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伊多拉夫找过你?”

    当我结束在平原区贸易市场的搜索准备返回亡者之厅时,路边一个靠在房檐下身着皮甲年轻健壮的诺德男子叫住了我。

    灰鬃家族人如其名,都有着一头灰发,而我面前的这位男子发色则是诺德人常见的金色。他的问题很敏感,但他的身份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嗯,是这样没错,请问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叫乔·战狂。伊多拉夫有逼迫初来雪漫者做选择的习惯,今天我看到了他从天空熔炉下来后的全过程,希望他没有给你带来太大困扰。”

    又是一个战狂家族的人,从他略带歉意的口气来看似乎是个鸽派,可能比较好说话。

    “困扰倒谈不上,我们之间并未发生任何冲突,现在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我只是惊讶于雪漫城古老的两大家族之间会产生如此巨大的分歧。”

    “唉……”乔·战狂用一种痛心疾首的语气说道,“我们两家世代团结,亲如兄弟。可乌弗瑞克·风暴斗篷的叛乱却令我们恩断义绝,如今甚至要反目成仇兵戎相见,实在是愚蠢!狭隘!”

    我深以为然。“我不便对不了解的事情妄下评论,但我年轻时在家乡读过很多书,没有任何一个故事在兄弟反目后会迎来完美的结局。”

    “布莱顿人的书籍蕴含着丰富的智慧,这正是鲁莽好战的诺德人所缺乏的。诺德人的书籍中从不缺少伟大的英雄,但他们书写壮丽的史诗时,主人公建功立业更多的是依靠自己的武力而不是智慧。”

    “哦?你是一位学者吗,据我来到天际省后的观察,只有学者才会对书籍感兴趣。一个孔武有力的学者,在我的家乡会被称赞为‘文武双全’。”

    乔·战狂摆摆手,“哈,学者倒谈不上,我是一个诗人。战场厮杀在诺德人眼中固然快意,但生活还有更美好的东西,因此战场诗人这一行当应运而生,我很荣幸能够成为其中的一员。”

    “艺术与战斗融合在一起,听起来会更加浪漫。”

    “可惜一些娘炮毁了‘浪漫’这个词。他们--特别是那个米凯尔--唱歌只是为了钱,为了名声,为了吸引女人眼球,这是在玷污我们的传统。”

    呃,战狂家族的人都是吐槽狂魔吗。至于他吐槽的那个米凯尔……对了,不就是我手里这本《雪漫城礼仪指南》的作者嘛。顺着乔的视线看去,原来他已经注意到了我手里的这本书,难怪会突然吐槽起来。

    “抱歉,我只是初来雪漫,正好这本书里详细地介绍了这座城市,我对这本书的作者本人并无任何印象。”对方不知为什么对这个叫米凯尔的作者很不满,而我也没太多兴趣替这个陌生人辩护。于是我赶紧撇开关系,将这本书塞进了我的轻甲中。

    “这本书确实介绍得非常详细,但它有些详细得过了头,你要是接着往下看你就会发现米凯尔这家伙有多么无耻。”

    乔·战狂结束了对米凯尔的批判,重新把话题转回我们俩之间:“看你身上也挂着一副铁皮,莫非咱们是同行?”

    “让你见笑了,我只是一位纯粹的学者,在学院里呆了十六年。”我扶了扶鼻梁上的蓝宝石眼睛继续说道,“这幅轻甲可以让我感受到更多的安全感,但实际上我还没有参加过什么战斗,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遗憾吧。”

    “天啊,十六年……你一定学到了很多东西吧?”

    “嗯,我研究的内容可以涉及到数学、史学、解剖学、神学、建筑学等等,此外还会一点魔法。”考虑到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和对方的理解能力,我随意罗列与吹嘘了若干学科--有的是我在地球上接触,有的则来自于马斯克的知识,虽然不一定多么专业,但以此为主题讨论一些还是没有问题的。

    “请接受我的敬意,年轻的布莱顿学者。您到天际省是为了游历与考察吗?”

    在地球上,学者是个敬语,我担当不起。而在这里,学者则是个带有褒义的职业种类,加上知识在这个世界的稀缺性,我坦然接受了这个称谓。

    “算是这样,附近那条龙让我慕名而来。对了,你认为天际省哪些地方值得一去?”

