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完之前的闹剧,接下来一路上我们没有再遇到任何麻烦。古老闪光圣所位于雪漫领地的东边,具体位置大约在雪漫、裂谷、东境三块领地的交界处。

    雪漫与裂谷两块领地的名字与它们的主城名字相同,即雪漫城和裂谷城。东境领地则是因为地处天际最东边与晨风省接壤而得名,主城是风盔城,乌弗瑞克·风暴斗篷的大本营。

    裂谷的领主--他她的名字对我来说不重要--公开声明加入风暴斗篷的起义,同时加入风暴斗篷的还有白地与冬堡两块领地的领主。雪漫城西边的哈芬加尔、亚尔边境、瑞驰、佛克瑞斯四块领地则依旧效忠帝国,视天际省东边的几位领主为背叛者,与他们势不两立。

    不清楚他们阵营的划分是否与所处位置有关系,但我可以确定,夹在他们中间还控制着主要交通枢纽的雪漫并不好受。

    雪漫领地虽然面临着来自两方的压力,但领主暧*昧的中立态度却使得雪漫能同时与双方保持和平。古老闪光圣所位于河流的东边,算起来应该是东境的领地。补办了雪漫户籍的我没有受到太多盘问,很轻松就通过了风暴斗篷势力的关卡。

    ---------------------------------------------------------

    古老闪光圣所,按照女祭司的描述,似乎是个世外桃源,但到了之后才发现这里与我的想象截然相反。

    沙漠、荒地、浑浊沸腾的水潭、随处可见的野兽枯骨,只有零星的几颗大树以及岩石上干巴巴的苔藓告诉我这地方并非真正的不毛之地。

    “呃……普罗万图斯和丹妮卡都说这个地方美得冒泡。水潭里确实在冒泡,但这跟美有关吗?”在确认了这个地方确实是我们的目的地时,我禁不住吐了个槽。

    莱迪亚似乎也不是很了解,她语焉不详地向我解释道:“大概是因为温泉的原因,附近地表温度太高,生物很难生存,圣所内部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景色。”

    “可能?你不是来过这里吗?”

    “圣所大门一直被巨大的树藤封锁,我以前来的时候对它束手无策。现在我们有了那把匕首,应该可以进去一探究竟了吧。”

    ……

    这里的温度实在是反常,北边苦寒之地上竟然能有这样一个湿热的地方。当我走上这片荒漠时,感觉就像在盛夏里从凉爽的空调房走到烈日暴晒的室外一样。

    水潭中大量水泡咕噜咕噜地向上冒,这些温泉就是此地寸草不生的罪魁祸首。水潭外围是一些光秃秃的岩石或者荒地,偶尔地上还会横着一条裂缝,白色的水蒸气不断从中冒出。

    这个世界的人倒也会享受,路上我远远看到了好几个男男女女脱光衣服泡在温泉中。为了避免尴尬的失礼状况,我带着莱迪亚远远绕开了他们。

    按照莱迪亚所说,前方的那个鼓起来的小包就是入口,古老闪光圣所位于地下。我们把马拴在一旁,来到被树藤密封住的洞口前。

    我将匕首取出,准备在树藤上割出一个能让人通行的通道。但当我的匕首靠近树藤时,树藤突然纷纷缩进了周围的孔洞中,让出了一条通道,就像是含羞草一样。我把目光转向莱迪亚,寻求她的说明。

    “大概是因为这把匕首的原因吧。以来我来到这里时用剑劈砍都十分费力,好不容易劈开了第一层树藤,发现后面还有数不清的树藤堵着洞口,只能放弃。”

    我继续把匕首向前探去,前方的树藤也一层层避让。我和莱迪亚顺着这条缺口向洞穴的深处前进。

    当我们走到一定深度的时候,最初的树藤又重新从壁上孔洞伸出,将路口重新封锁了起来。

    “莱迪亚,为什么树藤要把洞口封住,这里不是一个著名的朝拜地吗?”

