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说要去采购麦芽酒的掌柜已经回来,倒是旅店老板再次不见踪影。我径直走进了马斯克叔叔的房间。

    “从你的身上没有感觉到龙魂,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马斯克停下手上的工作,眯着眼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会儿。

    我把当前的进展告诉马斯克,并询问有关石板的消息。

    “在这么大一片领地上寻找一块普普通通的石板,无异于大海捞针。哪怕是头活生生的龙,只要它小心谨慎点,不花上十天半月也难以得到具体的线索。”

    也罢,不知道这些天将有多少人继续活在巨龙的阴影中提心吊胆睡不着觉,而对领主的失信也让我焦躁不已。没多少闲聊的时间,我留给他雪漫城亡者之厅的地址,离开了旅馆。

    关于龙石的下落,我需要给领主和法仁加一个交代。我问过哈达瓦,他表示溪木镇驻军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更不用说什么奇怪的石板。

    没有任何可用的交涉筹码,这下只能灰溜溜地空手回去了。

    ---------------------------------------------------------

    我对着龙霄宫门前水池的倒影整理了下外形,毕竟我要面对的是一位尊贵的领主,不能因为这几日的奔波而荒废礼节。

    宫殿大门突然打开,我听到声音转过身,一个身披灰色斗篷的人影从我的身旁快步离开。我还没来得及辨认这个人是谁,宫殿大门那边又传来了法仁加的声音。

    “啊,你回来了,月下,这趟真是辛苦你了。”

    “非常抱歉……”

    “不怪你,事情经过我大概已经猜到,进来再说。”

    咦?难道我的小队成员已经与他接触过了?但我注意到他用的是“猜”这个字。

    我走进法仁加的魔法实验室,桌上那块十分醒目的石板立刻吸引了我的眼球。毫无疑问,这肯定就是我要寻找的龙石。

    “我就说寒落神庙里怎么找不到龙石的下落,原来你已经从另一个渠道得到了它。是那个披着斗篷的人送来的?”

    “你最好不要在别人面前提起你见过那个人,否则有可能会给你带来一些麻烦。”法仁加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向我告诫。

    “嗯?我刚才见过什么人吗?你是说门口的卫兵还是宫殿里的女仆?”

    “呵呵,你真幽默。”法仁加无奈地摊摊手,将话题转回这块石板,“我的朋友私下里已经把石板取回,我毫不知情,导致你们白跑了一趟。”

    “没关系,我正为没能完成所托之事感到自责呢,现在既然已经拿到石板,我也算是放下一个包袱。你从这块石板上看出什么了吗?”

    “如同书中记载的那样,这块石板上刻着一幅与雪漫领地对应的地图,标记的点一定就是巨龙们当年的巢穴。离这里最近的一个标记位于雪漫西边的山上,那里曾经栖息着一头名叫米尔墨尼尔的巨龙。”

    “那么接下来就要去找它麻烦了。在这之前还要做别的准备吗?屠龙恐怕不是一件随意的事情。”

    “龙霄宫当年就曾关押过一头巨龙,所以我们不缺乏对付巨龙的方法。计划早已制定完毕,所有的工具都准备就绪,就等着巨龙主动送上门。我会立即调派人手去布置。”

    “你似乎有些过于激动,我想我们是否应该先派斥候去那里确认一下。”

    “我的确很激动,我一直希望有一天一位英雄能带着一头龙来到龙霄宫,就像当年的独眼奥拉夫一样,这将是多么令人惊叹的景象。现在,这个愿望快要实现了。”

    法仁加揉搓着双手,此刻的他沉浸在一种狂热而迫切的精神状态中,完全没有理会我的建议。也罢,以他现在这股“等着开饭”的劲头做担保,我相信不会有任何差错。

    ---------------------------------------------------------

    “伊瑞莱斯,为什么一个黑暗精灵会成为诺德领主的护卫?”

    “我和他很早就认识,在战火中结下了友谊。他继承了领主的位子,我继续跟随在他身边保护他。”

    “你平时似乎总是跟在他身边,领主会面临很多威胁吗?”