    “冬堡的法师学院,传说是当年诺德法师沙利多用一个魔法咒语建成,里面存放着自第一纪元流传下来的珍贵书籍;独孤城的吟游诗人学院,虽然那里有很多娘炮,但他们的藏书很有价值;‘世界之喉’霍斯加高峰的雪塔中居住着学识渊博的‘灰胡子’,他们还精通于吼声之道……这些地方只是听说,我本身并未去过,不知道对你是否有用。”

    “谢谢你给了我一份详细的资料,我已经很满足了,相信在你的帮助下我的旅行会更加充实。”我将这些地点记了下来,尤其是霍斯加高峰,精研吼声之道的灰胡子,和我应该是同行。

    “不必客气,这些地方很多人都知道,你只是恰好问到了我。我们一起去喝一杯吧。”乔·战狂向我发出了邀请。

    “乐意奉陪。”

    ……

    “厄林迪尔,给我们准备点吃喝。”

    “好的,乔。”柜台后的木精灵示意我们里面坐。

    乔·战狂带我来到了雪漫的另一家酒馆--“酩酊猎手”,这家酒馆看起来比母马横幅更加高档,同时也要清静不少。

    我比较满意的是这家店的名字,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见到的第一个正常店名,之前的“沉睡巨人”、“战争少女”、“母马横幅”实在是太猎奇了。

    “掌柜的,请问这个酒馆为什么命名为‘酩酊猎手’?”我向木精灵掌柜提出的我的疑问。

    “啊,欢迎远方的朋友光临雪漫城,希望您在这里能够获得一份美好的回忆。关于酒馆的名字嘛,是这样的……”

    “我和我的兄弟一同在这里生活,靠打猎赚钱。有天喝完酒之后,我们在夜里一同出门狩猎,然后我那醉醺醺的兄弟把我当成了一只鹿。他射了一支箭穿透了我的……屁股。”

    “我受了伤,现在只能在这里开酒馆,我的兄弟负责向我供应食材。在那次难忘的经历之后,我就知道这个店应该叫什么名字了。”

    --------------------------------------------------------

    “简拉萨?”乔遇到了一位熟人,向她打起招呼,“伊瑞莱斯没有为难你?”

    那位名叫简拉萨的女黑暗精灵将手中把玩着的匕首收回鞘中,郑重回答:“如果我认真起来,有五种方法可以送她去见波耶西亚。”

    “呵呵,你还是如此自信。向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刚结识不久的朋友,来自高岩省的学者月下。月下,这是简拉萨,与我们相似,她也是位……艺术家。”

    “死亡是我的美学,生命是我的画布,鲜血是我的杰作。”简拉萨接着补充。

    好中二。我忍不住腹诽起来。

    ……

    一位来自晨风省的女性黑暗精灵刺客或者说盗贼,在这一地带转悠,受到雪漫屠龙令的召集,特意前来分一笔赏金。因为这家酒馆比较清静,简拉萨在正式行动前愿意呆在这里。

    “考核?我与伊瑞莱斯打了个平手。我没有兴趣对我的委托人下杀手,也不想把我的底牌暴露出来。当然,不可否认她的武技很高超,在领主身边护卫多年也让她有着对付刺客的丰富经验,也许她也隐藏了实力。”

    似乎加入屠龙队伍先要通过领主的黑暗精灵近卫的考核,我向简拉萨询问了关于考核的一些事项。

    “你也想加入屠龙队伍啊,我想伊瑞莱斯一招就能撂倒你。如果你是个法师的话,我不大清楚伊瑞莱斯会怎样考核一位施法者,她不信任外人。也许你应该去找领主的魔法顾问,那个叫法仁加·秘火的法师。”

    我们三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我向他们介绍一些自地球改编而来的见闻,同时也向他们询问一些旅途上的疑惑。

    “为什么天际省有这么多外地人?”

    “三十年前世界大战,天际南方的赛洛迪尔省成为了主战场,西南方的落锤省也好不到哪儿去。高岩省在落锤北边虽然没被波及到,但你不也来到了天际嘛,至于东边的晨风省……”

    黑暗精灵接下了乔的话,继续解释:“阿祖拉降下神罚,火山把晨风变成了一片废墟。”

    “阿祖拉?火山?”

    “阿祖拉是简拉萨一族信奉的神祗,至于她为什么要毁灭晨风省……简拉萨,你对此知道些什么吗?”

    “我只是一个长年在外地漂泊的雇佣兵,怎么会知道审判席和女神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但如你们所见,女神的愤怒波及到了所有的丹莫--哦,在天际我们丹莫被称为黑暗精灵。”

    “真是不幸,希望你们一族能够早日从失去家园的阴影中走出来。”我安慰着简拉萨,同时心中暗暗感慨黑暗精灵神祗的暴脾气。

    “丹莫早已习惯了四处漂泊。”

    “你在这边还过得顺利吗?”

    “我最早在天际省东边的风盔城居住,风盔城是晨风到天际路上最大的一座城市,在逃避火山时有很多同族定居在那里。目前风盔城的环境很不友好,我选择了离开。”

    听起来似乎是因为受到种族歧视的原因离开了风盔城?一座诺德人的城市突然钻进来一大群黑暗精灵难民,难免会出现一些摩擦。

    “现在,只要有人愿意资助我,我就会为他展示我的手艺。”

    “嗯,如果我有需要,我会来照顾你的生意。”

    “哈哈,你又从战友团手里抢走了一位潜在客户。”

    ----------------------------------------------------------

    酒酣饭饱之后,大家互相告别,去忙自己的事情。微醉之下,已回到亡者之厅的我将那本漫游指南重新取出,继续阅读那些仍未看完的部分。乔·战狂对本书作者的指控完全没有影响到我,倒是我很在意他说的“详细得过了头”。

    “雪漫城不仅适合那些需要休息与补充物资的冒险者们,同样欢迎追求财富和友谊、一夕之欢或者是打算长住此地的人。这里不像其它城市那样只有一座酒馆,它的两座酒馆中有着为数众多的侍女……”

    介绍城市的部分我白天已经看完。接下来……似乎要转进到奇怪的地方去?