    “据说圣所只接纳固定数量的朝拜者。一旦超员,圣所的大门就会自动封闭。”

    “原来我们是走后门加塞的。”

    ……

    不同于圣所外部的荒漠,通道里的空气清新而凉爽,让人心旷神怡。洞穴的壁上与地上长着各式各样的苔藓和菌类,甚至还有一些奇特的照明工具,比如像水母一样洁白剔透还散发着微亮的荧光菇。

    借着这些微弱的亮光,我和莱迪亚穿过一条复杂曲折幽深的通道,来到了一个美妙的空间中。

    大概是天际省的气温太低,不耐寒的花花草草大多都藏在了寒冬触及不到的地下。之前的寒落密室已经让我惊叹了一次,现在我们所在的古老闪光圣所更是让我叹为观止。

    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我从未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大自然的美妙。

    放眼望去一片姹紫嫣红,似乎一年四季的鲜花全部在此时此地怒放。飞鸟和彩蝶为这片静静的花海注入鲜活的气息,水的灵动如同轻语,光的明媚如同微笑,大自然将她的动人躯体毫无保留展现在我面前,让我自惭形秽。

    圣所中最引人注目的毫无疑问就是那颗神圣的母树。没有什么好形容的,那就是一颗树,古老的树,神圣的树,大自然的杰作,吉娜莱丝的造物,以一种遗世**的姿态挺立在圣所内的最高处。

    粗壮与纤巧,大气与谦卑,高贵与亲切,古朴与生机,截然相反的感觉在她身上殊途同归。茂密的枝叶覆盖了整个圣所穹顶,一根粗大的树干贯穿而上,柔和的光芒自穹顶中心射出,充盈在圣所每一个角落。

    数千年前的朝拜者们在小河上方修筑了木桥。如今木桥竟然重新焕发生机,大量枝叶从木板上长出,将整座桥笼罩在枝繁叶茂中,这超越现实的情景让我目瞪口呆。桥下的河水清晰明澈,鱼类在水中自由穿梭,偶尔还有不知名的禽类从水面划过。

    莱迪亚此时也愣愣地看着圣所中的美景。也许她曾经在天际省内有过多次冒险经历,但眼前的一切还是对她太过震撼了。看着莱迪亚露出了少见的呆萌样子,我轻轻拍了下她的脑袋。

    “啊!不好意思男爵大人,请原谅我的失神,您有什么吩咐?”莱迪亚窘迫地回过神来,向我请示。

    “没什么……继续前进吧。”

    ---------------------------------------------------------

    不远处一位女士正恬静地坐在河岸上,她将双脚垂下,浸没在河水中浣洗。想必她就是所谓的朝圣者。

    “您好,请问那就是古老闪光吗?”

    “啊!新来的朋友,你也是和我一样,来感受这圣地绚丽动人的光与影吗?”女子回过头发现了我们的存在,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出一股大自然的清新气息,“那就是古老闪光--吉娜莱丝女神留给现世的惊鸿一瞥。”

    惊鸿一瞥……这个词汇太美妙了,大自然不经意间留下的一处足迹,足以让我惊为天人。我深吸一口气,将视线从远方收回。

    “我可以近距离看看她吗?”

    “母树的根须错综复杂,将树干严密地包围了起来,恐怕很难接近。”

    “谢谢,”我突然发现这位女士正盯着莱迪亚看,“请问我的护卫身上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我从未听说过母树会允许携带武器的朝圣者进入,但你们既然进来了,那就是得到了母树的认可。恕我多心,请你们不要破坏这里的一草一木。”

    我点头称是。这里的景色如此令人陶醉,焚琴煮鹤的行径我自不会做。唯一的任务的是取一些树汁,这在我看来是一件正当不过的事情,但对这些朝圣者来说可能会显现出恶意吧。因此我决定还是不要告诉她为好,她有她的原则,我也有我的打算。

    “吉娜莱丝的清风与我们同在。”

    告别这位朝圣者,我们沿着路向圣所中央前进。

    ---------------------------------------------------------

    圣树近在咫尺,前方的通道也如朝圣者所说,被大量根须捂得严严实实。照着最开始那样,我递上匕首,这些根须纷纷撤走,让出一条大道。

    这把匕首真是神奇,难道说是吉娜莱丝的信物不成?但从匕首散发出的气息上我找不出任何能跟吉娜莱丝扯上关系的线索。

    穿过树藤与根须为我们避开的通路,圣树的躯干最终展现在我们面前。

    没有任何耀眼的特征,就是一颗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树,从世界创生之初就默默立在这里,不知岁月为何物。

    我伸出左手抚摸着她,闭上眼细细感受。

    她并非默默无闻。

    微弱的心跳?血液的流动?静谧的呼吸?

    不。我收回手。这些感觉都来自我自己身上,只是我与她的共鸣罢了。

    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古老闪光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宣告着自己的存在,哪怕我看不见、闻不到、摸不着,我也能深刻感受到,她就在我面前,那是一股浓厚的,磅礴的,不朽的生命气息。

    握着匕首的右手微微颤抖。

    真的应该去亵渎她吗?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