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凌宗的帐篷中,围坐着此次来泰岭的二十几人,只听一个人说道:“外面怎么那么吵,好像有人打架似的。”

    其中一个年龄较大的人马上接口:“准是无涯师弟又在拿那些寻宝的人耍乐了。”

    他们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刚刚问话的那人又答道:“也是,在这里无聊的很,要是我有人罩着我的话,我也要出去找乐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上山?”

    刚刚那个年龄更大的人又道:“师弟,不要乱说。”

    那人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一个侍卫气喘吁吁的跑进来,然后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不不好了,无涯少爷被人杀了!”

    帐篷里的人全都惊讶的站起来,大声的问道:“你说什么?”

    那人望着全帐篷的人,又小心翼翼的说:“无涯少爷死了。”

    “死了!”那个年龄较大的人马上反应过来,“快,走,去找长老。你说,无涯师弟是被人杀死的吗?”他边走边问。

    “是的,凶手是一个少年,一个很漂亮的姑娘,还带了一只非常厉害的狐狸呢!”那个侍卫摸样的人说道。

    “那凶手呢?”

    “凶手逃了,不过我们已经有人去追了。”

    五大派议事的那个帐篷,还是那么的静,五大派的长老都这样沉思着,谁也不理谁,也不去关心外面的吵闹。正在这时,天凌宗的人全都闯了进来,那个年龄较大的弟子焦急的对着天剑喊道;

    “天剑长老,不好了”

    他还没说完,天剑长老就站起来骂道;“混账东西,你没看见还有长辈在这吗?叫你遇事要沉着,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子。”

    那人说道:“可是,长老”他望了望在坐的人,又不说了。

    天剑接口道;“有什么事你说吧!”

    那人只好说道:“无涯师弟死了!”

    “什么,死了,怎么死的?”天剑长老马上大声的叫道,他知道,就算这次找到了宝物回去,也不免受到责罚。帐篷里的其他人也震惊了。天凌宗的小少爷竟然死了,是谁这么大胆,虽然他们也会幸灾乐祸一番,可是现在他们真的也很疑惑,每个人头顶上都有一个大大的疑问号。

    只见那个侍卫战战兢兢的说道:“长长老,是?是一个年轻人和一个女的,还有一只狐狸。他们好像是今天刚到的。现在真在像山上逃去。”

    “向山上逃去,向山上逃?”天剑长老若有所思的问道。

    “是是的。我们的人已经追去了。”那侍卫模样的人说道。

    天剑长老马上道:“别急,上山的路已经被怪物给堵住了,他们肯定过不去,走,我们去追,各位长老,恕我失陪了。”说完也不待其他人有所动作就大手一挥的带着手下的人就走。

    可是还没走出帐篷,一个人就慌慌张张的跑进帐篷,原来是五大派派去监视怪物的人,只听他兴奋的说道:“各位各位长老,那怪物走了,走了,没有拦在上山的道上了。”

    “什么!走了?”在那的所有的长老都站起来齐声道。

    “是,是的。”那来报信的人道。脸色甚是兴奋。

    天凌宗的人一听怪物已经走了,急的不行。天长老对着天凌宗的弟子说道:“走,我们快追,别让他们逃走了。”说完飞奔了出去。

    其他宗门的长老看天凌宗的已经走了,马上也招呼宗门弟子上山,而其他的散户马上就跟在了五大派的后头。

    在泰岭的上山道上,一男一女快速的上着山,还有一只狐狸在他们前面跳来跳去的。这两人正是林风隐和宁馨儿,只是林风隐的腰间还用布包扎着,布被染成了红色,不过幸好,天无涯的那一刀没有伤到他的骨头,所以还能健步如飞,只是很痛了。

    只见宁馨儿边走边说道:“风隐,都是我不好,害你得罪了天凌宗。”眼里还有着泪珠在打转。

    林风隐知道有些事情必须得说清楚,他停了下来,两眼深情的望着宁馨儿,双手紧抓着宁馨儿了小手,说道:

    “馨儿,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就算得罪全天下人又如何!馨儿,我爱你,你知道吗?为了你,区区一个天凌宗算得了什么。要是让你落入了天无涯的手中,也不知道那畜生会干出什么事来。馨儿,以后不能责怪自己知道吗?”

    听着自己心爱的男人的真情告白,宁馨儿心醉了,她感动的边擦泪水边用力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句。

    林风隐帮她擦掉眼泪,柔柔的对她说:“别哭了,走,我们上山吧。这里没有怪物的消息相信很快就会被他们知道了,肯定会追来。走吧。”说完拉着宁馨儿的手向山上走去。

    一提到怪物的事,宁馨儿就奇怪的问道:“风隐,刚才在山腰时,他们不是说上山的路被怪物挡住了吗?怎么现在都不见有怪物,我们都走了这么远了。”

    “我也不知道,刚刚我们上山的时候还听到怪物的叫声,可是等我们上山,它却走了,估计是去寻找食物了吧。”林风隐无所谓道,“反正我们可以上山了,当时我还想利用这怪物来抵挡天凌宗人的追杀呢?没想到,它倒是跑的快。”

    宁馨儿也就没有追问了,她好奇的望了望上山的路,顿时惊叫道:“风隐,走,我们快走,他们追来了。好多的人啊!”

    林风隐也朝山下望去,只见山腰上人影重重,如一条长龙向山顶的方向爬来。林风隐道:

    “走,我们先到山顶在说。”说完又加快了脚步。

    “可是,你的伤?”宁馨儿担忧的问。

    “我的伤没事。”林风隐脚也不停的说道。他知道现在不能让天凌宗的人抓住他,不然的话,活命的机会就非常的渺茫了。就算天凌宗的人没有抓到他,可是其他人呢?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抓他去向天凌宗邀功呢!只有向前,才有逃命的可能

章节目录

孤天风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思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思泉并收藏孤天风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