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色的弯刀劈到了任怀宇的头顶,却再也压不下分毫!

    安落尘的脸色狰狞,他似乎用足了老力,可任他怎么的撼动血藏刀,这刀好像生了根似的,根本不能移动哪怕是一丁点。

    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尽皆傻眼,谁都不会以为安落尘好心到突然收起了杀念,可这也太夸张了,谁可以以无形之力硬生生停下这玄魂境巅峰强者的全力一击!

    嘭!

    就在此时,任怀宇却是挥出了一拳,轰到了安落尘的面门上,一声闷响中还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异响声,安落尘被硬生生轰飞了出去,高大的身影划过天空,重重地落在地上,溅起了一地的泥沙。

    “哪、哪位前辈驾临,还请原谅晚辈的不敬之过!”安落尘跌得重,可爬起来的速度却是更快,鼻骨已是被生生打断,满脸血污将他道岸貌然的形象毁了个精光。

    可他却是连看也没看任怀宇这个罪魁祸首,而是向那发出低低叹气声的地方看去,诚惶诚恐,甚至浑身都在发抖。

    这是何等可怕的实力?

    人未至,却能阻断他的刀势,甚至让他毫无还手之力地被任怀宇轰中,这究竟得是何等级数的大能才能做到?早知道如此的话,别说玄天血参,就是有能够延寿万年的灵果他也不敢过来啊!

    得百年寿元又不是一定可以活上那么多年,碰上强者一掌轰出就直接死了!

    天元左宗居然藏着这么一尊大佛!

    “唉,老头子在这里住得还算清静,怎么就是有人要给老头子添乱呢?”那虚无飘渺的声音再度响起,只见一只巨大的手掌凭空而生,向着半空中安家那艘舰船抓了过去。

    “前辈,还请放我安家一条生路!”安落尘骇得脸都白了,连忙大声求情。

    但那只大手却是毫不留情地按到了那艘空舰上,五指一收,将整艘舰船都是包卷了进去。

    安家这舰船已经算大了,长度足有百丈,但依然被这只大手一掌完全捏在手里,可见这只手掌之大了!“嘭”,手掌握紧中,顿时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整艘舰船已是被揉得稀巴烂,不断有火花爆闪而出。

    天空中犹如放起了烟花,不断有轰轰轰的爆炸声响起,火焰飞舞,无数残骸飞射而出。

    “啊——”安落尘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那艘空舰上可是聚集了安家绝大部份的高手,可在一掌之下竟是全部死去!

    虽然安家祖地还有一些族人,可都是修为低下的,需要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够成器!

    更何况这空舰还是安家的标志,不但气势夺人,火力也是无比强大,上面配有十八门元力炮,可以抽取武者的元力吸纳天地元气轰出可怕的攻击,对玄魂境的强者都产生威胁!

    当初造出这舰空舰来差点耗尽了安家的千年积累,也确实让安家在数十年间驰骋玄林道,外人见舰而丧胆!

    如今却被一掌即毁!

    这一掌下去,安家的实力至少削弱了七成!

    可见这打击有多大了。

    所有左宗弟子都是瞠目结舌,完全陷入了失语的地步,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宗内有如此奇人坐镇,谁***会背叛宗门啊!

    那是何等可怕的力量?

    宗魂境?云魂境?那可怕的一掌已经完全打破了众人的固有观念,便算有人说那神秘人乃是圣魂境的修为他们也会坚信不移。

    这样的绝世强者只要随便指点自己一下,那自己也将终生受益,日后的成就说不定可以超过于博渊之流!

    一时之间,全场鸦雀无声,只天空中还有舰船的残骸在不断地洒落着碎屑,火星飞扬,犹如放着烟花。

    安落尘失魂落魄,犹如痴呆一般,而柳谷山这些人则是表情阴晴不定,眼珠子滴溜溜地转过不停,似乎在考虑重投进左宗的打算。

    只是于博渊还会接纳他们吗?

    在这个世界,最让人生厌的就是叛徒!

    “血藏刀,血藏刀,想不到这歹毒的秘术居然又流传于世了!”神秘之声又飘然而响,虚无缥缈,让人根本无法摸清究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没有人知道这神秘强者——除了任怀宇。

    这自然是药园里的老酒鬼了,相比于之前他在乱魔林中展现出来的神通,现在根本就是不足挂齿!

    安落尘顿时从失魂落魄中醒了过来,听那神秘人的口气似乎还不肯罢手!

    他浑身打了个激灵之后,突然掉头就跑,惶惶如丧家之犬,哪还有一丝一毫高手的风彩——性命攸关之下,面子有算得了什么。

    只要有他在,安家就不会倒,几十年之后必然还能重新崛起,而他要是死在这的话,那安家就真得完蛋了!