    “还真不少。来自各个势力的刺客、政见不同利益冲突的家族,玩忽职守的卫兵,甚至我会有错觉认为他的孩子也想杀他,反正已经有不少意图不轨的人死在我手下。这些只是**上的威胁,还没算上他的精神压力,每天他都要面对一帮谄媚无能的官僚和唯利是图的奸商,我真想亲自解决掉他们。”

    “呃,领主一定有他自己的打算。”

    ……

    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雪漫西边的一座哨塔,这里离巨龙的栖息处很近,石头建筑也可以将“地对空兵器”调整到合适的角度。

    “为了防止打草惊蛇,我们不能把这些重武器布置得离巨龙过近。战友团的人已经前往巨龙的栖息处,按照既定计划他们会把那条龙往我们的方向驱赶。当巨龙飞过来时,我们将它射下固定在地面,然后让它付出代价。”伊瑞莱斯向我说明了她的计划。

    这些攻城弩上布置着胳膊粗的巨箭。带有倒钩的箭头非常尖锐,绷紧的粗弦在我的侦测陷阱魔法下散发出亮红色的光芒,我毫不怀疑它能够轻松穿透巨龙的身体。箭的末尾连着一条看起来很牢固的铁链,铁链末端缠绕在一个转筒机关上。

    士兵警戒在各自的弩车旁,除此之外似乎再无其他人士。

    “我记得不是有很多雇佣兵吗?为什么不让他们也参与进来?”

    “那些雇佣兵的任务是寻找巨龙的踪迹,天际现在的局势让领主没法进行大规模军事调动。更何况个人的勇武在巨龙面前通通不堪一击,我更信任这些训练有素配合默契的士兵,他们是我亲手带出来的。”

    “还是要谢谢你让我能够站在这里。”

    “阿凯的祭司提到过你,我有必要给他个面子。”

    ……

    “啾~~~~~~”

    亮光拖着烟雾在空中划过,巨龙的吼声也一并从远方传来。

    “战友团已经与巨龙交上手,所有人进入备战状态!”看到信号,伊瑞莱斯中断了与我的谈话,对周围的士兵们发出命令。

    “战友团的人对付那条巨龙真的没问题吗?”我向伊瑞莱斯提出了我的疑惑。

    “这次出手的是‘圆环’的精锐,就算他们把巨龙杀死在那边我也毫不惊奇。”伊瑞莱斯对这批名为“圆环”的战士有着非常充足的信心,但我可不希望巨龙死在那边,我需要就地撷取巨龙的灵魂。

    “我是一位法师,对于战士所拥有的力量不太了解……”

    “哦?上次在龙霄宫的庭院没让你充分了解一个战士的力量真是我的失职。”

    “呃,恕我失言。我只是比较好奇战友团的人会怎样与巨龙战斗。”

    “我也很好奇,只是战友团拒绝任何人观看他们与巨龙的战斗。据我所知,‘圆环’的成员是战友团中最强大的战士,他们的力量、技巧和经验都无人能及。尽管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除了肉搏,我想不出来战士还有其他的手段可以用在巨龙身上。”

    “通过**的力量与巨龙抗衡,真是了不起。”我对战友团这个组织产生了浓重的好奇。

    ……

    “啾~~~~~~”

    经过几分钟的焦急等待,第二颗信号弹在空中炸开。

    “所有弩炮向信号方向调整位置,巨龙即将出现在视野内!”

    这颗信号弹意味着战友团已经达成他们的目标:将巨龙击退,并迫使巨龙向哨塔的方向移动。

    信号弹的回响声还未消失在天空,伴随着一声疾厉的龙吟,一头飞行姿势不怎么协调的巨龙从山头探了出来。我赶紧拿出了望远镜,观察起巨龙的具体情况。这是我第一次仔细观察一头龙,之前在海尔根要塞时我不可能死到临头还去关心其他毫无意义的事。

    这头龙的大小声势远不及奥杜因,但再怎么说也是一条龙。粗重的呼吸声和咽口水声隐隐传来,周围操弩士兵们流露出的紧张情绪一览无遗。

    通过望远镜看去,这头龙色泽黯淡,头部遍布着一些红色斑点。它两只前爪的骨骼固定着翼膜,通过不断挥舞前爪来带动翼膜往复提供升力。

    随着巨龙离我们越来越近,我才发现它头上的红斑是血迹。目测战友团对巨龙造成了相当沉重的打击,以至于这头巨龙满头是血双翼蹒跚,飞行高度也处于弩炮的攻击范围内。

    “准备!……放!!!”

    伊瑞莱斯一声令下打破了紧张的寂静,七八根巨大的弩箭拖着铁索射向天空。

    虽然有一半的弩箭在划出一道徒劳的抛物线后无力坠下,但仍有三根弩箭命中了巨龙的身体,一根插在巨龙左翼,两根插在巨龙腹部,几处重创使巨龙发出长长一声痛鸣。

    “收回铁索!”黑暗精灵大声呼喊,其他弩炮旁的士兵纷纷反应过来,迅速靠向那三台命中巨龙的弩炮,齐心协力转动摇柄,试图将铁索收回把巨龙从空中拉下。

    被我们暗算的巨龙自不肯束手就擒,它全然不顾自己的翅膀上还插着一根弩箭,用尽浑身的力气挥舞双翼。柔软的腹部难以承受这两股力量的相互撕扯,两根弩箭连带着两大块腹肉直直坠下,在空出开出两朵触目惊心的血花。

