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早晨,我离开亡者之厅,穿过风区的金树广场,来到了云区入口。龙霄宫作为领主的府邸,是云区的唯一建筑。

    也许是因为山势所限以及地处腹地,从我所处的角度,龙霄宫看起来并不像它的名字一样霸气。一道较为狭窄的阶梯顺着自山顶而下的水流曲折而上,一直通到小山最顶端,龙霄宫正门前。

    安度尔斯的推荐信让我省去很多步骤,可以直接面见主管屠龙的负责人--领主近卫伊瑞莱斯。一个卫兵进门通报我的到来,我倚在门前长廊的护栏上,为即将面对的交涉做准备。

    ……

    “自由飞翔·月下?”

    对方用疑惑的语气念出了我的名字。不光是他,第一次被别人称呼全名的我也感觉怪怪的。好吧,绝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只会使用最后两个字,不用想太多,让那对开着租来的法拉利兜风的男女见鬼去吧!

    “一个混杂着诺德人与虎人风格的不伦不类的名字用在了布莱顿人身上,你这个假名起得很不专业。帝**团居然就这样给你办理了通行证……真是一帮饭桶。不过我不关心这些,我只看中你的能力是否对我有帮助。”

    卫兵将我带到了龙霄宫的大门廊外,一个以山体为底,以宫殿为背,两侧由城墙所夹,俯瞰雪漫大平原的露天广场。领主近卫伊瑞莱斯是一个女性黑暗精灵,一套外表朴素而做工精致的皮甲穿在她身上,显得精明干练。她的腰间别着一把涌动着火焰的单手剑--据说黑暗精灵们对火有着天生的亲和力。

    三言两语道出了我假名上的纰漏后,黑暗精灵继续点评我:“阿凯的祭司为此很少见地写了封信,我把信交给了法仁加·秘火。对一个施法者的考核应该由他说了算,但我也有我自己的底线。”伊瑞莱斯将单手剑从剑鞘中抽出,一团火红的视觉效果环绕在剑刃之上,“至少你要用我能够理解的方式展示下实力。你先出招吧。”

    what?让我跟一个战士过招?

    “快点,三,二,一……”

    正当我不知所措时,黑暗精灵不经意地挥了挥手,耳边忽然有什么东西飞过,左边头发似乎被拉扯了下。我循着动静侧过头,一缕发丝在空中慢慢飘落,接下来的金属坠地声告诉了我这是一把匕首。

    “挺冷静的嘛,还是说你根本来不及反应?”伊瑞莱斯用没有握剑的左手掏出第二把匕首,用玩味的目光盯着我。

    “等等!我不是一名战斗型法师,我擅长的是幻术系魔法,这样的考核对我不公平!”

    “战场上可没人管是否公平,更何况我们将要面对的是一只残暴的巨龙。”伊瑞莱斯不为我所动,毫不犹豫掷出第二把匕首。好在她手下留情,让我清楚地看到了匕首掷出的全过程,使我有躲避的反应时间。

    我扑倒在地上,用十分狼狈的姿势远离匕首投掷的轨迹。理论上说我只要向一旁偏上五厘米就能擦弹躲掉,但不做点大动作出来会让我很没安全感。

    “呵呵,用这么大的动作躲一柄小匕首,你是在嘲笑我的攻击吗?”黑暗精灵御姐可不知道我的想法,她又掏出了第三柄匕首。

    可恶,狼狈一点可以容忍,要是被读者当成是小受就不可原谅了。我迅速从地上爬起,拍拍身上的灰,决定用我目前唯一的进攻手段给她点颜色看看。

    “fus-ro-dah!”

    “啪!”

    黑暗精灵没想到我竟然会使用这种形式的攻击,手中的匕首被震落,在我的吼声推动下又在地上滚了四五米远。

    “你居然还从灰胡子那里学过龙吼?对一个布莱顿人而言,你的经历已经可以称作是传奇了。但与我印象中的龙吼相比,你的声音就像猫叫一样。”

    “够了,我如果全力发出一声龙吼,足够把广场的大门震成碎片,但我也会因为用尽力量虚弱一段时间。我不想把我的力量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眼看伊瑞莱斯从刚才的吼声中反应过来即将掏出第四把匕首,我赶紧用大气凛然威武不屈的腔调吹了个牛皮。

    黑暗精灵对诺德人的吼声之道缺乏相关了解,她犹豫了一下,将取出一半的匕首塞回了腰间。

    “好吧,算你过关了。”

    ……

    “月下先生,法仁加·秘火大人要见您,请跟我来。”一个卫兵把我从黑暗精灵的魔爪中拯救出来,我不失风度地向伊瑞莱斯告别,然后赶紧跟随士兵回到了宫殿内部。

    ---------------------------------------------------------

    这里似乎是一个化学实验室,房间的一侧摆着几个工作台,我从上面认出了一些用于蒸馏和萃取的工具。房间的另一侧有扇门,从半掩的门缝中可以辨认出后面是一个小图书室。此外房间里还有柜子、屏风、地图等杂物。

    一个灰蓝色布袍男子坐在桌前翻阅一本书。在兜帽的遮掩下不太方便辨认他的面部特征,但毫无疑问他就是领主的顾问法仁加·秘火了。这大概算是我在雪漫城遇到的第一位法师?暂且收起对他的好奇心,我首先向他表明了来意。

    “您好,我是安度尔斯推荐的来自高岩的学者兼冒险者月下,请问阁下就是伟岸者巴尔古夫领主的魔法顾问法仁加·秘火吗?”

