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闪光圣所位于雪漫领地的东边。

    霍斯加山脉的绵延使雪漫成为了连接天际东西的枢纽,也使得从山脉西边的雪漫前往山脉东边的古老闪光圣所需要绕着霍斯加山脉北部外围行进。

    如果不考虑翻越那些陡峭的雪山,有三条道路连通着天际的东西。一条就是我们正在行进的路;一条是更北边的水路,交通潜力不高;还有一条在霍斯加山脉的南边,但被峭壁所夹,地形崎岖狭窄,运力同样有限。因此雪漫控制的中线成为了天际东西往来最重要的通道。

    六天,这是莱迪亚估计的往返时间,如果路上要看看风景停下来游玩游玩的话。

    我身上还担了件差事儿,虽然总管没有明说任务的期限,但在我看来金树枯萎可不是一件小事。我决定骑马沿路直达古老闪光圣所,不在路上过多停留,这也是莱迪亚的建议。

    莱迪亚作为雪漫本地人,对雪漫领地的地理环境十分熟悉。她建议我不要偏离主干道太远,因为荒郊野外潜伏着危险。

    “什么样的危险?”

    “野兽、强盗、巨魔、巨人……甚至还有吸血鬼和狼人。”

    “听起来天际省的治安条件很不好。”

    “也不能说不好吧。天际省人口稀少,领主们很难把所有东西都掌握在自己手中,野外难免会出现一些无法预知的事物。不过还请大人放心,只要我们一直在主干道上行动,就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我也会誓死保护您的安全。”

    想来也是,领主们即使再昏庸,也不会放任自己的生命线被随意践踏,更何况是雪漫这种商业中心与交通枢纽。巴尔古夫领主很重视领地上的交通安全,路上偶尔能看到列队巡逻的士兵,沿着大路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哨塔,据莱迪亚所说一路上还能碰到两个要塞,就像海尔根那样。

    “为什么还会有人做强盗?天际省资源丰富人口稀少,有很多种方式可以安安心心地生活下去。”

    “确实是这样,但这些年天际省一直受着帝国的影响,世界大战的时候也有一大批帝国人来到了天际。天际虽然物产丰富,但环境恶劣,没有太多适合耕作的土地,这使得一些无法找到出路的人以及他们的后代成为了强盗、窃贼和走私贩。”

    “既然道路被保护得这么严实,那强盗们平时都靠什么谋生?”

    “称他们为强盗是因为他们的拦路抢劫行为最让人深刻,实际上除非利润巨大,他们不会刻意与领主做对。我以前冒险时接触过一些人,他们平时会狩猎、采集、开矿、贸易、接受雇佣,甚至在领地的户籍册上还有着合法的身份。”

    “听起来强盗团伙们更像是一个不被领地承认的小型社会。”

    “但他们不缴纳税款,蔑视法律,对外人缺乏尊重。如果遇到他们,还是避开为好。”

    “刚才听你提到了吸血鬼还有狼人,那是什么东西?”

    “大概是某些食人教派的信徒吧。”

    ……

    “如果你们是天际省真正的子民!就去风盔城加入乌弗瑞克·风暴斗篷领主的麾下吧!为了天际省的自由与正义而战!”

    一个身穿蓝色风暴斗篷军服的落魄男子被三个帝**团士兵押送,与我们相向而行。路过他们身旁时,风暴斗篷俘虏冲着我们大声喊起口号。

    这个场面似曾相识。我保持着行进速度不变,向另一匹马上的莱迪亚询问:“这些风暴斗篷俘虏会被杀掉吗?”

    “应该不会,在人口稀少的天际,每一条人命都非常宝贵。风暴斗篷的俘虏会被一直关在监狱中,除非他们愿意重归帝国的管辖。”

    “那我当时……为什么帝**团想在海尔根要塞中要把那批风暴斗篷俘虏全部杀掉?”

    “当时图留斯将军抓获了乌弗瑞克·风暴斗篷和他手下的一些高阶军官。原本图留斯将军准备把他们押回帝国首都审判,但途经海尔根要塞时他改变了主意要立刻处决。之后巨龙袭击了海尔根,乌弗瑞克下落不明--风盔城那边传来消息说乌弗瑞克已经安全返回,不知是真是假。”

    “你对这事儿似乎知道得很清楚,当时你就在现场吗?”

    “不,这是从领主大人哪儿得到的消息。雪漫有自己的立场,即便是图留斯将军也需要表明自己的来意。”

    “那你的立场是什么?帝国还是风暴斗篷?”

    “我效忠于您,男爵大人。”

    --------------------------------------------------------

    “停下!!!”

    三个身穿帝**团服装的士兵将前方的道路堵了起来,他们中领头者远远喊话,示意我们下马。

    “检查身份证?这不是雪漫的地界么,怎么会有帝**团的士兵把守?”

    “不清楚,也许他们在执行任务。”

    “下马吧,看看他们怎么说。”

    我和莱迪亚放慢速度,到了离他们还有十米距离时下马。莱迪亚将背上的剑盾取下,上前交涉,而我则站在路边拿出望远镜观察起四周的景色。

    此时我们已经走出了雪漫大平原,来到霍斯加山脉北面。泰姆瑞尔大陆的最高峰“世界之喉”就位于霍斯加山脉,但我现在的位置处于一条狭长的谷地,道路南边的石壁阻碍了我的视线。

    一条小河在另一侧与道路并肩而行。道路北边也是一片连绵的山脉,近处山坡上还有几处昏暗的洞穴,莱迪亚告诉过我,荒山野岭的洞穴里通常居住着不太友好的生物。

    我的视线顺着河水一直向前,突然发现了不太对劲的情况。有四个人只穿着贴身衣物,歪歪扭扭躺在前方河岸上。

    他们……身上似乎有血迹。

    “莱迪亚!当心!”

