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魂境?

    对陈家族人的心目中,式魂境就是最强大的存在,而虚魂境其实和传说中虚无缥缈的仙一样,只闻其名而从来没有亲眼目睹过!

    现在家主大人居然说任怀宇乃是虚魂境的存在!

    会不会是家主大人看错眼了?可任怀宇一击便将家族最强大的九个人一起轰飞,这还不能证明吗?

    嘶!

    陈家危矣!

    任怀宇冷然一笑,道:“陈如山,你真当我是初出茅芦、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哈,我倒想听听,你能拿出什么可以让我心动的赔礼来!不要说钱,那是最没用的!”

    陈如山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陈家最拿得出手的是什么?当然是钱了!

    虽然有豪门之称,但也只是清水镇的豪门,难得还指望陈家可以拿出极元石这种修炼的圣品来吗?

    别说拿得出手,便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拿不出来,那就不好意思了!”任怀宇大步前行,杀气溢出,有若实质。

    当初他不过和陈太原有些小过节,陈家就不依不饶,屡次三番要对他下手!若不是他得到了乌金尾,早就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

    他可没有大度到一笑泯恩仇的地步,欠他的自然要还回来!

    “任怀宇,清天朗朗,你敢杀人?就算你是天元道宗的弟子又如何,没有哪个宗门愿意收留一个杀性成狂的恶人!”陈如山尽着最后的努力,要说反抗的话,式魂境拿什么来对抗虚魂境?

    他们又没有上古百族的体质,又或者绝命指这样的可怕魂技,除了虚声恫吓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

    “你的消息太落后了!”任怀宇摇了摇头。

    ——若是对方知道天元左宗已经解散的话,应该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

    陈如山等九个式魂境高手面面相觑了一阵后,俱是大吼一声,纷纷扑击而出,向着任怀宇发起了最后也是最疯狂的攻击。

    他们哪里甘心束手待毙,自然要做最后的拼搏。

    寒光闪动,或是明晃晃的刀剑,或是拳头手掌,九道攻击同时对着任怀宇轰了过去。

    任怀宇这时却好像发了傻似的,居然不动不闪!

    陈如山九人大喜,虽然他们不觉得拼尽他们全力可以一击轰杀掉一名虚魂境的强者,可式魂境的攻击也绝对不容小觑,这被轰上一下的话,绝对会受伤!

    小伤可以累积成重伤,重伤了就能杀死!

    他们不知道任怀宇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发呆,可他们也不在乎,只要能够活下去,管他呢!

    面对这突然要反败为胜的一幕,整个陈家都是爆发出一片欢呼声,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看到任怀宇血肉横飞的凄惨模样。

    攻击袭到!

    锵锵锵,刀剑腿掌拳几乎是同一时间轰到了任怀宇的身上,却是发出了清脆无比的声响,这绝不是打在**上会发生的声音。

    嘶!

    陈家诸人再度集体陷入失声的状态,因为在他们的瞳孔中赫然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任怀宇浑身泛动着森森寒气,好几处部位都结起了冰层,而在他的周围,则是九具冰雕!

    说是冰雕有些过了,陈如山九人都是小半边身体被生生冰封,模样怪异无比!

    虽然之前一幕发生的太快,众人都不可能以肉眼捕捉到整个过程,但可以通过结果反过来想像——陈家九人刀剑掌腿打到任怀宇身上的时候,却被对方的寒气反过来侵袭,将他们一一冰冻!

    嘭!嘭!嘭!

    陈如山九人都是动作滑稽地连忙后退,可至少小半边身体被冰封,他们个个都好像是瘸子似的,而脸色则是越来越苍白,浑身都在颤抖。

    一部份原因是害怕,但更多的却是冻的。

    这可是上古晶霜族的血脉之力,要想对抗这样的特殊能力,至少要比任怀宇高出一个大境界才行!可陈家九人却是反过来要比任怀宇低了一个大境界,这哪里能够扛得住?

    若是任怀宇主动出手的话,他们九人绝对是瞬间冻毙,而不会是像现在这样只是冰封了半边身体。

    可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寒冰之力时时刻刻都在侵蚀着他们的身体,不用多久就会让他们全身血液停止流转,到时候就是他们的死期!

    “小杂种,你好狠的心肠!”陈如山哆嗦着厉吼道,他虽然不知道任怀宇使得是什么手段,可要猜出自己的最终命运却是不难。

    狠吗?

    任怀宇不觉得陈家有什么资格、有什么立场说这样的话,所有大家族都没有这样的资格!

    哪个家族不是建立在枯骨和鲜血上的?

