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按照记忆中的方式释放了这个法术,墙洞附近透出一些仅我可见的红色光线和光斑。这是……难道是在视网膜上制造微量的局部充血?不大清楚怎样去解释发生在我视野中的变化,我猜这大概就是魔法的作用吧。

    我想到阿瑟·克拉克的名言,“一切充分发展的科技看起来都与魔法无异”,便释然了--大概这个世界在生物科学上有着超越地球的成就。

    “能量比周围环境要高的东西,比如拉开的弦、上紧的发条、疯转的齿轮还有高处的非固支石块都会被观测出来。用你的知识来说,这个法术可以用来识别一些正常感官无法注意到的高动能与高势能危险物。”

    刚才的施法很顺利,魔法的施放方法铭刻在我脑中,与生俱来,如鱼得水,就像是学会游泳一样。我似乎觉得我很有魔法的天分。

    我将这个想法告诉马斯克,但只得到一个白眼。“你会释放这个法术纯粹是因为我通过知识交换把它传授给了你,以你们种族那点可怜的天赋,根本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学会魔法。”

    “那你将来还可以用知识交换教我一些新东西吗?”

    “不行,我们之间只有一次交换的机会,就如同石碑只能被铭刻一遍一样。”

    好吧,看来我只能使用那些从知识交换学来的小把戏了,还有所谓的龙吼。马斯克告诉我天际省有很多古诺德人遗迹,他很看好我在龙吼方面的成长空间,只是不知道我还能在这个世界呆上多久。

    马斯克还嘱咐我不要尝试带走墓穴中的一切陪葬品,因为偷窃被算作明显的恶意,会唤醒守护在周围的尸鬼。

    但当我们关闭龙爪门时,马斯克却取下了黄金龙爪让我装进背包。

    “这样做不会唤醒旁边的尸鬼吗?”我拿着龙爪有些犹豫。

    “守护龙爪的尸鬼已被我处理掉。”马斯克指着某个侧门内的石棺,“我当时在棺材开口处上用魔法凝结出一条细线,这位尸鬼先生视力不太好,直起身体的时候脖子刚好从这条线上经过,头就被切了下来。”

    “真是……机智。”我把龙爪塞进背包,走进了守护龙爪的尸鬼所在的房间,顺带从棺材里抓了一大把钱币和宝石。尸鬼身上那件做工精良的轻甲也让我十分喜爱,我很没节操地将它扒下穿在了自己身上。

    “只可惜有一股防腐剂的味道。”

    “一点点腐尸味儿而已,在外面被风吹吹就好,穿上它就继续前进吧。”

    “喂,腐尸味听起来多恶心啊,明明只是防腐剂的味道好吗。”

    “在天际省这种寒冷的地方,食物不易腐坏,防腐剂除了保存尸体再无其它用途,所以人们都习惯称这种味道为腐尸味。”

    ……

    “这个墓穴建成的年代非常久远,比我出生的时代还要久远。不要疑惑,虽然没有人能以人类的姿态活这么久,但我有自己的方式。”

    “喏,这幅浮雕上的龙头,应该就是奥杜因了。也有观点认为是阿卡托什,反正它们俩都是龙的样子。古诺德人对龙很崇拜,神庙外面的石头拱门也刻意做成了龙脊的形状。鹰代表吉娜莱丝……蛇代表舒尔……每种动物都有他们各自的含义。”

    “这里原本盘踞着一只巨型寒霜蜘蛛,被我一把火烧掉,房间里的蜘蛛网蜘蛛卵也烧得干干净净。你要是见到它肯定会被吓坏……”

    从脚下这片黑乎乎的卵壳大小和弧度来看,完整的卵应该有三分之一个棺材那么大。我从记忆中搜索了下关于巨型寒霜蜘蛛的知识……好吧,与干尸不同,这东西要是出现在我面前真的会把我吓坏。

    ------------------------------------------------------

    我们一边向外走一边讨论着交换给我的法术。

    “这个叫做探测生命,跟之前那个探测陷阱类似,可以探测到周围的所有生命体。根据释放的法力强度不同,大到巨龙,小到蚊虫都包括在可被探测的范围。类似的法术还有探测亡灵,用来识别哪些尸鬼处于被激活的状态,你可以对楼上的壁棺用用看……”

    “有什么可以制作眼镜的法术吗?我的视力不太好。”

    马斯克取出一块蓝宝石,宝石在他手中放射出奇异的光,然后软化,定型,最后成为镜片的模样。一枚铜币经过同样的步骤,成为了固定镜片的框架。

    我目瞪口呆地见证了全部过程。之前的投影术和各种侦测法术虽然都属于魔法的范畴,可对于我这个来自地球的人来说,那些都只能算作小把戏罢了。虽然我在地球上也算是见多识广,没有太多东西能让我感到惊奇,但马斯克刚刚露的一手还是彻底震撼到了我。

    我敢肯定,这绝对是纯粹的魔法,而不是什么充分发展的科技。看来我需要重新审视我对魔法的观点了。

    虽然在地球上3d打印机理论上也可以做到同样的目的,但我注重的是他的手法。蓝宝石,成份是氧化铝,熔点起码有两千摄氏度,居然就在马斯克的掌中变得柔韧起来,像面团一样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揉来揉去,最后成为一对精致的镜片。

    “不可思议……这就是魔法吗?”