    轰!

    就在这时,天空中再现一只青色的大手,对着安落尘按了过去。

    安落尘虽然也是玄魂境的高手,可在这只大手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瞬间即被巨手追上,对着他毫不留情地拍了下去。

    嘭,巨掌落下,大地轰震,一片泥沙飞扬,安落尘已经失去了影子。

    当灰尘散去时,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而安落尘却是连片衣角都看不到!

    没有人怀疑安落尘的生死,在那可怕的力量之下,任何所谓的高手都只有被碾压成灰的命!

    全场一片寂静,只剩下沉重的呼吸声。

    刚才安家是何等霸气,一个安落尘就压下了左、右两宗的宗主,一个安道鸣便将左宗三大长老杀得杀、伤得伤,而一艘空舰更是震慑得左宗绝大部份人改弦易帜!

    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一切显得那么苍白、脆弱!

    柳谷山眼珠急转,突然手一展,将大蒲扇祭了出来,双脚跳上去之后便要腾空离去,连张原享这个徒弟都是顾不上了!

    这是自然,多带一个人虽然不是什么负担,可总会降低一些他的速度!现在是逃命的时候,能快一些就能多一分生机。

    “师父——”张厚享惨叫一声,吓得一屁股瘫坐在地上,面如土色,没有了柳谷山的遮风挡雨,他会被拆得一点不剩!

    “想跑!”于博渊冷哼一声,手中玉环一掷,犹如一道闪电般划过,以奇快无比地速度追上了柳谷山。

    嘭!

    柳谷山被硬生生从半空中打落下来,头一扭,口中狂喷出一道鲜血。他向郭彤萱等人扫了一眼,哑着嗓子道:“各位,我们现在都是坐在一条船上,唇寒齿亡,还不与本座携手共抗!”

    郭彤萱等人顿时露出蠢蠢欲动之色,他们都是背叛者,若是于博渊想要秋后算帐,不联起手来根本无法对抗一名玄魂境的强者!

    可之前那位大能的手段还历历在目,他们反抗又如何,完全是螳臂当车!

    “哼,老夫只追究柳谷山师徒的恶行,其他人现在都可以滚了,老夫不想看到你们!”于博渊发出低沉的声音,让众人如释重负的时候,也彻底宣判了柳谷山师徒的死刑。

    “不!不!”柳谷山厉声大叫,“不要相信他!他一定不会放你们的!”

    没有人理会,那些叛出左宗的人都是默默地转过身,向着山下走去。

    说起来,他们都是十分怨恨柳谷山——若不是柳谷山破坏了护山大阵,他们又岂需要当叛徒?天元左宗有那么强大的高人坐镇,鬼才愿意离开啊!

    ……

    柳谷山死了、张原享也死了,但天元左宗也是名存实亡,空有一个偌大的地盘,实际上就只有稀零光郎地几个人。

    于博渊打算去天元右宗,他和诸清原经过此役之后,暂时化解了矛盾,要一起回去晋见他们的师父。这让任怀宇有些吃惊,本以为他们的师父早就挂了。

    他也懒得理会这二人之间莫名其妙的关系,拒绝了一起去天元右宗的邀请,任怀宇选择了回转清水镇任家。

    他还有一笔旧帐要向任季昆讨回来!

    林林和章默则都去了天元右宗,他们自觉与任怀宇的差距越来越大,必须抓紧每一刻时间去修炼。

    任怀宇离山而下,只是三天时间之后他就回到了清水镇,此时天色蒙蒙亮,正是大清早。

    他负手而行,先去了陈家。

    ——向任季昆复仇乃是重头戏,得放到最后来。

    不消多久,他就来到了陈家的门口,四名身材高大的壮汉已经在那站起了岗,一个个挺胸叠腹,凶相十足,做为陈家的护卫,他们是相当地有优越感。

    “哪来的野小子,站住!”看到任怀宇施施然走过来的时候,那四名壮汉同时踏步向前,向任怀宇呼喝起来。

    他们自然不可能认得昔日武院中的一个无名小卒,更不知道这个无名小卒已经拥有远远超过清水镇三大家主的实力!

    “干什么的,不知道这是陈家大宅吗?”这四人大清早就起来,心情自然不是很好,对上一个陌生人绝没啥好脾气。

    任怀宇淡淡一笑,道:“叫陈如山出来见我!”

    “什么?”那四个守卫面面相觑之后,先是一愣,然后勃然大怒。

    这小子是来捣乱的吧?

    感谢龙侠玉、loveづ迷茫、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