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骑着马在城外的大平原上踱着小碎步。

    今天本来就起得晚,白天还在城里耽搁那么久,现在太阳已经倾斜到一定角度,很快就能看到晚霞了吧。

    从天文学角度来看,泰姆瑞尔大陆所在的奈恩星球,也有着类似地球的运行方式:绕着自转轴自转,以及绕着太阳公转。唯一不同的地方,是这个世界有两个月亮。

    对我来说,两个月亮与一个月亮没什么差别,这只能说明万有引力定律的通用性。奈恩星球与地球在质量、转速等指标上很相似,两个星球的地表重力加速度以及自转周期都很贴近地球,直观来说就是一天的时长基本没有变动,失重或超重的不适也没有出现在我身上。甚至在历法上也有惊人的吻合之处--每年三百六十四天,只在十二月比地球少一天。

    正所谓人类选择了地球,地球也选择了人类。因为大体的环境相同,相似的有机生物在地球和奈恩上诞生,遥相呼应;因为细微之处的差别,这两个世界文明最终又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

    感谢那边的上帝,还有这边的圣灵,我举起在城外蜂蜜酒庄购买的蜜酒,为他们的鬼斧神工干了一杯。

    --------------------------------------------------------

    日出而起,日落而息,已劳作一天的农民们纷纷归家。他们有的就住在田地边搭建的木屋里,还有一些则住在雪漫城中。我一边灌着蜜酒,一边放缓马匹的速度,避免与来来往往的行人相撞发生交通事故。

    但不是所有人都和我一个想法,比如在美国年致死量比癌症还高的女司机,比如每月傻缺集锦里作死与被作死的逗比……这不,我前方就是一个车祸现场。

    待我下马走近观察,才发现没有人受伤,这只是一场性质很普通的交通事故。但如果仅仅是场普通的事故就不会吸引我驻足观看了。马车斜倒在地,一个车轮脱落下来滚到一旁,这让第一次看到马车出车祸的我很好奇。此外还有马车的主人,一个身穿奇装异服的小丑。原来泰姆瑞尔大陆也有小丑这种职业,真是有趣。

    不断有人围了上来看热闹,但在老婆孩子等着他们吃饭的情况下,没人会在这里停留多久。也许有人想要做点什么,但这个小丑着装怪异,还不断神经兮兮地自言自语,让人难以接近。

    马车上装载着一个看起来比较笨重的长方体木箱,小丑必须把马车修好才能重新上路。除了我俩之外还有一个农夫,他留在这里是因为马车正好坏在他家门前,此时他刚刚结束与小丑的争吵。

    “煞逼!”农夫丢下一句脏话,愤愤转身,回到了他的屋中。

    ……

    天色渐晚,鲜艳的晚霞把黯淡的天空映出火红的色彩,原本喧闹的大道也逐渐清静下来。马车旁只剩下了两个人:小丑和我。

    “啊!心烦意乱!一筹莫展!卡这儿了!卡住了!我的母亲!我可怜的母亲,一动不动,死气沉沉……”小丑把目光投向一旁的我,向我抱怨起来。

    我一直呆在这里没有离开,因为马车上的箱子给了我一种古怪的感觉。之前从小丑的自言自语中得知里面是他的母亲时,我对箱子施放了侦测魔法,结果显示箱子里既没有尸体,也没有活物,反倒看得我直起鸡皮疙瘩,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冲着我诡异地笑。

    但我不可能当着别人的面打开箱子看个究竟,于是暂时放弃了对箱子的念头,听听小丑怎么说。

    “你怎么了?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可怜的西塞罗被困住了,你看不见吗?我正在送我亲爱的母亲。”

    “你的母亲?那是一个密封的箱子啊。”

    “不是她,是她的尸体,她死了!我正把母亲送往新家,一座新坟。但是……啊!车轮!该死的车轮!它竟然坏了!你没看见吗?”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帮帮我吧,友好的陌生人!”

