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道鸣伸手在脸上一摸,看到手上沾着的腥红血迹时,脸上不由地露出暴怒之色。

    他可是幻魂境的强者,安家的最天才,拥有上古剑族的血脉,福缘逆天,日后注定要成为天下霸主的男人!

    可居然有人敢打他的脸!

    安道鸣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度极度地难看,双眼中竟然射出两道足有尺长的剑芒,有若实质!在此之前,他是打了主意要生擒任怀宇,然后逼问出任怀宇的秘密。

    但现在……他要杀了这个家伙!

    “你这是自寻死路!”安道鸣怒啸一声,右手执剑、高高举起,一道诡异的力量涌过,这把剑竟是与他的手融合成了一体!

    锵!

    他将长剑插入地面,仅仅只是过去了一会,只听大地传来轰隆隆的震鸣声,啪、啪、啪,地面裂开了一条条缝隙,犹如蜘蛛网似地向着四周蔓延开来。

    嘭,安道鸣举起了右手,手中赫然多了一把长达十丈的石剑——竟是将整个岩石层都给提了起来!

    这便是剑族的特殊体质,天下万物皆可为剑,剑即是我、我即是剑!

    正常来说,玄魂境的武者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挥舞一把长达十丈的石剑,可因为剑族的特殊能力,石剑与人合为一体,便突破了极限!

    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安道鸣挥舞起这柄巨大的石剑向任怀宇劈了过去。

    “地剑三式!”

    玄魂境的力量、魂技五倍力量叠合、再加上石剑的重量,这一剑的威力可怕到了极点!

    嘶!

    所有观战之人都感觉到了窒息般的压迫力,这要与任怀宇交换个位置,他们又能如何抵挡这么可怕的一剑?

    挡不下!绝对挡不下!

    而说到躲闪,十丈长的巨剑可以像是普通长剑那么挥舞,这是虚魂境的武者能够躲闪得了的吗?动一动手腕便能覆盖那么大的区域!

    躲不了、架不住,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任怀宇长啸一声,将绝命指第三重境界展开,双手化指,出击!

    嘭!嘭!嘭!嘭!

    他大步冲前,居然不退反进,向着安道鸣勇往无前地进击而去。

    指尖所过,岩石如同豆腐做的似的,莫不纷纷碎裂弹开。

    可这毕竟不是豆腐啊!

    碎飞的石块仿佛受到一股无形之力的牵引,向着任怀宇飞刺而去,如同一道道小剑,闪动着森森寒光。

    任怀宇将身体不断地衍化为冰铁,但他既要维持双手的最强形态,能够兼顾到身体的部份自然少得可怜,只是将要害冰铁化。

    刷刷刷,他的手臂上、脸颊上、大腿上,莫不纷纷被石剑划出了血痕,有些更是深可见骨!

    任怀宇的眼中却只剩下昂扬的斗志,他满头黑发乱舞,双手连击中,安道鸣那把巨大的石剑竟是被他轰碎了大半!

    而他,依然还在锐意直取向前!

    “不自量力!”安道鸣冷哼一声,右手一抖,那石剑突然脱手而落,现出他原来的长剑来,“去!”他一脚踢在掉落的石剑上,那半截巨大的石剑顿时向着任怀宇激飞而去。

    安道鸣则是紧随其后,长剑森寒如水,直取任怀宇的咽喉。

    这个年轻人太可怕了!

    安道鸣从任怀宇身上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这样的天才只有立刻杀掉才能让他安心……甚至,他可以放弃任怀宇那套可以提炼出精血的“功法”。

    因为不同种族的精血根本没有融合的可能,丹田空间又有限,这套“功法”有用是有用,但还没有到让他为此不惜一切的程度。

    而任怀宇却是他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干掉!

    绝命指第四重境界!祭我十年寿元!

    任怀宇暴喝一声,蓦然爆发出百倍的力量,强势无比地向着安道鸣反击而去。

    嘭嘭嘭嘭,他一指所过,石剑顿时纷纷化为碎屑,在可怕的力量下纷纷碎飞,任怀宇右手高高举起,食指竖起,如同一支利箭般点向安道鸣的天灵盖!

    这一击若是打个结实,便是幻魂境的体魄也吃不消!

    安道鸣不由地露出大骇,他怎么都没有料到任怀宇可以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他连忙止剑,左手对着自己的胸口重重地拍出一掌,一口鲜血吐出中,他也强行煞住了前行之势,脚下一弹,便要抽身后退,让开任怀宇这无比恐怖的一击!

    乌金尾,出!

    任怀宇心念一动,乌金尾已是缠到了安道鸣脚踝处,将对方的双脚缚住——这一击他付出了大量的生机,哪能被对方如此轻易躲闪掉!

    安道鸣脚下一个踉跄,他哪能想到会有一根无影无形的“绳索”将他绊住,顿时上身一仰向后翻倒。

    任怀宇一指袭到!

