽深的地方,永不解封。”

    “……不管什么人将它拿起,都会是一场悲剧。”

    呃……妖刀记?说起来都不知道这本书更新到第几折了。回到正题,这本手册写得相当恐怖,但每个人都有着一颗作死的心。

    这把乌木刃比较接近东洋刀的风格。看上去洁净无比,光泽显眼,显然不是凡品,如果我是一位收藏家,一定会对它爱不释手。

    作为一个地球上的无神论者,我很好奇这把刀能搞出什么鬼名堂,隔着手套摸摸又能怎样?再者,我来到这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拿起这把刃,跟梅法拉聊聊人生吗?

    “做得漂亮,我非常乐意它落在你这样的聪明人手中。”

    当我拿起乌木刃时,低语女士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再次出现。

    “领主和他的宫廷法师惧怕这扇门后的力量。整个雪漫充满了多疑和紧张的气氛,算他们明智,没有自掘坟墓。”

    唔……很轻,拿在手里没有太多感觉。很平凡,说好的要让我丧心病狂呢?

    “我相信你也该敏锐地察觉到,那刃跟书里的描述不相符。”

    “那本书不可能只是在骇人听闻。”

    “世界深陷谎言与欺骗的泥沼,它被外面那勾心斗角的纷争之风腐蚀得太久了。从和你最亲密的人中挑选,揭下他们伪装的面纱,用血来恢复它过去的荣耀……”

    “这是您的建议还是命令?”关键的信息已经收到,我谨慎地向低语女士发问。

    “无所谓,哪怕你只是将它放入鞘中封存。但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有资格在凡人世界播撒我的荣光,所以我才将它托付给你。”

    “我是一个施法者,这把乌木刃对我来说没什么实用价值。”

    “下一次见面时,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油灯的火焰急促地闪烁,伴随着黑暗的降临,密室重归寂静。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