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哈达瓦的描述,巨龙在天际虽然神秘,但对这里的居民来说却一点也不不陌生。巨龙只存在于传说与史诗中,而这些神话自人们的口中代代相传,没有人会否认巨龙的存在;当人们终于亲眼看到真实的巨龙时,他们会很吃惊,但远远达不到颠覆三观的地步;甚至基于诺德人不要怂就是个干的性格,在海尔根要塞里士兵们还会勇敢地与巨龙战斗--只是结果十分惨烈。

    不管是哈达瓦,还是他的顶头上司图留斯将军,甚至是天际各个领主的魔法顾问们,都没有亲眼见过巨龙。直到海尔根要塞发生变故,巨龙才开始慢慢回归人类的视野,最近远方的天空时不时地会有巨龙的身影飞过。

    关于巨龙的来历,哈达瓦觉得是乌弗瑞克勾结到一条龙,破坏刑场救走了乌弗瑞克,但他同时也认为乌弗瑞克没那个资格勾结到一条巨龙。

    巨龙在诺德人的传说中名声不太好,原因是上古时期巨龙统治大陆,甚至想将古代诺德人奴役在它们的暴政之下。马斯克曾经给我介绍尸鬼来历时就提到过这点,甚至他的面具也来源于这个时代。

    虽然我考虑过乌弗瑞克与巨龙可能存在的关系,但我更倾向于巨龙只是顺手救了乌弗瑞克而已,因为马斯克告诉我那条名为奥杜因的巨龙有可能是为我而来。相对于自己的思考,我更信任马斯克叔叔的见解。

    不过我自然不会把这种重要的信息透露出去,于是我与哈达瓦一同陷入了疑惑当中。

    从哈达瓦的话中我得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有一头龙据说正呆在雪漫的地界上,雪漫领地的巴尔古夫领主正四处召集人手探查巨龙的栖息处,以及准备……屠龙。

    ……

    与哈达瓦的交流让我十分满意,不光在名义上洗白了死刑犯的身份,还获取了不少重要信息。我提供了拉罗夫仍然生还的消息,哈达瓦的叔叔阿尔沃也代伐木场主对我表示感谢--他得知我的旅者身份,送了我一匹马,配上他亲自制作的马掌马鞍马蹬。虽然我的队伍是两个人,但我可不好意思厚着脸皮再问他要一匹马。

    “我知道这让你很难接受,尽管帝国不久前想要杀你,我还是希望你能加入帝**团。一个魔法师的加入会为军团带来一定的帮助,军团也不会亏待一个为它做出贡献的人。如果乌弗瑞克真的勾结到邪恶的巨龙,那只有图留斯将军可以阻止他了。”

    出于对法师这个稀缺职业的重视,哈达瓦尝试游说我加入帝**团。

    不过让他失望了,我正眼巴巴地等着回地球呢,想让我在这个世界为无聊的政治冲突出生入死显然不可能。更何况在海尔根要塞中,帝**团为了保险起见差点就杀了我。尽管我处于帝国女队长的立场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但这并不意味着作为当事人的我不会产生不满的情绪。

    “我有我自己的路要走。但当我被卷入其中时,我会考虑你的建议。”

    与哈达瓦和他叔叔一家用了餐之后,我向他道别,回到旅馆。

    ------------------------------------------------------

    马斯克曾经告诉我,将龙吼的力量补完需要通过尸鬼领主的试炼或者吸收一条龙的灵魂。尸鬼领主仅靠我一人无法战胜,而雪漫领主的屠龙计划……我突然觉得哪怕与龙魂无关,我也应该去见识见识这种好莱坞级别的大场面。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马斯克,马斯克没有任何异议。他最近一直忙于解析这份“上古卷轴”,几乎没有出过旅馆的房间。

    “如果他们屠龙成功了,我应该怎样去吸收龙的灵魂?”

    “没有任何具体记载。相关的说法是--吸收龙的灵魂是龙裔的本能。你就站在死去的龙旁边试试吧,说不定龙的灵魂会自动飞进你的身体里。”

    “龙裔?”

    “龙有神性。神性不会从这个世界消亡,因此龙无法真正死去。它的力量不会消散,只能被另一条龙或者龙裔吸收,当然我也不确定你是不是真的龙裔。倒是你,事情还没着落就想着战利品分配了?”

    龙裔,又是一个奇怪的新名词。还是先把这些细节放一边吧,我的兴致在另一方面。

    “那屠龙容易吗?”

