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山的长龙里面,最前面的赫然是天凌宗的人马。只见天凌宗的长老天剑,带着一帮弟子杀气重重的往山上敢。没有一个人敢说话,这个霉头谁也不敢去触!他们也知道这次的事情非常的严重,宗主的儿子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被一个人杀了,不管出于什么理由,什么情况,对于孤天大陆的天凌宗来说,都是奇耻大辱!

    就在天凌宗的人急冲冲的向林风隐追去的时候。其他四大派的长老也反应过来了,怪物已经不在了,要是让天凌宗的人先找到宝物,那还了得。于是,鲁长老、马长老、包长老,冷长老他们一合计,就派人去追天凌宗的人了。也幸好是被他们拖住了天凌宗,要不然的话,林风隐和宁馨儿也就到不了泰岭的山顶了

    “天长老,请留步,我们长老说有要事相商。”

    “天凌宗的朋友,请停一停”

    “天长老”

    “停一停”

    喊声传入正在前头的天凌宗纵人耳中,天剑一挥手,示意全部停下。天凌宗的弟子也全部疑惑的看着后面。

    只见后面气喘吁吁的跑来四人,其他跟在天凌宗后面的人看见是四大派的人,纷纷让路。五祖宗的弟子跑在最前面,还没有到天凌宗人的面前就开始说了:

    “天长老,我五祖宗的鲁长老说有事相商,让你们停下等等。”五祖宗的传话弟子双手插着腿,弯着腰说道。

    “是啊,天长老,我们”其他三派的传话弟子也纷纷喊道,还喘着粗气。

    “哦。”天剑看了一眼传话的四人,又望了望山上,对着望向他的天凌宗纵弟子道:“好吧,我们先在这里等一下。”

    “可是”天凌宗的一个弟子马上焦急的想要说点什么。

    “没有什么可是,停下来,难道我说的话也不听了吗?”不等那个人说完,天剑就打断了他的话。其实,天剑又何尝想停下来呢,可是他知道,如今其他的四大派都来人了,他能怎么样。

    就这样,天凌宗的人堵在上山的路上,等着四大派的人到来,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天剑也是知道的。那些闻风而来的散户也站在那里,整条长龙也就这样停下来了,只能看到其中有几股人在从中流动。

    “哎,风隐,你看他们停下来了。”宁馨儿望了一眼山腰之后惊喜的拉着林风隐,一手指着山下的纵人道。

    “哦。”林风隐也感到奇怪,他看着山腰如蚂蚁般大小的人,邹着眉头道:“不管他们了,走,我们上山去,到山顶不远了。”

    林风隐说完拉着宁馨儿的手就向山顶走去。望着越来越近的山顶,他们的情绪都变得激动与紧张起来

    激动是因为他们快到山顶了,紧张是因为没有人知道山的后面是什么,要是没路了,他们该怎么办?被天凌宗的人乱刀砍死?或者是被抓回天凌宗后被天凌宗的宗主天罡怒杀?这都有可能。

    宁馨儿紧紧的抓住林风隐的手,林风隐也感觉到了宁馨儿的紧张,他宽慰道:

    “馨儿,别怕,有我呢。有一句话叫做路是人走出来的,如果对面没路,我带你走出一条路来,好吗?”

    看着林风隐,宁馨儿用力的点点头,“嗯”了一声。

    就这样,他们踏着步子向前走着,不知道前面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泰岭,虽然称之为岭,可是它的高度的的确确是孤天大陆为数不多的最高之一,幸好今天天气不错,艳阳高照,虽然风大,但是这对于林风隐和宁馨儿来说不算什么。

    站在山顶,望着西斜的太阳,林风隐不自觉的想起了以前的诗句,他慢慢的念叨着:“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心中不由的生来一股悲凉。“要是我的仇家实力高强,势力庞大,等我能报仇的时候估计也就是夕阳了。”林风隐想。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逍遥自在是他的梦想,如果可以,还想带着一群美女老婆云游四海。奈何生存所逼!这已经不是生活问题,是生存问题了。

    感受着来自林风隐心底的悲伤,宁馨儿忽然感到心痛,她没有说什么,只是一转身紧紧的抱着林风隐,紧紧的。

    宁馨儿做的动作让林风隐心底一松,“有什么我做不到的呢?船到桥头自然直,我怎么就不能建立自己的势力呢?”

    “好了,馨儿,我没事。”林风隐轻松的对着宁馨儿道。

    “嗯,怎么了?刚刚吓我一跳。”感受着林风隐的喜悦,宁馨儿放开林风隐道。

    “没什么,看见夕阳,我只是有所感触罢了。”林风隐看着宁馨儿道。

    “哦,风隐,不管怎么,我都会在你身边的。”宁馨儿看着林风隐认真的说道。

    “嗯,好啊,你想走还走不了呢。”林风隐马上用**的眼神看着宁馨儿,那模样,真是

    望着林风隐那模样,宁馨儿败下阵来。

    “讨厌,”宁馨儿忸怩着说道。

    那模样看的林风隐直流口水,如果不是下面还有追兵,他真的不介意来一场世界上伟大的运动。不过貌似这个地方不大安全啊,那时不时出现的长得极其丑陋的怪物估计就能把人吓的阳痿。

    而此时的山腰,正上演着一场唇舌大战

    “鲁长老,你叫我停下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知道杀天无涯的凶手就在山上吗?要是他跑了,你负责吗?”天剑暴跳如雷,被叫停,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要不发飙,那他天凌宗又算什么了,所以天剑只好向和他关系不好的五祖宗长老鲁长老发飙了。反正都已经吵了,也不差这么一回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天长老是怪我破坏了你假借找凶手之名,事实是找宝物的事情了吗?”鲁四阴测测的道,“哦,那就不好意思了,如果是这样,我想大家都乐意看到吧,我也想找宝物呢。啊,哈哈哈哈!”

    看着鲁四大笑,天剑大怒:

    “老匹夫走,我们走。”手一挥,向山顶进发。

    “你”鲁四刚想说什么,可是,天剑走了,他也只好闭嘴。

    其他三派的长老只是在一旁看着好戏,可能他们还巴不得天剑和鲁四打起来呢,最好他们同归于尽。

    ps:求收藏,给位大大,书写到这里了,给力收藏、鲜花吧!

章节目录

孤天风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思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思泉并收藏孤天风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