    “我没有木匠的手艺。”

    “罗瑞尤斯,去说服罗瑞尤斯修我的轮子,你若这么做,可怜的西塞罗还有他的母亲会感谢你!”

    ……

    好吧,从这个小丑一惊一乍的语气和稀奇古怪的语法来看,他铁定是个精神分裂症加焦虑症患者。按他的话去做,说不定他的母亲还要从棺材里诈尸爬起感谢我。我不太想和这家伙扯上什么关系。但周围除了我俩没有别人,他咬定了只有我才能帮他,缠住了我。

    还是帮帮他吧,这个充满诡异气息的棺材留在这里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你是说刚才那个农夫?”

    “那个农夫在他的农场里,他还有什么地方可去呢?他叫罗瑞尤斯,去和他谈,说服他帮助可怜的西塞罗!”

    ……

    “砰!砰!砰!”

    “你是……你有什么事儿?”农夫打开门,认出了我就是刚才在外面牵着马看热闹的路人。

    “我建议你帮那个神经病把车修好,一具尸体放在你家门前不太吉利。”

    “哼,那个疯子,叫什么西塞罗,尽说些莫名其妙的怪话……不提他了。我准备吃完饭之后找守卫,这家伙故意把装着尸体的车在我家门口弄坏,分明是想讹我的钱!”

    呃……好机智的农夫,居然能想出这样一个“别出心裁”的套路。但这明显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结果。

    我取出一枚金币。按理说一枚银币已经足够,但那个棺材给我的感觉实在是很不舒服。如果这事儿发生在我家门前,只要能赶紧把棺材送走,十个金币我都愿意掏。

    “这是我代他给你的报酬。”

    “付钱给我?你以为这是钱的问题?”金币在灯火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农夫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可是其中似乎还有什么隐情,他经过一番艰难的抉择,最终还是将我的手推开。

    “哦?那小丑身上有不妥吗?一个金币也不能让你帮助他?”

    “你看到那个人了吗?他完全疯了。一个小丑?在这儿,在天际?眼下他正在运送一个巨大的箱子。他称之为棺材,用来埋葬他的母亲。算了吧,他可能在里面装任何东西。走私、军火、违禁品、斯库玛,甚至里面根本不是他的母亲而是某具受害者的遗体……我可不想卷进这是非。”

    听了农夫的分析,我顿时感觉到自身人生经验的匮乏。不过箱子里如果真的装着走私违禁品,我倒还放心了。

    从农夫刚才的神情来看,金钱对他仍有不小诱*惑,如果我掏出十个金币出来,他肯定屁颠屁颠去修车了,哪管箱子里藏的什么东西。但十个金币不是个小数字,花在凯米拉身上也就罢了,让我花在这里显然不可能。我决定用另一种方式劝服他。

    “你也看得出来,那小丑是个疯子,守卫如果把他抓进监狱,顶多关一段时间就放出来,你不怕将来他找你报复?”

    “就这煞逼还想报复我?”农夫不为所动,语气里充满了不屑。

    既然如此……我瞟了眼他正在吃饭的妻子,压低声音继续劝说:“疯子做起事儿都没底线,你就不担心你的妻子?或者他会不会趁你们睡觉的时候烧你们的屋子?给你们的井里投毒?”

    这几招有点狠,农夫听完顿时犹豫起来:“那……你的意思是?”

    “把他丢在外面不管不是个事儿,向守卫举报还要担心被一个疯子报复。所以你就帮他把马车修好吧,那家伙还要赶路,马车修好后他自然有多远滚多远,在那之后出了什么事情也不会和你有任何关联。这枚金币就当是酬劳。”

    “告诉他,我吃完饭就去给他修,让他老老实实呆着别搞破坏。”

    最终,在我的因势利导下,农夫还是答应了我的要求。他一边将金币收进兜内一边嘟囔,“妈的,现在煞逼还得当爷爷哄了?”

