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伤好了之后,并且在知道那股紫色的灵气给自己带来的好处之后,林风隐就坐不住了。他天天都跑到林家老宅的那个池塘边,希望能找出一点什么来。

    不过,自从那次有异样之后,林风隐这几天来都没有任何的感觉了,也没有再发生什么怪异的事情了,但是林风隐却坚信,这里一定有古怪,只是不好找而已,如果有那么容易找出来的话,根本就不用他来了。因为早在十八年前,就应该会被那些黑衣人给找出来,但是依照现场的残迹看,那些人肯定没有找到任何东西。

    因为在这座废宅里,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显然,他们没有放过任何一处可以藏东西的地方,要是他们找到了,还会弄出这么多的痕迹来吗?显然不会,所以林风隐敢肯定,那些人肯定什么都没找到。

    这些天,林风隐也根据这个地方的大小规划好了这里的建筑,这可是林风隐根据自己的记忆,把一些园林结构给添加进出了,可以这样说,如果这座宅子建造出来了。那么肯定是美轮美奂的,当然,肯定是没有皇宫那么豪华的,但是却是典雅的,可以说,在整个孤天大陆肯定没有那个人的宅子会有这么吸引人的。

    当然,为了安全,林风隐还特意把自己学到的一些阵法给添加到建筑之中去了,当然,那都是一些简单的阵法,比如**阵等,不过,就是这样简单的阵法也够现在那些入尊阶以下的武者喝一壶的了。

    这些都是没有什么伤害性质的阵法,不是林风隐还没有学会什么有攻击性的阵法,而是林风隐现在还不想把这类阵法给加进去,毕竟,这里是京城,是自己住的地方,更何况,还有自己的女人在这里。一个不好,要是自己身边的那个人引发了阵法,那可就真的麻烦了,相对来说,现在添加的辅助性阵法就安全的多。当然,从大门到大厅是没有任何阵法的,要不然,随便一个客人来了,你就要去教人家跟着你的脚步走,这不是扯淡吗?

    “风隐,你真的确定这里会有什么秘密?”武紫倩一脸不信的问林风隐,此时,宁馨儿已经抱着紫檀在那里逗着玩,没兴趣帮林风隐找怪异之处了,只有武紫倩还在帮他找,不过看其表情,就知道她也是不信这里会有什么秘密。

    林风隐无奈的耸了耸肩,表示他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但是我总感觉,我能找到。”林风隐道。

    他们已经在这里找了好几天了,本来八长老也是要跟着林风隐一起的,但是林风隐却让八长老在外围查探情况去了。这里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十八年前的惨案,林风隐可不想现在重演,毕竟十八年前有人会这么做,不代表现在他们会放弃这个念头,要是到时候这些个黑衣人又来,那林风隐真的就悲催了。

    当然,林风隐买下这里,其中一个意思就是看看那些黑衣人会不会自投罗网,毕竟查了这么久了。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这里在十八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林风隐才会这么冒险的试试。

    “哦,那好吧。我们就再找找看。”武紫倩也很无奈,不过没办法,既然自己未来的男人说这里有秘密,那就帮忙找呗。

    接着,林风隐和武紫倩两个人又在这个干枯的池塘里开始敲打起来,凭他们的耳力和感觉,如果那里是空的,他们一定能感觉出来,除非这个池塘下面没有空洞的地方,又或者空洞的地方离池塘还有很深的距离。

    紧接着,两人又把池塘翻来覆去的“敲打”了几遍,但是很可惜的是,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现。其实也是,林风隐也不想想,如果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话,还轮得到他来发现这里的秘密么,早就被人给找出来了。想当初,人家为了得到这里的东西,可是不惜杀人放火,连人家花这么大力气都没找到,林风隐可能轻易就能找到吗?

    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在林风隐和武紫倩他们在寻找着那个池塘的秘密的时候,巩家却来了五个不速之客,而且来势汹汹,满脸倨傲。

    在巩家的大厅之中,五个人也不坐下,这五个人当然就是天凌宗的五个弟子,一脸倨傲的站在大厅之中。而巩家的家主巩帆任,此刻是一脸恭敬,卑躬屈膝的样子。

    “不知各位高人前来有何指教?”巩帆任一脸的小心翼翼。没办法,他怕啊,真的怕,在还没有弄清楚这些人的来意之前,巩帆任的心一直就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在看到这些人的一瞬间,巩帆任就感受到了上次面对天凌宗的人的压力,这让他心里一突。说实话,皇帝说要严查上次刺杀林风隐林将军事件之时,巩帆任还只是有一点的小心,生怕皇帝会查到自己身上,但是在他的心里,他真的不怕皇帝会给他带来什么危害啊。

    可是这次,他怕了。面对这五个“高人”他怕了。要知道,上次的刺杀事件,天凌宗可是损失了不少人啊。这些人要是来找他们巩家报仇的话,他巩帆任岂不是亏死。

    所以现在巩帆任怕啊,这些人要灭他的巩家,简直就是易如反掌,所以他现在心里在打颤着。

    “呵呵,你就是巩家家住巩帆任!”这时,其中的一个人开口说话了。

    “是,是,不知,各位前辈!”巩帆任尽量小心的说话。

    “我们来是想知道上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内奸?”这时,五个人之中的一个大喝一声。

    “不是,不是我啊!各位前辈,绝对不是我啊,是林风隐,对,是林风隐。”被天凌宗的一个弟子一喝,巩帆任害怕的心顿时就招架不住了,连忙慌乱的说道。

    五个天凌宗的弟子相视一笑,他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在来这里之前,他们就知道这事肯定和巩帆任无关,但是,这却是一个好机会,让巩家投靠他们的机会。

章节目录

孤天风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思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思泉并收藏孤天风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