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里只剩下了我和她,那个名叫伊索尔达的诺德女孩。

    怎样判断一个人是否是诺德人?我向马斯克请教过这个问题。大概是和y染色体有关吧,诺德男人的儿子必然是诺德人,而对女性来说则不太严格,只要她父母其中一方是诺德人就够了。

    金发是诺德人最明显的特征,但并非每个诺德人都会有一头金发。一种原因可能是基因突变,比如灰鬃家族是古老而正统的诺德五百勇士一脉,但他们发色都是灰白。另一种原因则是混血,毕竟天际省没加盖,谁都可以翻过来。

    与我交谈的这个年轻诺德女孩有着一头棕发,虽然不知道她父母是什么样子,但我更倾向于她带着一些帝国人的血统,从年纪来看,女孩很明显是在世界大战之后出生。

    关于这个女孩的容貌嘛……异族风格对我来说描述起来挺麻烦,非要让我找些形容词的话,她给我一种清秀,文气,聪明的感觉,第一印象不错。不知道为什么米凯尔没有把她的信息加入到《雪漫城礼仪指南》之中。

    呃……突然发现有些失礼,似乎是我直勾勾的目光把她的脸蛋看红了。

    “咳,不好意思,”我开口打破了略显尴尬的气氛,“我是贝莱托尔的老乡,来自高岩的游学者。你知道他是去什么地方取货吗?”

    “虎人商队运了一批货到城外。”伊索尔达静静坐在椅子上,她已经从刚才的气氛中恢复过来,用听起来比较甜美的声线回答了我的问题。

    “虎人商队?”我回忆起以前在溪木镇看过的那些萌萌的喵人。溪木镇位于雪漫与佛克瑞斯两块领地的交界处,虎人商队偶尔会从这个小镇经过。

    “没错,那些虎人四处漂泊,靠兜售他们的货物为生。”

    “听起来似乎很凄凉的样子。”

    “是啊,他们背井离乡来到环境恶劣的天际省,还会受到各种盘剥与误解。最糟糕的是大家都不让虎人进城,没有人信任他们。”

    确实如此,从贝莱托尔还要到城外去卸货就可见一斑。但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为什么人们不信任虎人?”

    “很多虎人都干过盗窃与走私的勾当,名声不好,结果一粒雪鼠屎坏了一锅粥。”

    “但我看你和贝莱托尔似乎并不忌讳这些。”

    “当然了,至少在我看来,他们还是很公平的。诺德人一眼就能看出谁在撒谎。”女孩自信满满表示了立场。

    “你很了解它们?”

    “整个泰姆瑞尔大陆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帝国的统治下。艾斯维尔省的猫人是优秀的战士与盗贼,也是精明的商人。艾斯维尔与天际完全不同,据说那边有一望无际的热带雨林,很奇特。”说到热带雨林,伊索尔达露出了好奇神色。只不过以这个世界的交通水平来看……两块领土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

    “既然你说他们在天际的名声不太好,那他们为什么还要来到这里?”

    “我和他们聊过,艾斯维尔省的热带雨林难以开发,而他们更向往文明。他们通过赚钱来购买他们眼中的文明生活,因此遍布在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据我所知黑沼泽省生存着亚龙人,从名字上来看两者似乎比较相像?”

    “亚龙人的进化还不够完全,他们的血液甚至还是冷冰冰的,也不能离开水太久,因此他们对自己家园有很强的归属感,不会轻易被其他文明同化。不过天际省的一些码头还是会有他们的身影。”

    ……

    “真没想到一个年轻女孩会有这么广泛的知识面,你让我长了不少见识。”

    “谢谢您的夸奖,我只是略微了解一些冷门的东西罢了,比不上您这样的正规学者。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商人,全天际最伟大的商人。”

    “那你现在的进展如何了?”

    “我现在正努力和虎人商队做生意。等赚够钱,我就会把母马横幅从胡尔妲那里买下来。”

    买下母马横幅……这和成为全天际最伟大的商人还有很大的差距。她现在只有二十出头,如果努努力再加上一些好运气的话,说不定可以在雪漫闯出点名堂。而我丝毫不认为她能在天际省的尺度上成为一个伟大的商人。

    我与她聊了很多别处的风土人情。伊索尔达与虎人商队打过很多交道,甚至还随着他们一起出行过一段时间,她的所见所闻让我大开眼界。我也把我在地球上得来的一些经济知识交流给了女孩。

    一段时间过后,贝莱托尔回来了。

    “虎人商队送来了什么货物?”

