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水力伐木场,看着手里内容相似署名不同的两封信,我陷入深深的思索。

    把这两封信一起交到凯米拉手里?不行,这一定会引起相当大的风波,万一最后波及到了我,就太不划算了。

    毁掉这两封信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不太合适,毕竟已经答应过他们送信了,而且我指不定还要在这里呆上几天。

    既然如此,我决定把两人伪造的信掉个头,再送回两人手里,这样既能让我两面讨好,又不会引起任何不妥。

    之后再也不乱接任务了!

    ------------------------------------------------------

    我来到溪木贸易商店,拿出法恩达尔伪造的那封信,推门而入。

    “斯万,我这里有封信给你……”

    话还没说完,我发现柜台前站的是另外一个人,这个面孔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知道了,斯万不在,信先放在我这里,我转交给他。”那个名叫凯米拉的女孩从我手里一把拿走信,放在了柜台下,然后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诶?我认得你,昨晚在酒馆吹牛皮的家伙,你给斯万写信干什么?斯万虽然油嘴滑舌了一点,但我可不希望他变得跟你一样整天做白日梦!”

    凯米拉说完又把信拿了出来,准备查看信上的内容。

    真是大白天见尸鬼了,仅仅是洗个澡溜达一圈的功夫,为什么凯米拉现在会在这里……我这时才想起,斯万只是在这家店帮忙,杂货店是由凯米拉的哥哥经营,凯米拉在这里并不奇怪。

    “等等,不要随便翻看他人的**,而且这不是我写给他的,是……法恩达尔写的,托我带给他。”

    “法恩达尔写的?那更得看了,他们俩能谈些什么傻子都知道,万一是决斗邀请怎么办?”

    眼看凯米拉已经将信封中的信取出了一半,似乎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我无奈地站在一旁,将斯万伪造的那封信也拿在手上,等待剧情进一步发展。

    ……

    女孩静静地看着信纸,接着显现出不解的神情,最后终于明白这封信的意思,面色不佳地将信纸揉成一团扔在地上。

    “你刚才说这是法恩达尔写给斯万的信?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女孩想到了我之前的话,看出了其中的蹊跷,从刚才的愤怒中恢复过来,质问起我。

    我简单地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将另一封信也交给她。如果说木精灵伪造的信还能读出点玩笑的意味,那斯万伪造的信所表达的就是赤*裸裸的侮辱了。

    女孩不敢相信平日围着她转的两个朋友私下里匿了名竟然这样中伤她,她气恼地将信纸甩在一边,趴在桌子上啜泣起来。

    ------------------------------------------------------

    ”……我和哥哥是帝国人,三十年前的世界大战让我的家乡伤痕累累,我的父母因此来到远离战火的天际行省,最终决定定居溪木镇。那时的溪木镇还只是一个伐木场,许多躲避战火而来的外地人与本地人一起将这里经营成一个小镇。”

    “……我和斯万相处了很长时间,心里早已选择他。我的哥哥也很满意斯万,所以才会让他帮忙打理店铺。法恩达尔来自遥远的地方,他带来很多新奇的知识见闻让我着迷,所以我最近和他走得有些近,引起了斯万的误会,也引起了法恩达尔的误会。”

    ”……斯万的祖父和父亲都是游吟诗人,斯万也一样。我很羡慕斯万曾经在独孤城求学的经历,我也想成为一名游吟诗人,但哥哥更加看重他的杂货店。我只能每天晚上来到酒馆,一点点向斯万请教。斯万支持我的想法,甚至愿意帮我打理店铺。我们两一同挣钱来为我筹集将来的学费。”

    “……我也知道斯万对我好,理解他的目的是让我离开法恩达尔,可他为什么不直接对我说呢?这封信上的言语太让我伤心了……落款写着法恩达尔,可是这些羞辱的词汇都出自他的笔下,字字都是斯万的声音啊!”

    我坐在女孩身旁,聆听着女孩的哭诉,时不时安慰开导一下,但更多的时候还是保持沉默。

    我并不是事件的主谋,但我确实起了导火索的作用。对于面前伤心的女孩,我有很大的责任。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女孩的心里已经有了选择,我能做的一是成全两人,二是让第三者离开这个地方。至于我具体可以做的……虽然我人生地不熟,但我不差钱。

    “我有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你想听吗?”

    女孩擦干眼泪,愣愣地望向我。

    ------------------------------------------------------

    第二天早晨。

    如我预料,大清早就有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我打开门,门后是神情焦急的斯万。

    “月下先生,请原谅我的失礼,我有一些急事要向您询问。”

    “请讲。”

    “凯米拉今早出门后就再没有回来过,她在家里桌子上留下一封信和一个金币,说她得到了一笔资助,决定前往独孤城求学。因为您昨天见过凯米拉,请问……”斯万踌躇了好久,终于把最后几个字吐了出来,“那个资助者是您吗?”