    我曾经经历过类似的事情,立刻想到那几具尸体可能是被杀死后扒去了衣服。什么衣服?很有可能就是前方三个士兵所穿的帝**服。

    我的大声提醒让莱迪亚与三个士兵都产生了警觉。听了我的呼喊,一个男子从路边的草丛跳出向我冲来,他身穿风暴斗篷的军服,却拿着帝**团的盾牌。远处的三个士兵看到这一幕,也向莱迪亚发起攻击。

    莱迪亚反应非常迅速,发现情况不对的她立刻出手,照面一剑就解决了一个还未来得及举起武器的敌人,接着举起盾牌格挡,不断挪动站位,寻找新的机会。

    我这边也要面对一个来势汹汹的强盗。

    通常狗血电视剧会这样发展剧情,莱迪亚看到我被歹徒接近,大喊一声不要,紧接着被另几个歹徒抓住机会击伤,最后我们俩通通束手就擒。

    但莱迪亚的战斗经验十分丰富,对我的能力也有一定了解,并未显现出任何慌乱。她一边慢慢向我靠近,一边滴水不漏地招架两人的联手攻击。

    一团火焰在我的右掌中聚集,蓄势待发。拿着长剑的强盗看到我手中冒出火苗,将绘有菱形巨龙徽记的木盾举起,蜷起身向我逼近。

    我的体质没有办法施放具有直接破坏力的毁灭系法术,现在投影出的火球仅仅用作威慑,拖延时间。对方虽然慑于我手中熊熊燃烧的火球放缓了脚步,但他逼近到一定距离时仍然会将长剑向我挥来。

    短暂的犹豫后,也许是他战意急切,也许他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之处--火球没有发出热浪和爆燃声,甚至一直抓在我的手中不对他释放。强盗恢复原先的速度迅速突进到我身前,一柄长剑从盾牌后伸出刺向我的胸口。

    千钧一发之际,“fus!”

    巨大推力正中盾牌。握着盾牌的手没有任何准备,在撞击的疼痛下松开了对盾牌的掌握。盾牌磕在一旁伸出的长剑上弹起,击中了强盗的下巴。他也因为承受了龙吼的力量仰起身体,向后飞出三米远,狼狈跌倒在地。

    莱迪亚抓住机会,左手持盾架住对方的劈砍,右手将剑刺出,解决掉一个因吼声分神的家伙。另一人还没从剑盾相击的震荡中缓过劲,就被莱迪亚乘胜追击,要害失守。

    解决掉了自己的麻烦,莱迪亚快速跑向我身边,将手中利刃掷出。利器的破空声呼啸而过,穿透了那个强盗的身体,将他钉在地面。

    “不留个活口问问是怎么回事儿?”

    “强盗袭击了帝国士兵,换上他们的行头向来往行人讹取过路费。”莱迪亚埋着头搜索强盗们的尸体,将她的推测告诉了我。

    三套帝**团的制服,一套风暴斗篷的制服……我明白了,这是三个帝国士兵正在押送一个风暴斗篷俘虏。有四个强盗向帝国士兵发动攻击,俘虏趁机反抗,配合强盗一起杀死帝国士兵,之后这强盗再反手杀掉了俘虏。

    “大人,这群强盗身上没发现几个钱。”莱迪亚把一个瘪瘪的布袋递给了我。

    “这说明咱们是第一批客人。他们的运气不怎么好。”

    “只要被勒索的路人向邻近的哨塔反映情况,很快就会有士兵赶来将他们绳之以法。”

    “诶?你刚刚不是还说在天际人命很宝贵吗?”

    “那只是对拥有正规身份的公民而言,这些人死不足惜。”

    “好吧。听起来雪漫军队的风气很好,我以为这么多哨卡总会有人从过往商旅身上揩点小钱。”

    “所以他们才会穿上帝**团的军装行骗。”

    ……

    我们把此处的情况反映给驻扎在附近的士兵,继续前进。

    不知道强盗的身手有没有经过正规训练,但可以肯定他们的身体总归是实打实的健壮,莱迪亚一个打三个的身手让我赞叹不已。想想也是,领主亲自赐下的男爵护卫肯定得有两把刷子。

    这次实战也让我对龙吼的施展有了更充分的认识。龙吼有三个音节,如果只发声第一个音节,力量会显得十分微弱,而消耗的精力也不大。每多发声一个音节,威力与消耗都将以几何级数上升。当我一次将三个音节全部发声时,那就是孤注一掷决死绝杀的境况了。

    刚才我只使用了“不卸之力”龙吼的首个音节,效果尚可,对方措手不及摔倒在地,从而被莱迪亚一剑夺命。

    不知道将来还会学到什么样的龙吼,像龙一样喷火,或者跟奥杜因一样大吼大叫把整片据点变为废墟?

    可惜这本书的设定略偏向于低魔,应该不至于一嗓子吼得时光倒流天地崩坏吧。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