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极而泣的宁馨儿在听到林风隐说的这句话的时候,马上一愣,什么叫“我们死了吗?”,难道我们这么容易就会死吗?真是

    宁馨儿正想说话,林风隐的话又来了,他还是那么深情的注视着宁馨儿,用自己的手紧紧的抓住宁馨儿的手,说:“馨儿,看来我们真的很有夫妻相,死了都还在一起,真好。”

    宁馨儿忽然扑哧一笑,听到林风隐这样的情话,她还真忘了刚才的担心,心情愉悦起来,她笑道:“你才死了呢!我不要跟你做鬼夫妻。”

    “哦,那不是说我们还活着!哎呀,看来我的命还真大啊!”林风隐感叹道。

    “不许你这样说,你走了我怎么办?”宁馨儿捂着林风隐的嘴道。

    “嗯,我猜我一定是个恶人。”林风隐挣脱宁馨儿的手道。

    “为什么啊?”宁馨儿好奇了,问道。

    “因为连阎王都不敢收留我啊。”林风隐说道,“我刚刚到了一次地府,阎王看见我竟然怕我。”

    “阎王,是谁啊?”宁馨儿好奇的说。

    林风隐忘了,这里的人可没有阎王这一说的。他解释道,“阎王,就是专管死人的,还管转生。”

    “哦,”宁馨儿是懂非懂道,“好啦,我知道啦,风隐。”

    “嗯,紫檀也在这啊,来,紫檀,先抱两下。”林风隐说完张开另一只手。

    狐狸紫檀一看,马上就扑到了林风隐的胸膛里,使劲的往他的怀里钻。

    “呵呵,”宁馨儿看见这一幕,轻笑起来。

    林风隐也乐的呵呵呵呵直笑,经历了生死一线,他更珍惜她和它了。还有在林家村的亲人们。

    “好了,馨儿、紫檀,我先辽一下内伤。”说完放开了宁馨儿和紫檀。盘腿坐好,默运《战天诀》。宁馨儿和紫檀在他的旁边看着他。

    话分两边,那寻找宝物的一伙人此时也犯难了。天凌宗的人马在追上其他人的时候,发现他们都停留在原地,一个个的望向前方。天剑就奇怪了,他走上前去问道:

    “怎么了,你们怎么都站在这,找到宝物了吗?”

    没有人回答他,一个个都震在那里,如果看他们的表情的话,会很震惊发现,他们每个人的表情都非常的惊喜,是的,是惊喜。可是天剑不知道啊,他还以为这些人无视他的存在呢,于是他发火了。

    他怒吼道:“你们怎么了,有没人听到我说话。”

    这一声惊醒了很多个人,包括其他四大派的四个长老,包申鑫、冷寒、鲁四等,他们一惊醒马上就向后退,待退到天剑旁边的时候,包申鑫才道:

    “天长老,你来啊,有古怪,这里有古怪。”

    “有古怪,有什么古怪啊?不就是有好多的树吗?”天剑奇怪的问道。他还正待走上前去看看那些人在干什么呢。

    “哎哎,你停下,你先听我说。”包申鑫急忙拦住正待上前的天剑,毕竟现在的时刻,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天剑疑惑的看着包申鑫,而其他的人在这一刻却不多说什么。看着天剑眼中的怀疑,包申鑫只好说道:

    “天兄,你看,我先说完好吧,你别用怀疑的眼光看我,我没有什么坏心眼。”

    “你说,包长老。”天剑听到包申鑫连兄弟都叫上了,也不差这么一会儿,所以他停下说道。

    “这里有古怪,刚刚走在最前面的人到那里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我们还以为那里出现了宝物,所以就急忙跑过去,但是,这情况你也发现了。”包申鑫指着在那定住的人说道。

    “就那样站着?”天剑疑惑的指着那群还没有恢复过来的人道。

    “嗯,对,就那样站着。”包申鑫思索了一会儿,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哦,还有,我还听到有一个老者在说话,他说‘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很危险,快回去。快回去。’这样的话,一直都是,我们好像没有什么思维了。”

    “哦,是这样啊!”天剑思索着望着被他喊醒的其他人,其他的人在这时也没有隐瞒什么,也都点了点头。天剑相信了,毕竟这个鬼地方以前没听人来过。他接着说道:“谢谢包长老的提醒了。”

    “不客气,哦,对了,我们还是先把其他人弄过来吧,其他的以后再说。”包申鑫道。

    “嗯。”大家都一起点了点头就开始动起手来。

    五大派寻宝这里遇到了麻烦,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林风隐和宁馨儿还不是一样呢。不过,显然他们是还不会悲伤的。

    “这都几天了呢,风隐,怎么我们还没找到出路啊?”宁馨儿问道。

    林风隐和宁馨儿在林风隐醒来的第二天就开始搜索整个山谷,虽然林风隐的伤还没有好,可是还是可以行动的。他们在这寻找了几天了。

    “没有出路不好吗?”林风隐一点儿也不焦急,他的伤还没好,等好了以后还可以慢慢找。

    “好啊,反正有你在身边。”宁馨儿答道,这几天她过的也挺幸福的,真的。天天都有林风隐呵护着。宁馨儿望着林风隐,含情脉脉的道:“风隐,你说我们不能出去了会怎么样呢?”

    女生就喜欢假设,尤其是恋爱中的女生。林风隐望着宁馨儿那张绝美的脸和诱人犯罪的身材,露出**的眼神道:

    “当然是和你生好多好多的孩子啊!”

    “讨厌!你怎么又来了啊!”宁馨儿娇哼道,横了一眼林风隐,继续说,“我是说认真的。”

    “我说的是认真的啊,”林风隐答道。要不是他现在身体不便,估计,貌似,他真的会去实施这个计划。

    宁馨儿不答话了,横了他一眼,继续沿着山谷找起来

    又是几天过去了,这条山谷就快被他们找几遍了,可是还是没有找到出路,南北两端都被封住了,林风隐曾经心想跟着河水走,可是他们发现河水竟然在一个地方下陷了,当然,人是下不去的。就算能下去,林风隐也不会笨到跟着去,不然真的就会去见阎王了。

    好像,貌似林风隐真的要和宁馨儿在这生孩子了,过原始人的生活了

章节目录

孤天风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思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思泉并收藏孤天风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