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到了雪漫城,这一来一回整整花了我们六天时间,与莱迪亚估计的时间恰好相同。

    这还要多亏手里的树苗,受着它的滋润,我、莱迪亚还有两匹马都显得精神饱满,能够通过高强度的骑行把耽误的时间补回来。

    “那是什么玩意儿,进击的巨人吗?”当我们来到雪漫外围时,不远处农场上一个巨大的人形生物正在与两个战士搏斗,旁边还围了好些农夫指指点点。

    “有巨人跑到农场里偷牲畜,战友团被请来帮忙。这种事儿并不少见。”

    “我们也去看看吧。”我拽拽马缰调转方向,准备去见识见识战友团的战斗。

    可是战友团没有留给我驻足观看的机会。一个身着轻便皮甲的女战士敏捷地躲过了巨人的木棒,绕到巨人背后高高跳起,一剑划断了巨人的后颈。还没来得及走近现场,他们已经结束战斗凯旋而归。

    “你就是那个在西部哨塔杀死巨龙的龙裔?”

    战友团的人知道我的身份一点也不奇怪,但龙裔这个词从他口中说出却显得十分平淡,这与巴尔古夫领主的语气完全不同。面前这个黑眼圈男子我曾经在月瓦斯卡旁边见过,不知道他想借此表达些什么,难道是因为我“篡取”了本该属于它们的荣耀?

    “战友团以及雪漫的军队居功至伟,我只不过是用吼声之道完成最后一击。”

    “呵呵,我听厄伦德说过你还有你那张小甜嘴。有空来月瓦斯卡坐坐吧,圆环向你发出邀请。”

    不是我想的那样,这让我松了一口气。如果和他们起冲突的话,力和理我都占不到便宜。

    “如果想跟我一起狩猎,你需要强壮的身体、迅捷的速度还有敏锐的感官。”

    紧接着一位棕发女战士也走到我身边,刚刚就是她做出了对巨人的最后一击。她的脸上画着几道厚重的墨绿色面纹,导致我没能从短短的擦身而过中看清她的面容,只能隐隐感觉她的风格比较像civ5里的凯尔特女王布狄卡。

    ……

    “莱迪亚,你了解他们吗?”

    “战友团的法卡斯和艾拉。他们是‘圆环’的成员。”

    当时就是圆环的几个人把巨龙从山上驱赶到了西部哨塔的陷阱中。“你觉得他们找我有什么用意?只是单纯地聊聊?”

    “说不定他们希望你加入战友团。一位龙裔的加入会给战友团带来巨大的荣耀,反过来也一样。而且大人你确实应该去拜访一下,西部哨塔那次你欠了他们很大的人情。”

    确实如此,如果不是他们消耗掉了巨龙的大部分力量,我根本无法得到现在拥有的一切。

    “我会去拜访他们的。”

    ---------------------------------------------------------

    “丹妮卡。”我将那把不祥的匕首在她面前晃了晃。

    “噢,你一定成功了,母树的气息早已破门而入。”祭司结束手中的活,将我带到一个小房间,关上了门。

    “我无法得到树液,但古老闪光赐给了我一棵树苗。”

    “那就是说金树还是没救了?”

    “大自然的祝福在于重生与创造,而不是抱着已经消逝的美好不放。”我把圣所男子的话原封不动转达给了她。

    “我知道,可是……没有金树的帮助,我该怎么维持神庙?这棵小树苗可没法吸引朝拜者。”

    女祭司的唠叨让我有些不满,我还不想把这神奇的小树苗交给你呢。

    “你未免太过功利。至少还有一棵树苗,希望仍在。”

    “你说得对。庸众的言语这段时间一直在我耳边聒噪,我都快要忘记吉娜莱丝的教诲了。但愿假以时日,这棵小树苗能够长成可以遮蔽雪漫的新金树,谢谢你。”

    “不用谢。你准备什么时候把树苗栽种下去?”

    “不知道,我手里还有很多活,我需要先做完它们。”

    “将来树苗入土的时候记得通知我。”我亲吻了树苗一下,将它交到祭司的手里,“金树枯萎的原因你知道吗?”