    “一些艾斯维尔的特产,咖啡豆、蔗糖、熏香等等”

    “之前听你说过斯库玛,那是什么东西?”

    “斯库玛是是用月亮糖提炼出来的一种……饮料,喝起来据说很痛快,但会让人上瘾,一天不喝就浑身难受,长期饮用会损害身体,所以帝国立法禁止了它。”

    哦,原来是大力出奇迹啊。

    ……

    贝莱托尔刚刚与虎人做了一笔交易,现在需要清点货物。伊索尔达已经将消息通知到,不再多做停留。我也向贝莱托尔告别,让他把我购买的东西送到龙霄宫,与伊索尔达一同离开。

    “你也在和虎人作交易吗?”

    “现在我和那支虎人商队是合作关系。我在他们那儿有一笔股份,平时提供给他们最新消息以及我个人的建议,并帮助他们在雪漫拓展货物流通渠道。”

    “这么说你应该是虎人商队的主导者。”

    “它们听从我的建议赚了不少钱,愿意信任我。如果您也信任我的话,可以将一笔钱交给我经营,我会为您赚取高额的利润。”

    “呃……我看上去很有钱吗?”

    “您这幅蓝宝石眼镜的做工与材质就足以让人刮目相看了,更何况您刚才让贝莱托尔把那些东西送往龙霄宫。我在龙霄宫当差的朋友向我透漏了一个消息,一位布莱顿学者有着非同凡响的身份,很受领主看重。”

    喔,又是晚辈又是朋友,这情报工作做的,你们把领主家当游乐场啊……

    “你指的哪一方面?西部哨塔的事情?”

    “不明白您的意思……我说的是领主的册封。”

    唔,原来是为这个男爵的身份。我成为领主的亲信还没多久,潜力巨大且身家清白,一旦抢先与我搭上关系,必将形成稳固的合作,为她的事业带来极大帮助。

    而这对我来说却不是一个理智的做法。我对商人不抱任何偏见,但没有摸清对方的底细之前,我还不想轻易抛出橄榄枝。

    所以,“我拒绝。”

    这些应该都在她意料之中,可伊索尔达还是有些失望。“我理解您的选择,初次见面就提出这样的要求是我过于鲁莽,但我的诚意绝无半分虚假。我想我们以后还会有更多互相了解的机会。”

    “我很看好你。希望你能早日向我证明你有可以让我信任的地方。”

    “承您吉言。”伊索尔达向我道了一个谢礼,准备转身离去。

    “对了,从你告诉我的信息来看,你现在的钱早已足够买下母马横幅。”

    “我要买下的不仅仅是母马横幅的店面。”

    不只是店面?一个酒馆与旅馆背后还有别的东西吗?

    “供货渠道?情报网络?人脉关系?”

    “大概都有一些。”伊索尔达的回答含糊其辞,却也正面肯定了我的猜想。

    “这么说你经营的那支虎人商队也不仅仅是一个商队吧?”

    “前些天雪漫来了一群红卫人,他们就是被我的消息带到这里来做一笔大买卖。但他们过于心急,和雪漫的城防军闹僵了,有一个人还被关进监狱。保险起见我放弃了继续与他们合作。”

    “嗯……谨慎点总是好事,我的家乡有句谚语,小心驶得万年船。”

    这妹子有点门道。红卫人事件我全程参与,我很清楚凯马图会为那个女人付出多少代价,而把凯马图引导到雪漫来的伊索尔达想必也心里有数。

    “我改变主意了。”

    “哦?”从伊索尔达略带惊喜的口吻来看,她似乎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好事。

    “男爵每月可以从龙霄宫领一笔数目可观的钱。我会通知我的侍卫莱迪亚把这笔钱的大部分,还有我个人的一部分财产送到你的手上。至于我的身份,使用的时候把握好一个度,”说到这里,我举起左手释放了一个看起来比较拉风的视觉型法术,“我不希望在雪漫听到任何与我有关的流言。”

    “好……好的,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

    “咳,魔法师阁下,雪漫城有很多木质建筑,你刚才的魔法看起来太过火了,很容易引发混乱甚至带来破坏,希望您能稍微收敛一些。”一个卫兵发现了这边的异样,绕到我们身边向我表示起不满。

    “不好意思,卫兵兄弟,没有下次了。”

    我收起手中的光亮,意味深长地看了伊索尔达一眼,转身走向城外。伊索尔达也收起刚刚那副不知所措的表情离开,留下卫兵一人在原地不明所以。

    =================作者的话=================

    4e201年,lastseed月29日,主角有了和伊索尔达在商业上合作的打算。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