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请你把所有信息都告诉我,我会原封不动传达给领主供他裁决。”

    我将凯马图一行人定义为“无法无天的潜在犯罪份子”,这大大消除了她的戒心。红卫女人萨蒂亚也觉得我言之有理,一位货真价实的雪漫男爵如果要加害于她,她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好吧,我只能选择相信你。”萨蒂亚将匕首收了回去。

    ……

    “雪漫人不了解我的身份,我的真名是伊曼,来自落锤省苏达家族。那些寻找我的人,是先祖神洲雇佣的刺客,他们想要拿我的命换钱。”

    我闭着眼细细思索她的话语。先祖神洲……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词,但我已经忘记了。我现在不可能拿这个词去询问她,这可能会让她产生戒心。

    暂且回到红卫女人的自辩上吧,从第二句开始就是假话--这还建立在她真名是伊曼的前提下。根据我与凯马图一行人的接触,他们出手十分阔绰,动不动就是什么“帮我找到她,我会给你很多钱”,依我看他们更像是雇佣别人的一方。

    “萨蒂亚,我还是用这个名字称呼你吧。先祖神洲为什么要杀你?”我保持面部的表情不变,顺着她的回答继续询问。

    “我不清楚,我在公开场合说了先祖神洲的坏话,我猜这就是那帮人被雇佣起来追杀我的原因。”

    这个词又从她口中出现了一次。为了弄清这个词的意思,我顺着她的话继续问下去,“什么坏话?”

    “……那是个秘密,我不能告诉你。”

    “这里是天际省,没人会在意那些来自落锤的风言风语,”我加重语气,“而且,你必须告诉我,只有摸清事实领主大人才能决定是否为你提供庇护。”

    “我……我号召同胞们反抗精灵的入侵。”

    原来如此,先祖神洲应该是隶属于精灵的一个组织,这样的话我面前的女人有很大可能是一个说谎者。早先在溪木镇的时候,我就知道了精灵势力已经渗透进天际省秘密抓捕一些“反梭莫份子”。就算触手还没伸向雪漫城,他们也没有必要从遥远的落锤雇佣红卫人来到天际,更不用说红卫人与精灵是死对头。

    “你为什么不告诉领主或者卫兵?据我所知领主大人跟先祖神洲不是一路人,我想他们应该会帮你。”

    “这帮人很凶残,而且诡计多端,他们会贿赂任何人,无论是领主、贵族还是守卫……抱歉我不是针对您,我在雪漫实在是不知道可以信赖谁。”

    我附和着萨蒂亚的话语点了点头。已经不用再问多余的东西了,我悄悄在红卫女人身上释放了一个魔法标记,离开厨房。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觉得你一定隐瞒了很多事情。领主不会满意你的自辩,很快我会再次找你了解情况。”

    不知道红卫女人是否注意到了自己的回答破绽百出,我临走前尝试用这句话稳住她。

    “谢谢,我现在只能指望你了!”

    ……

    或许其中还有一些隐情,但现在掌握的情报已经足够让我做出选择。把一个柔弱的女人交到一群凶残的红卫人手里看上去是一个令人不快的做法,但我现在不会因此产生任何负罪感。

    “嗨,男爵!”

    一声呼唤传来,肯定是找我的。我向着声音的来源处,一位五十岁左右穿着富贵的金发诺德男子走去。

    “我在龙霄宫的晚辈告诉我领主刚刚册封了一个布莱顿人男爵。”

    “没错。请问您是?”

    “奥弗瑞德·战狂。”中年男子一杯酒下肚,道出了他的名字。

    “原来是战狂家族的族长,久仰。我听伊多拉夫提起过您。”

    “伊多拉夫也向我提起过你,一个布莱顿学者。虽然他当时忘记询问姓名,但那副蓝宝石眼镜可是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听他说你对战狂家族的光辉历史很感兴趣,正好我也喜欢向外人介绍这些,来听听吧?”

    “呃……洗耳恭听。”

    战狂氏族的光辉历史,远可以追溯到伊斯格拉默时期五百勇士向背信弃义的精灵复仇的史诗,近可以提起三十年前世界大战战狂家族的成员远征赛洛迪尔省抗击精灵侵略的故事。这些固然可以被称为光辉事迹,但我已经从书籍或者闲聊中了解到了不少。目前我更加在意两个家族之间的恩怨,不久前我正深陷其中来着。

    “我听说了战狂家族与灰鬃的一些纠纷。作为一名高岩的游学者我对此很好奇,您能向我讲解一下吗?”

