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惧怕时间,时间惧怕金字塔。四千六百年过去了,它依然静静聆听着来自远古的风沙。在古埃及人眼中,金字塔就是永恒的象征吧。

    雅典卫城的最高处,是一片石柱林立的残垣断壁。曾经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橄榄树没能在雅典娜的守护下万古长青,女神已不再眷恋这块土地。

    圣母玛利亚的大教堂矗立在塞纳河畔。工匠精心雕琢出华美的玻璃与石砖,诗人献上给予全人类的美好祝愿。然而世界并没有进入这些雕像和诗篇所描绘的全新纪元。

    ……

    我翻看着相机中的照片,感慨万千。

    昔日仍在故乡时,年少的我对远方无比憧憬;如今我能够直面她们,却已不复当年的情怀。

    我们生活在新世界的黎明下,科学与逻辑将拂去陈旧的面纱,新兴的事物和思想会发展壮大。

    右手拇指轻快地敲击按键,直到屏幕显示出在“极光之城”特罗姆瑟市拍摄的一系列照片。特罗姆瑟是挪威北部最大的城市,位于北极圈内。

    从古老的北欧神话,到民间史诗《贝奥武甫》,到瓦格纳的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再到网络游戏《》中的风暴群山与奥杜尔,我对这块心目中的“应许之地”总是抱着极大的欣赏与向往。因此这次旅行中,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篇幅占据了相当重要的一部分。

    但我对北欧最深刻的情感并非来源自其文化。情感是冲动而感性的,将情感激发出的事物也是直观而震撼的。这样的事物,如星云,闪耀在宇宙中每一个深邃而幽暗的角落;如极光,触手可及却又神秘莫测。

    极光……我收起相机,闭上双眼,长舒一口气,将身体靠回椅背。

    -----------------------------------------------------------

    “你是中国人?”

    在伦敦希斯罗机场中转换乘后,我身边坐下了一位新旅客。他身穿黑西服白衬衣,系着条纹领带,银灰色短发让我难以确定具体年龄,大概有五十多岁吧。

    “是的,一个中国游客。”我把视线从手中的报纸收起,用较为流利的英文回复他,“您是以色列人吧,出差回家?”

    飞机的目的地是特拉维夫的本·古里安国际机场,根据这个线索我也对他的身份进行了一次猜测。

    “嗯。前些天在伦敦参与一个博览会。”

    “博览会?”

    “第三十六届世界语言博览会。”

    我对这个语言博览会没有任何印象,但见识过世园会世博会的我完全可以把谈话继续下去。

    “您参与的板块应该是与希伯来文有关吧。”

    “希伯来文为主,以及部分涉及亚兰文、希腊文的内容,此外还有近期的考古发现。”

    “语言方面的考古发现……我猜一定是死海古卷,近期有什么新进展吗?”

    他点头确认了我的猜想,“不久前文物局出土了一个存放古代卷轴的羊皮经匣,虽然这份卷轴很不可思议地挺过了多年的氧化侵蚀,但上面的内容辨认起来十分困难。借着这次博览会的机会,我们聚集了一批语言学方面专家对此进行研究讨论。”

    “结果怎样?”

    这位大叔耸耸肩,做出一个无奈的手势。

    ……

    “耶路撒冷的什么吸引了你前来?”一番攀谈后,大叔问起我这次以色列之行的内容。

    “悠久的历史与文化。不过我现在的热情已经不在这里了,相比较之下我对以色列当下的现状更感兴趣。”

    “哦?那你对以色列有什么看法?”