    “我要是你们,就赶紧交待一下遗言!”任怀宇目光在陈家诸人扫过一圈,并没有打算大开杀戒,毕竟每个家族中也是有无辜的人。

    就好像若是前几年有强者杀上任家,把任家上上下下杀个干净的话,那他多冤?

    首恶诛除,已是够了。

    再者,没有式魂境的高手支撑,陈家也不复陈家的威名,根本无法在清水镇立足,他们所要考虑的事情是逃亡,而不是妄想着不切实际的事情。

    对于任怀宇而言,陈家的事情只是随手解决一下,压在他心上十几年的、则是向任季昆讨回公道。

    他永远忘不了爷爷缠绵在病榻时的痛苦,临终前的不甘!

    任季昆,该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任怀宇长啸一声,身形纵跃出已是离开了陈家,如同一道清烟向着任家飞射而去。而在他的身后,陈家诸人一片哀号,九位式魂境顶梁柱即将殒落,大厦将倾,意味着他们的好日子也将一去不再复返!

    如何能够不悲!

    任怀宇长啸滚滚如雷,只是几十个呼吸的时间后就来到了任家的门口。

    一年过去,这里依然如旧,看不出一丝变化,连守门的人都是没变。

    “鬼叫什——怀、怀宇少爷!”一名守卫正想对着任怀宇喝斥,但看清来者正是任怀宇时,立刻神情一肃,露出尴尬的模样。

    他自然看不出任怀宇的修为,可任怀宇拥有六品魂晶的“事实”却早就传遍了整个任家。这位昔日不入流的少爷现在已经是天元道宗的内门弟子,谁还敢将他不放在眼里?

    据说能够成为内门弟子的十有**可以突破式魂境!而式魂境的强者意味着什么?整个清水镇都数得过来的高手,需要他们顶礼膜拜的存在!

    但任怀宇与主系不睦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要去拍任怀宇马屁的话那绝对是要得罪任季昆,可要对任怀宇冷冰冰的话,不怕这位主日后算帐吗?

    那四个守卫都是尴尬无比,不知道该以何种态度去对待任怀宇。

    任怀宇目光扫过,虚魂境的威压流转而出,那四个守卫立刻脸色苍白,不由自主地跪倒于地,瑟瑟发颤。他轻哼一声,昂首向前,进入了大宅。

    以他现在的层次自然不会和几个护卫一般见识。

    他一路走过,虽然路上遇到一些人,但都只是对他扫过一眼就没有再多加注视。

    ——虽然他入了天元道宗,可一日不展露峥嵘便一日不会得到任家上下的敬畏,毕竟任季昆可是统治了任家数十年,积威之下哪可能轻易改变。

    任怀宇一路来到了梅林苑,这是任季昆的住处,是整个任家的心脏。

    “站住!”两名护卫向任怀宇冷冷喝斥道,都是将腰间半截长剑出鞘,做出警示之状。

    前面任怀宇可以一路畅通无阻乃是因为他为任家族人,但现在他要进入的可是家族重地,自然不可能让他直来直往了。

    “尔是何人,报上名来!”一个护卫又喝问道。

    任怀宇之前可从来没有来过这里,这两名护卫不认识他也是正常的。他淡淡一笑,道:“我也不为难你们,去跟任季昆说声,任怀宇回来向他讨个公道!”

    “大胆,竟敢直呼家主大人之名!”

    “咦,你是任怀宇!你不是应该在天元道宗吗?”有一名守卫立刻记起了任怀宇的名字,顿时吓了一跳。

    “任、任怀宇少爷!”另一名守卫也是吓了一跳,这位主可是天元道宗的内门弟子啊。

    任怀宇眉头一皱,道:“啰嗦!”

    他已经给了两人机会,自然懒得去跟这二人解释,当即抬步前进,便要闯进梅林苑。

    “怀宇少爷,不要让我们难做!”那二人齐齐挡在了任怀宇前面。

    “哼!”任怀宇一拳轰出,强劲的拳风涌过,这二人顿时被震飞出去,齐齐摔了个四脚朝天,待他们勉强爬起来的时候,任怀宇早就已经走过。

    两人都是腰酸痛疼,面面相觑之后,连忙追着任怀宇的背影跑过去,不然就是大大的失职。

    任怀宇看似走得不快,但行云流水,一步跨出就是两三丈的距离,凝气期的武者便是使出吃奶的劲都只能望尘莫及。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停在一座精致的阁楼之前,三层高,通体朱红色,有一种大气。

    “怀宇少爷——”

    “怀宇少爷!”

    那两个守卫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幸好路程不远,否则他们早被甩得没影了。

    “什么人在外面吵吵闹闹的?”这时,阁楼中传出一个颇具威严的声音。

    感谢开心的烦恼人、魔道vs骑士、龙侠玉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