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向相关人士打听过这位雪漫最高统治者的信息。

    溪木镇的铁匠和他的书记员侄子认为,巴尔古夫是一个好人,也许有点小心谨慎,可在危机重重的眼下不算是坏事儿。巴尔古夫因此成功避开了战乱,但雪漫地处连接天际省东西的战略要冲,他将来总要在帝国与风暴斗篷间做出一个选择。

    铁匠阿尔沃毫不怀疑巴尔古夫领主对帝国的忠心,尽管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巴尔古夫既不喜欢乌弗瑞克,也不喜欢艾利西弗--天际至高王托依格被乌弗瑞克谋杀后,他的遗孀暂时行使着权力。

    虽然人们普遍认为巴尔古夫领主有着一副小心谨慎或者说犹豫不决的性格,通过雪漫城内两大家族的对立我也能看出一些端倪,可刚才他的一番话却令我印象深刻:“不能再犹豫下去了!外面有一头龙正在焚烧我的领地,屠戮我的子民,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至少他是一位爱惜人民的统治者。

    法仁加把我的情况向领主作了简要说明。领主的神态看上去有些疲惫,这些天巨龙袭击的风波让他忧心忡忡。听了宫廷法师的陈词,领主快步走到我身前,握住我的手向我表达起感激之情。

    “你将会是雪漫的恩人,无数百姓会因为你从巨龙口下幸免。我代表领地的子民向你致以诚挚的感谢,危机解除之后我不会亏待于你,来自高岩的游学者。”

    喔,巴尔古夫领主的礼贤下士之风倒是有些让我受**若惊。这些天我一直都在听着别人的风言风语,从未接受过如此真挚的恳求,这让我从心底生出一份好感。

    “请放心,领主大人,我的旅程也需要一个毫无顾虑的开端与一个不留遗憾的结束,雪漫是我游历天际的第一处落脚点,我很喜欢这座城市,我会尽最大的努力让这颗北方明珠免于邪恶的侵蚀。”

    ---------------------------------------------------------

    事不宜迟,一支小分队被召集起来前往溪木镇,开始“龙石”获取之旅。作为行动的主导者,我拥有对这些雪漫武者以及雇佣兵名义上的指挥权。

    队伍加上我一共有五位成员,包括:一位黑暗精灵,“酩酊猎手”酒馆中认识的简拉萨,她依然穿着先前的装束;一位身披重甲手持大剑的诺德中年女人,“不屈者”乌斯盖德;一位年轻的诺德战士高迪尔,来自雪漫领地上的一个古老家族;一位身穿法师袍尖耳朵灰皮肤的红发黑暗精灵,略懂魔法的我可以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令人不适的阴暗气息--这使我缺乏向他细致询问的热情。

    “你们是自愿前来还是接受了雇主的命令?”

    “我是自愿前来。我对寒落神庙的构造有一定了解。”首先回答我的是名叫高迪尔的诺德年轻人。

    “你也去过寒落神庙?”

    “不。我的家族在雪漫领地上有一座类似的墓穴,建成的年代要比寒落神庙晚一段时间,那时诺德人的风俗应该没有太大变化。这些年领主大人一直很照料我们,如今他遇到了困难我不能坐视不管。”

    “能有一位了解古诺德墓葬建筑的伙伴同行,真是如虎添翼。乌斯盖德大姐,你呢?”

    “战斗。我已经厌倦了这些天的搜寻工作。”

    “也许你已经从伊瑞莱斯那里知道,神庙中有一个尸鬼领主将阻碍我们的行动,你可以从它身上满足你对战斗的渴望。”

    “可惜我更希望面对那头龙。”大剑女撇了撇嘴,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龙?当我们拿到石板时就可以获取巨龙的具体位置,难道你还有些私事要提前离开?”

    “果然你新来雪漫没多久,还不知道我和战友团之间的事情吧。”

    “听起来你们之间发生过不太愉快的事。”

    “我希望加入他们,他们要我证明自己的价值,派了一个毛头小子与我战斗。因为这事关我能否加入战友团,我当时十分激动与紧张,没有掌控好力度……战友团虽然已经谅解了我,但我已经没有脸面再去见他们了。”

    “很抱歉问起这个。希望你今后还能找到一个别的战士组织加入。”

    “天际省不存在其他比战友团还要古老和神圣的组织。作为一名渴望证明自己的诺德战士,无法与他们并肩战斗将成为我一生的遗憾。”

    虽然乌斯盖德提到这些语气显得有些低落,但我还是能感受到一股诺德人特有的乐观--这点挫折根本不可能击倒向往着战斗与荣耀的战士。

    问过了大剑女,我将视线转向那个一言不发的黑暗精灵法师,“尊敬的法师先生,您能否介绍一下自己,顺便发表发表您对寒落神庙的见解?”

