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闹钟的时候,要么起来得特别晚,要么起来得特别早。在安逸的环境下,比如地球,我是前者;在陌生的环境下,比如天际省,我是后者。

    书桌上隔夜就多出来厚厚一叠新写的手稿。看着这么大的工作量,我想了想细节方面的问题,哦……他居然还有一个名为“印刷术”的魔法,真是偷懒偷出花样了。

    没有叫醒马斯克,我嚼了几口肉干,用这个魔法在一张纸条上留下了“出去溜达”的字样,关上门下楼--“掌柜的,麻烦一会儿给我叔叔送份早餐谢谢”--离开了旅馆。

    ------------------------------------------------------

    溪木镇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自给自足封闭落后的乡村小镇。一条大道从这座小镇当中穿过,不断地为小镇注入新鲜的活力,同时也将小镇的风情流向外界。

    道路上偶尔会有商队通过。我还见到了一支奇特的虎人商队。虎人的样子,就像把一个人的头砍掉换上一个老虎头,而这个老虎头却能表现出智慧生物应有的面部特征,让我一眼就能看出虎人的重点在于“人”而不是“虎”。

    道路两侧各有一排茅草顶的木屋。大概是旁边有一条河流的原因,屋子都用底架支起,避免与潮湿的地面直接接触。大部分木屋没有什么明显标识,少部分会有招牌伸向街道以表明他们的商业倾向。

    这边屋子的招牌是铁匠铺,屋子的旁边有一大块空地,摆放着制皮架、铁砧、熔炉。那边有个“溪木镇贸易中心”,相对铁匠铺而言,外面只有一个招牌的杂货店就显得寒酸多了,完全配不上“贸易中心”的规模。

    回头看了看我所住的旅馆兼酒馆,招牌上画着一位壮汉闭眼睡眠的头像,一旁歪歪扭扭地写着“沉睡巨人旅馆”几个字。切……就不能起个有点美感的名字吗?比如“镶金玫瑰”“狮王之傲”什么的。

    身上穿的都是从尸鬼那里扒下的精良装备,因此我没有去铁匠铺的打算。我把目标定为杂货店,不知道这个世界对杂货是怎么定义的。

    ------------------------------------------------------

    “武运昌隆!”杂货店掌柜根据我的着装选择了这句欢迎台词,“请问您是买东西还是卖东西?”

    这里的店铺普遍都搞着兼职,我住的旅店同时也是一个酒馆,而这个杂货店不光出售杂货,还做着回收二手物品的生意。

    我看了看货架上摆放的物品,顺便在记忆中查看了下关于杂货店的资料。杂货店有各种动物毛皮制品、锅碗瓢盆等生活工具,还有一些名副其实的杂货,比如三牙海象的牙。此外这个杂货铺还兼着炼金店的生意,有部分药品出售。

    我想到自己盔甲下面套的衣服还是在海尔根要塞从尸体身上扒下的,“掌柜的,有什么质量好点儿的皮衣吗?”

    “啊,这件是熊皮的,新制不久,只要您三个金币。”

    “可以便宜点吗?”

    “雪漫地界的皮制品市场基本都被大毛皮商垄断,其它地方不可能有我这里便宜。有专门的猎人为本店提供毛皮,货真价实,纯天然,无添加剂!”

    对这个世界的物价我大约已经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之前我从棺材里获取的钱币加起来大约有四十金币的样子,此外还有少量不知具体价值的宝石。昨天我们比较丰盛的晚餐仅仅花掉不到一个银币,要是啃面包的话一个铜币的量就能勉强吃饱。

    这么来看我根本不用担心经济上的拮据,购买商品时还是应该把眼光放在质量层面上。

    熊在天际省的荒郊野外是比较常见的一种猛兽,由于狩猎风险高的缘故,再加上皮质确实不错,在市面上熊皮算是比较上档次的货色。

    顺带着我又搜索了下关于其他毛皮的知识。牛皮羊皮“档次”太低,猛犸和巨人体型太大因此皮质过于粗犷不适合制造小物件,巨魔皮有股怪味儿难以去除,能与熊皮一较高下的只有剑齿虎皮,以及……

    “你这里有狼人皮吗?”

    “先生,我们这种小本生意可卖不起违禁品!”

    好吧,我就是问问,也没想过要穿这种渗人的东西。

    ……

    在货架上搜索了会儿,没有找到太多能令我感兴趣的东西。掌柜告诉我由于最近巨龙袭击海尔根要塞造成了巨大的伤亡和恐慌,很多物资目前都在短缺当中。

    这个世界的货币规则是一百个铜币等于一个银币,十个银币等于一个金币。出于减轻钱袋重量的目的,我没有直接掏出金币,而是用钱袋中的一大把小额钱币来代替。

    “全都是古诺德币?”掌柜拿到钱后发出了疑问。

    这些钱都是从古代诺德人的陵墓中取出,与现在的货币相比在外观上有一定差别。把这些古代诺德货币拿出来需要与尸鬼战斗,因此在市面上这种币并不常见。但古诺德币终归是真金白银,在这个金本位的世界里没有人会拒收它们,甚至古诺德币的价值比主流货币“赛普汀”还要稍微高上一丁点。

    这位杂货铺掌柜也算是少见多怪,昨天在旅馆付账的时候对方就很淡定收下了钱。不过也不能这么说,普通人看到一大把古诺德币没什么反应才不正常。也许旅馆人流量大鱼龙混杂,那里的掌柜见惯了古诺德币吧。

    拿起东西正要离开,杂货店掌柜突然叫住了我。

    “先生请等等,您一定是一位强大的冒险者吧?”

