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漫城礼仪指南》,从名字来看似乎记载着在雪漫城生活需要注意的各种事项。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我想我很有必要研究一下这本册子。

    “欢迎您在百忙之中抽空阅读这份不可或缺的指南。在这寥寥数十页中,我,流连在这座古老城市中的游吟诗人--米凯尔,将作为作者和您谦卑的向导来为您介绍这座伟大的城市,北方的明珠--雪漫城。”

    这本册子开头给我的第一印象不错,我继续向后翻去。

    ……

    “当你踏入城市的大门时,你来到的是平原区。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在城市的三个街区中位于高度最低处。高度在第二阶层的风区遍布着当地居民的住宅,还有吉娜莱丝神庙,阿凯的亡者之厅,以及战友团的驻地月瓦斯卡。云区是雪漫城的最高处,那里矗立着领主的尊贵居所--龙霄宫……”

    关于城市的地理、人文与历史,厚厚的一小沓纸,很有价值的信息,我可以从中获取不少急需弄清楚的当地境况。我决定按照这本书的介绍在雪漫城里转悠一圈。

    门外不远处就是一个宽阔的广场。广场上有一颗粗壮的大树,树下铺满了凋谢的花瓣。这是吉娜莱丝的金树,旁边的大型建筑就是吉娜莱丝的神庙了。吉娜莱丝是大气、风与天空的圣灵,她的祭司……按照安度尔斯的说法,最近的巨龙袭击以及天际省内战带来了不少伤亡,吉娜莱丝的祭司们暂时转职成为忙碌的医师。

    金树的另一边立着一尊诺德人雕像,他身披盔甲手拄长剑,一只蛇盘在他脚下,张开恶毒的獠牙吐出蛇信,与他的剑尖针锋相对。

    这就是塔洛斯。

    根据我这段时间的了解,塔洛斯在诺德人的心中是九圣灵的主神,甚至凌驾于原本八圣灵宗教的主神时间之龙阿卡托什之上。

    二十多年前的世界大战后,在梭莫的军事压力下,人类与精灵在帝国首都签订停战协定,协定中要求帝国禁止塔洛斯信仰。天际作为帝国的一个行省,按理说也需要遵守这个条款。

    雪漫的巴尔古夫领主显然缺乏履行条约义务的热情,如今保存完好的塔洛斯雕像下仍然有一位穿着祭祀袍的老人高声向路人宣讲着塔洛斯的教义。

    ……

    “强大的塔洛斯!贤明的塔洛斯!无可匹敌的塔洛斯!我们感谢您的恩惠!”

    “我们是卑微的,只能在堕落的凡间挣扎!而你历尽劫难大彻大悟,现在可以在神界中漫步!”

    “我们,您卑贱的仆从,感恩于您!因为只有您才能给我们带来光明!”

    “你无愧我们的感恩,因为我们本有同灵!早在八圣灵还未变成九圣灵时,你就漫步于我们中间。你的伟大不是源于神性,而是源于人的灵!”

    “你曾经是一个人类!啊!作为人类,你说过:让我向你展示,塔洛斯·风暴王冠,生于北方,呼吸即是寒冬之人的力量吧!”

    “我呼吸,以无比的虔诚。我要重塑这片土地,以主人的姿态。这是对你的忠诚,塔洛斯,只因我对你的爱!”

    “啊,爱!即使是从他的人性出发,塔洛斯也对我们怀有珍惜之情。因为他从我们的身上,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可以看到天际的未来!泰姆瑞尔大陆的未来!”

    ……

    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有挎着菜篮的妇女,有衣着褴褛的乞丐,小孩们也结束他们奇怪的讨论围了过来。听众越来越多,塔洛斯的祭司显得更加亢奋,话题从赞美他侍奉的神祗转移到抨击精灵入侵者和签订投降协议的帝国上去。

    “这就是真相,朋友们!帝国不愿我们知道的真相!我们是人类的子孙!塔洛斯才是我们的真神!生于血肉,羽化成神!”

    “那些精灵们才不会接受这样的想法!和我们共享天堂的生活?和我们人类?哈!他们根本不能容忍我们生存在这世界上!”

    “今天,他们夺走的是你们的信念,那明天呢?将夺走什么?精灵将夺走你的房子?你的生意?你的孩子?还是你的生命?”

    “而帝国做了什么?无所作为!不,比无作为还要糟糕!帝国强制推行梭莫的意志!对付他的子民!”

    “起来,被帝国蒙蔽的人民!起来,受风暴斗篷精神指引的勇士!皈依人神塔洛斯的圣言!”

    “我们同是人类!世间万物该由我们继承!我们不能让天际省落入精灵或他们的马屁精手中!永远不能!”

    ……

    人群渐渐散去,带着狂热或是低落的表情。有一些民众则上前与祭司交谈,试图了解更多信息。

    换做是我的话,大吼大叫三分钟可能就厌烦了,而风暴之王塔洛斯赐给了他的祭司海姆斯科一副好脑子和好嗓门,竟能把不重样的台词整整吼了十分钟才停下喝水休息。

    我无法理解像他那样愤世嫉俗的狂信徒,我的人生经历使我对神灵们缺乏发自心底的尊重,塔洛斯的生平听起来更像是英雄被人造成神,甚至我对他的光辉伟业也不太了解,所以塔洛斯现在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特殊意义。帝国与梭莫谁对谁错我也不关心,除非将来我被卷入其中,就像上次的海尔根要塞一样。

    越过塔洛斯的神棍继续前行,我看到不远处有一所造型奇怪的大屋子。造型奇怪,是说这个屋子的屋顶是较平滑的弧面,而不是城里其他屋子那样的斜面。屋顶的材料则是一层层交错安放的长木板,看起来就像是船的甲板一样。沿着屋檐悬挂着一列盾牌,一位背着大剑的战士靠在墙壁上,也许是睡眠不好的原因,他有着一双令人印象深刻的黑眼圈。

    我将随身携带的指南翻出看了看,这里应该就是战友团的所在地月瓦斯卡。战友团应该是一个类似佣兵集团的组织,与我暂时扯不上关系,至于这个屋子为什么要用一个奇怪的古诺德风格名字命名书上没有介绍更多。于是我从左边穿过这栋长屋,沿着一道阶梯向上走去。

    屋子的左边有一座高崖,崖上有一座巨大的雄鹰雕像。根据外形来看,这座雕像应当是直接由山体雕成。鹰的正下方是一堆锻造工具,中间的坑中铺着熊熊燃烧着的煤炭,旁边摆放着铁砧、熔炉、磨刀石等各种各样的工具。大概是因为需要摆放这些工具的原因,鹰的双腿直接没入石中,没有雕出鹰爪的具体形状,只在上半身雕出了呼之欲出的翅膀、硬朗的胸脯和坚定的头部。

    雕像恐怕已有不少年头,如同寒落雪山上的龙脊状石拱门一样,岁月的痕迹铭刻在它身上。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