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刺骨的寒意袭来,我警觉地睁开了双眼。

    无暇思考我为什么会一丝不挂地出现在堆满尸体的荒郊野外,强烈的冷觉以及赤身**的现状告诉我得先找些衣服穿上。

    我将身上的杂物抖落,连滚带爬来到最近一具尸体旁。寒冷的确有着促进思维的作用,随便鼓捣了几下我就成功学会如何拆卸他身穿的轻型盔甲。盔甲?暂且不管这些违和的物件,我扯下他的衣物套在自己身上,总算消除了体温的危机。

    缓了口气,在温度回到可接受的程度后,我开始仔细观察四周的情况,解读这个格格不入的环境。

    之前发生的事情隐隐约约还记得一些。飞机解体,碎片四散而落,而我竟然活了下来,就像做了一个梦一样……咦?

    我哆嗦着走到最初醒来的位置,捡起了地上吸引我注意力的物件,打了个喷嚏。

    这是一张皮质卷轴。当我醒来时,这份卷轴就盖在我的身体上。或许是从飞机货舱中掉出来的吧,记得之前坐在我旁边的大叔提到过他前往伦敦时带的就有卷轴。

    周围还有更可疑的东西。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具尸体?如果说是飞机上那些遇难的旅客,那他们的穿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还有,我的衣服哪儿去了?眼镜、证件、手机等等也都通通不知所踪。也罢,能活下来已是万幸,我决定先搜索周围的‘尸体’,看看还有没有幸存者,以及确认一下他们的奇怪装束。

    我走到最近的一具尸体边俯下身体。实打实的金属盔甲不知有何意义,但我肯定这不是在cosplay。金发,白种人的皮肤,鼻子比较高。据我所知,高纬度地区的人种都需要较长的鼻腔来缓冲寒冷干燥的空气以利于呼吸。这样的特征很容易就让我联想到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旅行的经历。我顺势抬起头,远方天空绿色的极光带确认了我的猜想。

    我记得飞机是在英国与以色列的航程中发生事故,这条直线上不可能存在一个能观测到极光的地点。对了,飞机事故……在这片稀疏地生长着寒带针叶林的地区,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任何飞机残骸的踪影。

    我把卷轴展开塞进衣服里,围着腰缠上两圈。这件疑似是文物的卷轴用皮质材料制成,触感不差,就先委屈它当件保暖物件吧。

    星空依旧黯淡,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迎来黎明的曙光,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我才能回归家园。抛开这些考虑当下,我现在需要找到水和食物维持生命,以及一个温度适宜休息的地点。

    我从尸体身上取下一件看起来保暖效果更好的套有蓝色披风的锁子甲穿上,为了保险起见我又背上一把弓以及少量箭矢,还配上了一柄短剑。这么多装备有点份量,好在我的身体素质不差,之前的事故似乎也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损伤。

    带着全套装备,我顺着临近的一条道路行走,试图寻找一个庄园或是小镇。

    ------------------------------------------------------

    如果忘掉之前的坠机,我的运气还算不错,空难幸存不说,落地就能看到道路,这意味着救援近在咫尺。石砖铺成的道路目测不太适合车辆开动,但事到如今又何必奢求那么多呢?

    随着太阳的升起,天色逐渐明亮起来。翻过一个小坡时,我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群人列队沿路往我的方向行进。眼镜在空难中遗失,我勉强认出那应该是一队士兵。

    终于遇到活人了,赶快过去交涉。至于他们为什么穿的是盔甲而不是迷彩服,我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那队士兵同时也发现了我,但与我的欣喜不同,他们的反应好像有些异样。

    还没等我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对面的士兵们已经杀气腾腾向我逼近,还有几把弓也被他们的主人取出,远远对准我。

    我是敌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款式,再抬头看看对面的衣服款式……倒霉,早知道就扒红色外皮的护甲了。

    束手就擒吧。对面几十位壮汉的阵容让我压根儿就没生出反抗的念头,几个弓箭手冷峻的目光也让我打消了转身逃跑的侥幸心理。我把所有武器扔到地上,举起双手乖乖站好。

    他们用警戒的阵型慢慢围上来,卸下我的护甲,绑住我的双手,分出四个士兵将我沿着大路押送。

    ……

    我终于意识到现在的情况不是幸存者寻找救援那么简单了。我将之前的线索串连起来,推理出了眼下的境况。

    身穿红衣的一方与身穿蓝衣的一方发生过战斗,我从一名死去蓝方士兵身上剥下衣物和护甲穿上,接下来我被误认为是蓝方士兵遭到红方逮捕。

    可是这又演的是哪出?面对刚刚经历的一切,我无比纳闷。

    如果是演戏,至于这样动刀动枪杀气腾腾弄得尸横遍野?

    如果是演习,哪个高纬度国家会用冷兵器演习?就算是爱斯基摩人如今也用起猎枪了啊。

    难道在高纬度地区还有哪个未开化的文明未被人类发现?我很不情愿去相信,但这是唯一能说得通的结论了。

    之后又会怎样?像牲畜一样被牵着的我又惴惴不安地猜想着起来。

    杀头?不大可能,如果要杀我的话刚才他们就动手了。

    抓去当奴隶?几率比较大吧。想到我的下半辈子可能就在黑砖窑里度过,我有些恼火我为什么总会想一些负能量的东西。

    我完全没有往积极的方面猜想,比如战俘交换时被送回蓝色方的势力。因为在这次事件中我发现了一个令我十分沮丧的事实--我和他们语言不通。

    他们使用的语言我从来没有听过。我尝试用英文与他们沟通,但他们没有任何反应。我又使用了中文,很明显他们更不可能听懂。“ar……我到河北省来……”我不断尝试用各种发音试探,结果一无所获。