    全场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惊呼,谁能想到安道鸣居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绊倒”?

    啪!

    一团血花飘过,安道鸣的头颅顿时碎裂开来,整个人顿时成了无头之尸!

    叮,他手中的长剑落地!接着,那具无头尸体轰然倒下,扬起了一地的灰尘。

    “不——”安落尘正在与于博渊和诸清原缠斗,本以为安道鸣稳操胜券,又岂能想到会看到这么一幕!

    安道鸣可是他安家最杰出的天才啊,又身具上古剑族的血脉,日后定能成为天下枭雄,叱咤风云,怎么会死在这里?死在一个刚刚进入虚魂境的小子手里!

    这根本不可能!

    安落尘只觉神情恍惚,一切都是那么得不真实。

    “小畜牲——”安落尘发出一声暴吼,向着任怀宇疾扑过去,双眼血红,白发舞动,犹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他要杀了任怀宇!用最残忍的手段杀了这个小畜牲,为自己的玄孙报仇!

    谁也不能阻止他!

    “安落尘,你对一个小辈出手,不嫌丢份吗?”于博渊冷哼一声,身形急时掠至,一掌拍向安落尘,逼得对方只能撤掌自保。

    另一边,诸清原也是轰拳而出,光是于博渊一个绝不是安落尘的对手。

    “这小子,今日必死!”安落尘怒吼道,他凶相可怖地看着于博渊两人,知道若不将这两人先打败甚至干掉是不可能将任怀宇杀掉的,当即痛下决心。

    他将双手放到自己胸口,突然用力一按,两只手掌顿时生生没了进去!

    老家伙突然想不开要自残?

    不是!

    安落尘暴吼一声,右手猛然拔出,手中居然多了一把通体血红的弯刀,其薄如纸,长不足尺!

    这血刀一出,暴戾之气顿时狂卷,仿佛有无数道怨气缠绕在刀身上似的,充满了邪恶和诡异。

    “血藏刀!”于博渊的脸色蓦然一变。

    “居然知道老夫这秘术的来历?”安落尘阴森森地厉笑起来,“那么,你们也应该知道老夫这血藏刀的威力!此子、非死不可,谁拦着老夫,谁就陪他一起去死!”

    任怀宇心中不由地暴怒,这些高高在上的人还真是不可理喻,明明是他们拿着刀剑要对他砍杀,却是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安道鸣的命是命,他的命就不是命了?

    “你个老凶物,炼制血藏刀要以万名婴儿为引,最后一步才是藏刀入体,你还真是丧心病狂,没人性到家了!”诸清原大喝道,右手一振,已是多了个通体白色的玉环来。

    “金玉双环!”于博渊也是一声大喝,手中祭出了一只金色的圆环,大小与诸清原手中那玉环殊无二致。

    两只圆环一触,顿时散发出万千道豪光,然后聚敛为一,向安落尘激射出一道白中带金的光柱。

    “哼,给老夫破!”安落尘举起血刀劈落,血影闪过,那光柱已是一分为二,分从他的身体两边划过。他森然一笑,道:“如果老夫没有这血藏刀的话,还真奈何不了你们这金玉双环!不过,现在嘛,你们都随这小子一起去死吧!”

    他再挥一刀,血影划过,突突突,地上的碎石被齐齐卷扬上天,仿佛那血影多了一条尾巴,向着任怀宇斩了过去。

    于博渊和诸清原齐喝一声,两人联手,金玉双环再扬,向着那血影拦截过去。

    嘭!嘭!

    血影划过,于博渊二人同时身体一颤,被生生震退出了十余丈,“哇”“哇”分别吐出两口鲜血来。

    “小杂种,世上便是有仙,现在也救不了你!”安落尘大步向任怀宇逼去,血藏刀高高扬起,白发飞扬,有若厉鬼。

    强如玄魂境的于博渊和诸清原都是一招即败,那又何况任怀宇呢?虽然他的体质强大,可再强大也无法弥补两个大境界之间的差距!

    更何况血藏刀炼制之法歹毒、困难,这炼成后的威力也是霸道绝伦!

    任怀宇之死,似乎无法避免了!

    “任大哥!”林林大叫道,章默则是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双眼中燃烧着无法言喻的怒火。苏空明则是无穷的惋惜,他太欣赏任怀宇在丹道上的“天赋”了。

    另一边,岳菲絮的表情也相当地丰富,她曾经想要靠接近任怀宇来和苏空明搭上关系,却是屡屡被任怀宇冷拒,这大大触怒了她的自尊,让她对任怀宇有了很深的恨意。

    可是她还没有将任怀宇恨到要杀死对方的程度,一时之间心绪复杂,难以言喻。

    要说高兴,那肯定是陈江沅、任初平、孔天成几个人了,他们在任怀宇的手下吃了大亏,巴不得任怀宇快点死掉!

    血藏刀急挥而下!

    “唉!”一个低低的叹气声突然响了起来。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