    “自古以来诺德人都把眼光局限在天际,局限在过去的光辉岁月。灰鬃人,还有风暴斗篷,他们总执拗于过去,不愿意正视现在、面对未来,难怪外乡人都觉得我们是四处漂泊的野蛮人……”

    “为血脉传统自豪是一回事儿,盲目沉湎在昔日的荣耀中不能自拔则是另外一回事儿。他们所提到的荣耀与传统,要我说就是愚昧。战狂家族一直与帝国合作,这些年我见过了太多的东西,冰冷骇人的事实是帝国代表着发展,那些畏惧发展的人就是胆小鬼!……”

    “维吉纳·灰鬃和他的人是雪漫的老资历,人们敬重他们,我也不反对他们与我平起平坐,但他们的家族却背叛了帝国转而支持风暴斗篷叛军。说是为天际的自由而战,其实只是乌弗瑞克想当天际的土皇帝罢了,灰鬃家族妄想借助风暴斗篷的力量来取代我们在雪漫的地位。他们只想改朝换代把帝国的影响力驱赶出天际,从来没有想过为诺德人创造新的未来……”

    ……

    伊多拉夫·战狂从经济的角度分析了两个家族的恩怨,而奥弗瑞德·战狂显得更为老道,在历史、传统、发展等多个方面表明了他的态度。虽然初遇厄伦德·灰鬃和伊多拉夫·战狂时,两人对我的态度使我更亲近前者,但此时我不得不承认,相对灰鬃的那一套,战狂家族的理念可能更合我的胃口。

    然而什么才是新的未来呢?

    ……

    离开母马横幅后,我迈着悠闲的步伐返回龙霄宫。

    感受到我的魔法标记目标回到旅馆后,我又调转方向走向城外。我就知道她会跟踪我,想必刚才我与奥弗瑞德谈了那么久的话让她心里很着急吧。

    我在马厩附近与凯马图交换了情报,将今天的的详细对话都告诉了他。

    “你看起来挺聪明嘛,无愧于你男爵的头衔。我的手下还以为你傻兮兮的见到漂亮脸蛋就被骗了。”

    “我的家乡有句俗语,叫做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对了,‘先祖神洲’是什么?”

    “高精灵与木精灵的联合执政党。精灵杂种们的祖先最初好像居住在夏暮岛,所以他们将自己的组织命名为‘先祖神洲’。”

    “今天夜里,我会把那个女人带到马厩,你们配合下我的行动……”

    --------------------------------------------------------

    “快点收拾好东西,你现在必须离开!”

    “为什么?”萨蒂亚看着闯进来的我,一脸愕然。

    “他们已经确定了你在这里,现在正在冲击卫兵的阻拦。那点值夜岗的卫兵没法拖住一大群暴徒。”

    “什么?怎么会这样?你说过不会放任他们进入城市的啊!”

    “他们已经进来了,你现在必须逃走。”我低下目光,面无表情地回答。

    “但我能去哪儿?我难道要一直这样逃亡下去?”

    “我在马厩有一匹马,你骑着它逃走吧,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我转过身,站在门口等待她的反应。

    “在雪漫还没安稳多久,我就要收拾东西再次离开吗?”红卫女人无奈地整理了一些简单的行李,跟在我身后,“如果你真的觉得这是唯一的出路,我相信你,现在就行动吧。”

    夜间的雪漫本应萧索落寞,而此时却有几个举着火把的红卫战士在街上行走。他们拿着我签署的通行证以采购的名义进入雪漫,做的事情只不过是在街道上逛逛。在我把萨蒂亚拐出来后就会带着一些酒和肉类立刻离开,没有任何不*良影响。

    街上的几个红卫战士识趣地避开了我们的逃跑路线,留在城门口的人员也按照计划与身穿卫兵服装的莱迪亚发生了一点小争吵。声势不大,但足够让一只惊弓之鸟信以为真。我亮出男爵的身份证明,带着萨蒂亚借着斗篷与夜色的遮掩出了城门,向着马厩的方向奔跑。

    ……

    “好险……”萨蒂亚气喘吁吁地倚在马厩的柱子上。似乎已经逃出生天,但刚刚看到的情景让她难以真正把心中的石头放下。

    “是哪一匹马?快把它的锁解开!”

