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紫倩和宁馨儿两人听到林风隐说搞定之后,马上就跑到林风隐的面前,宁馨儿道:“风隐,告诉你,到时候行动可别丢下我和紫倩姐姐哦,不然的话,哼,哼****”

    宁馨儿边说还边挥着小拳头。

    “放心吧。我肯定会让你报仇的。”林风隐肯定的说道。

    “这还差不多。”

    接着,宁馨儿和武紫倩就出了林风隐的小院。林风隐脸上笑了一下,道:“放心吧,馨儿,倩姐,就算天凌宗是大陆五大宗派之一又怎么样,既然他们一直来找我们麻烦,我是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既然巩家会一起来对付我,那我就先灭巩家,打掉你的虎牙!”

    一天,又在不知不觉之中过去,早早的,林风隐就准备好了出门,今天,他要打巩家一个措手不及。既然要遵守这里的规矩将巩家灭掉,那就按规矩办事吧。虽然巩家势力大,但是林风隐有信心能够把巩帆任一举拿下,只要能抓住那些天凌宗的人,林风隐相信,就算是有人要帮巩帆任求情,也得掂量掂量,不然的话,肯定会麻烦上身的。

    毕竟,和另一个国家的人勾结的名声不是谁都能背得起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势力强大的宗门。而且这个势力强大到可以控制一个国家的宗门,本来和大龙国的关系就不怎么好。虽然大龙国的皇室暂时没有被宗派控制,这在孤天大陆是一个特例。

    而这个特例形成的原因就是因为大龙国有两个宗门,无相宗和五祖宗,两个宗门其实都是想控制这个武者眼中的世俗世界的,但是正因为实两个势均力敌的宗门都想控制大龙国,到头来却是没有一个宗门能控制。

    其实道理是很简单的,这里面体现的就是一个制衡。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或者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无相宗和五祖宗都没有足够的信心能够力压另一方,所以两个宗门都是相安无事,没有去染指世俗世界的权力,只是为了防止渔翁得利。他们不染指并不代表他们不管大龙国的事情了,在对外上,两个宗派都是一致的,就是不让别的宗派染指大龙国。

    或者有的人会说,他们可以联合别的宗派一起来打压另一方啊,这也是一个办法,但是他们两个宗派都没有这样做,个中隐情就不得而知了。要是说没人想到这个方法,那是不可能的,想想,两个宗派的人可是都是精英啊,怎么可能这样简单的道理都想不到呢?所以说,这里面一定是有隐情的。

    然而,现在却偏偏发生了大龙国重臣勾结天凌宗的事,说实在的,这件事可大可小。往大了说,天凌宗是想借此次的事情当做一个跳板,然后染指大龙国,往小了说,这事就是天凌宗和林风隐的恩怨,没有其它的目的。

    但是,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林风隐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圣者下阶的小子,在所有的宗派情报当中,林风隐都是这个身份。因此,天凌宗和林风隐的恩怨,需要和大龙国的重臣合作吗?不需要,可能所有的宗派的想法都是这样的。所以,如果林风隐将这件事捅出来的话,估计天凌宗的日子又会不好过了。

    ****??

    林风隐吩咐宁馨儿和武紫倩等下在巩府前和他汇合。然后,林风隐便一个人离开了小院,前往皇宫。

    “稀事啊,真是稀罕事啊!,风隐,你怎么今天知道来上朝了?”公孙无极一看见林风隐,连忙走上前,摇头叹道。

    “公孙元帅,我今天就是来看看,呵呵呵,好久都没来了,挺想念大家的。呵呵!”林风隐也打起了哈哈。一边还用眼神扫着整个大殿,发现巩帆任和高悟等人站在一起,此时,巩帆任也看向林风隐,两个人的目光自然就相遇了。

    巩帆任的眼中闪着火花,怒视着林风隐。但是林风隐却是诡异的一笑,并没有和巩帆任相怒视,因为和一个将要被自己压死的人生气,实在是划不来。巩帆任倒是被林风隐那诡异的笑容给弄的神魂不宁。

    不过,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出林风隐到底打的是什么心思之后,巩帆任也就没有再去想了,说真的,他还真的没有想到天凌宗的那几个人身上去。

    接下来的事情就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了!首先,皇帝来了之后,见完礼。

    之后就是各位大臣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在那里相互攻击了,或者是相互倾轧了,在官场之中,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当然了,这里也不缺乏有正义感的官员了,只是数量很少而已。林风隐看了一下,这次的巩帆任和高悟等人倒是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在站在那里,他们的利益自然是有人帮他们争取的。

    “好了,你们还有什么事嘛?没事的话就退朝。”老皇帝看着他面前的那些大臣们,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所以只好打断他们。

    底下的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后集体沉默了。

    就在老皇帝想要走之时,林风隐突然站了出来。

    巩帆任心里一突,总觉的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皇上,我还有一事相奏。”

    “林将军,有事就说吧。”老皇帝挥挥手,有点疲惫。

    林风隐望了望了巩帆任,然后看着皇帝,一字一句道:“皇上,据有关人员报道,巩大人和天凌国的天凌宗人勾结。”

    然后,林风隐便不再说话,他知道,他的任务已经暂时的完成了。刚才林风隐只是说有关人员,而不是说自己,那是因为避嫌,如果是说自己发现的话,林风隐不认为这样的说服力会有更大。

    巩帆任在听到林风隐的话之后,就觉得两眼一黑,想要晕下去,但是他不能晕。他知道,这事是千万不能泄露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派重兵把守了。

    此刻,巩帆任的脑海里就一个想法:“他怎么会知道?”

    然而,没人回答他,只是都在看着他。

    “皇上,这是阴谋啊!这是污蔑啊!”

章节目录

孤天风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思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思泉并收藏孤天风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