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等等!”

    天亮我们继续赶路,不久后就到达了霍斯加山脉东北山麓。在雪漫的地界上,一个人喊住了我们。

    “你是……”看着眼前这个眼熟的诺德青年,我想了想,“高迪尔,上次和我一起去寒落神庙的诺德战士。你看上去面色不是很好,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法师阁下,太好了,我还以为得等到第二天早晨才能拉来帮手,看来阿格娜阿姨有救了……你们能帮帮我吗?一个死灵法师玷污了我家族的墓穴,利用我的先祖来施行他邪恶的黑暗精灵巫术。”

    “你的阿格娜阿姨去哪儿了?”

    “之前我和阿姨进去探查情况,但亡灵巫师用一道机关将我们分开,阿格娜阿姨在里面孤军奋战,我不得不出来寻找援兵。”

    你还真够幸运的,刚出门就遇到我们两个愿意接任务的玩家,只是不知道这个任务是否适合我们的等级。我用眼神向莱迪亚询问,莱迪亚信心满满地向我点了点头,表示我们能够搞定。

    “听起来你阿姨正处于危险之中,赶紧带我们去吧,边走边说情况。”

    ……

    “这里就是希尔古恩德家族的墓穴。”

    在高迪尔的指引下,我们走进一座古诺德风格的陵墓。当初高迪尔跟随我去寒落神庙就是因为他的家族拥有一座墓穴,所以他对古诺德墓穴有一定了解。

    “希尔古恩德家族应当是一个历史悠久、人员众多、值得自豪的家族,至少从这座墓穴的规模来看。”

    “唉,我一点也不觉得自豪。我对这地方其实充满了恐惧。”

    “恐惧?你的意思是指尸鬼吗?”

    “不,家族自古以来都有专门的人用心照顾,这儿和那些荒废已久的古墓不一样。”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才被亡灵巫师盯上了吧。“那你说的恐惧指的是哪方面?”

    “说来惭愧,以前我老爹酩酊大醉的时候把我关在这儿然后扬长而去。阿格娜阿姨找到我时,我已经吃了三天死人的贡品。”

    原来是幼年时候留下的心理阴影……

    嘎吱嘎吱的声音突然从拐角另一边传来。不用多想就知道,隔壁有一具骷髅正向着我们的方向移动。

    “我们杀你的祖先你没意见吧?”

    “他们早已经死了,我们只不过是送他们……就当是送他们回松加德。”

    得到同意的莱迪亚举起盾牌跑过转角,用一记沉闷的撞击声让这具骷髅成为了第一个被我们送往松加德的旅客。

    “这是亡灵巫师的哨兵,他现在肯定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进入,我们必须加紧速度,阿格娜阿姨不知道还有没有救……”高迪尔看到了被盾牌撞成一地的小碎骨,急切地向前跨了一个身位,走在莱迪亚前方为我们开路。

    跟在队伍最后手握树苗的我只能放一些辅助的法术给他们提供帮助--比如帮他们探测前方有几具骷髅,这些骷髅有没有特殊的属性。

    一路上陆续清理掉几具骷髅,我们来到一扇被关闭的金属门前。

    高迪尔用力撞了几下门,“该死的,就是这扇门,把我挡在外面!”

    我抵住门,用侦测法术看了看,得出了结论:“这扇门从里面被牢牢闩住,还被施加了固化魔法,如果没有其他的通道的话,打开这扇门花费的时间会比较长。”

    “要是还有其他通道我早就从那里过去了,哪还会……”高迪尔突然想到什么,迫切地看向我说道,“月下,我记得你会一种法术,可以屏蔽尸鬼的感官对吗?”

    “是这样,你的意思是……”

    “墓穴里还有另一条通道,过去用来埋葬一些做出有损家族名誉行为的败类。没有人愿意照顾那里,因此现在被尸鬼占据。”

    “带我们去。”

    ……

    高迪尔拉动隐蔽处的一个拉环,地上的一块石板随之翻起,我顺着梯子爬了下去。

    通过侦测法术,我确定了所有被激活尸鬼的位置。

    不知道希尔古恩德家族的历史有多少年,对“有损家族声誉”又是如何定义,经过初步目测,这个狭窄通道中安放了近百具遗体,尸鬼的数量大约占其中的五分之一。

    我的目的是带他们一起过去,所以还要把法术对这里的每一具尸鬼施放。

    “第一具……嗯?”我准备起魔法,正要施放给离我最近的那具尸鬼时,却发现侦测死灵法术对它的标记失效了。

    有点奇怪,尸鬼变回了普通的尸体。

    我把法术施加在那具尸体身上,然后重新施展了一次侦测死灵。这次的结果更加诡异,不光是刚才那具,原先离我比较近的尸鬼们的死灵标记纷纷消失,并且这种情况还在迅速蔓延到通道的另一边。

    我将手中的树苗放下,认真地用双手正式施放了一次侦测法术……好吧,现在通道里一处关于尸鬼的标记都没有了。难道跟我身上那个“装饰用”的阿凯护符有关系?

