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风的呼啸声变得愈发沉重,而死亡的刀刃并没有如同我所预料的那样立即降临在颈上。身后有骚动传来,但我的头被按在木桩上,无法观察到使我死亡时间推迟的原因。刚刚熄灭的生存欲*望再次燃起,我发现按在脖子上那只手的力度已经大不如前。

    我必须要活下去。我暗暗调整跪着的姿势,抬起左边膝盖,让一只脚前脚掌着地,准备发力跃起,然后以s形的路线一边躲避弓箭手的的攻击一边跑出这个鬼地方。我不知道成功率有多高,我的手还被捆在身后,我甚至没有把握真的能靠奔跑安全离开这里,但除此之外我没有别的选择。

    风起,飞沙扬砾。我察觉到机会的来临,将左脚在地上用力一蹬。按住我颈后的那只手没有压制我的意思,被我轻松撞开。我拼着全身力气奋力一跃,跳过了面前的铡刀。

    在我落地的一瞬间,变故发生。

    突如其来的巨大震动让我没有保持好平衡,失足摔倒在地。不过这点小挫折无法阻止我的求生行动,我马上依靠双腿重新站立,再度奔跑,同时侧过头寻找震动的来源。

    当我回过头时,我看到震动传来方向的哨塔竟然坍塌掉了一半,而哨塔的顶端盘踞着一头巨大的……龙。

    没错,就是西方神话中的龙。巨大如山,漆黑如夜,它伏在哨塔顶端,收拢双翼,用威严的眼神俯瞰四周。我顺着它的视线看去,其目光所及之处,人皆战栗。

    震惊的我一时之间甚至快要忘记了继续奔跑下去,这里已经不是我熟悉的现实世界了。或许在地球上数十万年的进化中我的种族没有与它搭上食物链关系,虽然我对这个大家伙感到恐惧,但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失魂落魄。我深吸一口气收回目光,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逃命这件当下最重要的事情上。

    巨龙发出一声怒吼,震得我头皮发麻视觉模糊,差点再次摔倒。原本风平浪静的天空也被吼声引动,风云变色,电闪雷鸣,向大地倾泻起怒火。女军官最先脱离龙威的影响,她从身边发呆的士兵手中夺过一副弓箭,拉弦就向着巨龙的方向射击。

    巨龙完全无视了这些不自量力的箭矢。它用前爪尖在哨塔墙壁上弹了一下,一堆碎石块飞向女军官,将她还有旁边的几个倒霉蛋砸倒在地。

    周围的士兵们看到长官身亡,这才意识到目前的危机,纷纷取下背上的弓箭反击。巨龙长啸一声扑翼而起,数个巨大火球自口中吐出,从天而降砸向地面的人群。

    整个据点的士兵很快被动员,从四面八方朝巨龙发动起进攻。巨龙则在据点的上空盘旋着,不断降下死亡的火焰。

    ------------------------------------------------------

    有句古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今一群螳螂跟黄雀斗了起来,倒是让我金蝉脱壳了。场面乱作一团,天赐良机我自然不会放过。

    说来也是缘分,逃生路上我撞见了熟人。那个中年男子嘴里塞的抹布已被扯掉,此刻他正与两名士兵一起行动。他看到了我,向我挥手喊话,大概是让我过去的意思吧。大家都是共患难的战友,一起杀过头的交情,没有任何迟疑,我果断加入了这位老哥的队伍。

    我很好奇他的身边为什么还会有两个士兵跟随,按照我和其他死者的遭遇来看,刚刚这群士兵是想处死他来着。更让我不解的是,这两名士兵着装一红一蓝,分属两个阵营,如今却共弃前嫌。只是这位老哥没有给我思考下去的机会,他迅速用匕首划开紧缚我双手的绳索,招呼我和他一起跟在两个士兵身后逃命。

    逃跑的过程十分顺利,据点里的士兵死伤无数,活着的人都在与空中的强敌作战,没有人关注我们的行动,甚至我怀疑这里大多数人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的身份。

    我们来到一道断崖前。断崖有着五六米的落差,由一座塔楼将上下方相连接。从这个塔楼上到断崖上方,就能逃离这片是非之地。领头的红衣士兵推开门,我们迅速冲入塔楼。

    当我们顺着塔楼内的楼梯旋转上行,马上就要到达出口时,意想不到的状况再次发生。墙壁突然碎裂,跑在最前的红衣士兵正好位于撞击点上,被大量坍塌的石块击中,顺势从楼梯上摔下,凶多吉少。走在第二位的蓝衣士兵没有因此停下脚步,面对突发情况,他条件反射般高高跃起,轻松跳过已被破坏掉的那一段楼梯。

    他保护的对象也用同样的方式跳了过去,只剩下我还留在断口另一边。毁坏的楼梯距离有点长,而突发的变故也令我放慢了行进速度,再加上我几乎没有长距离跳跃的经验,我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危急关头不容迟疑,我重新作出决定,后退几步开始助跑。当我快跑到缺口处准备起跳时,一团大家伙从墙壁的缺口处探了进来,这使我不得不再次刹住脚步。

