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龙历810年。在一处翠绿的山坡上,一个男孩手支着下巴坐着。他眼神迷离的看着远处的高山,这个世界在他的眼中变换了模样,脑中依稀还记得那年的情景。

    他嘴里不停的叨念着:“十年了,我来这都十年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样了?”只看他眼神慢慢的迷离,思绪飞到了十年以前,飞到了他和她甜蜜的时刻

    同样在山坡上,一个少女依偎在男孩的怀抱。“风,如果到时我先死,你会悲伤吗?”少女问道。

    如同大多数恋爱中的男孩回答一样,他答道:“我会,少了你的日子,我该怎么过。”

    “答应我,少了我的日子你也要快乐的过。如果你不在,我也会快乐的过,因为我知道你也希望我快乐的过,是吗?”少女回过头,深情地望着这个爱她的男孩。

    看着她明亮的双眼,他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因为救她,他真的失去了她,她也失去了他。如传说中的恋爱一样,他们已经说好了结局

    慢慢的他回过了神,既然过去的已经过去,为什么还要执着于这些不可挽回的事实中呢?该忘的都忘了吧,十年了,让这一切都遗忘吧。长叹一口气,站起身对着大山大喊了起来:“我会快乐的过,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啊!” 喊完马上就没有了孩童不该有的深沉,多了几分孩子的天真与童气。

    “哎呀,糟糕,再不回去母亲该骂我了”。说完一蹦一跳向着山坳边的小屋走去。

    这个男孩就是林风隐,今年十岁。

    这里叫孤天大陆,这里有人族和妖族,妖也修炼功法,而且也能化成人形。他到这里已经十年了,相对于他看过的小说中的男主角的穿越。他可能是最穷的,除了前世的记忆,他什么也没有,不过,没有与生俱来的天材地宝,无敌功法,主角就不由混了吗?显然不是。

    幸运的是他还有一个母亲,对于前世是一个孤儿的林风隐来说,这就是上天最大的恩赐了。虽然母亲对他格外的严厉,但他还是能从母亲的眼中看出母亲对他的疼爱。他们住的这个村子就叫林家村,这个村子的人好像身体都特别的好,就像林风隐家不远处的林家雄老人,都已经近百岁了,还面色红润,动作矫健。而他母亲就叫林凤娇,也不像一般女人一样娇弱,虽然母亲也很漂亮,但林风隐总感觉她很特别。林风隐从不知道他父亲是谁,虽然他有前世的记忆,从小就很懂事,他就是在这个林家村出生的,但是他没有见过他的父亲。林风隐问过他母亲,但是每一次问都没有得到答案。

    林风隐蹦蹦跳跳的走着,嘴里哼着歌儿。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家门口,从家门进去就是大堂,只见大堂里简单的只有几张竹椅,正门右侧有两间卧室,其中靠门那间就是林风隐的。向里望去,只见林凤娇又在忙碌着,房间很简单,一张小床,一张桌子及一张凳子。桌子上放着几本书,那是他母亲叫他识字用的。还有一个木桶,此时桶里正冒着热气。整个房间充满着药味。

    林凤娇感觉到有人,马上回过身来。看到是林风隐,板起脸对着他说:“风隐,你回来了,赶快,进去泡。”“好的,母亲。”林风隐乖巧的答道。林风隐脱掉衣服跳进桶里,别看他只有十岁,可是由于他十年来不间断的泡药水,身体比一般人要强壮几倍。

    就在林凤娇要走出门了,林风隐突然说道:“母亲,如果你每天都能笑一笑的话,你就会更年轻,更漂亮。”

    林凤娇的身子一震,停了一下又无言的走了。“唉”,林风隐叹了口气继续泡他的药水去了。

    林凤娇回到自己的屋中,关上门无声的哭了起来。或许是怕孩子听到吧,她哭的很压抑,双肩耸动着。她泪眼朦胧的双眼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刀光剑影的夜晚,总之,让她很心痛,也很愤怒。林凤娇哭够了,她走到书桌边,移开桌子,赫然出现一条密道,如果此时林风隐在的话,一定会惊讶,因为他从不知道这么一个小小的家还有他不知道的地方。顺着密道往下走,一分钟不到就出现了一个大厅,只见大厅里放着一张长桌子,桌子上有十几个灵牌。那里有着林凤娇父母、丈夫及林家十几口人的灵位。林凤娇望着这些灵位,她又有哭的冲动,可是她忍住了。

    她用手抹去眼里的泪水,强忍泪水的对着灵牌跪了下去,狠声的说道:“父亲、母亲还有京一,不管是谁,我一定会查出凶手,替你们报仇。”说完站了起来往外走,临走还看了一眼写有“古京一”字样的牌子,眼里闪过一丝温柔。

    林风隐泡完药水,刚把一切收拾好就看见林凤娇走出房间,眼睛还有一点红肿,一看就知道是刚刚哭过。

    林风隐赶忙问道:“母亲,你怎么了?怎么眼睛这么红?”望着儿子急切的眼神,林凤娇用手掩饰了一下。

    “哦,没事,刚才不小心进了灰尘。”说完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脸色严肃了起来,对着林风隐说道:“风隐,你跟我来”。说完转身向自己房间走去,林风隐感到很奇怪,平时母亲也没这么严肃过啊,虽然和严厉,但是他也不敢问,只能乖乖的跟进了母亲的房间。进房,关门,林风隐一直一副欲问而又不敢问的表情。

    林凤娇看在眼里,等林风隐关好门就开始问了:“你是不是觉的我们林家村的人跟一般人不一样?”

