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

    正当我犹豫不决时,身后传来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喊叫。

    “野蛮的家伙,快扔掉手中的邪恶武器!否则我会立刻让你们后悔生出这么肮脏的念头!”

    说话的是一个留着德莱文式小胡子的男子。他的手中冒出绿色的光芒,我能够感知到他正在酝酿一个召唤系法术。至于会召唤些什么出来我无从得知,但周围的植物们蠢蠢欲动即将破土而出的样子都看在了我眼里。

    “男爵大人,怎么办?要不我拖住他,你赶紧取了树汁,然后我们一起冲出去?”莱迪亚棘手于四面八方的敌意,有些失态地向我作出建议。

    我松开了右手,匕首掉落在地,作为我对莱迪亚,以及那个男子的答复。

    莱迪亚的建议非常合理,体现了她丰富的冒险与战斗经验,换做是我,站在她的角度也会采用这套方案。

    但我还是扔下了匕首。我有足够的理由为我的行为辩解,事情远远没有达到必须鱼死网破的一步。

    莱迪亚尊重我的选择,没有再多说什么,她举起剑盾,如同一道墙一样警戒在我的侧前方,既能及时帮我格挡可能的攻击,也不会遮住我的视线。对面的男子看到我扔下匕首,也松了口气,但仍然保持着戒备,维持着手中的绿色光芒。

    “说明你的来意,陌生人,还有这把邪恶的匕首为什么会在你身上?”

    “我是雪漫的男爵,受雪漫城吉娜莱丝神庙的祭司丹妮卡·清泉委托,前来取一些圣树树汁挽救濒临枯萎的雪漫金树。我对亵渎圣树的无礼行为感到抱歉,但职责在身,希望您能给我指一条明路。”

    我用最简洁的话语把我的来意告诉了面前的男子。

    “至于这把匕首,听说只有它可以破开树皮,所以我把它带在了身上。我并不知晓这把匕首是邪恶的武器,我再次为我的无知与鲁莽致歉。”

    充满歉意的言辞大大消减了男子的敌意。他终止了自己的法术向我们走来,但仍然带着强烈的不满。看到对方愿意交涉,我也示意莱迪亚将手中的剑盾收起。

    “你愿意亵渎这壮丽的奇迹,去恢复雪漫那颗俗不可耐的树墩子?”

    “但总不能就这样看着金树枯萎吧?毕竟金树也是母树的孩子。”

    “听着,生老病死是大自然的规律,即使是古老闪光也终有消亡的一天。雪漫的金树也不例外,母树的树汁不会对它有任何作用。哪怕真的有作用,我也不会让你们去亵渎母树。”

    好吧,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我对这些不太了解,但我必须得拿些成果回去交差。如果我空手而回,下次来的恐怕就不是像我这样好说话的人。我想你应该明白金树对于雪漫的意义,他们不会轻易放弃,甚至会采取更加极端的手段。”

    “金树的枯萎一定是有着什么原因,这肯定是他们疏于照料的结果。金树既然已经开始枯萎,那我就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让它复原。我只有另一种解决方案。”

    另一种方案?难道说……

    还没等我发问,男子已经虔诚地跪在了古老闪光前开始祈祷。一首奇特的歌谣从他口中婉婉道来,献给面前的圣树。

    随着男子的神秘发声,生命的气息绕着古老闪光的树干转动,从四面八方向着地面的一点处涌动。周围的各种植物也开始自发地摇晃,传来婆娑的声音,似乎在为奇迹的诞生做着见证。

    男子面前的土壤终于鼓起,随即一粒种子破土而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生长,最终定格成为一棵小树苗。

    “古老闪光赐予了我们一棵树苗。把树苗带回去,告诉那个愚昧的祭司,大自然的祝福在于重生与创造,而不是抱着已经消逝的美好不放。还有,让她照顾好这个孩子,金树枯萎的事情不能再出现第二次!”

    我小心翼翼地接下了这棵生机勃勃的树苗,刚刚的所见所闻使我的一举一动都满怀敬意。

    “我会转述你的话。祭司可能不会满意这个结果,但我以男爵的名义向你保证,我会说服她不再打扰这里。感谢吉娜莱丝的指引还有您的帮助,我们会好好照顾这个孩子。”

    我走到了树苗前跪下,照着男子的样子对古老闪光祈祷。

    “来自远方,”

    “来自晚霞与晨光,”

    “来自十二重高天的好风轻扬,”

    “飘来生命气息的吹拂,”

    “吹在我身上。”

    ……

    “来吧。”

    “趁着生命气息逗留,盘桓未去,”

    “拉住我的手,告诉我你的心声。”

    “快,告诉我,我来给你答案,”

    “告诉我怎样才能不再让你彷徨。”

    ……

    “向着那风的十二重彼方,”

    “漫漫旅途我将为你踏上。”

    ……

    随着我的祷告完毕,圣所中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纷纷向我微笑起来。一股祥和的气息将我包裹,随着呼吸渗入体内。古老闪光的低语在我脑海中响起。<…………ov”是一段龙吼音节,kaan是吉娜莱丝在龙语里的称呼,drem意思是平静,ov意思是关怀。异则是因为吉娜莱丝为何会传授给我一个龙吼。<……ov”

    我把“吉娜莱丝的祥和”轻声吟唱出来。如同这句龙吼的命名,我的低语中附着着平静与安详的感觉,在圣所中轻轻荡漾,彷佛整个圣所都被吉娜莱丝拥抱在怀中。飞鸟蝴蝶纷纷前来,苹萦在我身旁;狐狸松鼠等小动物也围在一旁窃窃私语;鱼儿在河里无法看见,但我也能感受到它们呼吸中蕴含的鲜活灵动。