    ……

    “可怜的母亲,她的新家,天南地北,遥不可及……”小丑一边原地踱步一边自言自语。看到我走出屋子,他立刻跑向我。“你做到了吗?他怎么说?”

    “好了,他答应你,吃完饭后就帮你修马车。你,老老实实地在这儿呆着。”

    “噢,陌生人,你让西塞罗如此开心,心花怒放!心醉神迷!不仅如此,我的母亲也要感谢您!”

    wtf!我按住他的肩膀,加重语气一字一字对他说:“听好了,待会他给你修车的时候,你、一、个、字、都、不、准、说!修好之后立即离开这儿。”

    “这儿!这儿!有劳你了。闪闪发光的金子!好人好报!一生平安!感谢你,再次感谢你。”小丑沉浸在喜悦中,完全没有理会我,自顾自地从车上取下一个看起来沉甸甸的小袋子塞到我手上。

    呃,这份量掂量起来……这小丑果然脑子有问题,他要是一开始就把这些金币拿出来给农夫看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嘛。

    “把金币留给帮你修车的农夫,我不缺这东西。”

    “不行!你完成了我的委托,西塞罗必须给你报酬!天经地义!义正辞严!”

    我本来还要推辞,但没想到这小丑的力气如此之大,他强行掰松我的指头,把钱袋塞到我手中。

    ……一个小丑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力气?你丫在马戏团表演的节目是胸口碎大石吧!

    至于这个钱袋,为什么必须要交在我的手里还不允许我推辞?巴尔古夫给我好处我还能理解,这小丑给我这么多金币有什么企图?更何况这只是修个马车而已,又不是给核弹头抛光打蜡……一定有阴谋,不能被他把智商拉到和他一样的水平线上去。

    借着去河边喝水的举动,我背对小丑将目前所知的所有种类探测法术通通对钱袋施放了一遍,可一无所获。这不仅不能打消我的疑虑,反而让我更加小心。趁着天色已暗小丑也没注意,我把钱袋塞进了一颗卷心菜中。这笔钱掂量起来不是一笔小数字,但我更害怕潜在的隐患。

    没有向这个喋喋不休的小丑道别,我赶紧骑上马调转方向,离开了农场。

    小丑毫不在意,他对着我迅速离去的身影兴高采烈地呼喊起来:“我会一直等罗瑞尤斯!母亲和我都会在这儿等着!直到他修好我们的轮子为止!”

    ---------------------------------------------------------

    傍晚的龙霄宫,灯火通明的前厅。

    “普罗万图斯,雪漫附近有什么旅游胜地吗?”

    “旅游胜地?”总管对这个舶来词汇感到疑惑。

    “就是说我想出去玩玩,给我介绍个地点吧。”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总管回到他的办公室取出了一把造型别致棱角分明的黑色匕首交给我,“正好有个美差。”

    “美差?”望着我手中这把看上去略显压抑的匕首,我一时没听明白为什么和它有关的会是一个美差。

    “雪漫东边有个古老闪光圣所,你听说过吗?”

    “噢!吉娜莱丝的祭司不久前才跟我说过它,一棵古老而神奇的树。我确实有过去看一看的意思,但你说的差事是什么?”

    “这件事不要泄露出去。雪漫的金树显露出了枯萎的迹象,丹妮卡·清泉需要获取一些古老闪光的树汁为金树恢复活力。我正准备挑选一个嘴巴严实信得过的人去办这件差事儿,既然你想去看看,那就顺便取一点树液回来吧。”

    “那这把匕首呢?”

    “丹妮卡说只有这把匕首才能切开‘古老闪光’的树皮。”

    “我怎么过去?”

    “莱迪亚会指引你前往。至于安全方面你不用担心,古老闪光圣所是泰姆瑞尔大陆上一处非常著名的朝拜地,狂热的信徒们会摧毁一切挡在他们朝圣路上的障碍。”

    ==================作者的话==================

    还是4e201年,lastseed月29日,主角与一个奇怪的小丑搭上了关系。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