    其实我只是一个菜鸟而已,这位掌柜因为刚才那些古诺德币产生了误会,而我没有必要解释这些。

    杂货店掌柜看到我没有任何反应,以为我默认了他的说法,继续开口说下去。

    “我叫斯万,白天在杂货店为瓦勒瑞斯兄妹帮忙,晚上我是酒馆的游吟诗人。昨天我听到您和您的朋友在讨论龙肉。既然阁下能从古诺德陵墓中取出这么多钱币,那么龙肉对您来说可能并不是难以获取的食材……”

    难道说这个叫斯万的家伙要给我发布一个收集龙肉的任务?可他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洛里斯泰德人,很明显他一点也不相信我能拿到龙肉。而且我现在不缺钱,更没空做这种既没头绪又危险的事情。

    “不好意思,我很快就会离开这里,没有空闲时间。”我果断拒绝了他。

    “嗯,抱歉,我不是说这个。昨天凯米拉·瓦勒瑞斯因为她的无知不小心冒犯了您,希望您不要往心里去……凯米拉就是昨天那个唱《红衣拉格纳》的女孩,她是这家杂货店老板的妹妹。”

    提到凯米拉时,斯万的脸色有些不自然。看的出来,斯万心里应该很喜欢凯米拉,我猜他来这个杂货店帮忙也是为了接近她,但他们的关系还未发展到水到渠成的一步。至于他的这番话……莫非他认为我是个小心眼,会报复那个叫凯米拉的女孩?

    老实说昨晚那个女孩的嘲讽对我没有产生任何影响,她唱的曲调蛮好听,而我当初压根不知道她在嘲讽我们。不过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性格好战的诺德人身上,恐怕就是一次危险的挑衅了。

    斯万发现我还是没什么反应,可能觉得我真的是个小心眼,继续劝说:“如果您觉得不满意,我给您出个主意吧,这样您既能用布莱顿人的方式报复凯米拉的无礼,又可以收到一份可观的报酬……”

    这剧情转进有点莫名其妙,都是些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还布莱顿人的方式?暂且听听他怎么说吧。

    “伐木场来了一个木精灵,他对凯米拉抱有**的企图。我很喜欢凯米拉,不希望她被一个用心险恶的精灵迷惑。精灵这帮坏东西前些年还在跟咱们帝国打仗,禁止我们信仰塔洛斯,现在又溜到天际省干坏事,过几年恐怕就要渗透到你们的地盘……把这封信交到凯米拉手里,你一定很乐意看到接下来的场景,我也会答谢您的举动。”

    我疑惑地接过信,打开看了看下信上的内容。

    “……先祖神州在上……希望你在与我相处时能压抑住你的**……我出生于瓦伦森林,是一个高贵的木精灵,我的家族不可能同意一个卑贱的人类与我交往……落款:法恩达尔”

    法恩达尔应该就是那个木精灵的名字。信纸还有字迹都经过精心准备,斯万看来是蓄谋已久了。正好面前有一个“马上就要离开这里的外地旅客”,很适合做这种事情。

    我似乎卷入到一场很麻烦很无聊的闹剧中。信的内容我已经看过,现在说不干未免太迟,干的话又觉得这么做有些卑鄙。

    虽然打击小三勉强算是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但作为一个异乡人我实在很不愿意卷入到这种麻烦的是非中去。得,这家伙也没说让我怎么送,晚上悄悄塞进门缝或者找一名专业信使代劳都没问题吧。

    沟通了一些细节上的内容过后,在斯万感谢的目光下,我离开了杂货店。

    ------------------------------------------------------

    回到旅馆,马斯克已经用完了早餐,继续埋头研究卷轴,还是不打搅他比较好。我洗了个热水澡,把新买的衣服换好出门--“掌柜的,待会儿记得给我叔叔送一份午餐”。

    全身焕然一新,顿时感觉自己充满了无尽的活力。现在嘛……干脆探查下小镇的环境吧。也不知道我还能在这里呆多久,尽可能地多玩玩才是正经事儿。

    河边一个巨大的水车吸引了我,我对这种古老的工具很感兴趣,于是向着水车的方向走去。

    从小楼上堆积的木材和噪杂的摩擦声来看,这是一个水力伐木场。利用水流的力量驱动水车,通过齿轮和转轴的传动使锯条往复运动锯开木料。一个人一边扳动拉杆一边调整着木料的位置,从此人尖尖的耳朵和接近大自然的肤色来看,他一定就是斯万提到的木精灵。

    木精灵同样发现了我的到来,热情地向我打起招呼。

    “您好,我是法恩达尔,在这个锯木水车打工,平时还会兼职猎人。”他指了指立在墙根的弓箭,继续对我说,“您身上的熊皮就是我猎来的,非常荣幸,您对我的狩猎技艺表示了认可。”

    呃,随便买件衣服就收获了一个人的好感。想到我接下来就要做一件坑他的事儿,感觉真是憋屈。

    盛情难却,我就和他多聊了一会儿。

    他是一个木精灵,之所以来到天际省是因为天际省的开发程度不高,能让他感受到大自然的清新与纯净。

    他留在溪木镇,是因为他遇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半,也就是凯米拉。但是小镇上有个叫斯万的家伙,从诗人学院学来一堆甜言蜜语,骗得凯米拉团团转,严重影响了法恩达尔对凯米拉的追求。

    正当我犹豫是否给他漏点口风时,木精灵突然拿出了一封信。他说他愿意以帮我猎一张皮作为酬谢,委托我用斯万的名义将信交给凯米拉。

    “……亲爱的凯米拉,我多么希望你能与我生活在一起,给我洗衣服,给我煮饭,给我做家务,给我做农活,为我支付赌博的欠款,为我清理酒醉后的呕吐物,为我……落款:斯万”

    ……

    ……

    ……

    好吧,冲着两人的这份心意相通,我似乎有种凯米拉才是第三者的错觉。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