    现在没工夫思考异变的原因,我只知道马斯克传授给我的侦测法术不可能出错。我把高迪尔和莱迪亚叫了下来,一起穿过通道。

    ……

    “阿格娜阿姨!”

    “你们继续前进,阻止那个死灵法师。我会尝试治疗你的阿姨。”莱迪亚默契地掏出了红色药瓶,我一把接过它,在整理治疗法术知识的同时向着血泊中的灰发诺德女人走去。

    经过一番探查,这个女人的伤势不算太棘手,创口失血过多导致昏迷而已。止血术、恢复术、再生术,我把我会的治疗法术对她放了个遍,顺便将药瓶中的治疗药水淋在她的伤口处--满地的红色液体倒是让她的伤势看起来十分吓人。

    与此同时,我还在她的体内探测到了一股阴暗的力量残余,想必是亡灵巫师的手法。但与之前的情况类似,这股阴暗的感觉很快就被抹消掉。

    唔……我大概想明白是什么原因了。

    是这棵树苗的作用。没有意外,也没有惊喜,理所当然的,树苗散发出的生命气息与那些阴暗能量互为天敌。我手里的树苗是古老闪光的子嗣,普通的亡灵巫师和他的仆从无法与之抗衡,甚至那条通道中的尸鬼也因为树苗的缘故最终平静了下去。

    这个女人浑身充盈着树苗的力量,已经没有什么危险,我带着树苗奔向了最终大厅。

    ……

    “死人应该为活人服务,而不是反过来。”

    “我要把我的祖先送回松加德,连同你一起,向他们请罪!”

    “松加德是一个毫无根据的神话,你将和你的祖先们一起为我效力!”

    红发黑暗精灵站在高台上维持他的法术,源源不断的尸体从周围棺材中爬出,将两人拖入苦战。与之前不同,最后的大厅中安葬着希尔古恩德家族中最富盛名的人。他们被死灵法术操纵后,受制于施术者的能力不能完全发挥原本力量,但仍不可小觑。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我将树苗举在面前,诵出了刚学会不久的龙语吐目。<-ov……”

    准确来说,“吉娜莱丝的祥和”作用是让周围的生物失去战斗的**重归吉娜莱丝怀抱之下,对亡灵这种非自然的造物以及自我意识极强的智慧生物几乎无效。因此我的吐目目标并非那些围攻莱迪亚和高迪尔的亡灵,而是面前的这棵树苗。

    树苗如同一个扩音器,我的低语被增幅得清晰富有感染力,在墓葬大厅中不断回响。此外声音也被树苗附着上了浓厚的生命气息,所及之处亡灵纷纷应声倒地。

    “不!不!这是什么东西?我可是鼎鼎有名的瓦……啊!”

    毫无新颖感的无名龙套遗言。长剑刺穿了黑暗精灵巫师的胸膛,他为亵渎希尔古恩德家族先人的行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这个黑暗精灵看起来有点眼熟……呃,就是上次一起去寒落神庙的死灵法师嘛,当时高迪尔说他的家族有一个墓穴,估计就被这个死灵法师盯上了。

    闹剧已经平息,我开始观察起希尔古恩德家族的墓穴。与寒落神庙不同,这座墓穴有着专人打理,在大厅中可以看到很多后来才加入的新改动和维修痕迹。在大厅正中的高台上,非常显眼地摆放着一个宝箱。我走上前准备将它打开看看,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东西。

    “喂!那是我家族的东西!”

    “呃……不好意思,rpg综合症犯了,看到箱子就想开。”我尴尬地将手缩了回来。

    “算了。你们帮了我们家族这么大忙,拿走一些财宝也没有关系。阿格娜阿姨怎么样了?”

    “失血过多,没有生命危险,休息一段时间应该就能醒过来。”

    ……

    “你们的家族现在去哪儿了?”

    “二十多年前世界大战,家族跟随乔娜将军的军团参加了红环战役并留在赛洛迪尔省,天际只剩下我父亲还有阿格娜阿姨照顾先祖的墓穴。”

    “两个人?”

    “我们家族的直系成员一共就二十多人,父亲是家族的长子,所以担负了这个重要责任。两个人是有点少,但陵墓处于领主管辖下,就算出了事儿也可以征召士兵们来帮忙,只是我今天如果向领地求助,阿格娜阿姨就凶多吉少了。实在没想到竟然招惹到一个亡灵巫师……”

    “上次在寒落神庙你没有警觉他吗?”

    “我是个战士,不懂如何分辨魔法属性,当时他也没有展示自己的能力,再者帝国严令禁止亡灵魔法,所以我只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巫师。”

    “天际似乎一向都不怎么把帝国的禁令当回事儿。那就这样吧,我们还要回去复命。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有没有问题?”

    “我会封闭墓穴大门,直到一切都好起来。将来我和阿姨一定会去雪漫城找你道谢!”

    “一定欢迎。”

    希尔古恩德墓穴的大门缓缓关上,我和莱迪亚也踏上了归途。

    =================作者的话=================

    感谢书友梦到前世的虫的再次打赏!谢谢您对作者的支持!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