    “让您见笑了,”我微微一笑,随手整理了段听起来比较顺耳的说辞,“在我眼里,以色列可以说是当今世界最先进的国家。”

    听到我略显肉麻的称赞,大叔一下子来了精神,他将身体侧向我这边,等待我做出进一步补充说明。

    “我的家乡有句古话,叫做‘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以色列地处充满敌意与危机的中东地区,必须牢牢占据政治、经济、科技、军事和‘道德’上的制高点,否则将死无葬身之地。从本·古里安到果尔达·梅厄,从沙龙到内塔尼亚胡,无论是人民还是领导者,他们都由真正的精英组成,奥巴马以及民主党这帮宵小之徒在以色列根本没有上位机会,除非犹太人不想活了。”

    我将附着奥巴马图片的报纸合上,继续一本正经地阐述我的认识。

    “贵国建国的第二天,拥有压倒性装备优势的多国联军就包围到家门前,但以色列竟然打赢了这场实力悬殊的战争。虽然后来获得的军火和经济援助功不可没,但不得不说在我阅读世界现代史的时候,这段记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感触。中国有一个用来表示赞许的名词,叫做‘战斗民族’,我觉得它很适合以色列。”

    “经过几次中东战争的磨砺,以色列国防军堪称世界上最有战争经验的武装力量。在高科技装备和高素质军人的支撑下,以色列军队号称拥有最强的单兵战斗力。此外应对恐怖主义方面也有着丰富的经验与成果,当年的‘奇袭恩德培’可谓是一段传奇。”

    “犹太人在科研、经济与教育领域闻名已久,不必复述。在先进的荒漠灌溉技术下,仅有百分之三的人口从事农业就能使整个国家自给自足,还可以对外出口,实在是一个奇迹。”

    ……

    自己的国家与民族受到外国人的赞许,大叔看起来十分高兴,他开口向我询问:“这是你个人的看法,还是说很多中国人都这样想?”

    “我的国家有十四亿人口,与我观点相同的人肯定会有,和我持相反观点的想必也不少,但我相信至少九成人对以色列可能根本没有一个直观的印象,毕竟两个国家在历史上没有太多交集。”

    “也是。你还可以再讲一些你对以色列的看法吗?比如宗教与文化,我对你如何看待这些很感兴趣。”

    “抱歉,我是一个从未接受过宗教熏陶的怀疑论者,不适合在这方面发表观点。”

    “这样啊……”大叔略有遗憾,但我并没有从他脸上看到失望。他已经从刚才的交流中获取了我这个异国人的立场,这才是他真正感兴趣的地方,除此之外的话语对他而言想必也不是什么新鲜观点。

    “如果大叔您将来有空的话,在我结束耶路撒冷的旅行后,我很乐意把我的所见所想与您交流。”

    “好吧,小伙子,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这些天如果遇到什么问题,我可以给你提供一定的帮助。祝你在耶路撒冷度过一段有意义的时光。”

    -----------------------------------------------------------

    耶路撒冷作为旅程中的一站,早在来之前我就对那里进行过详细深入的了解,所以能就此说出不少内容。

    在这位大叔面前,我只需要说一些好听的话,以作为陌生人之间聊天套近乎的手段。但我刚才所说的信息并非我所了解的全部。

    世界趋于和平,人们厌倦活在冲突中,没有人希望一直居住在暗藏风险之地。尽管以色列不断从国外吸引犹太人口,但净迁入率五年来还是减少了三成;甚至在每年迁离以色列的人口中,超过六成是曾经迁入以色列的移民;此外还有大量以色列人选择居住在国外,这个数字约为总人口的八分之一;各种族不同的生育率也在侵蚀着这个犹太民族国家的根基。

