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这是找死!”一名护卫大喝道,所谓主受辱臣子死,任怀宇居然敢要陈家家主出来见他,这在他们四人看来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竟敢直呼家主大人的名讳,还不速速跪下!”

    “否则,便将你碎尸万断!”

    任怀宇不由地哈哈大笑:“叫下名字就是大逆不道,那陈如山这名字取了是干嘛的?”

    “小杂种,你死定了!”一名护卫锵地一下抽出了腰间配刀,对着任怀宇当头砍了过去。

    任怀宇眉头一皱,他有心理准备对方会向他发起攻击,可这一动手就是直取要害、杀人性命,这就太过了!

    这要真换了个普通人,不是要被一刀毙命了?

    既然出手歹毒,那便自食恶果吧!

    任怀宇举起右拳,迎向了对方寒光闪闪的大刀,对付这种小卒子他还不需要使用血脉之力,虚魂境的体质足以匹敌凡兵。

    可那四个护卫又不知道,见任怀宇居然敢以肉拳相迎利刃,不由地都是冷哼起来,似乎已经可以看到任怀宇手被砍断,尔后大刀毫不停留地直劈而下,将他的脑袋都给斩掉!

    他们不由地都是露出森然的笑容,斩杀一个普通人根本不会让他们皱下眉头。

    嘭!

    拳头迎上了刀刃,可并没有出现手断血飙的情景,反而是那把寒光闪闪的大刀竟然反弹了回去,直撞那护卫的头颅!

    骨节断折的声音响起,那人的脑袋顿时被厚实的刀背撞烂,鲜血、脑浆飙飞,脸上兀自还带着无法相信的神情,身体却是慢慢软倒,倒地气绝。

    嘶!

    那三个守卫在一怔之余都是骇然失色,浑身瑟瑟颤抖,他们可以分明地看出与任怀宇的差距,这根本不是他们可以对抗的存在!

    “啊——”他们纷纷发出惊呼,向着陈家内部狂奔而去。

    这样的敌人又岂是他们可以抗衡的!

    他们边跑边大声叫喊,以引来更多的人注意。

    “如此失态,成何体统!”一声冷冷的喝斥响起,这三人之前也现了一名中年人,四十左右的模样,一身锦衣,有一种大权在握的傲气。

    他是陈家主脉的高手,名为陈东城,式魂六层,是陈家仅数的高手。

    “见过东城大人!”那三个守卫仿佛遇到了主心骨,顿时安定下了心神,纷纷停下脚步向陈东城行礼。在他们的心目中,式魂境武者就是天,哪怕山塌下来都能扛得住!

    “嗯?是你——”陈东城根本无需询问那三人,只要看到后面从容走近的任怀宇便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他倒是认得任怀宇,毕竟那可是打伤了陈江沅的人,而他正是陈江沅的四叔。

    而任怀宇在开山门测试中显示出拥有六品魂晶的天赋,这可是大大震动了三大家族,陈东城要是还对任怀宇没有印像的话那就真是太失败了!

    不过,这小子来这里干嘛?

    难道仗着有天元道宗给他在背后撑腰,跑到陈家来耀武扬威来了!可恶,太可恶了!

    偏偏他还得咽下这口气,陈家在清水镇是霸主级别的存在,但在天元道宗这庞然大物前却是根本不够看!这口气,他不忍也得忍。

    “小子,你来我陈家做什么?”陈东城冷冷说道,虽然不能对任怀宇出手,可也用不着客气,毕竟任怀宇只是天元道宗的弟子。

    任怀宇露出一抹笑容,道:“以前承蒙陈家家主的照顾,在下一直没能回报,今日特地来结下帐!”

    结你妹的帐!

    真以为成了天元道宗的弟子就能无法无天了?说起来他们家的江沅不也是天元道宗的弟子——虽然是外门的。

    这说话的当儿,又有不少陈家族人跑了出来,看到任怀宇以闯入者的姿态傲然面对他们时,个个都是露出不忿之色,恨不得将任怀宇一口给吞了。

    什么狗东西,竟然敢要他们陈家的当家人出面?

    便是任家的任季昆来了,见不见面还得由陈如山说了算,他任怀宇又算什么!

    “哼,看在天元道宗的份上,陈家也不跟你一般计较,快滚!”陈东城冷然喝道,他虽然心中暴怒,但仍是知道不能对任怀宇出手,否则引来天元道宗的震怒就完蛋了!

    至于任怀宇本身倒是丝毫没有放在他的心上,不过一年多的时间这小子就算实力提升又能达到什么程度?

    撑死了凝气十层!

