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淡而又充实的日子里,时间总是从身边不经意间溜走。或许你觉得这段时间过得有意义,或许没有意义;但是你走过的路已经走了,你做过的事已经做了。如果不是错路,为什么要回头呢?所谓“茫茫苦海,回头是岸”,但倘若不是苦海,为什么要放弃呢?不是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吗:成功者,往往都是坚持到底的人,当然,失败者也是。

    对于林风隐来说,时间过得很快,真的。不知不觉,他就已经十六岁了,从他修炼《战天诀》到现在,已经过去六年了。六年的光阴,足以使他遗忘一些东西;六年的光阴,使他从当初的男孩变成了如今英俊的少年,炯炯有神的双眼散发着智慧的光芒;六年的光阴,也使那个精致的小萝莉变成了如今的婷婷玉立的少女。每天,他们白天一起在山坡上练习,不管刮风下雨,天寒地冻,他们都不曾懈怠过。经过六年的修炼,林风隐也已经达到了斗者中阶的实力了,《战天诀》也修炼到了第四层,这还是这种超级天才的修炼速度,要是一个普通人,能达到武者中阶就已经很不错了。当然了,孙香香也是很不错的,现在也达到了斗者下阶。只是这个斗者下阶的武者思想觉悟不高,还是整天跟在林风隐的背后“风隐哥哥,风隐哥哥”的叫个不停,当然了,林风隐也很乐意她这么做。唤作是你,你后面天天有个倾国倾城的美女跟着,不用你养,你能不乐意么?曾经有一段时间,林风隐的修为比她更高了,这小丫头不乐意了,天天缠着风隐哥哥要经验。林风隐哪能有什么经验啊,没办法,他只能说“努力”的结果。不过没办法啊,小丫头努力也没用啊,不过后来,香香不知怎么想通了,不再提这个问题了,只是比以前更加高兴了。而六年前五大派的搜寻也因时光的流逝而慢慢的淡下去了,只是再也没有所谓的传闻出现了

    大龙历816年。一天下午,当林风隐和孙香香分开之后,忽然想起不如去抓几只野味,由于这些日子顾着练功,也好久没有尝过自己亲手做的烧烤了。想到就做,林风隐提腿就向山林里纵去,如今,以林风隐斗者的实力要抓几只毫无修为的野味,可以说是非常容易的。耳旁的风呼呼的向,林风隐不停的在树林间飞掠着。“呼”的一声就掠过很远,只是很奇怪,往日到处可见的小动物今天却连影子都没出现。林风隐不甘心的四处寻找着,可是就在他搜寻了很大的范围之后,还是没有发现。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林风隐望着四周空荡荡的树林,

    不禁叹了一口气。“算了,今天看来是我没有口福吧,不过很奇怪啊,那么多的小动物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林风隐摇了摇头,可是实在想不清楚,他再次望了远处一眼。失望的准备打道回府,可是正在他往回纵去的时候,他的眼角扫到不远处的丛林中有一点点的动静,他连忙向那边跑去,到那处丛林之后,他小心翼翼的扒开丛林。

    一瞬间,他怔住了,他并没有看见什么兔子,什么野鸡。那是怎样一只小动物啊,林风隐感觉他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它了,只见一只通体雪白雪白的小狐狸躺在地上,它两眼直直的望着林风隐,眼里充满着委屈,是的,是委屈,那是怎样的一个生动的表情啊。

    一人一动物就这样,就这样足足对望了五分钟,如果此时有一个我们现代人在这的话,一定会认为林风隐被点穴了。最终,林风隐还是清醒过来了,他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向小狐狸,嘴里还说:“不要怕啊,我不会伤害你的。”

    就在他的手快要接触到狐狸的时候,小狐狸竟然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嘴里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而且转头向后望去,顺着小狐狸的身子望去,林风隐又一次惊呆了,三条尾巴。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不对劲了,他在尾巴根部发现了血,甚至地上还有一条长长的血路。林风隐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连忙伸手把狐狸抱起来,小狐狸好像很喜欢林风隐似的,它用头往林风隐的怀里拱了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竟然闭起眼睡了起来。林风隐用手小心翼翼的翻开小狐狸的尾巴,发现其中一条尾巴竟然有一个血洞,此时还在流着血,看的林风隐心疼不已。抱好小狐狸,林风隐奋力向家里赶去,不一会儿,他就到家了。

    林凤娇正站在院子里看着远方,眼里满是焦急。看见林风隐回来了,她才舒了一口气。在这六年的时光里,林凤娇的笑容也慢慢的多了起来,对于仇恨她也看淡看许多。她也相信到时她的儿子会完成她的愿望。她看着林风隐说道: “风隐,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

    “母亲,先别说,先把这只小狐狸包扎一下吧。”林风隐说完把狐狸往前一送。林凤娇看到这只狐狸,满脸的惊讶之色,脱口惊呼:“九尾神狐。”

    “九尾神狐?”林风隐疑惑了,“这不明明的才三尾吗?”

    “哦,三尾,可能是它的后代。”林凤娇也不确定的说道。

    “先不管它是谁的后代了,母亲,你先帮它包扎一下吧。”林风隐焦急的说道。

    “好吧,我去拿药,你在等一下。”说完就进屋去了。

    小狐狸这时也醒了,只是还很虚弱。它看了看林风隐,再望望四周,然后用很疑惑的眼神看着林风隐。林风隐读懂了它的意思,但是他还是被这只狐狸打败了,这是怎样的眼神啊,好像自己是狐狸贩子一样。

    林风隐说道:“你不要怕,这是我家,等下我母亲会帮你包扎伤口。”小狐狸好像听懂了似的点了点头,林风隐隐心里叹道:“不愧是神兽的后代,智商不是一般的高。”

    不一会儿,林凤娇就拿着药出来了,没有多久,小狐狸的伤口也包扎好了。只是小狐狸好像很想林风隐抱一样,只要一把它放下,它就不高兴了,一个劲的拉扯着林风隐的裤脚。没办法,那就抱呗,反正抱着也舒服。

章节目录

孤天风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思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思泉并收藏孤天风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