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嚏!”

    “领主大人,虽然赶回风盔城是当务之急,但您一定要注意身体,只有您才能带领诺德人驱逐精灵,光复塔洛斯的信仰。”

    ……

    乌弗瑞克打了一个喷嚏,按照常理来看一定是有人在背后黑他。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会很无辜地说:那首歌是斯万教我唱的嘛。

    雪漫城的巴尔古夫领主没有主动站队,但也没有“通电”支持风暴斗篷,所以雪漫在名义上还站在帝国的一边。再加上斯万是从游吟诗人学院毕业,而游吟诗人学院所在的独孤城则是帝国在天际省的行政首府。因此老乌作为一名叛党就合情合理地中枪了。

    当我问斯万为什么这首歌黑了乌弗瑞克却不黑那些作为罪魁祸首的精灵时,斯万郑重告诫我:帝国和精灵已经签订合约,理论上不能再有任何敌对行为。并且精灵的势力已经开始渗透天际省,甚至还会对“反梭莫分子”执行一些秘密逮捕与处决行动--梭莫是那些高精灵和木精灵对自己的称呼。

    所以不管从哪一种角度上讲,斯万都劝我不要跟这帮精灵发生摩擦,说不定哪天就会有人敲门说“先生您定的三牙海象肉排盖浇饭到了”。

    -----------------------------------------------------

    雪漫城坐落在一座被河水环绕的岩石山上。这条名为白河的河流的规模不大,用于灌溉尚可,行船则过于勉强。城市周围是一片遍布着农场与风车的广阔平原。

    雪漫城并非我想象的那样规整,这座传统而纯粹的诺德城市完全依着地形而建,高矮各异的石墙上钉着削尖头的木桩,随着地形的走势扭出一条略显任性的曲线将城市包围起来。

    越过一层层城墙向内望去,可以很清楚地发现城市根据地形的变化分为三个区域,山顶上修筑着一所宫殿,那里应该就是雪漫城领主的居所。

    我将马匹寄放在城外的马厩,徒步走向城门。一天-夜的骑行让我感到疲惫,好在马斯克将一些驾驭马匹的技巧还有回复精力的方法交换给了我,这才让我看起来状态不是太差。

    我将哈达瓦给我的证明交给守卫获取入城权限,守卫让出了通行的道路。对于见惯了地球上繁华都市的我来说,雪漫城虽然占地面积不小,但它看起来并没有一个市级行政区域的范儿的,碎石路、木板房还有来来往往的市民与喧闹的商贩让这座城市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热闹的大集市。但这种人来人往的感觉还是让我倍感亲切。

    相对于帝国的中心地带赛洛迪尔省来说,天际省虽然小有规模,但还算不上是一个繁荣发达的地方。据哈达瓦所说雪漫城的规模在天际已经可以排得上前几了,另外将来有机会我还要去天际省的首府独孤城看看,不管是斯万还是哈达瓦都给了那里很高的评价。

    马斯克分配给我的任务是过来寻找歇脚地,但这么大一个城总不能每间屋子挨个找。我决定找人问路。

    面前的铁匠铺中有一位壮得跟熊似的诺德兄贵正在锻打着手中的铁刃。我向着他走去,同时看了一眼铁匠铺的招牌--上面写着“战争少女”四个字。战争少女……这个店名有点创意,可是我又看了看一旁仍在抡着大锤的壮硕大汉,为什么觉得这么违和呢?

    出于这股违和感,我放弃了找那位铁匠搭话,继续观察周围的人群。喧闹的市场中小贩与居民们讨价还价争吵不息,路边的商店时不时有顾客出入,一个小学生正在向他的小伙伴们吹嘘什么爸爸gank3000中单马来西亚之力sorry全场不服sala……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人走错片场了?幻觉,不用在意。

    最终,我决定向一位眯着眼倚在墙上的卫兵兄弟求助,跟地头蛇打好关系是在这里立足的最快捷方法。

    “让我猜猜,有人偷走了你的甜甜圈?”卫兵看到我似乎有事找他,懒散地向我打招呼。

    我从钱袋中摸出一枚银币放在手上。

    卫兵看样子是个老油条,他熟练地抽去我手中的银币,问我有什么要求。

    “我需要一位向导。”

    ……

    “听说雪漫城主最近在召集人手屠龙?”我一边走一边向卫兵打探着消息。

    “嗯,大部分都被刷掉了,你可以在城里的旅馆遇到他们中的一些人。”

    卫兵滔滔不绝地向我介绍城内发生的事件,什么灰鬃和战狂家族的纠纷啊,什么战友团的命案啊,什么领主儿子殴打小朋友等八卦信息,看来我找他问路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g铺,但只有阿凯的祭司才愿意住在那里……”

    “亡者之厅?”