    尽管有这般那般的隐患,目前的以色列仍是一个生机勃勃的国度。至于未来会变成什么样,还轮不到我这个无关人士去操心。

    ……

    从窗口向外望去,能看到月亮,机翼上的灯光,昏暗的云层,还有少许星星。但实际上,在夜晚能看到的最显眼的图像还是映在窗上的自己,如同照镜子一样。

    这架波音777客机起飞时已是当地时间晚上10点半,现在大部分人都进入了梦乡。最近的旅途让我也有些疲乏,我将眼镜取下收起,闭上眼打了个呵欠,准备休息。

    就在这时,身体传来异样,似乎是突然变轻了一下,看样子是飞机略微降低高度所带来的正常反应。我不以为意,但接下来一阵不规律的抖动则迫使我不得不把注意力投入其中。

    我睁开眼睛,发现一些仍未睡着的旅客也感觉到不妥,他们不断向四周转动脑袋,或者趴在窗口向外观望,试图了解现在的状况。

    我回想起大学时学到的空气动力学内容,推测应该是遇到了湍流。但我很快又开始质疑刚刚得出的结论,飞机现在位于平流层,几乎不太可能有湍流发生。

    头顶的氧气罩坠*落下来,中断了我的思考,我下意识地戴上了面前的氧气罩。

    清醒的旅客纷纷摇醒身边的熟睡者。我也赶紧摇醒了身旁的大叔,将氧气罩送到他面前。后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垂下的氧气罩已经说明了现在的情况。大叔一把将它接过,盖在脸上。

    一番忙乱后,我开始分析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异样。身体还有些肿胀,耳膜也微微鼓起,结合氧气罩的落下,这意味着机舱的某处发生了破损漏气导致体外气压降低。

    舱内的气氛十分紧张,但也没引起太大的骚动。大家都知道这种时候不保持冷静就是自寻死路,而且现在也没有什么太过夸张的场面出现。

    有的人抱着氧气面罩大口大口呼吸,有的人如坐针毡茫然四顾不知所措,有的旅客隔着氧气罩亲吻起随身携带的十字架,而我则聚精会神地留意着舱内的一切动静。

    然而失压与震颤仅仅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巨大的金属刮擦撕裂声从身后传来,与此同时飞机的抖动更加剧烈。更让人惊惧的是,空气的流动已变得**可察觉。我回头望去,眼前的景象让我的心情降到冰点。

    飞机从尾部开始解体,大量的空气正在向裂口涌动,裂纹不断扩展并向机舱前方延伸。

    由于机身结构的崩溃,飞机毫无规律地滚转、俯仰与偏航,同时这些动作也加大着裂纹的规模。施加在身体上的力,骤降的气压与温度,让我的意识逐渐恍惚。之前那些乘客们歇斯底里的尖叫也难以听到,不知道是那些乘客同样即将失去意识,还是说我的听觉已经难以继续维持下去。

    飞机裂解在了三万英尺的高空中。

    漆黑的夜色下,人、货物、碎片满天飞舞,根据从机身剥落时的速度方向决定它们接下来的轨迹。我被扔进了一块帷幕的怀抱中,彻底失去意识。

    ----------------------------------------------------------------------------------------

    附:

    1、某些读者熟悉的“bethesda”就是一个亚兰文词汇。

    2、作者不会在这本书中涉及任何现实敏感政治问题,但新书序章必须要满三千字。于是作者需要把开头写长点,同时还要规划好其作为序章的界限,最终就成了这个样子。然后吧,本来开头是一个更加作死的版本,后来昆明那边你们懂的,所以重新赶制了一个坠机穿的开头。

    3、本书不会太监,作者未来几年研究生生活都将处于一种没事干的状态。书必完本,规模会比较大,保守估计200w字以上。

    4、作者是首次涉及长篇小说创作的新人,一路上可能会暴露出各种各样的不足,但也会有切切实实的成长反应表现出来。希望大家能多些包容多些指点,作者在这里向大家拜谢。

    5、本书设定基于《上古卷轴》的世界观。相信上古卷轴这款有着二十年历史与良好口碑的作品中的设定能够提起诸位读者的阅读兴趣。

    主角的具体风格不是一成不变的,他会尝试各种各样的玩法与路线。

    最后是对上古卷轴玩家的特别说明:1、lorefriendly;2、常规的mod已打;3、大长篇,前文皆为铺垫,在雪漫篇中主角将会慢慢走出属于自己的不同道路,从此不再拘泥于原游戏中的剧情。

章节目录

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飞天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飞天山并收藏上古卷轴天际之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