    ……

    “母马横幅--一个健硕而热情的诺德姑娘胡尔妲打理着这个酒吧,来自五湖四海的旅者、佣兵和商人都可以在这里感受到春天一样的温暖和夏天一样的热闹。酒吧侍女萨蒂亚是个有着异域风情的红卫省美人。她非常神秘,你谦卑的作者正计划去寻找她的秘密。”

    之前去过旅馆,对那个胡尔妲没什么印象,至于酒吧的侍女萨蒂亚,哪天有空去见识见识吧。

    ……

    “母马横幅外是一个井井有条的市场,在这儿我找到了我的真爱。她就是卡萝塔·巴伦西亚,那个每天勤勤恳恳卖着烤面包的如磁石般吸引着我的俏寡*妇。玛拉在上,总有一天我会俘获她的芳心!”

    呃,你这么直接地写在书上真的大丈夫?

    ……

    “阿卡迪娅是个相当和蔼亲切的女士。得知她是一个远离家乡的赛洛迪尔人后,我经常找她聊天。可惜对我来说她的年纪要大了一些--当然,对一些年长的绅士而言,她无疑会是一个很理想的伴侣。”

    呃,绅士……

    ……

    “战争少女铁匠铺的老板娘是一个漂亮的诺德姑娘阿德里安·阿文西,可惜她已经嫁给了一头丑陋而野蛮的狗熊。阿德里安确实漂亮,不过我可不想尝试她丈夫手中战斧的滋味。如果你对人妻有特殊嗜好,惹出麻烦后可别说我没警告过你!”

    喂!如此光明正大地编排别人,不怕被找上门吗?

    ……

    “在战友团的蜜酒大厅你会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风景--如果你喜欢强壮无畏的女战士的话。吉娜莱丝的神庙同样索然无味,女祭司丹妮卡·清泉只对精神上的事物感兴趣。”

    看来女汉子和女博士在这个世界也不受绅士们待见啊。

    ……

    “在龙霄宫的石墙内我曾有过愉快的冒险经历。让我来告诉你吧,这里的侍女会对口才好的帝国人很感兴趣。毕竟,天际的夜晚非常冷--你懂的。”

    这……雪漫城的言论非常自由啊,我要是领主的话,一定要让他去监狱捡捡肥皂,拉皮条都拉到领主家来了。

    ……

    “现在我给我的这份工作做一个总结,并祝你在情场和酒场上一帆风顺。享受花天酒地的时候别忘了我,这个谦卑的作者,为了向诸位见识非凡的绅士们提供这样一份完善的,关于这座伟大的城市--雪漫城的报告所做出的巨大冒险。”

    我就说为什么乔·战狂这么不待见米凯尔。不过我并不介意偶尔当一当绅士,呵呵呵。

    米凯尔,我记住了这个作者的名字。他很有才,既能详细而流畅地介绍这个城市给予旅者极大帮助,又能把这里的美女通通点评一遍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可惜是个变*态。

    ---------------------------------------------------------

    花了很长时间,老祭司终于从墓穴中归来。护符与刚回到老祭司手中时不同,我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充沛力量。我使用侦测死灵向墓穴内扫了一会儿,已经没法看到任何尸鬼的踪迹。

    “生死之神的祭司果然是尸鬼的克星。”我用惊叹的语气陈述事实,同时提出一个疑问。“有些古老的墓穴中会诞生出强大的尸鬼,人们似乎称之为尸鬼领主,这个护符也可以对它们生效吗?”

    “尸鬼领主……我只从书籍中看到过记载,当尸鬼被消灭时,它残留的意识会本能地寻找墓穴中合适的新载体。久而久之,大量的意识汇集在一具力量强大资质较高的尸鬼体内,从而诞生出更加强大的存在。尸鬼领主是大量意识的聚合产物,甚至可以看做产生了朦胧的自我意识,它会抗拒阿凯的力量。”

    原来如此。我依然无法得到独面尸鬼领主的方法,那就没法继承尸鬼领主对龙吼力量的运用,最终还是得回到屠龙这条路上。

    我隐去一些有关龙魂的内容,将我来到雪漫的目的详细告诉了老祭司。大概是因为我向老祭司展示了自己的独特能力,老祭司并没有和溪木镇的旅店老板一样对我冷嘲热讽。

    他答应为我写封推荐信交给龙霄宫的一个熟人,还送了我一枚纪念性质的阿凯护符,嘱咐我注意安全。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