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昨晚那件事的缘故,今天我醒来得非常晚。

    哎……没有精神。我慢吞吞地穿衣洗漱,规划我接下来的日程。

    马斯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到雪漫城,而我现在已经吸收了龙的灵魂,在雪漫似乎已经没什么正事儿可做了。但出于某些大家都懂的原因,我又不得不找点儿事情做。真是提不起干劲。

    末种月,顾名思义就是一年中最后一次播种的月份,换算成地球上的历法大概是八月吧?此时此地的日光既能驱除寒意,又不会让人感到燥热。

    趴在水池旁的栏杆上,我俯瞰着整座雪漫城以及大平原的全貌。

    雪漫大平原东临霍斯加山脉,控制着连通天际省东西部的要道,因此成为了天际省的经济商业中心。市场一如既往地喧闹,卫兵们也一如既往地懒散。“每天灌点蜂蜜酒真是又舒服又暖和”,他们这样向我吹嘘。

    天空熔炉雄鹰雕像平台的下方,一群健壮的战士正在月瓦斯卡的训练场热火朝天地练习格斗技巧--我很好奇他们如何仅通过这种训练就能达到在正面压制巨龙的水准。

    雪漫,一个看起来宁静和平却又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城市。

    我将目光投向城外的大平原。不得不说雪漫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地方,不光有着发达的商业,还有充足的粮食供应。广阔的平原和横跨的白河为带来了优越的农耕环境,托起了这颗“北地的明珠”。

    更远的地方……重峦叠嶂,雾气缭绕,即使拿出望远镜也难以分辨出什么。

    今天就随便走走吧,逛逛城里,再逛逛城外,骑马在大平原上跑跑也是一件乐事。

    ……

    广场中央不断有树叶从金树上飘落,一位身着祭祀袍的女性安静地坐在金树下的长椅上。

    雪漫城里只有一座成规模的神庙,它属于大气、风与天空的圣灵吉娜莱丝,整个金树广场都是神庙的附属建筑。至于其他圣灵,塔洛斯在这里只有一座雕像,亡者之厅则更偏重于安放遗骸。城外可能也会有些供奉其他圣灵的神庙,但这就不被我所知了。

    “您好,尊敬的女士,请问您就是吉娜莱丝神庙的祭司丹妮卡·清泉吗?”

    “是的,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我是一位来自高岩的游学者,对这颗树比较好奇。我可以向您请教下这方面的知识吗?”

    “非常乐意。这是金树,在雪漫城建成后不久种下。”

    “据我所知雪漫城建于伊斯格拉默的年代,这颗树竟然能一直活到现在?”

    伊斯格拉默是诺德人的先驱者与开拓者,带领诺德人击败精灵,在天际站稳脚跟。大概三到五百年后诺德人的文字发展到十分完善的程度,开始系统记录历史,泰姆瑞尔大陆从此进入了第一纪元。

    而现在已经是第四纪元了。不知道地球上有没有什么树能倾其一生存活上四千多年,我对化石与考古方向的生物学可不太了解。

    “吉娜莱丝的信徒能从古老的圣树身上感受到某种神圣的力量,当年他们将一颗树苗从母树身上截取,移植到天空熔炉的附近。熔炉与吉娜莱丝女神也有着某种联系,所以树苗得以成活,人们还为此建造了神庙。几千年来源源不断地有朝圣者们远道而来,聆听在它枝叶间穿梭低语的女神之风。”女祭司丹妮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深情抚摸着这棵金树,用怀念的语气向我讲述它的渊远流长。

    “它的母树想必是一个更加伟大的奇迹。”

    “古老闪光就位于雪漫领地的东部。它可能是整个天际,甚至是整个泰姆瑞尔大陆最古老的物种。如果你是吉娜莱丝的信徒,你完全可以从这颗金树身上感受到母树的光辉,正如它的名字,古老闪光一样。”

    “古人将母树的树苗移植在这里是因为什么原因?”

    “金树可以肥沃贫瘠的土地,焕发出岩石的生机……虽然可能有些夸张,但女神的圣洁祝福确实让雪漫风调雨顺,成为了一个兴旺繁荣的城市。”

    “赞美吉娜莱丝!”老实说我现在挺喜欢雪漫这座城市的,至于那棵神乎其神的“古老闪光”--据说那本来就是神留下的痕迹--我很希望去见识一下。

    “你的身上充满了热情与旺盛的好奇心,愿女神的清风指引你前进。”

    ……

    女祭司还有着许多工作要完成,她与我道别,回到了神庙当中--安度尔斯曾经向我提过,天际省的内战以及巨龙袭击海尔根要塞使吉娜莱丝神庙暂时成为了一所医院。

    我顺着主干道继续向下走去。金树所在的风区除了神庙祭坛等宗教建筑外,还有各种各样的住宅,只不过我在雪漫认识的人比较少,更不知道他们具体住在哪里。一段路程之后,我穿过一道小城门,顺着溪流走下一段石阶,来到了雪漫城的平原区--一个热闹的商业区域。

    “阿卡迪娅的药锅?”这个炼金店的名字中规中矩,我抱着随便看一看的心态走进了这家店。

    米凯尔的指南里说阿卡迪娅是一个适合“年长绅士”的好伴侣。阿卡迪娅已经有点年纪了,但现在衰老还没有太多地侵蚀她的容貌,看来她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拥有众多追求者的少女。

    “您好,请问您是一位炼金师吗?”看到房间一侧摆着的一个炼金试验台,我向阿卡迪娅问道。

    “是的。我还是一位治疗师,对于常见的关节石化和次级脑损伤都有一定治疗经验。另外这里还出售各类炼金原料,天花板上挂着的,柜台上摆着的,还有一些收在柜子里的等等。您需要些什么?”