    “大概最近忙于救治伤病者,过度使用了它的力量,这是我的失职。”

    “不用自责,我们没法阻止战争的发生,却不得不承担战争的后果。”

    “是啊,最开始战争好像和我没什么关系,只在卫兵和商人们的闲聊中听说过。当受伤的士兵开始从战场上回来时,我尽我所能帮助他们。随着更多的伤者来到神庙,我作为治疗者的任务比我作为祭司的任务更重要。真希望战争快点结束,这样我就能再次处理神庙的事情了。”

    “对了,这把匕首有什么来历?”

    “‘草木灾星’,据说由瑞驰的乌鸦鬼婆鼓捣出来,效果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我拜托佣兵帮我拿到了它。”

    “乌鸦鬼婆?”

    “一种恶心丑陋的生物。如果不是为了金树,我才不会跟这把匕首搭上关系。现在匕首对我已经没什么用了,我把它交给你,怎么处理它随你的便。”

    ……

    刚出吉娜莱丝神庙,我就遇见了一位故人。

    “诶?马斯克叔叔!”

    “去你家吧。”

    “我家?”

    “我听阿凯的祭司说‘风宅’就是你家。”

    原来普罗万图斯提过的房子这些天已经装修好,我先去龙霄宫拿钥匙吧。

    ---------------------------------------------------------

    “风宅”是我在雪漫城的居所。雪漫城面积有限,最近的巨龙袭击更是让城内的土地供不应求,即使是新晋的男爵也只能住在平原区。普罗万图斯很贴心地为我加装了层带有消声附魔的材料,从喧闹的外面进门之后,彷佛到了一个……

    一个温馨的家。

    屋子看起来不大,一楼客厅与餐厅连在一起,后面附带了一个小书房;顺着木梯走上去,二楼的两间卧室由于屋顶斜面的原因,显得不够阔气。

    但我已经十分满意了。来到这个世界后,无家可归的我要么露宿野外,要么寄人篱下。现在,我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虽然相较于地球,这里还不是我真正的家,但这已经让我心满意足了。

    屋子布置得很贴心。屋顶横梁上挂着兔子、大马哈鱼、大蒜、寒霜甘草等食材与调味料,墙壁上贴着诺德人风格略显粗犷的装饰品。客厅中间有一个安装着烹饪工具的四方形小土坑,莱迪亚正往里摆弄着柴火。靠着墙边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家具,武器架、书橱、展示柜一应俱全。

    我随手把“草木灾星”扔进一个展示柜中,继续向屋内走去。餐厅桌子上陈列着一些镀银餐具,卷心菜、土豆被装进布袋靠放在墙角。餐厅旁边开了道门,门后是一个书房,除了小chuang、书架和木箱外,还有迷你的附魔与炼金试验台。

    莱迪亚为我们准备起晚餐,我和马斯克则围在火堆边交流着这些天的见闻。

    “唔……很久都没来过雪漫了。”

    “很久是多久?”

    “不记得。至少那个时候雪漫的城墙还比较完好,不像现在这样需要用木桩来填充缺口。”

    “继续吹,你是不是还亲眼见过奥拉夫囚龙?”

    “亲眼见证没赶上。当年他借着擒龙的威势,联合其他几个领主一起向独孤城施压,迫使选王会将他推上天际至高王的位子,终结了那段纷争混乱的时期。这段故事后来我也有所耳闻。”

    ……

    似乎是勾起了马斯克叔叔的回忆,用过晚餐后我们一边聊一边在城里散起了步。这些天马斯克一直在捣弄那份卷轴,而我也很在意它。

    “卷轴解析得怎么样了?”卷轴因为它连通奈恩与地球的能力,是我目前最重视的东西。

    “已经完成了。”

    oh-yeah!太兴奋了!看来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回到地球了。不过在奈恩呆了这么多天也让我蛮不舍的,但归根结底我的根还是在那边啊。

    “那什么时候可以正式运作卷轴?”

    “再等几天吧,我要回去取一些必要的施法材料。”

    也好,就再等几天吧。不知道能不能建立一个通道,使地球和奈恩之间能够互相连通。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马斯克叔叔,很遗憾他也不是很清楚,一切都要等到卷轴正式启动之后。

    “话说你是用的什么方法解读卷轴?上面的图案你以前学过?”

