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落尘一路上山,天元左宗的门人则形成了两道分流,一道走向了安落尘的身后,一道则是往山上逆流,与于博渊等人会合。

    因为宗门的凝聚力不强,当安落尘身后跟随的人达到一定规模之后,这形成了雪球效应,让原本只是举旗不定的门人糊里糊涂就跟随着而动。

    因此,当安落尘来到山顶的时候,他身后跟随的人居然超过了天元左宗的大半!

    从这点来说,于博渊这个宗主真是做得太糟、太失败了!

    当然现在投靠安家的大多数是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真传弟子、特别是长老则都没有动,便只有柳谷山和张厚原两人投奔到了安家的麾下。

    能够成为虚魂境、甚至幻魂境的人,自然不可能再头脑简单,这投靠了安家也不见得可以获得什么好处!但现在的关键是,不投靠安家的话,会不会跟着于博渊一起死!

    没有人愿意死!

    这些真传弟子、长老都在观望,或者说待价而沽,怎么也得得到安家的一些承诺,看看对方肯付出什么代价才会考虑究竟是降还是战。

    “几位——”安落尘的目光在那些长老、丹师的身上扫了一圈,“敝家诚意向各位发出邀请,请各位担任敝家的客卿长老,各位意下如何?”

    客卿长老?那在地位上就和在天元左宗当长老没什么差别了!而天元左宗在十二大势力中排名垫后,另一个却是数一数二,这选择还很难吗?

    尤其是这时候于博渊还突然哑了,根本没有出口挽留或是痛斥,让众人都是感到留在宗内还有什么前途?

    终于,又有人加入了安家的阵营。

    这回可就是真传弟子、长老级别了!走一个天元左宗就要伤筋动骨一番,大伤特伤!

    “你们为什么要走!师父对你们不好吗?”林林突然跳了出来,对着那些离去的背影大声叫道。

    那些人既然决定要走了,自然不会去理会林林,只是脚下微微一顿,却是走得更加快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林林大声叫道,只觉得心中充满了委屈,这些人能够有今天的修为、地位,哪个不是得到了于博渊的指点、培养,可是现在宗门有难,他们不但没有挺身而出,反而还加入了敌人的阵营,这还有良心可言吗?

    “乖徒儿,这就是人心!”于博渊终于说话了,他向林林招了招手,目光扫过,只见这时候还留在他身后的人已是仅剩七个!

    “哈哈哈,老夫经营两百多年,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个结果!”于博渊放声大笑,神情潇洒,毫无遭人背叛的痛心,“也好!也好!当断则断,也时候做个了结了!”

    任怀宇目光扫过,只见岳菲絮在在郭彤萱的扯扯下也进入了安家的阵营,而那少女虽然显得有些犹豫,但也没有多少坚持的意思。

    为什么天元左宗竟是如此得不堪一击,安家只是出动了一艘战舰,出动了一个玄魂境的强者,遭到了一名长老的反戈劝降,怎么就分崩瓦解了呢?

    利益!

    少了共同的利益!

    不得不说,利益这玩意虽然听着市侩,却是团结人心的关键!如果天元道宗有独一无二的灵草,可以提升每个弟子的境界,而且是人人有份的话,那么当外敌入侵时,大家自然会团结起来殊死相抗!

    因为这关系到了每个人的利益!

    家族不同,两大家族血拼,任哪个家族都不会、也不敢吸收对方的降兵,鬼知道是真降还是卧底,随时可能反水!因此,家族大战的时候,谁都没有退路只会血拼到底!

    这也是一种共同利益。

    相对来说,宗门的向心力太弱了!

    “于老头,谁准你放弃的?”一声怪叫传来,只见一叶孤舟翩然飞至,上面却仅是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正是诸清原!

    “姓诸的,你来干嘛?”于博渊立刻眉头一皱。

    “呸,老夫要是不来,你死在这里,让我死后拿什么脸去见师父?”诸清原重重地啐了一口,根本连看也不看安落尘一眼,收起那叶孤舟向于博渊大步走了过去,又是一副要斗眼的架势。

    安落尘的脸色顿时显得有些难看,整个玄林道除了翟家的老怪物根本没有人可以与他相抗衡,地位是何等尊崇!

    可居然被无视了!

    “哼,想要老夫的命,这玄林道还没有人有这样的资格!”于博渊傲然说道,透着一股强烈的自信,“诸清原,你可以滚了!”

    “于博渊,你只有金环,光是一只怎么能够发挥出金玉双环的威力?少在那逞强了,乖乖地向老夫求个饶,老夫看在师兄弟的份上,还是不会见死不救的!”诸清原得意洋洋地大笑起来。

    “要老夫向你求情?你有多远滚多远!”于博渊大怒吼道。

    这二人居然是师兄弟的关系?