    “给我一些可以缓解疲劳的药水吧。”

    ……

    “你是一个帝国人?”我将药剂收好,一边观察店中陈列的炼金材料一边与老板聊了起来。

    “世界大战的时候我逃离赛洛迪尔省来到天际,经过几年时间的适应和考察后我选择安家在雪漫,现在我已经在雪漫呆了整整二十个年头。”

    “战争让很多人都背井离乡。”

    “是啊。可我搬到这里不是为了再面对一场新的战争。”说到这里阿卡迪娅皱起眉头,加重了自己的语气,“诅咒那些该死的风暴斗篷通通腐烂在天际的寒风里!”

    ---------------------------------------------------------

    这个世界的炼金材料品种相当多。我粗略地看了下,有蝴蝶蜻蜓的翅膀,家禽飞鸟的卵,多姿多彩的花花草草,五颜六色的奇特粉末--红色的叫火盐,蓝色的叫霜盐。甚至还有些猎奇向的东西,比如巨人和巨魔的脚趾……我不知道巨人和巨魔具体长什么样,但从它们的脚趾来看遇到它们不会是件令人愉快的事儿。

    紧接着我去了趟隔壁的贝莱托尔杂货店。只是杂货店的店长是个布莱顿人,这让我产生了些许违和感。与我的违和感觉不同,店长贝莱托尔看到一个老乡出现在他面前则很是惊喜。

    “啊,真是想不到,竟然能在天际省碰到一个高岩老乡。”

    “呵呵……他乡遇故知乃是人生乐事。”我接受马斯克的建议,一直自称布莱顿人,今天倒是碰到一个真正的布莱顿人了,或许我能从他那里了解一些高岩省的风情。

    贝莱托尔从柜台中走了出来,热情地引导我观看店里的各种商品:“一点这个,一点那个,可能有些东西你看不上,但在我眼里它们都是宝贝……”

    不知道雪漫有多少家杂货铺,至少就这家而言,商品比起溪木镇杂货店要齐全很多。在贝莱托尔的解说下,我购置了大量生活用品和一些杂物。

    “您真是一位慷慨的买主,如果我有个姐妹的话,我眼都不眨就会把她卖给你。看你买的这些东西,你是要在雪漫城定居吗?”

    “定居谈不上,只是暂居罢了。我是一个游学者,接下来会走遍天际,将来如果还有机会,赛洛迪尔和落锤我也想去看看,只可惜晨风已经不适合居住了。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来到天际?”

    “巨大的商机,还有美丽的景色和好客的居民。现在我对龙类和政治事件也非常感兴趣。当然了,这片冰封废土上最吸引人的,莫过于一个布莱顿人会被问到一连串蛋疼无聊的问题。”

    “布莱顿人在这边很受欢迎吗?”

    “要说天际的本地居民面对哪个种族表现得最好奇,答案肯定是布莱顿人。高岩省偏安一隅,没有受到任何战争的波及,物资丰富,气候也比天际要好得多,一个布莱顿人不好好呆在高岩省,来天际图个什么?一定是因为他身上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比如在政治斗争中失败遭到流放。除开你我,布莱顿人大都是因为这种原因才来到天际。”

    人们提到布莱顿人总是会把他们和阴谋诡计之类的事物联系在一起。对此我请教过马斯克,他告诉我高岩省由于地理和历史原因,各个家族的领地之间矛盾尖锐却又难以统一,因此那里的人们更加擅长使用暗地里的手段,这在崇尚武力直来直去的天际看起来很稀奇。

    “难道天际的居民对其他种族不好奇吗?”

    “黑暗精灵因为火山爆发大量涌入天际,帝国人二十多年前也来了不少,物以稀为贵。红卫人不适应这里的气候,也不善于交际,看上去凶巴巴的,人们不躲着他们已经很给面子了。虎人早就给大部分人留下了斯库玛小贩的印象,人们不待见他们。亚龙人和兽人……至少得雪漫的居民见过他们后才能得出结论。至于精灵,小心跨省。”

    “我在溪木镇遇到过一个木精灵在诺德人的伐木场中工作,城里还有一家木精灵开的酒馆,看样子他们似乎和当地居民关系不错。”

    “那是因为精灵还没给雪漫城带来什么麻烦。看看风盔城的黑暗精灵吧,乌弗瑞克想必对此很头疼。”

    ……

    “贝莱托尔,你的货到了。”

    贝莱托尔停下了与我的交谈,转向那个刚刚走进店里的年轻女孩:“好的,伊索尔达,帮我照看一下店铺……那个谁,别劈柴了!跟我卸货去!”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