    “我没有必要告诉你。”黑暗精灵法师不乐意地从口中挤出几个字,不再理会我。

    长期宅在屋子里研究魔法让他的情商不太高。不过没关系,从他身上散发出阴暗气息来看,他可能是一个专精死灵法术的法师,寒落神庙中的大量尸鬼正中他下怀。

    “简萨拉,你呢……好吧,我知道你是为了报酬。”

    ---------------------------------------------------------

    之前已经来过一次,再加上队伍中还有熟悉环境的本地人指点,我们轻车熟路进入了寒落神庙。

    “啊,真不敢想象诺德人的祖先生活在这种地方。”黑暗精灵刺客点起了火把,她第一次进入古诺德人的地洞,来自异族的奇特文化让她感慨不已。

    “首先我需要告知你们一些重要事项。我可以屏蔽掉尸鬼的感知,但这座神庙中的一切物品你们都不能随意乱动,否则会惊扰到尸鬼。行走的时候也要多加小心,磕磕碰碰弄出太大动静的话会给我们添很多麻烦。”

    几个人表示愿意遵守我的命令,黑暗精灵死灵法师也不情愿地点了点头。我释放了探测法术,带领他们慢慢深入神庙内部。

    还是之前的那个能够散发出死亡与腐朽的假象来隔绝生者气息的法术。不一样的地方是,我作为施术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亲和这种力量,我的队友则是一群活生生的人,他们的身体会本能地将这些能量驱散。因此我需要将法术对这里的所有尸鬼释放。

    我小心翼翼地走在最前面。

    与第一次来到这里时不同,里面黑乎乎一片,我不得不点起火把照明。

    很快我又发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除了一些雪鼠外,我没有发现任何尸鬼的气息和被激活的机关陷阱。在更深入的地方,则是满目疮痍。

    尸鬼们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大部分尸鬼身上都留下了被锐利锋刃切割的痕迹,身体的碎骨头渣也撒得到处都是。看来在这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里再次有人光顾这里,并且使用的是相当暴力的手段。

    马斯克之前告诉我,我的到来将引起多方关注,那这一次的来客是否与我有着什么关系?

    来历不明的访客让我很困扰。我萌生了些许退意,但我已经承诺过领主要把龙石拿到手,我必须继续前进。

    踩着尸鬼的碎块一路前行,我们来到龙爪门前。上次离开时我特意关闭了这扇门,而现在大门却处于被打开的状态,这让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我加快脚步,率先穿过龙爪门走进寒落密室。

    密室中一片狼藉,不复以前的幽静,我离开的这些天一定发生过很大的变故。我将探测的目标区域定在龙语墙平台那边,传来的结果告诉我尸鬼领主也已销声匿迹。

    一路上留下了许多打斗痕迹。触目惊心的裂纹与洒落一地的石块意味着岩壁受到过猛烈撞击,入石三分的孔洞大概是利器穿刺的后果,几处质地不够坚固的地表被强有力的步伐踩出深深的脚印,植被也饱受摧残,更不用说那些醒目地漂浮在水面上的蝙蝠尸体。

    尸鬼领主被钉在龙语墙上,战斗的胜利者没有留下任何能够表明自己身份的信息。他在战斗中夺去尸鬼领主手中的先古诺德长剑,反过来用它贯穿了长剑原主人的身体。

    虽然我已经决定通过屠龙来补完龙吼的力量,但尸鬼领主的死亡还是让我感到一丝惋惜,这种感觉……就像是久追不上已被我放弃的女孩突然被别人得手了。

    我不再理会那具死状凄惨的干尸,走到乌木棺跟前。结果令人沮丧,棺材中什么都没有。我不太甘心地又翻找起下祭台,下令让其他人也在平台上仔细搜索,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我不得不遗憾地宣布任务终止。龙石应当在尸鬼领主的手里,没有发现只能说明石板已被人取走。

    乌斯盖德没能在这里经历一次痛快的战斗,不得不悻悻离去。简拉萨更关心领主是否会为这次失败的行动支付报酬,也先一步返回雪漫。高迪尔表示将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在他印象中墓穴总是恐怖而阴森的,寒落神庙则颠覆了他的常识。

    还有一位死灵法师,他留下来鼓捣着神庙内的尸鬼碎块。我懒得理睬他,独自一人驾马回到溪木镇。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