    “得看派出什么样的阵容。出现在雪漫城附近的那条龙听起来不是什么厉害品种,如果雪漫领主请出他的魔法顾问带着领地精兵前去围剿,在付出一些伤亡的情况下,应该不会出现太大变数。”

    “如果我去看看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只是看看就太浪费了,你应当加入他们的队伍。吸收一头巨龙的灵魂对你有很大好处。”

    “那我具体应该怎么做?”

    “开战后你站在一边打酱油就好,只要别太靠近,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又不是只有你独自面对那条龙。不过龙对你来说太凶险,哪怕收集不到龙的灵魂,也不要做傻事。”

    “谢谢您的关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安全。”

    说不定就跟wow地下城一样,只要仍有人能对巨龙造成威胁,巨龙就不会在意远处弱小的我。至于屠龙的军队会不会团灭……马斯克叔叔都说了嘛,出不了太大变数,我相信他的判断。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

    “我暂时还想呆在这个清静的地方。你不是说雪漫领主正在召集人手吗?你骑马先去雪漫城,早点给我订好房间,我不希望天天晚上都趴在酒桌上,那帮酒鬼难闻的味道会对我的研究产生很大干扰。”

    好吧,溪木镇铁匠送我的马派上用场了。

    ……

    一夜过去,我早早醒来,洗漱完毕带上行李下楼,径直走向前台。

    掌柜看到我来了,指着他身边一位看起来四十多岁面色有些发白的金发大姐对我说:“这是旅店的老板,你们以后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找她,我要出去一趟,为旅馆购置一批新的麦芽酒。”

    我告诉他们我今天要前往雪漫城响应领主的屠龙召集令,看看能不能参与到屠龙当中。

    “最近很多人试图参加这个所谓的屠龙队伍。相当多的人是因为读惯了骑士小说,产生自己能灭杀巨龙名扬天际的幻觉。你身上的轻甲很不错,但它不适合穿在你的身上。”说到这里,老板把右手从扫把上松开,拍了拍我的肩膀,上下打量着我,似乎很为我的身板担忧。

    “……希望你还拥有一些特殊的能力,能颠覆我的看法。我有两点提醒你,一,如果你没有什么特别的手段,不会有人愿意接纳你加入屠龙队伍。二,虽然屠龙英雄听起来很光鲜,但有命享受才是最重要的。”

    这位大妈不屑的语气让我很不痛快,但不可否认,句句都说在点子上,对我很有帮助,我还是向她提出的建议表示了感谢和认同。如果不是为了收集龙的灵魂以及见识下屠龙的盛况,我应该会有和她有一样的想法吧。

    我同二人道别,顺便知会了铁匠铺一家、杂货店的斯万,还和水车那边的法恩达尔聊了一会,然后骑上获赠的白马,向着雪漫城进发。

    ------------------------------------------------------

    雪漫城,听起来似乎是个很寒冷的城市,我甚至打算在斯万那里多买件保暖衣服再过去。

    斯万笑着向我讲述了游吟诗人学院流传的一个故事。当年雪漫领主建城时,麾下勇士人手三匹白色骏马,行进时看上去白花花一片,势如潮水。当时的雪漫领主用古诺德语将城市命名为“奔涌的白潮”,以此炫耀领主麾下骑兵的精锐。

    后来随着时光流逝,白驹过隙,领主也响应了松加德的召唤,这段往事就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中,也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白潮”指代的东西由早已消失的白马变成了天际常见的白雪,这座城市就从白马城变成了雪漫城,唯一留下的痕迹只有城徽上的马首图案。

    我骑马而行,看着雪漫巡逻士兵盾牌上画着的城徽,不由得想起这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无数勇武的诺德战士,驾驭着他们英俊健壮的白马,如奔涌的白潮一般在天际驰骋。光是想想这种电影般的宏伟画面,就令我胸中豪情四起,热血澎湃。我将龙吼的力量积蓄在胸中,放声高歌。

    ……

    “喝酒为了我们的青春,征战的岁月一路狂奔!”

    “驱逐风暴斗篷找回自我,用鲜血与铠甲守护家人。”

    “乌弗瑞克,弑君罪人,美酒与歌谣不会眷顾你的孤坟!”

    “我们是天际的子民,生为不屈之战士。”

    “我们被松加德召唤,死为不朽之英魂!”

    “这是我们的土地,圣洁纯真!”

    “重拾梦想和希望,奋不顾身!”

    ……

    从斯万那里,我学到了这首《好战年代》。虽然我只是一个来自异界的流浪者,但这首歌却唤醒了我本不应存在的一些情感。

    日息月起,风轻云淡。

    一人一马,渐行渐远。

    =============作者的话========================

    4e201年lastseed月21日,主角离开溪木镇,前往雪漫城。

    另:如果章节中有错别字或者**这种屏蔽符号,请在书评区提醒作者,谢谢啦。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