    所有人都是有种晕头转向的感觉,还真是一对冤家!

    “哼,便是多一个玄魂境强者又如何?”安落尘铁青着脸说道,他自然不甘自己被当成空气般漠视,怎么也要刷下存在感,“道鸣,这两个老家伙由老夫拦着,剩下的人……全部杀了!”

    “道鸣遵命!”安道鸣躬身应命,然后向踏步而出,目光扫向任怀宇诸人。

    目前,天元左宗除了于博渊之外,便只剩下任怀宇、林林、章默、苏空明、曲典还有另外两个长老。苏空明虽然也是长老,可修为却仅有虚魂境,战力几可不计了。

    另两名长老分别是汤鹤轩和于风,他们倒都是幻魂境的修为,与曲典一起站了出来,迎向安道鸣。

    “堂堂天元左宗,竟然只有三个人配与本少勉强一战?”安道鸣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表情奇傲无比,“这样的垃圾门派怎么配合我安家并列!也罢,今天便由本少将天元左宗彻底抹去!”

    “狂傲!”曲典三人同时怒吼一声,于风脾气最爆,已是一掌挥出,向着安道鸣拍了过去。

    叮!

    一道剑光闪过,安道鸣背后长剑以奇快无比的速度出鞘,以奇快无比的速度划出,又以奇快无比的速度归鞘,眼力差些的人根本看不到这个过程,就听到那一声“叮”地脆响,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于风踉跄而退,左手捧着右手,一连串的鲜血从他的指尖落下,在地上形成了一道又一道的殷红血梅。

    好厉害!

    一剑之下就伤了一名同境界的强者!

    安道鸣露出一抹傲然笑容:“真是弱!如此弱者有什么资格站着,给本少跪下!”

    他抢步而出,叮地一声长剑再次出鞘,一道炫丽的剑光划过,向着于风挥洒而去。

    曲典、汤鹤轩同时暴吼一声,纷纷祭出自己的魂器向安道鸣打去,他们已经丝毫不敢对这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强者有任何的小视。

    安道鸣发出声声冷笑,长剑挥洒中,以一敌三不但丝毫不落下风,竟是还反过来压得曲典三人连连后退。

    “够了!”于博渊冷哼一声,一掌拍出便要化解战斗。

    安落尘也哼了一声,同样推出一掌按向于博渊,不给他有插手的机会。

    嘭嘭嘭,六个人、两场战斗同时上演。

    “哈哈哈哈,给本少跪下吧!”安道鸣发出森冷的笑声,华丽的剑光闪过,噗噗噗,曲典三人的脚踝、膝盖同时闪过凄艳的血花。

    三声惨叫声中,曲典三人同时身体一软,跪立在地上——脚筋被削断、膝盖骨也被生生削弱,又如何还能再站得住?

    这安家的青年好狠的手段!好强大的实力!

    啪!

    安道鸣并没有满足于击败三个同境界的高手,他一脚便把于风踹倒于地,将鞋底踩到了于风的脸上,用力碾了几下,冷然道:“废物!”

    “呸!”于风吐了口口水,喷在了安道鸣的鞋子上。

    “死!”安道鸣顿时勃然大怒,一脚用力踩下,于风的脑袋顿时炸开,红红白白的物事溅了一地。

    所有人莫不噤若寒蝉,这青年的戾气也太重了!

    “下一个……轮到谁了?”安道鸣发出森冷的笑声,目光在曲典和汤鹤轩的身上游移不定。

    “住手!”林林挺身而出,双眼中有道道血光流转,全身的肌肉都在不断地颤抖、鼓张,仿佛体内藏着什么凶物正要破壳而出一般!

    “哦——”安道鸣看了林林一眼,眼神中突然闪过一道厉芒,“上古百族的体质?能够跟我剑族的血脉相媲美吗?”

    “啊!”林林暴吼一声,身体猛地膨胀起来,一块块肌肉暴突而起,瞬间化身成一个身高七尺的大汉,通体赤红,外衣迸裂,现出一件内甲来,却具有很强的伸缩性,并没有被撑坏。

    这是他的魂器,防御向的魂甲。

    “原来赤血巨人族!”安道鸣摇了摇头,“如果你晋入幻魂境,还能与本少一战,现在可差得太远了!”

    “那再加我呢!”任怀宇踏步而出,双手在瞬间变得寒气森然、还有道道铁纹流转。

    他与林林并肩而立,毫不畏惧地看着安道鸣。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