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阵法?”安落尘眉头微皱,对那些讥笑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反倒是带着好奇地看向于博渊。

    “九星天元阵!”于博渊傲然说道,语气中带着强烈的自信。

    “九星天元阵?”安落尘喃喃自语,显然没有听说过这个阵法的名字,但他立刻就笑了起来,“凡是大阵必然要用极元石提供元力,阵势的威力越大,这消耗的元力也越大——”

    他这句话出口,天元左宗那些正在发笑的弟子立刻脸色发白,似乎看到了某种不详的结局。

    “极元石是何等的珍贵,想不到于宗主居然手里有这样的好东西,真是让老夫有些好奇起来!”安落尘负手而立,山风吹拂下他满头银发乱舞,飘逸如同神仙中人。

    可惜他的眼神中却是泛过了一丝贪婪,继续道:“大家都是玄林道内的人,老夫也不愿意做得过份!这样吧,于宗主将玄天血参和极元石都交出来,大家就依然还是朋友!”

    朋友?

    有带着战船压到人家山门下讨要东西的朋友吗?

    对于安落尘来说,他也不希望打这场架,因为他已经将极元石视为他的囊中物,这大阵消耗极元石的力量,等于是在消耗他的宝物啊!

    这自然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安落尘,你也太孤陋寡闻了!”于博渊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难道你不知道有些天地灵阵只要布置完毕,便能自动吸取天地元气来提供力量的吗?”

    “你想耗,就随便你耗好了,老夫就当是看耍猴!”

    安落尘脸上表情一冷,他吃不准于博渊说得是真话还是故意诳他!可不管是哪种情况都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如果是真话,意味着他根本连最外层的防御都打不开,又何谈去抢夺玄天血参?而若是假话的话,待到大阵的力量自动消退,那极元石也就成了废石!

    极元石啊,那可是绝好的东西,据传只有郡这个级别的豪门才配拥有,若是在修炼时有此物加持,突破境界的机率至少可以提升一成!

    千万别小看这一成的概率,像安落尘在玄魂境巅峰苦苦挣扎了近两百年,若是每次冲击宗魂境都有一成机率的话,那么这么多年下来怎么也能成功了!

    极元石可以让他突破大境界,成为玄林道中第一个达到宗魂境的超级强者,而玄天血参则能为他续命百年,更增日后突破云魂境的资本!

    两种天大的诱惑加在一起,他是绝无可能善罢甘休的!

    “于博渊,何必如此呢?”安落尘将右手平伸,“你我一战,只要你能接下老夫百招,老夫便带人离去,绝无二话!”

    “哈哈哈,安落尘你以为老夫是三岁顽童?”于博渊对此是嗤之以鼻,“谁不知道你安落尘号称毒蛇,最是不讲信用,你竟然跟老夫下承诺、给保证,这是脑袋给驴踢了吗?”

    “大胆——”安落尘身后的年轻人立刻高喝道,音波被护山大阵反撞回去,竟是化成无数道碎剑,威势惊人。

    “道鸣,稍安勿躁!”安落尘回头对那年轻人微微一笑,然后转过头来,“这是我的玄孙安道鸣,小有些成就,贵宗可有人敢来一战的?”

    这老儿绕来绕去,就是想要于博渊打开护山大阵。

    “幻魂境?”于博渊露出一抹震惊之色,“他还不足三十吧?”

    “仅二十六岁而已!是我安家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天才,日后定会横扫八荒,成就无上威名!”安落尘十分得意,“两个月前道鸣刚刚突破幻魂境!”

    “怎么样,只要玄魂境之下,有谁可以击败我这玄孙,那么安家立刻撤兵!”

    安道鸣则是傲然而立,一副睥睨天下的豪气。

    “此人,应该是拥有上古百族的精血!”章默突然低声说道。

    任怀宇点了点头,若非如此安落尘也不敢夸下如此海口,当然说不定这又是老家伙用来赚取“城门”开启的阴谋。

    林林捏了捏拳头,他很想为于博渊分忧解难,可他连虚魂境都没有突破,又如何对抗幻魂境的存在?

    “安落尘,老夫怎么能够占你这么大的便宜呢?”于博渊哈哈一笑,便将安落尘的挑衅轻轻撇到一边,像他们这些老谋深算的人自然都有一张极老的面皮。

    安落尘眉头一皱,但突然露出了倾听之色,然后放声大笑起来,似乎遇到了什么大喜事。

    于博渊却并没有喝问,因为那有可能换来一句嘲讽。

    “于博渊,老夫跟你打个赌,一柱香的时间内必能破你这护山大阵!”安落尘突然说道。

    “老夫不信!”

    “那便拭目以待!”