    “嗯,”林风隐答道,“这是为什么?”

    “这是因为我们都修炼了功法,如今你也十岁了,从小我就用药水帮你强化身体,如今已经差不多了。从今天开始,你就要修炼我们林家的《战天诀》了。”

    “《战天诀》,那是什么东西,厉害吗?”林风隐急急忙忙的问道。怎么说林风隐前世也才十几岁,接近二十岁而已,武侠梦一直未曾断过。如今一听说有机会修炼,心里想着只要不是太差,嗯,勉勉强强可以修炼一下。可是万一要是实在太差呢?哎呀,好不容易有修炼的机会,管他呢。这边林风隐在想着心事,林凤娇已经开始说了,幸好她没看见林风隐此时丰富多彩的表情,不然的话,她也许会觉得儿子被吓着了。

    她说:“《战天诀》是我们林家祖传的功法,相传我们林家的祖先靠着这部功法纵横天下,无人能敌”

    “哇,这么牛。”林风隐开始流口水了,还没等林凤娇把话说完就开始感叹了。脑中出现一个威风凛凛的剑客,所有人见了他都顶礼膜拜的样子,好不威风。

    林凤娇看不下去了,忙大喝道:“想什么呢?”说完看了一眼林风隐,看他变得严肃的样子才继续说道:“这部功法一共分为九层,要有很强悍的身体力量才能修炼到极致。我们林家除了老祖宗外还没有人修炼到极致,最高的也才修炼到第七层,不过就算这样,他也已经在天下难逢敌手了。”

    林风隐问道:“那他是谁?”“他是你的太爷爷林无情,好了不说这么多了,赶紧盘膝坐好,开始修炼。”林风隐听到也不敢再问,连忙听话坐好。林凤娇也把林家《战天诀》教给了林风隐。林风隐按照心法修炼起来,刚开始他没有任何的感觉,这时,他忽然想起前世所说的屏气凝神,赶忙照做起来。不一会儿,他感觉他的毛孔都舒展开来了,空气中有很多小小的精灵一样,不停的围着他转,好像很喜欢他一样。他舒服极了。林凤娇看到自己的儿子这么快就入门了,也非常高兴,要知道她自己也两天才入门的呀!何况她还被称为是林家的天才呢。报仇有望了,林凤娇也显得格外兴奋。她没打扰林风隐,慢慢的退出房去了。

    林风隐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此时,他感觉浑身都充满力量,精神特别好,感官也更加清晰了。“哇,这就是修炼了功法的妙处啊!身体棒棒,加油,林风隐。”

    林风隐醒来之后感觉非常好,于是就来了一句自我鼓励。站起身来,发现天已大亮。林风隐一惊,不会入定过了几百年吧?想一想,有这个可能。正在这时,林凤娇推开门进来了,发现林风隐已经醒来,脸上少有的出现了一丝笑容。林风隐看见母亲后心中大定,因为母亲没变老。为了确定,他还是忍不住问道:“母亲,我练功多久了?”

    “一天啊。”林凤娇发现儿子今天有点奇怪,又说:“怎么了,有事吗?”

    林风隐听了心中大定,连忙摇头答道:“没事,没事。”“哦,没事就好,对了,到院子里去,我要教你战天九式,以后你除了修炼功法之外,还要每天练习战天九式。当然,你现在不用把功力运用到练习中,《战天诀》每一层对应一式,走吧,去练习。”说完就向院子走去。等到了院中,林凤娇把战天九式教过之后就走了,留下林风隐一个人在练习。

    过了不久,正在练习的林风隐发现母亲从外面回来了,手里还提着几只野鸡,他们家离山近,别的东西没有,可是野味很多啊。平时林风隐就经常去抓野生的小动物。

    林风隐忙停下练习,跑过去接下母亲手中的野鸡说:“母亲,我今天给你做一个我自己研究出来的烤野鸡,你就等着吃吧。”

    林风隐想着前世“叫花鸡”的做法,开始动起手来。“没办法,要是不说是自己研究的,我又没出过,怎么解释到时做出来的美味啊,各位看官,不要见怪啊!”林风隐边想边动手,用加工好的用于烤鸡的泥土和荷叶把清理好的鸡包裹好,用火烘烤着。林凤娇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她忽然发现,自己的儿子好像一夜之间就长大了。

章节目录

孤天风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思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思泉并收藏孤天风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