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想象,山的最里面还藏着这么广阔而精致的一片天地。

    我掏出望远镜,站在入口处向内眺望。远方山壁下的平台上立着一面石墙,石墙正上方雕刻有一个“龙头”,周围使用了大量的纹路衬托。石墙中间内凹,看起来有点像……雷达的形状,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那面石墙似乎就和雷达一样,向我发射着奇怪的信号。

    大概是幻觉吧,我继续观察起平台上其他的奇怪物件。平台最外有一个摆着烛台的……祭坛?祭坛后方放置着一个看上去庄严肃穆的……棺材?

    起初看到这座山上大气的石头建筑,还以为是什么名门正派所在地,上山之后发现毫无人迹可寻,又觉得这里可能会是什么古代建筑遗址,最后走到尽头才明白,这个地方似乎……是个墓穴?

    呃,蛮尴尬的,我可不是为了祭拜死者才跑到这种地方来。但我还是决定上前看一看,好歹已经走到了这里,现在调头离开的话未免有些不甘,更况且那面石墙给了我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像是在呼唤我一样。

    石壁上开凿出许多与外部相连的孔洞,能够明显地看到阳光侧向射入的路径,流水也在山内空间中开辟出了自己的水道。不得不说,墓穴的主人做出了一个睿智的选择,这里完全没有墓穴应有的阴森,反而给人以清新优雅之感,是一处绝佳的长眠之所。

    虽然经过了人工修缮,这里的道路仍然散发出纯天然的味道。我小心避开路上的植被,时而徒手攀爬,时而俯身下滑,越过一道道沟壑,渐渐向平台靠近。壁上生长着能够发出荧光形似水母的奇妙菌类,流水两侧也分布着各式各样的植物,上空偶尔还有被我惊扰到的蝙蝠飞过。湖泊中的水洁净而甜美,我在此装满了我的水壶。

    从湖边规整的阶梯向上而行,我到达了平台。祭台上放着新鲜的蓝色、紫色和红色山花,两侧的烛台则陈列着两颗棱角分明外形光洁的淡蓝色宝石。看来不久之前有人刚刚来祭拜过吧,说不定一路上的照明工具也是被他点亮的。

    棺材颜色较深,摸上去手感像是温润而朴素的木材,敲击起来却隐约带着一股金属的音色与震感,想必是一种名贵的材料。

    棺材没有被打开的痕迹,而我也没有试图打开它,欣赏干尸不是我的爱好。粗略地环视了一下平台上的布置,我径直走向最终的那面石墙。走到了这么近的位置,我已经确信了这面石墙存在着怪异之处。

    石墙在低语。在它上面铭刻着一些不明含义的文字,文字的字迹中压抑着奔涌的光。

    我走到石墙边,聆听起它的呢喃。声音起初很模糊很微弱,随着我的走近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强烈。当我走到石墙脚下时,我彷佛听到无数人在朝着我重复呐喊着一句话,这种感觉……就像是在之前在塔楼中被巨龙的吐目所震慑一样,但我的潜意识并没有传来危险的信号。这句话有着奇异的魔力,我静静回味传入耳中的声音,尝试着亲自念出这句话。

    “fus……lo……dah……”

    有什么东西引动了我的全身,一股汹涌澎湃的气息积蓄在我的胸中,呼之欲出,但差之毫厘。

    我耳边的声音开始变调,显得混乱而暴躁,无法倾泻这股气息使我感到很难受。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平淡而不失浑厚的嗓音。

    “fus-ro-dah。”

    三个音节只是平平说出,其中并未蕴含什么特殊力量,却如同暮鼓晨钟一般入我耳中,将我从迷失唤醒,令我大彻大悟。

    我回过头寻找发声的源头,看见了一个面带木质面具的金发男子站在棺材前注视着我,我决定用刚刚学会的三个音节与他交流。

    “fus……ro-dah!”