    “没错。看样子你在伊瑞莱斯那里受到了一些不公正的对待,我在此表示歉意。”法仁加从书桌下取出一封信--安度尔斯的推荐信,引导我走到一扇绘着地图的屏风旁边,向我说明当前的情况。

    “安度尔斯的推荐信我已经看过了,我信任他,在他看来你的魔法将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帮助。我的时间很少,就直接进入主题吧。巨龙这几日分别在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出现过,造成了一系列破坏与杀戮。它的机动性很强,每当部队得到消息赶去支援时,留给我们的只有一片焦土。这些天领主雇佣了很多人手在领地上搜索巨龙的巢穴,但一无所获。”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找到巨龙的巢穴?”宫廷法师的描述让我疑惑,我不记得我身上有这种能力。

    “准确来说是利用你间接地找到。我翻阅龙霄宫的古老藏书,得到了一个或许有用的线索。你曾经去过的寒落神庙,由古诺德人修建,建造时间也许可以追溯到巨龙战争时期,是远古拜龙教徒的集会与墓葬场所。据说为了在死后能继续侍奉巨龙,有一块石板随他们一起下葬,石板上记载着巨龙们的巢穴或是墓地位置……”

    我想起来了,寒落密室中的龙语墙上写着“一位亡者沉睡在这里守护龙石”,当时我还疑惑为什么写的是“龙石”而不是“龙语墙”。只是我没有发现有关石板的信息,马斯克也未提过,最大的可能是它被放在了尸鬼领主的乌木棺中。

    “我明白了,这块石板应当是存在的。你希望我潜入到寒落神庙中取出它?”

    “很遗憾你第一次去的时候没有把它带出来。领主这些天总是跑来询问我的进展,总算能让他消停一会儿了。”

    “那块石板被一位尸鬼领主守护,仅仅靠我一个人无法拿到石板,我还需要一些援助。”

    “你的意思是……”

    “我需要一批人手,我可以带着他们一起潜入到神庙最深处,然后用武力抢到石板。你可以给我一批能够战胜尸鬼领主的帮手吗?”

    “哦,一具傻里吧唧的干尸而已,我会让伊瑞莱斯处理……不用紧张,领主的近卫不会轻易离开领主身边。”

    ……

    “我可以再问一些相关的东西吗?”

    “还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

    “你刚才说的巨龙战争是什么?我想了解了解。”

    “巨龙以及巨龙战争只在书中有过记载。海尔根的事件发生后,我开始收集巨龙的信息。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第一纪元的初期甚至更早,龙被诺德人当成神灵膜拜。现在各地依然有许多巨大的遗址,它们大都是祭拜巨龙的神庙……不知从何时起,诺德人开始反抗巨龙,最终他们推翻了巨龙的统治。但巨龙战争中仍有一些龙存活下来,活跃在各个历史时期,比如这座宫殿就是为了镇压一头巨龙而修建。随着专司屠龙的刀锋会兴起,巨龙终于销声匿迹,直到现在重新回到我们的世界……或许我的一个朋友了解得更多,但我现在还不知晓她什么时候才会联系我。”

    一位宫廷法师知道的信息似乎也不比我多多少,我还是问点别的方面吧。

    “我能再询问一些其他方面的事情吗?”

    “如果你是说报酬,去找普罗万图斯·阿文西。”宫廷法师将桌上的书本放入抽屉中,准备离开。

    “呃……报酬等事情办妥了再说。我能冒昧地向您问一个问题吗?”

    “哦?”

    “雪漫是我从高岩来到天际后入驻的首座城市,除了祭司外,你是我在天际省看到的第一位法师,我知道这很冒昧,但我对此很好奇……”

    应该是有过被问类似问题的经验,法仁加打断了我的话:“好吧,为了满足你的好奇心,我向你简述一下。准确来说我的身份是一名宫廷法师与魔法顾问,虽然我的研究领域中炼金与附魔占的比重更高。如果领地遭遇了未知的威胁,我会向领主解释并提出解决措施。希望这个答案能满足你,如果还不够的话你可以在冬堡的魔法学院了解到更多。”

    “谢谢……还有个问题,我来到雪漫城之后感觉得到一种对立的情绪--相信你也了解那两个家族之间的不和。您觉得在他们两者当中我应该偏向哪边比较好?”

    “你也是位法师,难道就不觉得这个问题很无聊?如果是我的话,只要我的研究能够顺利进行,我根本不会在乎谁是我的雇主。不要再问我这些蛋疼的问题了,先跟我一起去见领主吧。”

    ---------------------------------------------------------

    “那些雇佣兵根本派不上什么用场!我们必须调动部队在领地境内地毯式搜索,这样才能早点发现巨龙的藏身之处。”这是女黑暗精灵伊瑞莱斯的建议。

    “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静观其变,等待法仁加的研究结果。现在大量调动部队的话会让佛克瑞斯的领主误认为我们投靠了风暴斗篷准备进攻他们,更何况我们不能让那些人无事可做就能领到报酬……”另一个劝阻的人目测是领主的内务总管普罗万图斯·阿文西,法仁加让我将来找他领取报酬。

    “不能再犹豫下去了!外面有一头龙正在焚烧我的领地,屠戮我的子民,我不会袖手旁观的,现在就……”

    “稍安勿躁,领主大人。我给您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三天之内我们就可以得知巨龙的藏身处。”法仁加带着我来到宫殿的前厅,打断了领主与他管家亲卫间的谈话。

    ……

    “这真是一个重大的进展,法仁加,我正要下达一个略显鲁莽的命令。”

    石墙木顶的空旷大殿中,一位金色发须的中年诺德男子从宝座上站起,额上的红宝石头冠还有威严华美的穿着表明了他的身份--雪漫领主伟岸者巴尔古夫,古代诺德英雄独眼奥拉夫的后裔。

    ===============作者的话===============

    4e201年,lastseed月24日主角来到龙霄宫觐见领主。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