    <g位跟墓穴还隔着走廊与铁门。”

    这让我十分惊讶。我这身轻甲已经穿在外面晾晒了好几天,不光是我,就连马斯克也难以通过单纯的嗅觉来感受残存的防腐剂味道。

    如今这点小秘密竟然被卫兵随口道破,看来雪漫城真是卧虎藏龙之地。

    “请问您在成为卫兵以前是做什么的?”我用尊敬的语气向这位深藏不露的卫兵询问。

    “我和你一样,曾经也是一位冒险者,直到膝盖中了一箭。”卫兵无比感慨地说道。从他的眼中,我看到了一种对光辉岁月的向往。

    我听了卫兵的话,低头看了看卫兵的膝盖。与卫兵所称的“膝盖中箭”不同,我并未发现他有什么行动不便的地方。

    卫兵看出了我的疑惑,继续向我解释:“我们诺德人从来不会向弱者下跪,除了求婚的时候。但诺德男人都觉得向女人下跪很委屈,于是将向女人求婚时的下跪戏称为膝盖中箭,不得不跪。”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这位卫兵兄弟因为婚姻结束了自己的冒险生涯。

    “爱情,事业的坟墓……”卫兵兄弟继续感慨中,“现在我的工作就是收拾一些小偷和醉鬼,已经很久没有跟外面的强盗和野兽们过招了。”

    ……

    与卫兵兄弟聊得很投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旅馆前,一个写着“母马横幅”的招牌挂在门口。受到溪木镇“沉睡巨人”还有刚才那位“战争少女”的刺激,我已经懒得吐槽这个世界的奇葩店名了。

    “从这个阶梯上去推门进入,就是旅馆。旅馆的老板名叫胡尔妲,有什么事情找她就好。当然,她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来找我,我整天都在这外面转悠。”

    “多谢了,卫兵兄弟。对了,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呢。”

    “我们雪漫城的卫兵不管以前是干什么的,穿上这身盔甲制服之后,都是竭诚为您服务的‘卫兵兄弟’,名字啊、还有银币什么的都是细节,不用在意!”

    名字都不告诉我,是怕我投诉他收受贿赂么……不过至少他提醒了我,只要愿意付钱,这里的卫兵都会在力所能及的地方为我竭诚服务。

    “等等,再问您一个问题,您是怎么从我身上感知到防腐剂味道的?”

    “本来没什么味道,但你把钱袋一打开,气味就全出来了。”

    呃,看来细节方面还是得在意一下。

    ------------------------------------------------------

    告别了这位卫兵兄弟,同时也澄清了一个美妙的误会,我走进这家生意红火的“母马横幅”旅店。

    屋子的正中间有一大群男人围着炉火交流感情,周围的每张桌子上都坐满了人,有吃饭的,喝酒的,唱歌的,甚至还有掰手腕的。我顺着人与人间的缝隙挤到前台,向老板说明我的来意。

    不出所料,因为领主大人最近发布了召集屠龙勇者的告示,以及还有一些农民和商旅因巨龙袭击滞留在此,旅馆已经没地儿可住了。于是按照卫兵兄弟的另一个建议,我离开这家弥漫着酒气的喧闹旅馆,向着阿凯的庙宇走去。

    阿凯是九圣灵之一--在诺德人的眼里传统的八圣灵还要再加一个塔洛斯才行。关于阿凯的具体职责,那位卫兵兄弟的定义是……收尸的。卫兵的定义虽然很不负责任,但也不算离谱,阿凯的祭司们都居住在墓地旁边,负责引导亡者的灵魂安息,在大多数人眼中,就是收尸。

    只是,如果我对阿凯的祭司说你所侍奉的神灵掌管着收尸,那我肯定会因为渎神而被乱棍打出去。于是我用马斯克给我的一点信息尝试去美化一下。葬礼之神?安息之神?轮回之神?接引之神?超度之神?……

    算了,能引申出的神职太多,这种情况下说错还不如不说,大不了当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把主动权交给那位阿凯祭司吧,想必他最多也就向我唠叨一下阿凯的教义。

    ……

    阿凯的神庙修建于地下,走过一段陷入地表的阶梯,敲开尽头的古旧铁门,阿凯的祭司将我迎了进去。这位名叫安度尔斯的光头大胡子祭司身穿的服饰我非常眼熟,当时在海尔根刑场行刑时,在一边祷告的女祭司也穿着这种服装。看来阿凯的神职确实是“收尸之神”。

    大概除了在葬礼完成后送别自己死去的亲友外,很少会有人主动踏入这座亡者之厅,阿凯的祭司对我的到来感到非常惊奇。我向他说明了我的来意:一位冒险者响应巴尔古夫领主的屠龙召集令来到雪漫城,但旅店客满向卫兵求助,卫兵给了我几处下榻的建议,而我因为对阿凯的教义感到好奇,所以选择来到这里。

    “这里一直都很冷清,除了侍奉阿凯的祭司,没有人愿意呆在亡者之厅。”安度尔斯听到我的来意后显得很高兴,“欢迎你的到来,阿凯不会介意一个愿意聆听他教义的人暂居在这里,而且一个寂寞的老人也很高兴有一个能够交谈的朋友。”

    计划通。

    =====================作者的话======================

    4e201年,lastseed月22日上午,主角到达雪漫城。

    膝盖中箭,说法很多,这里暂且就当做是这个意思吧,切勿二设入脑就好。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