    一路无话,在附近的一座石质岗楼下,我被押上一辆马拉的四轮板车,加入到另一支运送囚犯的队列。

    车上不只我一个被捆住双手的人。我对面那位,看上去一副贼眉鼠眼的猥琐样,从上车开始这个话痨就不停地对我絮絮叨叨。什么内容我听不懂,估计是“我是冤枉的不应该抓我”吧。我的左前方坐着一个衣着华美面相威严的金发中年男子,但毕竟是个捆得结结实实的俘虏,一身狼狈之感总归洗刷不去。他侧过头,好奇地瞪了我很久,似乎想与我说些什么。不过与我们不同,他的口中塞着一团布料,什么话都被堵在嘴里无法说出口。

    ------------------------------------------------------

    没有理睬也没法听懂同车人的哼哼唧唧,我一路上都在观察四周的状况。路过的马车、肩扛农具的农夫、古朴的衣着,我确认这里生活着一个仍未受现代文明开化的族群。飞机坠毁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还是芬兰与俄罗斯的边界处?不可能,航线根本不朝向那边。难道说……

    感觉到囚车的速度降了下来,我将目光投向车队的前方。从四米多高的石墙和探出石墙的哨塔岗楼来看,那里似乎是一个军事据点。

    接下来的剧情应该就是我被关押在这里的监狱中,被当做苦力去挖煤吧。希望救援队能尽快找到这里,顺带希望这个地方不要有什么捡肥皂的典故。

    囚车驶到了据点内的一块空地上,我们下了车,其他囚车上也下来了一些俘虏,这些俘虏穿着和我款式一样的军服。十来个红衣士兵围上前来,发号施令的是一个身着高级盔甲的女性军官。

    与此同时,哨塔里走出一位男军官,一个修女打扮的女子跟随在他身后。从他的气场、盔甲式样还有周围士兵的致敬来看似乎是位将军。他走到口中塞着抹布的中年男子面前,用斥责的语气说了一番话,然后站在一旁,将场面主导交回给女军官。

    一位金发书记员小伙掏出一本小册子和一只鹅毛笔站在女军官身边,说出一个词汇。站我右边与我同车的话痨向前走了一步,目测是点名答到。接着书记员巴拉巴拉说了一堆,话痨似乎受了刺激,情绪很激动,一边大声冲着书记员喊叫,一边快速后退。然后……然后他就转身跑了。

    我看着他一溜烟跑出了十几米,再回头看了看书记员和女军官,发现他们俩没有任何反应。

    正当我对现在的状况表示不解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惨叫。我猛然回头,只见话痨身中数箭,倒地不起。

    这场面实在令人不安。我深吸一口气回过神来,用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儿来安慰自己,一切只是因为语言不通而产生的误会。我可不想就这么死掉,一会轮到我时一定要冷静,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被送到黑砖窑当苦力我也认了,只要活下来,终有回归的一天。

    很快就轮到了我,书记员对着我喊了几句话,但我听不懂他说什么,只能在原地发呆。一阵沉默后,突然想到他可能是在问我的名字,我正想报上名来,但书记员已经看着手中的文件自顾自继续说了起来。接着书记员又对女军官请示了些什么,女军官以摇头作为回应。

    书记员对我说了最后几句话,然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这让我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和我有关的东西,凭空瞎猜的感觉实在很不爽。

    我正猜测他们所讨论的内容时,站在我身旁的一个蓝衣俘虏突然跑上前,对在场所有人用演讲式的激昂口吻说了一段话,最后以高呼一声“ta-lo-s”作为结束。

    塔-洛-斯?不明白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但其中蕴含的狂傲语气却是明显不过。一阵沉默后,在女军官的示意下,修女合起双手,似乎是祈祷了起来。

    我很好奇她为什么要祈祷,祈祷的内容是什么,以及她在向哪位神灵祈祷。而我身旁的蓝衣俘虏则很不耐烦,他用怒吼粗暴地打断了修女,然后走到一个木桩旁站定,抬首望天。

    场面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气氛变得紧张而尖锐起来。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马上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女军官走到了蓝衣俘虏的身后,用手按下他的肩膀,让他的头从侧面贴在木桩上。旁边一个士兵走到木桩前,拿起武器,举起,砍下,头颅坠地。

    ……

    接下来就是我了。

    我终于明白了书记员最后给我的那个眼神意味着什么。那是怜悯。

    我浑身上下都在颤抖,如果不是身后还有个士兵抓着我,我早已一屁股坐在地上。无数碎片在我的大脑中飞过,然而我却无法将它们聚拢在一起,我已经意识不到我在想些什么,脑海完全被深深的震惊与恐惧所占据。

    身后的女军官推了我一把,接着一脚踹在我的大腿上。突如其来的撞击与疼痛使我向前倾倒,趴在地上。有人提着我的后衣领,将我的脖子按在铡刀口。我意识到自己正处于生死边缘,摇摆着躯体用力挣扎,但我永远也无法挣开按在我背后的那只有力的手。

    风在天际酝酿,断断续续的呼啸声传入我的耳中,宣判着我的命运。修女在一旁碎碎念叨着令人心烦意乱的语句。我感觉的到,刽子手已经将手中的斧子高高举起,调整到合适的发力角度,我的生命大概只有最后几秒时间了。

    大势已去。

    万念俱灰。

    我停止了所有抵抗,摒弃一切杂念,决定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细细品味一下死亡的滋味。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