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烨磊被杀事件终还是不了了之。

    任怀宇自然还是受到了惩罚,但只是三年之内无法获得任何宗门的资源,几乎可说是不痛不痒。

    这其中有苏空明的运作,也有于博渊的意思,但更多的还是因为任怀宇表现出来的上古百族体质,让宗内那些大佬做出了重喊轻罚的决定。

    “哼!”柳谷山一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虽然关于任怀宇的处罚决定已经做出了两天,可他依然没能顺得过这口气来。

    “师父——”一名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小心翼翼地说道,“师弟已经走了,您老人家还得自个儿保重身体,免得师弟在九泉之下也是无法安心!”

    他是柳谷山的徒弟,名为张原享,也就是罗沛文的表哥,以及孔天成嘴里的张师叔。别看他仅是三十多岁的模样,事实上已经四十多了,但因为晋入了虚魂境,获得了百年寿元,这衰老的速度自然大大减慢。

    “本座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涛儿的愿望,本座一定要替他完成,否则他岂不是更要无法瞑目了!”柳谷山双眼喷火。

    晋入虚魂境固然可以获得百年寿元,可因为精气内敛,武者想要诞下子息也是非常不容易。这境界越高就越难生下后代,看看宗门十名长老仅三人拥有子息便可见一斑了!

    柳鸿涛乃是柳谷山在一百八十多岁时所生,当真是老来得子,自然被柳谷山珍若性命。因此柳鸿涛身死之后,柳谷山才会变得那么歇斯底里,非要完成柳鸿涛生前之愿,甚至不惜与宗内其他长老拍桌翻脸。

    可惜的是,他终是没能将任怀宇踩下去。

    “师父,那小子生具上古百族的血脉,日后必能一飞冲天,若是任他发展的话——”张原享没有将话当说,可话里头的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他虽然到现在还没有和任怀宇见过面,可仇怨却是早已经结下——表弟被任怀宇暴打了一顿,手下孔天成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

    可如今任怀宇的声势如日中天,他虽然是虚魂五层的修为可自忖已经不是任怀宇的对手,根本不敢出头去找任怀宇的麻烦,那么便只能寄希望在柳谷山的身上了。

    “哼,那小子活不到这一天!”柳谷山的双眼中凶光毕露,“宗门那些王八蛋一个个都不给本座面子,于博渊这个老王八更是枉顾本座跟随他百年,居然都将胳膊肘子往小杂种那里拐……本座会让他们一个个都付出代价!”

    “师父,你的意思是……”张原享的声音有些颤抖,这可将整个宗主外加几位长老一起卷了进去,柳谷山究竟想干什么?

    “嘿嘿,还有两天安家的人便要到了!”柳谷山的脸上露出阴险狠辣的表情,“到时候,本座就给所有人一个惊喜!你们负我在先,也休怪本座绝情无义!”

    ……

    突破虚魂境,带来的并不止是力量上的提升,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改变,那就是寿元的增加!

    而且,可以御器飞行!

    不是所有的魂器,而是非常特殊的飞行类魂器,比如于博渊的飞舟、柳谷山的蒲扇。不过,天元左宗连魂器都拿不出几件来,又更何况是飞行魂器?

    至少短时间内,任怀宇是别指望可以从宗门内得到飞行类魂器。

    对此他是相同地不乐。

    虽然御器飞行不见得可以比在地面上跃行快,但好处是空中飞行可以无视障碍!最最关键的是,哪个人看到鸟儿在天空中飞行不是充满了憧憧?

    据说,魂器有专门的铸器师可以打造,但这样的存在却是比丹师还要稀少!

    天元左宗好歹还能养得起几个丹师,可铸器师?半个都别想!别说天元左宗,便是玄林道中的两大最强家族翟家、安家都拿不出这样的大手笔。

    玄林道这种“小地方”是没有铸器师的,必须要到鹿原郡这个更广阔的地方才行!

    “任大哥,你可真厉害!”林林满脸崇拜地看着任怀宇,一开始任怀宇的修为还在他之下,可现在他才刚刚达到式魂八层,任怀宇却已经突破了虚魂境,这自然让林林生起了敬意。

    他并没有半分嫉妒,在少年人的心目中任怀宇乃是对他关怀备至的大哥,地位仅次于过世的爷爷。

    任怀宇哈哈一笑,取出一只丹瓶递了过去,道:“拿着!最多三个月你必然也能达到式魂期巅峰,这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任大哥,这是什么?”林林做势要拔开瓶塞。

    “别!”任怀宇连忙阻止他,“这是破虚丹,药力很容易挥发,服用的时候再打开!”