    “没错。我之前已经把这个变化系法术交换给了你,如果这副眼镜没有问题的话,你以后就可以照着这个样子制作新眼镜。”

    “谢谢,很合适。”戴上这副泛着蓝宝石光泽的眼镜,我施展了一个镜像术。嗯,这副眼睛不管是外观还是功能都堪称完美。

    接下来从袋子里摸出了一颗白色宝石,“诶?为什么没用?”

    “你拿的这颗是灵魂石。”

    “哦,多谢指点,”没有询问具体的区别,我换了一颗红宝石,迫不及待地施展起变化系法术把玩起来。

    魔法真是太有意思了。

    ……

    变化系法术,是这个世界五系法术的一种。另外四系是生命系、幻术系、召唤系、毁灭系。“对了,为什么我得到的毁灭系法术这么少?”

    “你们地球人的资质太差,在我的帮助下能与光界进行沟通就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你强行用这具孱弱的身体去操纵元素,狂暴的元素会第一个毁灭掉你自己。赫麦尤斯·莫拉的规则也认为毁灭系的法术对你没有价值,因此没有将任何毁灭系法术加入到知识交换的清单中,作为补偿你获得了一切其他领域的法术。”

    “你说的赫麦尤斯·莫拉好像是个人名,他到底是谁?”

    “知识之神。赫麦尤斯·莫拉的规则是用来评定知识价值的一种规则,因为某个原因,我掌握了对它的运用。”

    知识之……神。我有些凌乱,来到这个世界后的各种见闻在不断刷新着我的认知。

    马斯克再次召唤出上古卷轴的投影,一边行走一边研究。投影中卷轴的载体已经变为一张羊皮纸,这样看起来更加美观和方便。

    ------------------------------------------------------

    下了寒落雪山后应该往哪里走呢?沿着路随便逛逛吧,希望可以找到一个能够落脚的小镇,这些天的遭遇让我和正常世界脱节太多了。

    “向左……溪木镇……向右……海尔根要塞……”

    我站在路标前,向右边看了一眼:道路向高处延伸,连接已被巨龙摧毁的据点。于是没有任何疑问,也没有其他选择,我向着溪木镇的方向走去。仍在研究中的马斯克先生感应到我的移动,进入了自动跟随模式。

    走了一段路,我远远地看见了三个红衣士兵押着一个蓝衣俘虏经过。之前穿错盔甲被误抓行刑的心理阴影还未完全消除,我回头看了看马斯克以求安定心神。

    这一看倒是让我惊奇了,马斯克不知何时将自己的木质面具摘了下来。面具下只是一副平淡无奇的面孔--不得不承认,即使是一副平凡无奇的脸孔,也显得很顺眼。再配上一头金发,兴许是这些原住民的大众脸吧。

    借着马斯克的样貌,再加上我这身从尸鬼身上扒下的轻铠卖相不错,士兵没有把我们当做是可疑人士,双双侧身而过。之后还碰到不少来来往往的行人,有商贩,有军队,有平民,有伤员,以及其它的运俘队伍。

    “我在别人面前应该怎样称呼您?直呼您的名字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反正也是个假名,随便你怎么叫。”

    “那我就称呼您为老师吧!你之前不是说想收我为学生吗?”

    “不行,我还要向你请教你们的知识,你如果称我为老师,让我将来怎么问得出口?”

    经过一番探讨,最后马斯克同意我称他为叔叔,看起来他并不反感自己多了一个便宜侄子。

    ……

    “其实这并不是我的真实面孔。”

    “我了解,你隐藏自己的身份一定是有什么原因。”

    马斯克点了点头,“虽然我不想欺骗我的朋友,但知道我的具体样貌确实对你没好处。”

    ------------------------------------------------------

    “马斯克先生还有月下先生,你们的房间是左起第二间……这两天老板有事外出,你们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我。顺便二位需要用晚餐吗?……好的,两份三牙海象肉排,一壶诺德蜜酒,稍等一下马上就好……嗯?”