    任怀宇迈步前行,直接无视了前方形成的人墙。

    “大胆!”一名陈家族人按捺不住,跳出来向任怀宇便是一掌拍了过去,凝气十层的修为在清水镇也绝不能算弱了,只是没有凝环丹这种灵药,光靠他本身的资质这辈子也看不到突破式魂境的希望。

    陈东城原想阻止,但想想只要别杀人致残,打伤了无所谓,大不了倒贴点灵药将任怀宇的伤势治好,因此他便选择了袖手旁观。

    任怀宇微微摇了摇头,一拳轰出。

    嘭!

    空气中顿时出现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猛然向着四面八方幅射而去,那冲过来的陈家族人首当其冲,顿时被震得倒飞出去,啪啪啪,浑身骨节脆响,不知道碎了多少骨头。

    “式、式魂境!”陈东城立刻双目圆睁,发出一声不可思议的惊呼。

    之前他虽然没有感应过任怀宇的气息,可现在任怀宇一出手他自然就能感受到任怀宇那强大的力量波动,气息高深莫名,竟然让他摸不透!

    这只有一种情况能够解释,那就是任怀宇的修为还在他之上,才让他仅能感受到对方的强大,却根本看不出具体的修为深浅!

    怎么可能!

    十七岁的式魂境!妖怪啊!

    清水镇哪个式魂境强者不是要到三十岁以后才突破的,这小子竟然未满二十就完成了,何等的可怕!

    如此妖孽,岂能让他活着离开,否则数十年之后,清水镇还有陈家的立足之地吗?

    虽然杀掉任怀宇可能会激起天元道宗的怒火,可关键也得是天元道宗能够知道才行,谁让任怀宇是一个人来的,只要将这个活口灭掉,还用担心什么?

    当然,这并不是万无一失,可若是不能抓住这次机会,等这小子再做突破的话,陈家就只有等待着灭顶之灾的降临!

    杀,一定要杀!

    否则陈家最多只有十几年甚至几年的风光,便要被这小子一手覆灭!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个道理深深地根植于苍北大陆每个人的心中。

    陈东城立刻嘬嘴长啸,宏亮的声音在整个陈家上空传播着。

    “什么,式魂境!”

    “不可能吧,这小子才多大,怎么可能是式魂境!”

    “可东城族叔会看错吗?”

    “怎么东城族叔发起了家族动员令,就为了那个小子?”

    “没搞错吧!”

    长啸发出没有多久,只见一道接着一道人影从陈家中飞射而出,将任怀宇团团包围起来。

    任怀宇不动不惊,目光扫过,在人群中找到了陈如山。

    “嗯,竟是这小子!什么,竟然突破到了式魂境!”陈如山看到任怀宇时,先是容色一怒,但立刻变成了强烈的震惊。

    虽然他看不透任怀宇的修为,但绝不以为对方能够突破虚魂境,而是式魂境的巅峰,在武道之路上比他走得更远一些。

    这已经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他立刻明白了陈东城要如此慎重的原因,这样的妖孽必须第一时间干掉,否则等他修为大成的时候将是陈家的末日!

    “与老夫联手,将大患消弥于萌芽之中!”陈如山厉声大吼。

    “喏!”

    达到式魂境的陈家族人纷纷点头,他们共有九人,修为从式魂二层到式魂十层不等——这个层次的战斗绝不是凝气期武者可以参与的。

    “陈家……还真是霸道!”任怀宇冷然说道。

    “小子,你这是自己找死!”陈如山轻哼一声,当先冲了出来。“死——”他爆喝道。

    嗖嗖嗖,陈家另外八名式魂境武者也纷纷出手,他们都能感应到任怀宇的修为在自己之上,因此不联手合击的话只会被任怀宇各个击破。

    只是他们也太想当然了!

    任怀宇可不是式魂境,而是虚魂境!

    天与地般的巨大差距!

    任怀宇随手出拳,嘭嘭嘭,一连九拳,陈家那九名式魂境族人莫不像是被稻草般地轰飞,啪啪啪地摔了一地,个个狂喷鲜血。

    嘶!

    陈家族人再度陷入强烈的震惊中,全场鸦雀无声,只剩下粗重的呼吸声。

    这让人如何相信!

    九大式魂境强者联手都不是任怀宇的对手?这小子究竟强大到了何等地步?

    “虚、虚魂境!”陈如山爬了起来,勉强吐出一句让他灵魂都在颤抖的话。

    “那你们也可以安心地去了!”任怀宇冷然说道。

    他虽然不嗜杀,可谁若向他出手,那么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他并不是下不了杀手!

    “任怀宇,我们之间其实只是一场误会,陈家愿意向你支付大量的赔礼,此事就此揭过如何?”陈如山强自镇定下来,在他想来任怀宇虽然修为进境可怕,但终究只是十七岁的少年,容易糊弄。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