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巩帆任阻止皇帝去他那里检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以一副奇怪的表情看着巩帆任。发生这种情况,谁会不奇怪呢?这些人之所以奇怪是因为他们认为巩帆任是没有和天凌宗的人勾结的。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巩帆任偏偏就和天凌宗的人勾结了,而且在他家里,现在还有五个天凌宗的人呢。

    巩帆任当然也是知道站在自己这边的官员们的想法的,无非就是去自己家看看而已,看过之后,不是什么事情都能解决了吗?不过,巩帆任现在也是后悔的要死,早知道就不把那些人藏在自己家了,这下好了,别人随随便便的提一个很简单的建议就能把自己给堵死。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老皇帝现在也是百般疑惑,心想:“不就是去你家看看吗?连这都不行,难道”

    老皇帝是越想越觉的有鬼,要知道,平时的时候,这些个大臣那个不是希望自己能跟他们多亲近亲近呢?如今自己说要去他们家,他们肯定是会感到荣幸之至的,这个巩帆任今天是怎么回事?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巩爱卿,难道孤去你家会有什么不妥吗?”

    听到皇帝的问话,还有所有官员的那副不解和羡慕之色,巩帆任是有苦说不出啊,他对老皇帝道:“皇上,你万金之躯,理应在宫廷为国家的事而操劳,可是我这事情,怎敢劳动皇上你呢?”

    进过刚才的那一阵时间,巩帆任也镇定了许多,毕竟,他也是在官场上混迹了几十年的人物了,他知道现在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不让皇上去他家就行了,其它的就见机行事了。要说巩帆任,还是很有机智的。

    “是啊,皇上,臣也赞成巩大人的观点,皇上你是万金之躯,这点区区小事怎敢劳动你的大驾,有我们这些臣子为你去办就行了。”高悟也不知道巩帆任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他还是要支持一下巩大人的观点的。

    老皇帝一听,自己的两大重臣都这样说了,心里一想,觉得这事交给专门负责的人去做也行。

    就在老皇帝犹豫不决的时候,林风隐又站出来说话了。

    “皇上,我认为你应当亲自前往,这样,在京城的百姓看来,你就是一个关心臣民的好皇帝。而且,你也可以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真还是假,对于我们大龙国来说,这是一件涉及到国家安危的事情啊,天凌国的野心不可谓不大,不然他们就不会几次三番的来攻打我们大龙国。为了安全起见,我觉的还是皇上你亲自前往比较好。”

    “再说了,皇帝亲自去臣子的府邸,臣子应该感到百般荣幸才是。可是巩大人却是百般阻挠,难道皇上去你家会给你带来厄运吗?皇上乃是一国之主,集气运于一身,肯定是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的。但是为什么巩大人要阻挠皇帝的检查呢?这足以说明巩大人心里有鬼,肯定是做了某些不该做的事情,足以危害我们大龙国的安全。”

    林风隐洋洋洒洒的一大堆,把一顶大帽子给巩帆任给扣了下去。

    林风隐这一番话下去,听的大殿里的大臣们个个脸色讶然,实在是想不到,堂堂一个将军,说的难听点就是一介武夫,玩起政治来竟然还这么厉害。这么一大顶帽子给巩帆任给扣下去了,巩帆任还真的就不能再阻挡皇帝的行程了,不然的话,那就真的有鬼了。

    巩帆任也是玩了几十年政治的人了,所以他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虽然林风隐的话让他有点被动了,但是为了自己前途,他还是必须阻止老皇帝去自己家检查,阻止皇帝只是让自己受怀疑而已,但是一旦怀疑变成了事实,这个后果就不是他巩帆任能够承受得了的。

    因此,巩帆任还是硬着头皮道:“皇上,虽然臣这么做会让大家感到奇怪,但是我这么做的确是为了皇上你着想啊,你一出行,首先安全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要是出了皇宫之后那个刁民惊扰了圣驾,那是大大不利的。”

    “再者,皇上,老臣已经跟随皇上这么多年了,难道我的性格皇上还会不了解吗?我怎么可能会去做一些危害大龙国的事情呢?我认为,这一切,都是林将军道听途说的,当不得真。”

    巩帆任说这话的时候,还恶毒的望了一眼林风隐,眼里满是怨恨,心里装的还是怨恨。

    林风隐倒是很无所谓巩帆任看自己的眼神,毕竟都到这个份上了,要是不把给打死了,估计那天又得给自己找麻烦了,所以林风隐肯定是不会放过巩帆任的。

    “皇上,安全问题你放心,有我林风隐在,就绝对不会让皇上你受到半点的伤害,再说了,在这京城之中,难道会有什么大恶之徒吗?至于刁民的问题,这个就更不要担心了,我只听说过穷山恶水出刁民,可没听说过皇城之中出刁民。”

    林风隐边说还边往巩帆任瞧去,那眼神,就是挑衅。

    “所以说,皇上,我觉的还是你亲自去看一看比较好,如果是我带领禁卫军去的话,可能巩大人也不大愿意的。这样的话,你也能更放心不是,最起码,你能知道,你的老臣子是怎样忠诚于你的。”

    “皇上,万万不行啊!”见皇帝被林风隐说的有点儿意动了,巩帆任一急,连忙喊了出来。

    “为什么不行?你到底是何居心?”林风隐没有等老皇帝表态,连忙大声喝道。

    巩帆任倒是被林风隐这一喝呆了一下,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理由来。

    “这个,这个”巩帆任支支吾吾的。

    这时,公孙无极站了出来,道:“皇上,我觉的林将军的建议极好。”

    经公孙无极这么一说,老皇帝顿时道:“好,孤就亲自去查查。”

    巩帆任一听这话,心就凉了。

    而林风隐就知道,是该收网了。

章节目录

孤天风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思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思泉并收藏孤天风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