    “破虚丹!”林林吓了一跳,“任大哥,你怎么会有破虚丹的?连师父都弄不到,说至少要耽搁我两三年的时间才能破入虚魂境!”

    他轻轻摇了下丹瓶,脸上的震惊之色更浓:“这么多?”

    任怀宇对自己人向来大方,他自己只用掉了九颗破虚丹,现在给了林林十颗,想必以对方的资质是足以突破虚魂境了。

    他哈哈一笑,阻止了林林想要将丹瓶还给他的举动:“给你就拿着!”

    看到任怀宇认真的表情,林林也只好点点头,将感激之意放在心里。

    任怀宇又去找了章默,同样送出了十颗破虚丹,虽然对方离式魂巅峰还有段距离,可安家不日便要大军压境,他有一股不详的预感,还是先把东西送出去的好。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预感,明明左宗之中隐藏着一位绝世强者,只要老酒鬼出手,别说小小一个安家,便是玄林道所有的武者一拥而上都不可能有一丝胜算!

    ……

    昂!

    激昂的号角声突然响起,传遍了整个山间,所有天元左宗的弟子都是在同一时间内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还在屋内的则是纷纷奔了出来,向天空中看了过去。

    只见一艘巨大的舰船正悬浮于半空之中,投下了一道巨大无比的阴影,两边各有十八支又粗又长的浆叶在翻动着,推动着舰船缓缓前进。

    船头插着一面旌旗,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安”字,在风中猎猎作响。

    安家,玄林道实力最强的两大势力之一!

    他们怎么会跑来天元左宗的?而且还是出动了空舰?这玩意虽然拉风、威慑力无比强大,可消耗也是无比巨大,哪是一个人可以御动的?

    出动这样的大家伙……这是要发动战争吗?

    “于博渊,敝家老祖亲至,还不快快出来迎接!”舰船之上,一人扬声说道,声音宏亮,音波有若实质,震得人耳膜生痛,式魂境以下的人都是脸色发白。

    “哼,安家还不配让老夫迎接!”于博渊的声音也传了出来,化成一道道箭矢向舰船激射而去。

    嗡嗡嗡嗡,声箭射到舰船之前三丈处,仿佛碰到了一道无形屏障,顿时翻起了一道道涟漪。

    显然,舰船有阵法的保护,无法被轻易破坏。

    “老夫百来年没有出山,想不到这张脸面竟是不好使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两道人影同时从舰船上飞射而下,各踩着一支飞剑降落到山脚下。

    这二人一个是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头,满头白发,但脸色却是红润无比,皮肤嫩得跟婴儿似的,身材高大魁梧,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另一个则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青衫玉面,将飞剑背负于肩,显得潇洒无比,引得宗内不少女子明知对方来者不善还是露出了花痴的模样。

    “安落尘?”于博渊的声音一沉,带着一股强烈的忌惮。

    “哈哈,老夫都亲自到场,于宗主还是不肯给我安家一个面子吗?”白发老者安落尘傲然说道。

    “三十多年前就听说你这老家伙已经进了坟墓,没想到又爬出来了!”于博渊扬声道。

    “哈哈,想要老夫的命,可没有那么容易!”安落尘大步向着山上走去,那年轻人则是尾随于后,虽然看样子应该是后辈,但神态之间丝毫不显紧张,透着一股强大的自信。

    于博渊眉头轻皱,这安落尘虽然与他同是玄魂境的修为,但他只是玄魂三层,而安落尘却是早就达到了玄魂巅峰,前些年听说冲击宗魂境失败已经殒落了,没想到却是安家放出的烟幕弹。

    玄魂境便是相差一个小境界都有着巨大的实力差距,更何况是差了七层?

    嗡!

    安落尘突然止步,伸手往身前一探,空气居然泛起了一道奇异的波动,仿佛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屏障。

    “哦,法阵?”老头淡淡说了一句,扬手便是一掌对着空气轰了过去。

    嗡嗡嗡,空气墙连震,泛起了一个又一个涟漪,却是毫无破碎的迹象。

    “于博渊,你以为就凭这个法阵便能挡下老夫?”安落尘露出一道森然的笑容。

    “与其说大话,不妨试试!”于博渊哈哈大笑,神情之见毫不见慌张。

    他的自信感染了宗内弟子,原本还因为安家兵临城下而显得慌乱的宗内弟子也纷纷变得镇定起来。

    安落尘连连出掌,却没想到这法阵的防御能力却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竟是始终没有破碎。

    看到这一幕,天元左宗的不少弟子已是笑了起来,自然是取笑这位大能的夸口了。

章节目录

掌御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掌御天下最新章节