    安落尘盘膝坐下,眼观鼻、鼻观心,竟似在调养气息一般。

    这可是极危险的举动,万一这时候被人偷袭的话,那极有可能走火入魔,轻则受点内伤、重得甚至修为全废!

    但这老家伙会冒如此大的风险吗?这必然是假的!

    可明明知道是假的,看到一个人似乎全无防备地在修炼吐纳,任谁都会有一种出手的冲动。

    安道鸣双手抱胸,以一双骄傲的眸子扫过诸人,充满了居高临下的鄙视。

    他确实有这样的资格!

    二十六岁的幻灵境不说空前绝后,但绝对是玄林道内数百年来前所未有的天才!而且,他如果真具有上古血脉的话,那就更加不得了了!

    “还有十息时间!”近一柱香的时间后,安落尘突然睁开了双眼,平伸右手,以极缓的速度向前探出,“一……二……三……”

    他数得极慢,但再慢也会数到十,而他的手掌也伸到了极点!

    天元左宗的所有人莫不变色!

    因为,老家伙的手直接穿过了护山大阵!

    怎么可能?真得在一柱香的时间内破解掉了护山大阵!

    根本就没有看到他做过什么,就那么坐了一柱香的时间就成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博渊,老夫说得没错吧?”安落尘大笑着站了起来,继续向山上行去,配合着他此时的豪气,似乎一个人便能压下整个天元左宗!

    于博渊目光一扫,突然容色变得暴戾起来,大喝道:“柳谷山,给老夫滚出来!”

    “哈哈哈,于博渊你的反应倒是不慢!”安落尘接上了口,“柳长老已经弃暗投明,现为我安家的客卿长老,打开护山大阵,乃是奇功一件!”

    “柳长老,过来见见旧主吧!”

    “是!”一只大蒲扇从远处飞射而来,上面站着两个人,不正是柳谷山还有他的徒弟张原享。

    于博渊脸色铁青,他完全没有想到万里长城居然毁于内奸之手!他盯着柳谷山看了一阵,道:“谷山,老夫自问待你不薄,为什么要背叛本宗?”

    “不薄?”柳谷山发出嘿嘿嘿的冷笑,“一个包庇杀人凶手的宗门,人人都要唾弃!天元左宗的弟子听着,现在就是你们弃暗投明的时候,只要归依安家,你们就是安家的弟子!”

    “安家,可是玄林道内的第一家族!而天元左宗呢?门规沦丧,堂堂真传弟子被当众格杀,行凶者居然还若无其事地站在那,大家说,这样的宗门有效忠的必要吗?”

    “你们想想,连真传弟子都是如此遭遇,若是事情发生在你们头上呢?又有谁替你们喊冤?”

    “这样的宗门,值得你们誓死追随吗?”

    “不值得!”

    柳谷山的话音才落,立刻便有几名宗内弟子起了响应,七名弟子同时向着柳谷山跑了过去。

    任怀宇目光扫过,只见领头的那人赫然是孔天成!

    那七人原本就在山脚下的位置,没跑出几步便来到了柳谷山的身前,向对方和安落尘分别行了一礼后,站到了两人的身后,跟着一起向前走,耻高气昂,丝毫没有叛徒的耻辱,反倒像是挺身而出的大英雄。

    如果换了平时,那么区区七个内门弟子背叛宗门根本不会产生什么影响,只会引来众人唾弃。可现在有安家的战船在天空中施以压力,又有柳谷山血口胡说在前,仿佛抵抗暴政一般,揭竿而起、闻风景从!

    这极大地动摇了许多人的心。

    天元左宗并没有严格的师徒关系,因此门派的向心力便不是很强,这也是宗门的弱点所在,端看玄林道十二大势力,大家族的数量远远超过宗门便可见一斑了。

    不少人已是露出了游移不定的表情,只要再加把劲,他们必然会改弦易帜。

    而偏偏这时候于博渊像是哑了似的,根本没有说话的意思,只是冷冷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沉寂不会持续很久,很快就有人走了出来,加入了安家的阵营,追随在安落尘、柳谷山的身后,随着他们逐步向山上行去,这个阵营的规模也在不断地壮大。

    抛开别的不说,安家在玄林道的地位确实在天元左宗之上。所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现在安家既然肯伸出橄榄枝,有野心的人自然不会错过了。

    只是可惜,这个招揽是柳谷山发出来的,安落尘在这事上可是丝毫没有说过一句话!

    任怀宇心中冷笑,大家族中自己族人为了修炼资源都斗得你死我活,这些外来者还做梦着安家会培养他们?

    完全不可能,只会当成狗一样地利用!

    任初平、陈江沅都是归入了安家的行列,显然他们很识“时务”,目光扫过任怀宇时,充满了森冷的杀机。

    感谢魔道vs骑士昨天的打赏。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