    “呃,抱歉,这个银币被我捏得有些变形,容我换一枚。”

    ……

    我一边吃着名为三牙海象的生物的肉,一边品尝这杯读作诺德蜜酒喝作果啤的饮料,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享用的第一顿正餐。口中的愉悦之感提醒着我,一大波蛋白质正在来袭。高纬度地区的生物肉质好得无话可说,低温也很利于保鲜。诺德蜜酒的酒精度数比较低,看来这个世界蒸馏技术还有待提高。

    “三牙海象是天际省比较常见的生物,整个北部海岸线均有分布。肉质鲜美,易于捕猎,所以经常出现在餐桌上。但易于捕猎只是说发现起来很容易,这种生物还是具有一定危险性,根据一些典籍的记载,曾经有人从一只三牙海象的肚子里取出了四颗人类头骨……”

    一个学者的牛逼之处就在于一道菜都能被他引申出这么多话题来。

    “天际省地处泰姆瑞尔大陆北方,地广人稀,虽然物产丰富,但气候严酷导致粮食产量不高,每年都要从南方的赛洛迪尔省运粮才能保证大城市的供应。但从另一方面看,恶劣的生存环境使天际省成为了一块未被人类开垦的宝地,这里充满了危险与机遇。粮食产量不高是说人口密集的区域难以自给自足,在其他人迹罕至的地区,狼肉、鹿肉、熊掌、三文鱼、猛犸鼻子甚至是巨人的……呃,你想吃什么都可以。”

    “我能吃龙肉吗?”

    “当然可以,但我见到的龙类都已成年,肉质显老,并且从成分上看,龙肉并不能算作是你们常吃的肉类。”

    “说得就像你吃过一样=。=”

    “确实如此,试吃炼金材料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

    “两位先生,请问需要我这个游吟诗人为你们的谈话助兴吗?”

    我抬头看向发出声音打断我们谈话的人,一个手持拨弦乐器的清秀女孩。游吟诗人么……吃着小菜喝着小酒确实还不够惬意,那就再听个小曲吧。我将一块银币放在桌子上,让她为我们随便来一曲。

    “我为你们演奏一首《红衣拉格纳》吧,这是雪漫领地非常著名的一首歌谣。”女孩没有拿走桌上的银币,她将鲁特琴托起,洁白修长的手指按在弦上,开始了自己的演奏。

    “从前有个英雄叫红衣拉格纳,他从洛里斯泰德来到雪漫大步踏。”

    “大话吹嘘他身经百战,炫耀着他的金币还有他的剑。”

    “红衣拉格纳后来变成哑巴,只因他遇到了盾牌女仆玛蒂尔达。”

    “她说:哦~你不停地吹牛皮还喝光了我们的酒,现在就应该把你拖出去喂狗。”

    “一阵金属碰撞乒乒砰砰,勇敢的女孩玛蒂尔达战意浓浓。”

    “牛皮王拉格纳不再自夸,他的脑袋碎成了一滩红渣。”

    唱完后,女孩转身就离开了。

    ------------------------------------------------------

    旋律不错,让人想听第二遍。至于歌的内容嘛……貌似是一个悲伤又不失诙谐的故事,一个吹牛皮的家伙惨遭打脸。作为牛皮王的家乡,洛里斯泰德这个地方貌似给雪漫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已学会当地语言的我回忆起之前在刑场的情景,那个逃跑不成反被乱箭射死的人,就是一个来自洛里斯泰德的盗马贼。

    从这首歌里我得出一个重要的信息,这里的民风好像很彪悍,一个酒馆女仆只因看不惯有人吹牛皮就拿起盾牌将之当街爆头?我一边哼着这首曲子的调调一边看向马斯克叔叔准备询问,却发现他正看着我,面上还压抑着笑意,甚至周围几桌人好像也在偷偷看着我笑。

    “你还真是缺心眼,刚刚那个女孩唱歌是在嘲讽我们,你没有发现吗?”

    “有这种事?我怎么没听出来?再说了,我们什么地方得罪她了?”

    “所以我才说你缺心眼啊,不知道是谁刚才大声嚷嚷着要吃龙肉来着?”

    “喂!我只是说我想吃而已,吹牛皮的是你这个自称龙肉口感显老的家伙!”

    ……

    用过晚餐后我们回到了房间。

    “伍登·马斯克。”我念出这个名字,吸引了马斯克的注意。“你之前带的木头面具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个面具附有穿梭时空的力量,我曾经在外界依靠它来躲避一些麻烦。”马斯克将面具拿出来给了我。

    “我还以为这个面具才是你的本体呢。”我轻轻摸索这副面具,细细感受着上面的纹路与棱角,脑海中不知为何浮现出一副黑框眼镜。

    我将作死的念头驱出脑海,继续发问:“之前听你说上古卷轴也有空间的力量,它和这个面具有什么不同?”

    “这个面具只能把我送到固定的时空。上古卷轴据说是创世的残片,记载的信息关乎这个世界的根源,保守着更加伟大的秘密。”

    “什么秘密?”

    “我要是知道了还会用秘密这个词去称呼?等我把这份卷轴研究透彻了再说。”

    也好。现在就等着卷轴的秘密早日被解开,这样我就能回归原本的世界了吧?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暂且在这里好好休闲一下,这可是真真正正的异世风情,不领略一下就可惜了。

    <g铺,享受起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次安稳睡眠。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