    看来这家伙的脑子很灵光,我提前准备了不少说辞,现在被斯万一语道破,倒不知道怎么往下接了。

    想了一小会,我决定什么也不说,将凯米拉留在我这里的信交给斯万。

    斯万紧张地接过信,阅读完毕后才渐渐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谢谢……您对我们恩重如山!如果将来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斯万愿意听候您的差遣!”

    “凯米拉还在城外不远处等着你,先去与凯米拉道别吧,记得好好跟她道歉,你那封信让她伤心了。”

    斯万兴高采烈地离开了房间,马斯克撇撇嘴,“你就像是玛拉的信徒一样。”

    “不管怎么说,摆脱了一件麻烦事儿,还收获一份感激,很值得。更何况在我的家乡,资助贫困大学生是一件大善事。”

    “你又要出门了?”

    “嗯。”

    “你的贴心很让人感动,只是食物对我来说不是必需品,不要让其他人来打扰我的研究。”

    “……知道了,叔叔!话说这个卷轴有那么难处理吗?”

    “你倒是轻松,把卷轴在腰上缠两圈,舒适又暖和。现在两层图样被重叠蚀刻,光是把它们分离开就要花费不知多少精力,更不用说最后的解密过程了。”

    “啊哈哈,给你添麻烦了……那具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解析完毕?”

    “好好溜达去吧,完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好吧,希望不要太久,也不知道我在地球上的亲友们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哎……我的家人和朋友可能会因为飞机的失事伤心不已,但我却没法向他们传达自己平安的消息,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干着急。

    也罢,该怎么过就怎么过,抓紧时间感受下这个世界的奇妙之处吧,别让自己回去时留下遗憾就好。反正我人现在还是好好的,回去之后还不得给他们一个惊喜^_^,不知道在地球上能不能秀一秀我学到的魔法。

    ------------------------------------------------------

    白河边的水力伐木场空无一人,木精灵大概是打猎去了。

    我很好奇为什么亲近自然的木精灵会热衷于伐木与狩猎这些看似破坏环境的行为。马斯克对此的解释是木精灵居住在森林之中,自古以来他们周围的资源就只有木材与野生动物可以利用,因此他们并不忌讳砍伐木材与猎杀动物,恰恰相反,受生存环境的影响,木精灵们个个都是伐木与狩猎的能手。

    那个名为法恩达尔的木精灵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了。我在与他的交谈中得知他留在这里完全是为了凯米拉。凯米拉受我资助前往独孤城求学,如今的溪木镇对他来说已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天际还有更多美好的东西值得他去发掘。

    我悠闲地漫步在小镇的道路上,沉浸于诸事已毕的轻松之中,但很快我不得不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我撞见一张熟悉的面孔,这意味着又有一摊新的麻烦事儿向我袭来。

    面前这个身穿红色军装的金发小伙同样记起了我。当时我和他一个作为军队的死刑犯,一个作为军队的书记员,相识在海尔根要塞。后来巨龙袭击,我逃了出去,他不知所踪。本以为我和他将来不会再有任何交集,如今竟然在这里碰上了面。

    我思索了下对策,发现我没有任何抵抗之力--如果他当街喊破喉咙的话。我只能原地紧张地站着,手中捏着一发平静术,用警戒的目光注视他。

    “魔法师阁下,请放松您的戒备,我的名字是哈达瓦,之前海尔根要塞的事情都是误会,希望不要放在心上。既然我们都能在那天活下来,就说明我们有缘,不如找个地方坐坐吧。”金发小伙也感到了气氛的尴尬,把手伸向我,发出友善的邀请。

    对方有意示好,我也不想在没把握的情况下和军队的人闹僵,于是散去手中的魔法,报上姓名与他握手,跟着他走进镇子里的铁匠铺。

    ------------------------------------------------------

    军队的书记员和死刑犯会面是一件需要保持隐秘的事,所以哈达瓦领着我来到了他叔叔开的铁匠铺。

    “阿尔沃叔叔,我和一个朋友聊一些隐蔽的事情,借用一下地窖。”

    “没问题。”

    ……

    哈达瓦向我解释了当时发生的事情。我在海尔根要塞的那段时间因为语言不通,错过了若干有价值的信息,所以我现在非常认真地听着,并且时不时地提出一些疑问。

    “图留斯将军探知到乌弗瑞克·风暴斗篷的行进路线,发动了一次完美的突袭,将他们一网打尽,准备押送回帝国首都审判,但将军中途改变主意要在海尔根要塞就地行刑。”

    据哈达瓦所说,乌弗瑞克·风暴斗篷就是那个领着我一起逃跑的老哥。他用吼声--难怪要在嘴里塞抹布--谋杀了天际省的至高王托依格,挑起叛乱,引发了天际省的内战。

    “所以说那时穿着风暴斗篷军装的我就中枪了?”