    ……

    “我本想马上赶你们走,现在看来圣树似乎宽恕了你们。既然如此,一切按着圣树的意愿吧。”男子摊摊手,离开了古老闪光所在的平台。

    ---------------------------------------------------------

    虽然这里的景色美得令人窒息,但刚刚“犯罪”被抓了现行让我们很不好意思继续留在这里。停留半天时间后,我和莱迪亚带着树苗离开了这个胜地,回去复命。

    “莱迪亚。”这趟旅行让我产生了不少疑惑,我决定向奈恩星球原住民了解一下知识。

    “是的,大人。”

    “说说你对阿卡托什的了解。”

    “帝国的八圣灵宗教中,阿卡托什是众神之主,时间与生命之龙,凡人世界最主要的创造者与保护者。我对阿卡托什的了解仅限于……我听说帝国皇帝的血脉曾经在白金塔被阿卡托什祝福过,所以精灵们想要夺回对白金塔的控制权。大概他们认为谁拥有白金塔谁就能在阿卡托什的承认下掌握世界吧……”

    “阿卡托什既然是神话传说中最伟大的龙,那他跟龙吼有什么关系?”

    “这个……我不太清楚,吼声之道对我来说很陌生,根据我仅有的印象,似乎还和吉娜莱丝女神有关。”

    曾经在天空熔炉我听说吉娜莱丝在世界之喉用自己的呼吸创造了人类,而呼吸和龙吼有着紧密的联系。

    “那阿卡托什和吉娜莱丝有什么关系?我听说在泰姆瑞尔大陆的八圣灵宗教中他们一个是父神一个是母神。”

    “嗯,大概可以这么理解吧。”

    照这么看吉娜莱丝教我一句龙吼并不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儿……想到龙,我又向莱迪亚问了一个问题。

    “你知道奥杜因吗?”

    “奥杜因的传说就是诺德人一代代流传下来的。”

    “给我讲讲奥杜因的故事吧。”

    “远古时期诺德人被巨龙奴役,‘世界吞噬者’奥杜因是巨龙的首领。后来有一天人类揭竿而起开始反抗奥杜因的暴政,最终将自己从巨龙的手中解放出来。”

    “这个故事未免有些过于简略。”

    “抱歉,男爵大人,我只是一个战士,虽然受过一些侍卫方面的培养,但我更擅长简洁清晰的报告,而不是讲故事,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古老的故事。”

    “没事儿,将来我会找更专业的人士询问。”

    ……

    我们来的时候,夜晚都在雪漫境内度过,毕竟是自己一方的领地,过得很安心。这次我们从圣所出来天色已经不早,所以我们不得不在风暴斗篷的领地度过了一*夜。

    与雪漫类似,东境领地的哨塔也起着供过往行人商旅休息的作用。天际不太和平,领主有必要为他的子民与访客提供保护--当然这需要支付一点小钱。

    风暴斗篷的士兵对我们比较友善,倒是他们的好奇心让我感到麻烦--已经有很多人询问过我手里抱着的树苗是什么东西。

    雪漫的金树快要枯萎这件事儿肯定不能告诉他们,受此影响我很难向他们毫无破绽地解释这棵树苗的来历以及我为什么要跑这么远的路去运送它。

    好在这东西只是一棵树苗,就算我解释得不好,他们顶多认为我有些不擅交流,不至于想到什么走私军火与斯库玛上--不知道那个运送棺材的小丑现在怎样了。

    熊熊燃烧的营火让小树苗瑟瑟发抖,因此我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坐在火堆旁,而是找了一个背光的木箱靠着。莱迪亚在火堆边上为我们烤肉,几个酒酣饭饱的风暴斗篷士兵则在一旁聊了起来。

    “听你的声音不像本地人?”

    “我来自洛里斯泰德。我的父亲当年参加过世界大战,把精灵赶出了白金塔。现在懦弱的帝国竟然纵容这些精灵在天际胡作非为,我希望跟着乌弗瑞克领主一起把它们驱逐出去……听你的声音也不是当地人,为什么会跑过来加入风暴斗篷?”

    “我的表弟有一天失踪了,是梭莫抓走的他。不久后我就来到了乌弗瑞克大人的麾下。”

    “希望你的表弟能亲眼见到天际真正自由的那一天。我不想让那些该死的精灵告诉我什么神能信奉而什么神不能,还要让这帮无信仰的帝国走狗瞧瞧,谁才是天际真正的主人。”

    ……

    莱迪亚将手中的一大块野猪肉递给我,坐在我的身旁一同用餐。

    “这边又暗又冷,你回火堆边上坐着去吧。”

    “身为您的护卫,理应与您同甘共苦。或者我来为您保管那棵……”

    “这是命令。”

    “是。”莱迪亚将她的皮质斗篷披在我身上,回到了火堆旁。

    唔……这就是莱迪亚的优点,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以命令为重从不矫情,同时也保留了人性化的一面。

    我很高兴身边能有这样一个侍卫。

    ================作者的话================

    4e201年,hearthfire月1日,主角获得了来自古老闪光--吉娜莱丝最古老的造物--的祝福,以及一棵树苗。

    另:看调查里面中午更和晚上更的要求不相上下,那以后就把更新时间调到晚上吧,正好也省得中午来回跑了。

    每当传完新的一章后,书评区下面都会出现一个相关的新帖子,在下面留言,其中一个人可以得30经验。经验多了之后似乎可以增加收藏和投票上限,本着不浪费的原则,作者在这里提出来吧。

    感谢书友梦到前世的虫的打赏!谢谢您对作者的支持!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