    伴随着我的发声,胸中的一股不卸之力由此引出,脱离了我的控制朝着面具人的方向倾泻。空气扭曲起来,我能明显感觉到面前的空气压强正在发生剧变。我意识到我的行为可能会对面具人造成伤害,可传出的声音再难收回。

    空气的扰动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迅速波及到面具人,可面具人并没有如我预料的那样被击倒或吹飞。冲击波就像撞在一面墙上一样,按照严格的反射定律被弹向四周,释放出一圈圈波纹。

    看到面具人平安无事,我松了一口气,在巨大的疲倦感下瘫倒在地,失去意识。

    ------------------------------------------------------

    两日之后,同一处地点,不同的人物。

    “砰!!砰!!”两具尸鬼被重重地摔在墙上,巨大的撞击声来自它们身上严重变形的金属盔甲。一道矫健的身影踩过地上的碎骨,踏入了这处广阔的天然密室。被气流卷起在身后的黑色斗篷因为主人的急停,在惯性的作用下紧贴在身后,印出了黑衣下的身形。

    黑衣人蹲下身子,拔掉地上的一团菌类,查看了被菌类遮住的一个不起眼突起处,接着便起身继续突进。黑衣人没有走在曲折的道路上,而是照着距离最近的路线行进,如下坡走丸一般,不断跨越各种崎岖而复杂的地形。

    “没有触动任何一只尸鬼,一路上的陷阱也全部完美解除,连守门者也被如此取巧的方法处理掉,这种风格……难道是诺克图娜尔的夜莺?”黑衣人用低沉沧桑的雌性嗓音自言自语,一边挥动刀锋斩断壁上错综复杂的蔓藤。

    锐利的锋刃在石壁上刺出一道缺口,黑衣人借着这道缺口施力弹起,通过蔓藤和壁上的凸起处换力,轻松跳上离地面七八米的平台。

    黑衣人干净利落地走到石墙面前,伸手触摸起墙壁上的文字。

    “龙语墙蕴含的力量已经全部消失,难道是龙裔?”提到龙裔这个词,黑衣人有些激动,但随即又恢复了镇定,“可是……疑点太多了,为什么一路上的尸鬼都没有被他惊扰到?”

    “轰隆~~~~”

    身后的摩擦声不合时宜地响起,黑衣人猛然转身,看到一具身着盔甲头戴王冠的尸体用长剑撑在地上,推开沉重的盖板从乌木棺中爬出。它的动作虽然缓慢,却隐隐散发出一种大势所趋之感,彷佛谁也无法阻止它的苏醒一样。

    “汲取了龙语墙的力量也没能唤醒尸鬼的领主?还是说龙裔已经死在它手上?”黑衣人慎重地举起刀锋,俯下身子,如同像猎豹一般,等待着将可怕的爆发力悉数迸发出来。

    “算了,我宁愿相信这个龙裔被舒尔眷顾着。希望龙裔不要在这段时间溜得太远,顺便保住自己的小命,我可不希望你在完成自己的使命之前死掉……”

    “咣!!!!!!”金铁交鸣之声在封闭的山体内不断回响,久久无法平息。不断有新的金属撞击声加入到回响的序列中,形成风格诡异的打击乐曲。藏在阴暗中的蝙蝠群受到惊吓,纷纷出动,乱舞于洞穴之上。

    “fus-ro-dahhh!!!!”惊天动地的吼声传向四面八方,无数蝙蝠从空中坠*落,坠*落在平静的湖中央激起一圈圈涟漪,坠*落在急流的小河中被翻来覆去地冲刷,坠*落在白色的菌类上染出一滩滩血红的色彩。

    一场激战就此展开。

    ----------------------------

    ---------作者的话----------

    ----------------------------

    此处专门写给上古卷轴的玩家,其他人可跳过。

    1、在shearpoint,一次就可以把三个音节学完。

    2、算算游戏中一共要看多少遍龙语墙,而这里是小说,篇幅有限。

    3、可以理解为,耳中听见的是三个音节,看到的碑文是补充说明。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