    “一个叫做先祖蛾教派的组织可以通过一种媒介来获取卷轴记录的信息,我对他们的方法有所了解。”

    “先祖蛾……我猜这种生物能把卷轴的内容以某种可以解读的方式展现出来吧?”

    “差不多。诺德人的动物图腾里,美、艺术与爱情的圣灵迪贝拉正是用蛾来表示。万物眼里‘美’是相通的,某些品种的蛾因此能够作为传递与翻译的媒介。”

    “那头龙,我已经吸收了它的灵魂。”

    “那天吼声从霍斯加山脉上传下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能把吼声从霍斯加山脉传到这么远的地方,灰胡子不会把他们的住处震出雪崩?”

    “据说有一种龙吼技巧可以直接把声音的源头投射到指定位置,好比他们当时正站在雪漫上空一样。”

    “他们都说我是龙裔,早些时候你也这么提过。我想知道一些有关龙裔和我的信息,要更深入一些的。”

    “早些年我曾经为一名龙裔效力过,他叫武夫哈斯。抛开他身上的传奇色彩,只讲龙裔这个身份的话……龙裔可以吸收龙的灵魂,因为两者之间有根源上的共同之处。对你来说,或者奥杜因的那口龙息改变了你的体质,或者你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受了阿卡托什的洗礼,再或者一些其他的原因,总之,你现在就是龙裔。”

    我成为龙裔的原因马斯克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但至少根据他的总结,这是一种来自奥杜因的诅咒或者是来自阿卡托什祝福。

    “龙裔需要负担什么责任吗?我听说龙裔总要击败天际省的敌人。”

    “责任?如果你能够以巨龙的方式思考问题,就不会这么想了。没有什么责任会被强加到你身上,按照自己的选择去做。”

    ……

    “龙霄宫现在的样子与我当年的记忆相差不大,只是现在似乎多出来一股别样的氛围。”

    当我们漫步到风区和云区的交界处时,马斯克对领主的居所发表了看法。

    “别样的氛围?你指什么?”

    “我隐约感觉到了某位迪德拉君王的气息。奥杜因回来了,泰姆瑞尔的局势即将改变,他们都等不及了……”

    “打住,迪德拉君王是什么?”

    “就是俗称的魔神。远古的精灵族按照是否参与创造凡人世界来划分,圣灵,被称为安德拉,即‘我们的祖先’;魔神,迪德拉,即‘不是我们的祖先’。”

    “照这么说魔神应该对凡人世界很不友好。”

    “迪德拉没有凡人的善恶观念,所以大多数情况下迪德拉信仰对于凡人来说就是灾难。但对我来说迪德拉君王通常都是慷慨的雇主。”

    “我之前从黑暗精灵口中得知,他们似乎崇拜着阿祖拉还有波耶希亚,八圣灵中没有她们二人的名字。那是迪德拉吗?”

    “阿祖拉,掌管黎明与黄昏,蔷薇之母,夜空女王。波耶希亚,欺诈者,背叛者与谋杀者们的庇护人。还有梅法拉,低语女士,编织着隐秘、欲*望、谎言与杀戮的蛛网。这三位迪德拉君王就是丹莫的祖先。”

    “阿祖拉听起来好像还能跟善神沾上边,波耶希亚和梅法拉……黑暗精灵怎么会信仰上她们俩?”

    “根据丹莫的记载,在非常非常远古的时期,精灵的一个先知维洛斯对当时精灵的宗教观念不满,受到这三位迪德拉君王的启迪或是引*诱,带领他的子民出夏暮岛前往‘应许之地’晨风。至于这三位迪德拉的用意么……阿祖拉可能是想拥有自己的子民,波耶希亚和梅法拉可能只是单纯地想给精灵的神祗们添乱?”

    “那精灵的神祗如何应对?”

    “精灵中的一位神祗带领族人追赶,但是被波耶希亚击败,那位精灵神遭到了波耶希亚的吞吃。从吃剩下的部分中诞生了诅咒与誓言之神马拉凯斯,马拉凯斯原先的追随者则变成了弃精灵,也就是兽人。”

    “……贵圈真乱。龙霄宫下面的气息,属于哪位迪德拉君王?”

    “那种编织凡人世界之网的感觉,是梅法拉。”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