    巨龙身上只剩最后一根弩箭,而这根弩箭使巨龙不得不面对最糟糕的情况。弩箭穿透了翼膜,弩箭上倒钩的存在使巨龙必须付出整片左翼的代价才能挣脱这根锁链,锁链的存在又使巨龙不得不以铁索为半径环绕哨塔盘旋。

    身体左侧不断传来巨大拉力,剧烈的阵痛使巨龙不得不向左边倾下身体。当左倾到一定角度时,巨龙又需要让自己右边的身体一同下降以维持身体水平。

    如果一直保持这个循环,巨龙明白它最终将会被拉到地面任人宰割。于是它用尽力气挣扎,企图摆脱束缚左翼的铁索搏一条生路。

    然而巨龙已是强弩之末,仅靠精疲力尽的左翼已无法与下方一大群士兵的力量对抗。在它的身体向左倾斜到六十度时,翅膀提供的升力难以继续负担自身重力和铁索拉力,它在空中翻滚几圈,不甘地坠*落到地面。

    士兵们爆发出一阵欢呼。在伊瑞莱斯的命令下,他们迅速集结起来列队冲向巨龙的坠*落处。我和伊瑞莱斯也赶紧奔向了那个位置。

    ……

    即使被拉到地面,巨龙的生存欲*望仍不容小觑。有了地面作支撑,巨龙得以发挥出**的力量,它挥动左翼,成功将铁索另一端从士兵们手中扯回。

    但如今已是龙临浅水之势,虚弱的它再也无力重回天空,甚至难以喷出一口饱含杀伤力的吐息。再强的**终会疲惫,留在地上面对这么多人围攻,巨龙只有死路一条。

    浑身是血伤痕累累的巨龙同样认识到这点,它变得十分狂暴,无差别攻击起周围的一切能见物,不断有人被他的双翼拍飞,还有几位不幸的士兵命丧龙口,偶尔巨龙也会因为翅膀击在坚硬的石墙和大地上发出痛苦的哀嚎。

    巨龙背水一战所爆发出的力量让人惊叹,死到临头还能对军队造成超出预料的伤亡。眼看已经有五个士兵阵亡,伤者更是难以一眼统计出来,站在一旁的我难以忍受自己的无所作为。与此同时,我隐隐察觉到体内有一股力量正在被牵引,于是顺着这种感觉,我将吼声的力量向胸腔聚集,准备加入到对巨龙的攻击中。

    巨龙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它不再理会那些密如雨点前仆后继的攻击,对准我的方向艰难地挪动起脚步。它用血淋淋的两只翼爪支撑在地上保持平衡,一步一步向我踏来。

    士兵们无暇注意巨龙的异状,他们只知道巨龙放松了对周遭的攻击,向着巨龙倾泻出更加凶猛的火力。巨龙的步伐越来越迟缓越来越沉重,摇摇晃晃似乎随时就要倒下,恐怕难以活着走到我面前了。

    我主动向前奔跑,随着与巨龙距离的靠近,我感觉到一股力量从巨龙体内源源不断向我涌来,我的胸中有一股火焰已被点燃!

    巨龙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它的左翼已经彻底失去力量,空荡荡地垂下,拖在地面划出一道长长的血迹,右翼则刚刚被伊瑞莱斯那把涌动着火焰的利刃重创。插满箭矢的庞大身体失去了支撑,眼看就将向前倾倒。

    而我胸中澎湃的浪潮也要迸发而出了!

    “fus!ro!!dahhhhh!!!”

    “dovahkiin?!nid!!”

    巨龙没来得及说出一段更长的遗言。

    看起来十分骇人的激波穿透了巨龙血迹斑斑的身体,伴随着颈部的夸张变形,原本要坠地的头颅在吼声的冲击下重新仰了起来。

    在“fus”的第一道激波扫过后,巨龙的身体开始燃烧,放射出耀眼的光芒。一股肉眼可见的光雾灌入我的身体,支撑我吼出了最后两个音节。

    我胸中积聚的力量被一口气吼了个干干净净。虽然身子空荡荡的,但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身体中多了些什么,也许那就是这头巨龙的灵魂力量吧。我虚脱地趴在地上,仰起头看向面前的一摊巨大枯骨,回想起巨龙临死前说出的单词。

    “dovahkiin?nid!!”

    这是龙语。

    nid,是一个表示惊愕、恐惧、难以置信的语气词。

    另一个单词,dovah就是dragon,kiin就是born。

    都瓦克因,dragonborn。

    龙裔。

    ……

    ===============作者的话==============

    4e201年,lastseed月27日,主角通过吼声之道击杀了第一条巨龙。-hunt。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