    “你虽然穿着风暴斗篷军团的蓝色锁子甲,但我注意到盔甲下面的衣物是帝**团的红色款式,所以我猜测你只是一个不幸被卷入的拾荒者。”

    “那真是多谢你了。我记得当时你还为我求情来着,但你们的队长在摇头。”

    “非常抱歉。你们出现的时间和地点都太不巧了,为了不留任何隐患,队长决定将你还有那个洛里斯泰德盗马贼放入处决名单中。我没法劝说队长改变一个看起来很合理的命令,她是个固执而认真的女人。”

    哈,想到那个下令处决我的女队长,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她。说她自作自受吧,可我站在她的角度也会下同样的命令,战争时期碰到像我这样穿着敌军服装的极度可疑人士好像真没放过的理由。说她尽忠职守吧,要不是巨龙出来搅局,我就要便当在她手里--呵呵,我才不想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掉呢。

    对了,巨龙好像也是冲我来的,为什么双方都想杀我,最后反而还让我活下来了?难道说巨龙只是路过看我不顺眼喷了我一口,它还有着别的目的?

    当时的海尔根要塞,除了我之外……一个是帝**团的将军图留斯,一个是风暴斗篷军团的首领乌弗瑞克,大概只有他们俩算是最有价值的目标了吧。最后的结果,哈达瓦告诉我图留斯将军安然无恙,而我则亲眼看到了乌弗瑞克逃上了天台。

    巨龙奥杜因的出手改写了起义军领袖乌弗瑞克的必死结局,难道他们俩有勾结?额,不大可能,这个阴谋论太离谱了,他俩都不是一个物种来着……

    想到这里,我问起哈达瓦有关风暴斗篷军团的信息。

    “二十多年前人类帝国在与精灵的战争中损失惨重,被迫与他们在帝国首都的白金塔上签订合约。合约中的一条要求我们放弃对塔洛斯的信仰。塔洛斯是诺德人的英雄与开拓者,最伟大的帝王,精灵只接受信仰八圣灵,而我们诺德人把塔洛斯作为第九位圣灵加以崇拜。帝国人在形势所迫下接受了这一条协议,这让天际省的诺德人非常不满。前几年精灵的势力开始渗透天际省推动白金条约执行,乌弗瑞克借这个机会以恢复塔洛斯信仰、脱离帝国**、反抗精灵入侵的名义发动叛乱。他的军队叫做风暴斗篷军,一部分对现状不满的诺德人加入了他的麾下,甚至帝**团中还有不少诺德人同情着他……”

    信仰这个东西,在地球上都是个解不开的死疙瘩,而马斯克留给我的知识中,则告诉我神灵在这个世界的真实存在,那就更麻烦了。好在战争的性质属于两个政权争夺合法性,对于黎民百姓的损伤应当会小很多。

    虽然哈达瓦说了这么多,但对于这场对立我还是缺乏了解,于是我向哈达瓦询问他个人对这场战争的看法。

    “乌弗瑞克,他有着发动叛乱的完美理由。但是战争只会带来苦难,更何况是让我们骨肉相残的内战。你知道吗,那天计划处决的人当中有一个是伐木场场主的弟弟拉罗夫,他曾经离开溪木镇加入风暴斗篷军,在上次伏击中被抓获,海尔根要塞的变故之后再也没有他的音讯……前两天伐木场场主赶去了已是一片废墟的海尔根,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她弟弟的下落。”

    我想起来当时跟着乌弗瑞克逃跑时,他曾经对前面领着他的两个士兵喊出过拉罗夫的读音,当时应该不会有第二个叫拉罗夫的人吧。既然拉罗夫加入了风暴斗篷,那么他肯定不是那具被我扒掉衣服的帝国士兵尸体,而是那个带着乌弗瑞克从天台逃离的风暴斗篷士兵。

    我把关于拉罗夫的消息告诉了哈达瓦。哈达瓦很高兴,但随即又变回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我略微思索,就明白了原因--与其将来在战场上死于同胞之手,还不如早早牺牲于巨龙之口。

    说到巨龙……我又向哈达瓦询问起那条光临海尔根要塞的巨龙。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