    很快我就明白了刚刚发生过什么。天上那条龙飞到这里,破开墙壁,把巨大的头颅伸进了塔楼内部,拦住了我的去路。眼看我身陷囹圄,楼梯对面的蓝衣士兵自认不是巨龙对手,拉着中年男子逃上了天台。

    巨龙用它碗口大小的眼睛打量着我,同时我也注视着它。大眼瞪小眼的情况没有持续多久,从它宝石一样晶莹剔透的眼瞳中,传出一股凌厉的杀意。我对这种生物的思维方式没有任何了解,但我能清晰感觉到,现在的我再次处于生与死的边缘。

    巨龙从口中发出铿锵有力的短促音节,音节中似乎蕴含着奇异的力量。

    声若惊雷,我被巨龙的大嗓门儿震得头晕目眩,刚转身还没跑出两步,便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瘫坐在地。

    一股龙息自它口中喷出,灼热的烈焰从我身后袭来,无情冲刷着我的身体,裹挟着我不断翻滚,最终将我渺小的身影彻底吞没。

    ------------------------------------------------------

    清晨的阳光射入废墟之中,我再次赤身**地爬起,烟熏火燎让我的皮肤显得脏兮兮。这次我是自然醒的,周围仍在燃烧的火焰提供了舒适的温度。

    受昨日那口龙息的洗礼,我的衣物都已燃烧殆尽,而我竟然安全存活了下来。这种灵异事件太过于不可思议,我没法也懒得去深究,毕竟从空难幸存已经是件很离谱的事情了。

    抛开我差点死在巨龙手里不谈,这条巨龙的出现引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我第一次见到这种神奇的生物,如果将来有机会,一定要研究下这头大型扑翼机的气动布局。巨龙能够口吐火焰,应该是分泌了一些可燃烧的物质吧。

    在我的附近还有一具尸体。我回想了下昨天的情景,记得他是那个走在最前面的红衣士兵,巨龙破坏墙壁时不幸波及到了他。我走到了他身边,剥下他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再套上他的轻甲。显眼处的皮革均用红色染料包装过,能够很明显地识别身份,下次再遇到这个势力的军队,我应该就是自己人了吧。

    被抓去砍头这种事儿实在是太惊悚太刺激了,我可不想经历第二次。至于这位仁兄的尸体,我将他扔进了旁边的火堆。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火葬的风俗,但把他扒得只剩条大裤衩放在地上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

    我走出了这座残破的塔楼,迎接我的是一个更加残破的据点。这里原本散布着一批石质的塔楼与营房,现在竟连一个完整的建筑都没法看到。到处都是废墟、坑洞、还有燃烧的火海。昨天那头巨龙的破坏力真是惊人。

    地上到处都是尸体,这里大概已经没有活人了。即使有活人,也应该跟走在我前面两人那样赶紧溜掉,绝不会直到现在还停留在这片死亡之地上。

    巨龙如今已不知所踪,我至少可以认定它不会再回来。因为这里已经被碾成一片废墟,不应该留有任何令它感兴趣的东西,或者说它已经达到了它的目的然后离开。

    想到这里,我有些迷茫。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这种神话传说中的生物?

    之前缠在腰间的卷轴不知所踪,大概是随着衣物一起被巨龙的吐息烧成灰烬了吧。现在的我是真正的一无所有。

    ---------------------------------------------------------

    在废墟里我搜索到一些水和食物,还挑了些生活必需品装进背包,顺着一条稍微平整的路一直向前,走到了据点的边缘。

    现在我该怎么办?经历了几起难以置信的事件后,常识近乎崩溃的我完全没有任何头绪。静下心来思索了一会儿,我决定先离开这片废土,寻找一处暂时能够落脚的地点再作打算。

    推开据点大门,一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吹散了弥漫在围墙内的陈旧味道。

    一条大道向着山坡下延伸,最终没入视野的尽头。漫山遍野皆为树木或积雪覆盖,一条小河穿林而过。远处峰峦如聚,茫茫一片,不分雪雾。

    我把视线从荒无人烟的广阔森林中抬起,停留在附近的一座山上,拿出刚刚找到的望远镜细细观察。这座山在原生态的环境中显得鹤立鸡群,大量石头建筑矗立在山上,与周围的森林或者积雪形成鲜明的对比。

    望远镜的做工在我看来比较粗糙,细节方面模模糊糊,好在大体的布置勉强能看清楚。宽阔的石头阶梯从山脚一路铺向山腰,从山腰开始阶梯的规模变小,两侧的平台如梯田一般一层层向上递进,平台上很整齐地立着石头拱门。最上方的一层平台后是一面巨大的石墙,石墙背靠山体,上方被积雪覆盖。石墙上有一扇大门。根据门的比例,我猜想这座山的内部可能别有洞天。

    从这座山上的石头建筑群来看,应该是一个有人居住的正规区域,我也许可以在那里得到一些信息与帮助。于是,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向着我的第一个目的地进发。

    =============作者的话========================

    4e201年。lastseed月16日的正午,主角在海尔根要塞遭到巨龙袭击。17日清晨主角离开海尔根废墟,从此拥有了想做什么都可以的自由。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