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如此新奇,甚至冲淡了我初临异境所产生的一些不适感。这是我第二次走在这块地区的荒野上,第一次是被缚着双手当做囚犯押送,没有心情也没有闲暇去观察这个世界。

    周围时不时会有松鼠、兔子、狐狸等小动物经过,有时还会有几头鹿悠闲地吃着树叶。树林的深处还有一些凶猛的生物,远远地看可能是几只抱团行动的狼。虽然现在全副武装,但我仍远远避开,避免任何与它们发生冲突的可能。打怪练级的套路只存在于游戏中,不做死就不会死才是现实世界的不二准则。

    此外我还遇到了一些新奇的物种。河边的泥沼里生活着一种螃蟹,暂且称之为泥沼蟹吧。泥沼蟹有大有小,令我印象最深的那只个头很大,直起身子有将半米高。远远看去就是一个大石头,当我走近时它会突然把蜷缩着的肢体全部伸到外面,对着我张牙舞爪。

    看到面前的石头在一秒钟后变成一个半米高挥着钳子的家伙,一天内经历两场生死的我还是被吓了一大跳。它那双巨大的钳子给我一种危险的感觉,很容易就让我联想到昨天被按在断头台上的情景。好在泥沼蟹仅仅是想守护领地,跑了几步后发现它依然在原地笨拙地挥着钳子,我才停下了脚步自嘲起来。

    此外我还发现龙这种生物似乎并不稀奇,从我离开据点到抵达山脚阶梯处这段时间,远方的天空中就先后有两头龙飞过。我使用望远镜只能模糊辨别出双翼与尾部,更多的细节无法清晰地看见,而我依然将它定义为龙。

    步行了一段时间,太阳从天空的一侧移动到另一侧,我走到山脚下,开始顺着阶梯向山上进发。

    爬这种光秃秃的石头阶梯实在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除了飘下的雪花外没有别的可看风景,只能重复地迈动自己的双脚,不断上行。

    随着海拔的升高,风雪变得越来越大。当我快接近平台区域时,整个场地已经快被积雪覆盖,雪花为寒风所卷,洒向每一个角落。

    在高处的平台上,如我之前所见,立着不少巨大的石头拱门,当我从阶梯向上攀爬时,就会从石头拱门的下方穿过。我围着石头拱门的立柱转悠了几圈,没有从上面发现什么特殊的东西。拱门的最上方雕刻着某种生物的头部,严重的侵蚀痕迹和积雪干扰让我无法辨认出它的品种。出于最近的遭遇,我继续将其定义为龙。<g铺、还有些简陋的木质家具。帐篷外还立有架子,上面挂有毛皮或者风干的肉类,由此推断这里可能是猎人们的临时住所。此时猎人们大概在狩猎或者下山躲避风雪,所以我没能和他们相遇。之前在据点中已经收集到了足够的食物,我没有对帐篷内外的东西动手动脚,以避免无谓的误会与冲突。

    迎着风雪一路前行,我来到了最后的石墙跟前。石墙很简洁,除了它的高大以外没有其他值得发掘的地方。嵌在石墙正下方的金属门有四米多高,刻着古朴的花纹,显得古老而笨拙。看了看门与地面间粗糙的接触条件,我不禁腹诽着那位不知名的建筑设计师:这门根本就不是人力能打开的啊。

    但这道门现在确实处于被打开的状态,两扇门绕着门轴各自向相反方向转动了一截,从中间留出一米宽的缝隙供人进入,地上还留有清晰的摩擦划痕。

    “里面有人吗?”

    没有人回答,但我还是从面前的缝隙钻了进去,我可不想继续呆在外面受冻了。

    刚刚进门的我打量起现在身处的大厅。大厅内部柱梁以石料为主,由于长了许多苔藓还有蔓藤,看上去颜色却是偏绿,给人一种荒废的感觉,但固定在墙壁上的点燃的火把又告诉我这里并非无人居住。我决定穿过正前方的门继续深入。

    之后的路变得十分狭窄,彷佛是从漏斗口灌进去一样,甚至还会有密集的蔓藤使本不宽敞的道路变得更加狭小。一个装满油的陶壶从壶口点燃后挂在通道顶端上,壶中的油有部分洒溅于地,在光照下映出鲜艳的色彩,这让我一直绷紧的心放松了许多。

    沿路被点亮的照明工具虽然让我感到疑惑,但更多的则是温馨,它们就像是对我的到来表示欢迎一样,让我毫无顾忌地继续朝向山体内部进发,迫切地期望着与这里的主人会面。

    ……

    不知走了多久,穿过最后一条狭小的通道,我来到了一个全新样式的空间。这是一个大型半圆剖面通道,约五十米长,墙壁上雕刻着许多图案,内容大概就是一群勇者殴打小怪兽,或者一群勇者簇拥着他们的王。

    如果石墙上记录的是赫拉克勒斯的十二件功勋,我一定会驻足观看很久。但我对这个文明的认知严重不足,这些浮雕对我来说没有特殊的意义。

    此外通道两边还开着许多道小门通向不同的房间,但相对于这些小房间来说,通道尽头的石壁更加让我感兴趣。随意浏览一会儿浮雕,我就走到了通道尽头。

    通道尽头的石壁正中是一个引人注目的圆盘,圆盘外套着很多圆环,这些圆环上分别刻着蛾,鹰,鱼,蛇,狼以及其他一些难以辨认的动物的图像,大概是异文明版本的十二生肖?圆盘的正中间有三个手指大小的孔洞。一个黄金质地的三指龙爪--最近我看到什么都会联想到龙的身上--插在孔洞上。很明显,这个爪子可以转动,很可能就是打开门的方法。

    我将龙爪朝可转动的方向扭至尽头,刻有不同动物图像的同心石环以不同角速度开始旋转。伴随两侧墙内的轰鸣声,大门从圆盘的一侧裂开,分成两部分分别上升与下降没入天花板和地表。

    视线豁然开朗,一个广阔的空间出现在了我面前。

    ==================作者的话===================

    两千字的探索与过渡章节,接下来主角将会有什么样的奇遇?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