    等待了几秒,没有得到任何回答。萨蒂亚有些不安地回过头,看到的是一个她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呵呵,你不会想着自己能一直蒙蔽别人,对吧?就凭你的小伎俩也想从一个布莱顿人手上占到便宜?”

    “不!为什么?……啊!!!”

    凯马图将一张魔法卷轴展开。亮光一闪而过,萨蒂亚倒在了地上。

    他的手下将萨蒂亚装进提前准备好的囚车中。看着昏死着的萨蒂亚,惊讶、恐惧、悔恨、悲哀、绝望……大量的负面情绪让她美丽的面容显得有些扭曲,这让我心中难免产生了一丝愧疚。

    “你们会把她怎么样?”

    “现在我们要把她带回落锤省,等到了那儿她就会为她的背叛罪行付出代价了。”

    “她会死吗?”

    “我保证她在回去的路上不会少一根汗毛,但回到落锤省之后会发生什么就不好说了。”

    “毕竟是我欺骗了她,一手促成了她如今的命运。”

    “她必然得到这样的下场,无数的同胞因她而死,城市也由于她的出卖而被精灵攻陷,她必须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而且从你的角度来看她还是死掉了好。将来她如果还有翻身的机会,一定不会放过曾经出卖她的你。”

    好一句诛心之语,我的同情心还未来得及泛滥就被打消大半,凯马图这家伙有点手段。

    “你们为什么不立即处决她?”我想到了以前在海尔根刑场的遭遇。

    “审判。审判一个千夫所指的罪人可以激发人民的斗志,消弭异议者的分歧。以及……”凯马图压低了声音,“我们还需要她的一些情报,仅凭她一人无法出卖整个城市。”

    “我总算明白你为什么兴师动众一直追到这里。”

    凯马图没有明说,但显而易见。借着对萨蒂亚的审判,凯马图的势力至少可以将他的一些政敌揭发甚至构陷为“红卫奸”,我相信他必然不会放过这个天赐良机。

    “这就是政治。”

    凯马图锁上囚车,走到我的面前。

    “说吧,你要什么酬劳。金币?”

    等待了一会儿没有得到我的回答,凯马图继续说了下去。

    “雪漫是一座富裕的城市,你是这里的男爵,想必不会缺少金钱。落锤离这里太远并且处于战火当中,我们现在除了钱什么也没有。而我必须为你的援助表示感谢。”

    凯马图将一把精致的弯刀交到我手里,“既然如此,我将来可以帮你做一件类似的事。”

    类似的事?凯马图推得倒是很干净利索,我这辈子恐怕都没机会去那块大沙漠。不过暂且先留着它,这块开门砖总有用上的时候。

    “祝愿你们能从精灵手中收复家园。”

    “反抗先祖神洲的风潮在落锤如火如荼地蔓延,我们追求正义。”

    向我鞠躬致谢后,他们的队伍驶入了漆黑的夜色当中,只有远方点点的火光标示着他们的位置。

    “男爵大人,事情都处理完了吗?”莱迪亚看到这边许久没有动静,从城门那边走了过来。

    “嗯,你先回去吧,顺便把这柄弯刀拿回去收好。我还要在外面散散步。”

    “是。夜已经很深了,您也早点休息。”

    ……

    两个月亮悬挂在天空,将银色的光辉洒向大地,白河绕城流过,流水的细响在寂静的深夜格外清晰。不知怎么的,我有点想家了。

    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家乡。我将斗篷从身上取下,揉成一团抱在怀中,迈步返回龙霄宫。

    =======================作者的话====================

    4e201年,lastseed月29日凌晨,主角完成了与红卫人的一笔交易,并得到了一个看上去不怎么可靠的承诺。

    思乡是作为一名穿越者很正常的情绪,但是可以预见,主角必然是回不去的,同时这个情绪也会逐渐淡化。雪漫篇中将解决掉任何历史遗留问题。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